首页 > 资讯 > 重紫之拐跑天之邪(黎月天之邪)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重紫之拐跑天之邪热门小说

重紫之拐跑天之邪

重紫之拐跑天之邪

野弦夕烟

本文标签:

小说叫做《重紫之拐跑天之邪》,是作者野弦夕烟的小说,主角为黎月天之邪。本书精彩片段:慕玉见黎月情绪低落起来,开口道:“别想太多了,今日好好休息。从明天开始,就得修炼剑术了,你想休息都没机会了。黎月抬头,看着慕玉那双极美的眼睛,轻声问道:“是慕师叔带领我们这些新弟子修炼吗?慕玉点头道:“自然。黎月的不开心瞬间一扫而空,拱手道:“知道了,那黎月就先退下了,慕师叔也好好休息。慕玉微微一笑,不语。黎月转身往玉晨宫偏殿走去,脚步轻快,走远了甚至蹦蹦跳跳起来。慕玉站在原地,凝视着黎月的背影,过了好半晌才离开此地。第二日一早,黎月换上南华弟子的服饰,跟随秦轲去往修炼场地。两人一路上相对无言,在快到修炼场地之时,秦轲突然出声道:“师妹,你认识慕师叔。他这句话的语气不是提问,而是肯定。黎月脚步一顿,垂眸不语。秦轲见黎月沉默不答,只当她是默认了,他心中莫名有点不舒服。他的父亲写给了天机尊者一个帖子,可是他为了证明自己,生怕别人觉得自己走后门才进入南华,所以他并没有告知天机尊者此事。可是黎月跟慕玉的交情不简单,却是这般光明正大,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他一时间不知道是黎月光明磊落,还是他自己小人心算,太在意旁人的看法。“到了。秦轲看了黎月一眼,往修炼场地走去。黎月也顺势望了过去,只见已经有大量弟子等候在此地,众人皆是身着白衣,手持普通木剑,有人开始一招一式的比划起来。司马妙元见到秦轲,面带欣喜之色,快步走了过来:“世子,你来了。秦轲面无表情,纠正道:“师姐,南华山上没有公主世子,只有修仙的弟子。司马妙元撅了噘嘴,嘟囔道:“我还没习惯嘛,好啦,我知道了,秦师弟。秦轲拱手行了一礼,不再理会司马妙元。两人交谈之间,司马妙元全当看不见黎月,她本是公主,难免心高气傲,除了秦轲跟南华山诸位高层,其他弟子她都看不上。不过司马妙元不在意,黎月却是安安稳稳的守规矩,她行礼道:“见过大师姐。司马妙元这才赏赐般瞥了一眼黎月,颇是冷淡的应了声:“嗯。“你们几个说什么呢?慕玉从侧后方走了过来,出声问道。黎月看见慕玉,瞬间变成星星眼,脸上欣喜之色格外明显。慕玉对着黎月莞尔一笑,随后又看向司马妙元,轻声道:“我刚刚听了个大概,妙元,南华山不比人间,你如今是大师姐,更应该带头守南华的规矩,尊敬师长,爱护师弟师妹。司马妙元急忙拱手道:“妙元谨记。慕玉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黎月跟秦轲是天机尊者的徒弟,黎月更是被钦定为继承天机尊者本命衣钵的唯一弟子,按理说,你们三位的地位是一样,日后不可厚此薄彼。慕玉显然是看出了司马妙元对黎月的轻视,这才出言敲打。司马妙元满脸不情愿,却还是应道:“弟子知晓了。秦轲目光在黎月跟慕玉身上流转,随后垂眸遮住眼中的神色,不发一言。黎月看着慕玉依旧是星星眼,那嘴角的笑容跟长在了脸上似的,怎么也压不下去。慕玉好笑的拍了拍黎月的脑袋,轻笑道:“还在这儿傻站着做什么,练剑去。黎月这才环顾四周,见秦轲跟司马妙元已经走向练剑的队伍,于是说道:“是,弟子遵命。练剑一上午,总算到了休息时间,众弟子都散了去,黎月一屁股坐在周围的台阶上,只觉得腰疼腿疼胳膊酸。她毕竟是个现代人,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就连当初学校的八百米长跑,她都差点累成狗。而这群弟子,几乎每个人都有武术基础,尤其是秦轲,手持木剑却飒然如风,一招一式比划的极准,动作还那么好看。就连司马妙元也是如此。而黎月却仅仅只是赶上了进度,一招最基础的格挡开剑,被她比划的跟狗熊弯腰似的。她心中顿时升起浓浓的挫败感。秦轲见黎月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眼中有几分讶异,他本以为黎月应该也是世家小姐,却不想她这般……嗯,率性而为。“师妹,回玉晨峰休息吧。秦轲走了过去,看着黎月情绪低落,他硬生生将下一句“坐在此地成何体统给憋了回去。黎月如今毕竟是他的亲师妹,他身为师兄,应该管上一管。司马妙元见秦轲跟黎月主动搭话,心中顿时不开心起来。她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坐在地上的黎月,不屑道:“这是哪家世家贵族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呀,连最基本的剑术都不会,还好意思来修仙!秦轲顿时皱眉,看向司马妙元,语气微重道:“师姐。司马妙元见秦轲护着黎月,心中恼怒更盛,沉声道:“我说的不对吗?亏她还跟我们同为一辈,真是丢人现眼!黎月只觉得聒噪,这司马妙元像是有病,她本不想惹事,可也不能由人这般欺辱。她缓缓站起身来,拍了拍身后沾染上的尘土,目光丝毫不惧的看向司马妙元,不甚在意的说道:“师姐此言差矣,我觉得比起剑术不精,像某人这种站在别人的痛点上,出言嘲讽之人,更加丢人现眼不配修仙吧!“黎月,你什么意思!司马妙元何曾被人这般待过,顿时怒道。黎月只是不甚在意的笑了笑,装作不解的看向她,轻声道:“师姐为何这般生气?我只是在说某人,并没有指名道姓,师姐何必着急对号入座呢?嗯?“黎月,你放肆!司马妙元手中木剑指向黎月,一剑刺了过来。黎月下意识持剑抵挡。司马妙元出手狠辣,那一剑冲着黎月的喉咙而来,哪怕只是木剑,可是这一剑要是真的刺中,只怕黎月不死也得重伤。秦轲正想动手隔开两人,可他的速度跟司马妙元不相上下,根本来不及阻止。

来源:fqxs   主角: 黎月天之邪   时间:2023-03-13 00:47:46

小说介绍

黎月天之邪是小说推荐小说《重紫之拐跑天之邪》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野弦夕烟"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电石火光之间,司马妙元的木剑距离黎月喉咙只有几厘米时,一把通体泛着青色的玉剑横空而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断了司马妙元的木剑可即便如此,那木剑的剑尖还是划破了黎月的侧脸,黎月脸上一阵刺痛,她看向司马妙元的目光逐渐阴沉下来几人看向玉剑飞来的方向,只见那把玉剑出现在慕玉手中,后又消失不见慕玉脚步不再如平日里那般从容,而是快步来到黎月身旁,他看了眼黎月侧脸上的伤痕,眸底深处似有黑气缭绕"慕师叔,......

第4章 剑术之争


慕玉见黎月情绪低落起来,开口道:“别想太多了,今日好好休息。从明天开始,就得修炼剑术了,你想休息都没机会了。

黎月抬头,看着慕玉那双极美的眼睛,轻声问道:“是慕师叔带领我们这些新弟子修炼吗?

慕玉点头道:“自然。

黎月的不开心瞬间一扫而空,拱手道:“知道了,那黎月就先退下了,慕师叔也好好休息。

慕玉微微一笑,不语。

黎月转身往玉晨宫偏殿走去,脚步轻快,走远了甚至蹦蹦跳跳起来。

慕玉站在原地,凝视着黎月的背影,过了好半晌才离开此地。

第二日一早,黎月换上南华弟子的服饰,跟随秦轲去往修炼场地。

两人一路上相对无言,在快到修炼场地之时,秦轲突然出声道:“师妹,你认识慕师叔。

他这句话的语气不是提问,而是肯定。

黎月脚步一顿,垂眸不语。

秦轲见黎月沉默不答,只当她是默认了,他心中莫名有点不舒服。

他的父亲写给了天机尊者一个帖子,可是他为了证明自己,生怕别人觉得自己走后门才进入南华,所以他并没有告知天机尊者此事。

可是黎月跟慕玉的交情不简单,却是这般光明正大,生怕别人不知道似的。

他一时间不知道是黎月光明磊落,还是他自己小人心算,太在意旁人的看法。

“到了。秦轲看了黎月一眼,往修炼场地走去。

黎月也顺势望了过去,只见已经有大量弟子等候在此地,众人皆是身着白衣,手持普通木剑,有人开始一招一式的比划起来。

司马妙元见到秦轲,面带欣喜之色,快步走了过来:“世子,你来了。

秦轲面无表情,纠正道:“师姐,南华山上没有公主世子,只有修仙的弟子。

司马妙元撅了噘嘴,嘟囔道:“我还没习惯嘛,好啦,我知道了,秦师弟。

秦轲拱手行了一礼,不再理会司马妙元。

两人交谈之间,司马妙元全当看不见黎月,她本是公主,难免心高气傲,除了秦轲跟南华山诸位高层,其他弟子她都看不上。

不过司马妙元不在意,黎月却是安安稳稳的守规矩,她行礼道:“见过大师姐。

司马妙元这才赏赐般瞥了一眼黎月,颇是冷淡的应了声:“嗯。

“你们几个说什么呢?慕玉从侧后方走了过来,出声问道。

黎月看见慕玉,瞬间变成星星眼,脸上欣喜之色格外明显。

慕玉对着黎月莞尔一笑,随后又看向司马妙元,轻声道:“我刚刚听了个大概,妙元,南华山不比人间,你如今是大师姐,更应该带头守南华的规矩,尊敬师长,爱护师弟师妹。

司马妙元急忙拱手道:“妙元谨记。

慕玉点了点头,继续说道:“黎月跟秦轲是天机尊者的徒弟,黎月更是被钦定为继承天机尊者本命衣钵的唯一弟子,按理说,你们三位的地位是一样,日后不可厚此薄彼。

慕玉显然是看出了司马妙元对黎月的轻视,这才出言敲打。

司马妙元满脸不情愿,却还是应道:“弟子知晓了。

秦轲目光在黎月跟慕玉身上流转,随后垂眸遮住眼中的神色,不发一言。

黎月看着慕玉依旧是星星眼,那嘴角的笑容跟长在了脸上似的,怎么也压不下去。

慕玉好笑的拍了拍黎月的脑袋,轻笑道:“还在这儿傻站着做什么,练剑去。

黎月这才环顾四周,见秦轲跟司马妙元已经走向练剑的队伍,于是说道:“是,弟子遵命。

练剑一上午,总算到了休息时间,众弟子都散了去,黎月一屁股坐在周围的台阶上,只觉得腰疼腿疼胳膊酸。

她毕竟是个现代人,从来没有过这种经历,就连当初学校的八百米长跑,她都差点累成狗。

而这群弟子,几乎每个人都有武术基础,尤其是秦轲,手持木剑却飒然如风,一招一式比划的极准,动作还那么好看。

就连司马妙元也是如此。

而黎月却仅仅只是赶上了进度,一招最基础的格挡开剑,被她比划的跟狗熊弯腰似的。

她心中顿时升起浓浓的挫败感。

秦轲见黎月不顾形象的坐在地上,眼中有几分讶异,他本以为黎月应该也是世家小姐,却不想她这般……嗯,率性而为。

“师妹,回玉晨峰休息吧。秦轲走了过去,看着黎月情绪低落,他硬生生将下一句“坐在此地成何体统给憋了回去。

黎月如今毕竟是他的亲师妹,他身为师兄,应该管上一管。

司马妙元见秦轲跟黎月主动搭话,心中顿时不开心起来。

她双手抱胸,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坐在地上的黎月,不屑道:“这是哪家世家贵族娇滴滴的千金大小姐呀,连最基本的剑术都不会,还好意思来修仙!

秦轲顿时皱眉,看向司马妙元,语气微重道:“师姐。

司马妙元见秦轲护着黎月,心中恼怒更盛,沉声道:“我说的不对吗?亏她还跟我们同为一辈,真是丢人现眼!

黎月只觉得聒噪,这司马妙元像是有病,她本不想惹事,可也不能由人这般欺辱。

她缓缓站起身来,拍了拍身后沾染上的尘土,目光丝毫不惧的看向司马妙元,不甚在意的说道:“师姐此言差矣,我觉得比起剑术不精,像某人这种站在别人的痛点上,出言嘲讽之人,更加丢人现眼不配修仙吧!

“黎月,你什么意思!司马妙元何曾被人这般待过,顿时怒道。

黎月只是不甚在意的笑了笑,装作不解的看向她,轻声道:“师姐为何这般生气?我只是在说某人,并没有指名道姓,师姐何必着急对号入座呢?嗯?

“黎月,你放肆!司马妙元手中木剑指向黎月,一剑刺了过来。

黎月下意识持剑抵挡。

司马妙元出手狠辣,那一剑冲着黎月的喉咙而来,哪怕只是木剑,可是这一剑要是真的刺中,只怕黎月不死也得重伤。

秦轲正想动手隔开两人,可他的速度跟司马妙元不相上下,根本来不及阻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