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容景沈南意《轻易动情》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容景沈南意)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轻易动情

轻易动情

半颗糖

本文标签:

小说叫做《轻易动情》是半颗糖的小说。内容精选:“所以你放心,容景一定会帮你!说着,沈南意还重重点头,以此表达她的决心。实际上,她和容景都清楚,交警那边已经提交了一系列的资料,他的罪行板上钉钉。来这一趟,就是为了让墨言心里发慌,增加心理负担的。墨言果然更慌了,容景主理?到时候他和温朵朵的奸,情若是暴露,别说减刑,能不能活到判刑都是另说。“你有病吧?有那个钱还不如给面包车司机!私了总好过于上法庭留案底!慌乱下,墨言破口大骂。骂她?狗男人。她心里淬道。沈南意的沉默腹诽落进容景的眼里,他语气微凉,“他平时就这么吼你的?墨言一下就怂了,声音细弱蚊蝇,“没……没有……在容景面前,他有点怕。莫名的。也或许是心虚。“墨言你别害怕,吃好喝好,容景一定会帮你!容景实在了解沈南意,只瞥了她一眼,就猜出了她心里的真实想法,淡淡开口道:“墨先生,看在南南的面子上,我会尽力。嗯,尽力揍他。沈南意在心里默默补充道。两人出来的时候,容景讥讽沈南意的眼泪太假。沈南意辩驳,“至少有三分是真。“都是我当初瞎眼,脑子里进的水!还有就是,眼药水真的辣。容景轻嗤,弯腰上车。沈南意四处看了看,发现实在有点荒凉,忙不迭的跟上上车,说道:“送我一程?男人没说话,但扭动了钥匙。看他神色如常,沈南意轻嗤道,“欢迎你加入大冤种行列。男人搭在方向盘的手上青筋暴起,但往上,棱角分明似精雕的脸上仍是淡定从容,“你有病?沈南意早就习惯他的脾气,暗暗翻了个白眼,问道:“你还娶温朵朵么?“不然你娶?言外之意是,会持续关系。对于这个答案,沈南意也不意外。毕竟容家的人,最好面子。但她又有点踯躅和好奇,“你不是那种好面子的人。除非他真的爱温朵朵入骨,又或者是……他有把柄在温朵朵的手上。思来想去,后面的答案更为可靠,她小声咕哝,“牛的很,能拿捏了容家大少。“你说什么?容景专心开车,并没听清沈南意的话。“没事,自言自语。沈南意皮笑肉不笑。轿车熟练的一拐,停在碧海苑的楼下。沈南意以为他也就帮忙送一程,谁知容景解开了安全带。“你干嘛?“我很好奇,你离开容家后,住的猪圈怎么样。沈南意,“……“进我家的异性,都被阉了。她做了个“咔嚓的动作。墨言在她心里,也早就不是男人。“包括小地瓜?沈南意一愣,“你知道我养狗了?小地瓜是她半个月前捡回来的小串串,不是品种狗,但很可爱。但容景怎么知道?容景薄唇紧抿成线,没说话,快沈南意一步进了单元楼。四十多平勉强隔出的双卧无厅的出租房几天没收拾了,有些乱。“就这种破地方,还得阉了才来?沈南意尴尬,正想着该怎么回答,却被容景按在了主卧的圆床上,两人近在咫尺。

来源:常读   主角: 容景沈南意   时间:2023-03-13 06:25:54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轻易动情》近期在网络上掀起一阵追捧热潮,很多网友沉浸在主人公容景沈南意演绎的精彩剧情中,作者是享誉全网的大神"半颗糖",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快速将手机收起来,沈南意率先走出来,开了家门刚刚迈步走进去,突然被拉扯着靠在了门板上,墨言那张周正的脸近在咫尺他半垂着眸,双眼中流露出一些暧昧的温度"南南……"这句话似乎是从舌尖转出来的,湿热缱绻沈南意瞳仁闪了闪,暗暗觉得难以置信这傻,逼不会是在故作深情的撩她吧?"阿言,你干什么呀?"沈南意故作羞怯的别开眸子,实则是觉得辣眼睛不忍直视但她前不久才和容景做过不可描述的事,眼含春色,微微上......

第3章


“所以你放心,容景一定会帮你!

说着,沈南意还重重点头,以此表达她的决心。

实际上,她和容景都清楚,交警那边已经提交了一系列的资料,他的罪行板上钉钉。

来这一趟,就是为了让墨言心里发慌,增加心理负担的。

墨言果然更慌了,容景主理?

到时候他和温朵朵的奸,情若是暴露,别说减刑,能不能活到判刑都是另说。

“你有病吧?有那个钱还不如给面包车司机!私了总好过于上法庭留案底!慌乱下,墨言破口大骂。

骂她?

狗男人。

她心里淬道。

沈南意的沉默腹诽落进容景的眼里,他语气微凉,“他平时就这么吼你的?

墨言一下就怂了,声音细弱蚊蝇,“没……没有……

在容景面前,他有点怕。

莫名的。

也或许是心虚。

“墨言你别害怕,吃好喝好,容景一定会帮你!

容景实在了解沈南意,只瞥了她一眼,就猜出了她心里的真实想法,淡淡开口道:“墨先生,看在南南的面子上,我会尽力。

嗯,尽力揍他。

沈南意在心里默默补充道。

两人出来的时候,容景讥讽沈南意的眼泪太假。

沈南意辩驳,“至少有三分是真。

“都是我当初瞎眼,脑子里进的水!

还有就是,眼药水真的辣。

容景轻嗤,弯腰上车。

沈南意四处看了看,发现实在有点荒凉,忙不迭的跟上上车,说道:“送我一程?

男人没说话,但扭动了钥匙。

看他神色如常,沈南意轻嗤道,“欢迎你加入大冤种行列。

男人搭在方向盘的手上青筋暴起,但往上,棱角分明似精雕的脸上仍是淡定从容,“你有病?

沈南意早就习惯他的脾气,暗暗翻了个白眼,问道:“你还娶温朵朵么?

“不然你娶?

言外之意是,会持续关系。

对于这个答案,沈南意也不意外。

毕竟容家的人,最好面子。

但她又有点踯躅和好奇,“你不是那种好面子的人。

除非他真的爱温朵朵入骨,又或者是……他有把柄在温朵朵的手上。

思来想去,后面的答案更为可靠,她小声咕哝,“牛的很,能拿捏了容家大少。

“你说什么?容景专心开车,并没听清沈南意的话。

“没事,自言自语。沈南意皮笑肉不笑。

轿车熟练的一拐,停在碧海苑的楼下。

沈南意以为他也就帮忙送一程,谁知容景解开了安全带。

“你干嘛?

“我很好奇,你离开容家后,住的猪圈怎么样。

沈南意,“……

“进我家的异性,都被阉了。

她做了个“咔嚓的动作。

墨言在她心里,也早就不是男人。

“包括小地瓜?

沈南意一愣,“你知道我养狗了?

小地瓜是她半个月前捡回来的小串串,不是品种狗,但很可爱。

但容景怎么知道?

容景薄唇紧抿成线,没说话,快沈南意一步进了单元楼。

四十多平勉强隔出的双卧无厅的出租房几天没收拾了,有些乱。

“就这种破地方,还得阉了才来?

沈南意尴尬,正想着该怎么回答,却被容景按在了主卧的圆床上,两人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