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麻衣神婿(叶青山宋妙妙)完整版免费阅读_(麻衣神婿)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麻衣神婿

麻衣神婿

一举成神

本文标签:

小说麻衣神婿中的内容围绕主角叶青山宋妙妙的悬疑惊悚类型故事展开,本书是“一举成神”的经典著作。精彩内容:狐黄白柳灰,是农村五常仙,分别指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灰仙(老鼠)。其中以黄仙最为诡谲,一旦被这玩意沾染上,别说是寻仇的了,哪怕是报恩的,往往也会闹得人鸡犬不宁。我为叶家和叶红鱼暗暗捏了把汗,她今天虽然和我退了婚。但她并不会让我觉得讨厌,她就是一个单纯有追求的女孩,单纯地觉得我不适合她,倒也没说什么伤我自尊的话。但我爱莫能助,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一个人回到屋子里,我的心情很压抑,感觉快喘不上气来,憋得慌。支撑了我小十年的信念,就这样崩塌了,一时间我真的消化不了。最终我拿上铜钱来到了爷爷的坟前,我决定在爷爷面前为自己卜上一卦。我以前从没给自己起过卦,所以这次用的是最传统的易经六十四卦,对于初卦的我来说,最简单其实也是最准的。树静风止,我直接洒铜钱起卦。当我看到主卦之象,我整个人都有点懵,甚至一度怀疑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卦象。这是一个下下卦,归妹卦,大凶之卦。卦象有曰,雷泽归妹。婚嫁偏逢泽上雷,势如水火两相违。前途凶险终无利,速速停行莫迟疑。单从卦象来看确实和我遭遇有点像,但这归妹卦是震上兑下,女从男,多指女追男,和我情况不太符合。我没有被卦象给吓到,继续解卦,因为这主卦里还藏着两个变卦。第一个变卦是雷水解,震上坎下,这是中上卦。意思让我不再纠结之前的婚姻,朝西南方向去,可保太平,现生机。第二个变卦则是水泽节卦,竟是一个上上之卦,百无禁忌,竟有斩将封神之意。但从卦象来看,我必须走失有信,方能名声大扬。意思让我要不忘初心,有始有终,主动去化解危机。看着这诡谲莫测的卦象,我却莫名地笑了,我心中已经有了决定。换做任何一个风水师,都会推荐第一个变卦,去西南,保平安,一生无忧。但我偏要走第二个变卦,不是为了斩将封神。而是为了不让爷爷失望,他给我安排好的东西,我要亲手接着!如果它想溜走,那就抢回来!给爷爷郑重三叩首,我直接回家,准备收拾行囊,去西江市,找叶红鱼。刚把法器、衣服这些收拾好,我妈突然兴冲冲地跑了过来。“黄皮,你干嘛呢?收拾东西弄啥,不会要离家出走吧?我妈咋呼呼地开口。我刚要给她解释,她突然兴奋地对我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一个城里姑娘退婚就要闹离家出走?有句老话咋说来着,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黄皮,你快看看谁来了?没想到我妈还会整两句文的,我哑然失笑,寻思她应该是从我爷爷那听来的。我疑惑地看向堂屋,发现屋里站着一妙龄女子。一身绫罗绸缎,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姑娘,但同样是农村人,没叶红鱼那种时尚靓丽的气质。我知道这个女人,她叫宋妙妙,是邻村一个土豪家的闺女。她父亲是种中药材的,家底子挺厚,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富贵人家。我和宋妙妙并无交集,看着她捧在怀里那古朴的木盒子,我有点纳闷地开口问:“妈,怎么回事?我妈冲我挤眉弄眼,开心地说:“黄皮子,你有福了。宋妙妙是来下聘的,她想嫁给你。我张大了嘴,目瞪口呆。我是村里出了名的不祥之人,而我跟爷爷学风水,成为第十七代麻衣传人的事情,除了爷爷,没一个人知道,按理说宋妙妙这样的千金不可能看得上我。“还愣着干嘛啊?赶紧过来把聘礼接了啊,怎滴,还想着城里那天鹅呢?清醒点,我就觉得妙妙比那城里姑娘好得多。我妈见我没有反应,有点不开心了。我倒不是嫌弃宋妙妙,她生的也很水灵标致。我只是在想刚才在爷爷坟前卜的那一卦,那下下之卦的归妹卦。当时我还没整明白哪来的女追男,现在倒是应验了。因为这是大凶之卦,我多了个心眼,慢慢走向宋妙妙。接过她手中的红木盒子,刚一入手,我就身体一僵。好家伙,真沉,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重。而是因为我偷偷运行了体内玄阳之气,玄气遇到了煞气,才会感觉盒子很沉。我毫不犹豫地打开盒子,看完里面的东西我震惊了。长命锁、夜明珠、贵妃丹……盒子里装得竟然通通都是市面上几乎失传的宝物,都很有年代感,最少都是几百年前的老物件了。宋家虽然有钱,但不可能富裕到这个地步!我用鼻子轻轻一嗅,立刻就闻到了一股尸臭。这些东西显然是刚从墓里盗出来的,后山里确实有几座大墓,但那里人根本是有去无回,这让我很纳闷,宋妙妙这些东西是哪来的。“黄皮,还愣着干嘛。带妙妙屋里坐啊,我去给倒杯水。我妈见我发呆,越发不开心地提醒我。我突然怒喝一声:“妈,你糊涂啊!我妈瞪了我一眼,不悦道:“我看你才糊涂呢!“妈,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她是谁?我冷喝一声,突然猛地一把擒住宋妙妙的手腕,将她从屋子里拉了出来。刚一握住她的手腕,我就感觉到一阵冰冷的凉气袭来,我忙用阳气将其压住。我两站在屋子外面,我妈扫了我们一眼,莫名其妙道:“黄皮,你发什么神经。你想说啥?她是宋长根家的闺女宋妙妙啊,马上就是你的老婆,我的儿媳妇。我冷笑一声,说:“妈,你再看!你好好看看她的影子!

来源:cd   主角: 叶青山宋妙妙   时间:2023-03-13 07:06:48

小说介绍

《麻衣神婿》主角叶青山宋妙妙,是小说写手"一举成神"所写。精彩内容:叶红鱼站在我面前,似乎忘了害怕,那双水灵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担忧我心中一暖,这就是命中注定的东西,哪怕我们只见过一面,却像是极熟的老友"没事的,这事儿我能解决"我温和地说道,一脚跨进了扎纸铺"你就是那病秧子陈黄皮?呵!也不像红鱼说得老实本分嘛,居然还会装逼!"沈百岁见我出面,也忘了害怕,立刻嘲弄地开口说完,他还下意识起身,显然是不想矮我一截他刚站起来,那纸人就疯了似地攻击他,扑打着他脑袋,......

第3章


狐黄白柳灰,是农村五常仙,分别指狐仙(狐狸)、黄仙(黄鼠狼)、白仙(刺猬)、柳仙(蛇)、灰仙(老鼠)。



其中以黄仙最为诡谲,一旦被这玩意沾染上,别说是寻仇的了,哪怕是报恩的,往往也会闹得人鸡犬不宁。



我为叶家和叶红鱼暗暗捏了把汗,她今天虽然和我退了婚。



但她并不会让我觉得讨厌,她就是一个单纯有追求的女孩,单纯地觉得我不适合她,倒也没说什么伤我自尊的话。



但我爱莫能助,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去。



一个人回到屋子里,我的心情很压抑,感觉快喘不上气来,憋得慌。



支撑了我小十年的信念,就这样崩塌了,一时间我真的消化不了。



最终我拿上铜钱来到了爷爷的坟前,我决定在爷爷面前为自己卜上一卦。



我以前从没给自己起过卦,所以这次用的是最传统的易经六十四卦,对于初卦的我来说,最简单其实也是最准的。



树静风止,我直接洒铜钱起卦。



当我看到主卦之象,我整个人都有点懵,甚至一度怀疑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卦象。



这是一个下下卦,归妹卦,大凶之卦。



卦象有曰,雷泽归妹。婚嫁偏逢泽上雷,势如水火两相违。前途凶险终无利,速速停行莫迟疑。



单从卦象来看确实和我遭遇有点像,但这归妹卦是震上兑下,女从男,多指女追男,和我情况不太符合。



我没有被卦象给吓到,继续解卦,因为这主卦里还藏着两个变卦。



第一个变卦是雷水解,震上坎下,这是中上卦。意思让我不再纠结之前的婚姻,朝西南方向去,可保太平,现生机。



第二个变卦则是水泽节卦,竟是一个上上之卦,百无禁忌,竟有斩将封神之意。但从卦象来看,我必须走失有信,方能名声大扬。意思让我要不忘初心,有始有终,主动去化解危机。



看着这诡谲莫测的卦象,我却莫名地笑了,我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换做任何一个风水师,都会推荐第一个变卦,去西南,保平安,一生无忧。



但我偏要走第二个变卦,不是为了斩将封神。而是为了不让爷爷失望,他给我安排好的东西,我要亲手接着!如果它想溜走,那就抢回来!



给爷爷郑重三叩首,我直接回家,准备收拾行囊,去西江市,找叶红鱼。



刚把法器、衣服这些收拾好,我妈突然兴冲冲地跑了过来。



“黄皮,你干嘛呢?收拾东西弄啥,不会要离家出走吧?我妈咋呼呼地开口。



我刚要给她解释,她突然兴奋地对我道:“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一个城里姑娘退婚就要闹离家出走?有句老话咋说来着,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黄皮,你快看看谁来了?



没想到我妈还会整两句文的,我哑然失笑,寻思她应该是从我爷爷那听来的。



我疑惑地看向堂屋,发现屋里站着一妙龄女子。



一身绫罗绸缎,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姑娘,但同样是农村人,没叶红鱼那种时尚靓丽的气质。



我知道这个女人,她叫宋妙妙,是邻村一个土豪家的闺女。



她父亲是种中药材的,家底子挺厚,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富贵人家。



我和宋妙妙并无交集,看着她捧在怀里那古朴的木盒子,我有点纳闷地开口问:“妈,怎么回事?



我妈冲我挤眉弄眼,开心地说:“黄皮子,你有福了。宋妙妙是来下聘的,她想嫁给你。



我张大了嘴,目瞪口呆。



我是村里出了名的不祥之人,而我跟爷爷学风水,成为第十七代麻衣传人的事情,除了爷爷,没一个人知道,按理说宋妙妙这样的千金不可能看得上我。



“还愣着干嘛啊?赶紧过来把聘礼接了啊,怎滴,还想着城里那天鹅呢?清醒点,我就觉得妙妙比那城里姑娘好得多。我妈见我没有反应,有点不开心了。



我倒不是嫌弃宋妙妙,她生的也很水灵标致。



我只是在想刚才在爷爷坟前卜的那一卦,那下下之卦的归妹卦。



当时我还没整明白哪来的女追男,现在倒是应验了。



因为这是大凶之卦,我多了个心眼,慢慢走向宋妙妙。



接过她手中的红木盒子,刚一入手,我就身体一僵。



好家伙,真沉,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重。而是因为我偷偷运行了体内玄阳之气,玄气遇到了煞气,才会感觉盒子很沉。



我毫不犹豫地打开盒子,看完里面的东西我震惊了。



长命锁、夜明珠、贵妃丹……



盒子里装得竟然通通都是市面上几乎失传的宝物,都很有年代感,最少都是几百年前的老物件了。



宋家虽然有钱,但不可能富裕到这个地步!



我用鼻子轻轻一嗅,立刻就闻到了一股尸臭。



这些东西显然是刚从墓里盗出来的,后山里确实有几座大墓,但那里人根本是有去无回,这让我很纳闷,宋妙妙这些东西是哪来的。



“黄皮,还愣着干嘛。带妙妙屋里坐啊,我去给倒杯水。我妈见我发呆,越发不开心地提醒我。



我突然怒喝一声:“妈,你糊涂啊!



我妈瞪了我一眼,不悦道:“我看你才糊涂呢!



“妈,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她是谁?



我冷喝一声,突然猛地一把擒住宋妙妙的手腕,将她从屋子里拉了出来。



刚一握住她的手腕,我就感觉到一阵冰冷的凉气袭来,我忙用阳气将其压住。



我两站在屋子外面,我妈扫了我们一眼,莫名其妙道:“黄皮,你发什么神经。你想说啥?她是宋长根家的闺女宋妙妙啊,马上就是你的老婆,我的儿媳妇。



我冷笑一声,说:“妈,你再看!你好好看看她的影子!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