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秦姝温池(搞内卷后,仙门都不想她下山)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搞内卷后,仙门都不想她下山)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搞内卷后,仙门都不想她下山

搞内卷后,仙门都不想她下山

丛月

本文标签:

奇幻玄幻小说搞内卷后,仙门都不想她下山是大神“丛月”的代表作,秦姝温池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秦姝开心收下了自己入宗门以来收到的“第一个礼物,想回个礼,囊中却十分羞涩,只能尴尬地笑了笑,“师兄,师妹刚入师门,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待他日师妹学会炼丹,师兄修炼所需的丹药,师妹我都包了!论起画大饼,她从来都没输过。若是她真成了炼丹大师,区区一点丹药自然不算什么,但她要是连八年都活不出去,也不算违背道心。睿明同她道了别,一声鹤唳,便化作原形,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原地。睿明绕着梦驼峰飞了几十圈,福成长老才终于看不下去了,将他叫了下来。“一大早的瞎兴奋个什么劲儿?福成盘腿坐在洞府里,对着走进来的傻鹤问道。睿明化作人形,头顶还竖着一根呆毛鹤羽。他兴奋地上前两步,语调都比平时高了两个度,“师父,有人叫我师兄了!她还说以后她学会炼丹,我修炼用的丹药她全包了!福成看了这傻小子一眼,若不是被他捡到,这小子只怕被人掏了鹤心还要夸人家好。不过,他倒要看看胆敢在丹宗忽悠他养得傻鹤的是何许人也。就见他眉眼一挑,看向了睿明,“哦?是何人呀?“她叫秦姝,看骨龄应当才十岁,今日晨起正巧在登山路上碰到,她向我打听传功堂怎么走。她叫我师兄,还觉得我厉害,我也看她投缘,就送了她一根鹤羽。睿明心思单纯,也不会隐瞒,便将早上的经历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福成长老。福成长老摸着胡须的动作一顿,眯着眼睛回忆了半天,才道:“老夫想起来了,前些日子掌门说起过这阵子要招收一批新弟子入门。若是新来的没什么见识的小丫头,叫你一声师兄也说得过去。睿明老实地点了点头,“昨日山门前做测试,小六他们还去看了,可热闹了。福成长老的头才刚点了一半,突然就停了下来,他不可思议看向了睿明,反问道:“昨日?“对呀,就是昨日,大家都知道的。言下之意,也就您老不知道。“您若是不信,便叫了温池师兄来问问。福成长老摆了摆手,“这小丫头,昨日入宗门,今日便去寻练功堂,莫非她一夜之间便引气入体了?真若是这样的天才,那还了得?得赶紧收入他门下才是!晚了还不得被旁人抢了去?睿明却挠了挠头,小声说了一句,“师父,兴许她在来之前就引气入体了呢?您在捡到我的时候,我都练气三层了!说着说着,他就骄傲了起来,胸脯挺得高高的。福成长老一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说不准是个世家子弟,在入宗门之前便已经引气入体了,便也释然了。秦姝若是知道睿明三言两语就把自己内门弟子的身份给弄没了的话,估计要气得将他头顶的那根呆毛拔光才能解气。不过此时的秦姝可不知道这些,她顺着睿明指的路一直走,面前出现了一个抄手游廊,顺着游廊走到头,一个木质的大殿便出现在了面前,比起后世的故宫三大殿还要更气派些。九级白玉台阶的尽头便是两个漆黑的顶梁柱,房梁上雕梁画栋,闲云绕梁。秦姝盯着那紫色祥云,那云仿佛活了一般。她看到天地之初,那一团紫色自鸿蒙之中诞生,吸收日月精华,逐渐长大,紧接着远古大战开始了……秦姝的脑子顿顿的痛,她赶紧收回了心神。即使这样还有些心有余悸,刚刚那一瞬间,她的脑子似乎下一刻就要炸开了似的。按照她多年的看小说刷剧经验,这种情况她可以解释为自己还太弱小,这种高大上的东西她接受无能,身体自动开启了保护机制。她的眼神不自觉地还想往那房梁上的画看去,但想到刚刚脑子里那种锥锥的痛,她又赶紧收回了视线,老实了下来,抬脚上了白玉台阶。传功堂的门紧闭着,她也不知道里边有没有人,也不敢擅闯。便在门前恭恭敬敬行了一礼,扬声说道:“弟子丹宗外门秦姝已引气入体,特前来学习法诀。空荡荡的殿前什么声音都没有,怎么看怎么奇怪。秦姝有些疑惑,传功堂按说是宗门弟子学习法术的地方,不说人来人往,怎么可能大门紧闭,连个看门的人都没有?难道说……是她来太早了,人家还没开门营业?秦姝疑惑的同时,传功殿也在疑惑,才刚刚引气入体弟子,为什么能来这里?方才她明明已经被摄住心神,却能轻易挣脱,此子日后定然非池中物。就在秦姝犹豫要不要先回去,晚些再来的时候,她面前的门突然毫无征兆的开启了。秦姝微微一愣神,朝着门里看去,里边的东西仿佛被一层轻纱蒙上了似的,她有些看不真切。她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要不要进去。可是,《入门指南》上说了,他们这些新来的弟子都需要在传功堂学习术法,她若是不进去,那还能去哪儿学?几乎是一瞬间,秦姝就做了决定,她抬脚坚定地进了传功殿的门。在穿过那一层赤金色结界的时候,她还在想,修仙本就是逆天而为,若是胆怯,那还修什么仙?再说了,这传功堂再奇怪它也在玄天门里,玄天门又怎么会留一个对弟子有害的东西在宗门里?兴许,人家玄天门就是这风格呢?她一脚踏入结界,传功殿的门再次关上了,传功殿外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幽。而从外边看起来雾蒙蒙的传功殿,里边却大不一样。一进门的正殿挂了一张画像,白衣飘飘,长发如墨,腰配长剑,英气逼人。秦姝并不认识此人,但能挂在这里的定然是某个大人物,拜一拜总是没错的。一个头磕下去,面前的场景又变了。此情此景,只能用一个金碧辉煌来形容,无论是屋顶、墙壁还是地板,甚至就连屋子里的桌椅香炉也全都是赤金色。有那么一瞬间,秦姝差点睁不开眼睛来。她眯着眼睛,透过指缝缓慢地适应了一下,才在屋子里环视了一圈儿,看到了摆在桌子上的一本书籍。这也是整个屋子里唯一不是赤金色的东西,她坐正的身子,拿起书籍翻看。随着书页翻开,金灿灿的四个大字出现在了书扉页,《传功指南》。秦姝笑了起来,折腾了一个早上可算没来错地方。

来源:cd   主角: 秦姝温池   时间:2023-03-13 07:16:58

小说介绍

最具潜力佳作《搞内卷后,仙门都不想她下山》,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秦姝温池,也是实力作者"丛月"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传讯玉简这种好东西,秦姝当然是想要的但目前对她来说,还是辟谷丹更要紧一些若是有了辟谷丹,她就不用每天浪费时间在吃饭上,也可以早一些到练气二层,就能出宗门接任务了和馨看了看手中巴掌大小的传讯玉简,最后还是收了起来她们如今年纪还小,修炼可以一步一步来,但八卦!过去了可就听不着了!再说,她从家里走的时候,她爹给了她一小包灵石,约摸有七八块的样子,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哪里来的待会儿若是真的看到合适的......

第6章


秦姝开心收下了自己入宗门以来收到的“第一个礼物,想回个礼,囊中却十分羞涩,只能尴尬地笑了笑,“师兄,师妹刚入师门,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待他日师妹学会炼丹,师兄修炼所需的丹药,师妹我都包了!

论起画大饼,她从来都没输过。

若是她真成了炼丹大师,区区一点丹药自然不算什么,但她要是连八年都活不出去,也不算违背道心。

睿明同她道了别,一声鹤唳,便化作原形,只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在了原地。

睿明绕着梦驼峰飞了几十圈,福成长老才终于看不下去了,将他叫了下来。

“一大早的瞎兴奋个什么劲儿?福成盘腿坐在洞府里,对着走进来的傻鹤问道。

睿明化作人形,头顶还竖着一根呆毛鹤羽。

他兴奋地上前两步,语调都比平时高了两个度,“师父,有人叫我师兄了!她还说以后她学会炼丹,我修炼用的丹药她全包了!

福成看了这傻小子一眼,若不是被他捡到,这小子只怕被人掏了鹤心还要夸人家好。

不过,他倒要看看胆敢在丹宗忽悠他养得傻鹤的是何许人也。

就见他眉眼一挑,看向了睿明,“哦?是何人呀?

“她叫秦姝,看骨龄应当才十岁,今日晨起正巧在登山路上碰到,她向我打听传功堂怎么走。她叫我师兄,还觉得我厉害,我也看她投缘,就送了她一根鹤羽。睿明心思单纯,也不会隐瞒,便将早上的经历一五一十地都告诉了福成长老。

福成长老摸着胡须的动作一顿,眯着眼睛回忆了半天,才道:“老夫想起来了,前些日子掌门说起过这阵子要招收一批新弟子入门。若是新来的没什么见识的小丫头,叫你一声师兄也说得过去。

睿明老实地点了点头,“昨日山门前做测试,小六他们还去看了,可热闹了。

福成长老的头才刚点了一半,突然就停了下来,他不可思议看向了睿明,反问道:“昨日?

“对呀,就是昨日,大家都知道的。

言下之意,也就您老不知道。

“您若是不信,便叫了温池师兄来问问。

福成长老摆了摆手,“这小丫头,昨日入宗门,今日便去寻练功堂,莫非她一夜之间便引气入体了?

真若是这样的天才,那还了得?得赶紧收入他门下才是!晚了还不得被旁人抢了去?

睿明却挠了挠头,小声说了一句,“师父,兴许她在来之前就引气入体了呢?您在捡到我的时候,我都练气三层了!

说着说着,他就骄傲了起来,胸脯挺得高高的。

福成长老一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说不准是个世家子弟,在入宗门之前便已经引气入体了,便也释然了。

秦姝若是知道睿明三言两语就把自己内门弟子的身份给弄没了的话,估计要气得将他头顶的那根呆毛拔光才能解气。

不过此时的秦姝可不知道这些,她顺着睿明指的路一直走,面前出现了一个抄手游廊,顺着游廊走到头,一个木质的大殿便出现在了面前,比起后世的故宫三大殿还要更气派些。

九级白玉台阶的尽头便是两个漆黑的顶梁柱,房梁上雕梁画栋,闲云绕梁。

秦姝盯着那紫色祥云,那云仿佛活了一般。

她看到天地之初,那一团紫色自鸿蒙之中诞生,吸收日月精华,逐渐长大,紧接着远古大战开始了……

秦姝的脑子顿顿的痛,她赶紧收回了心神。即使这样还有些心有余悸,刚刚那一瞬间,她的脑子似乎下一刻就要炸开了似的。

按照她多年的看小说刷剧经验,这种情况她可以解释为自己还太弱小,这种高大上的东西她接受无能,身体自动开启了保护机制。

她的眼神不自觉地还想往那房梁上的画看去,但想到刚刚脑子里那种锥锥的痛,她又赶紧收回了视线,老实了下来,抬脚上了白玉台阶。

传功堂的门紧闭着,她也不知道里边有没有人,也不敢擅闯。

便在门前恭恭敬敬行了一礼,扬声说道:“弟子丹宗外门秦姝已引气入体,特前来学习法诀。

空荡荡的殿前什么声音都没有,怎么看怎么奇怪。

秦姝有些疑惑,传功堂按说是宗门弟子学习法术的地方,不说人来人往,怎么可能大门紧闭,连个看门的人都没有?

难道说……是她来太早了,人家还没开门营业?

秦姝疑惑的同时,传功殿也在疑惑,才刚刚引气入体弟子,为什么能来这里?

方才她明明已经被摄住心神,却能轻易挣脱,此子日后定然非池中物。

就在秦姝犹豫要不要先回去,晚些再来的时候,她面前的门突然毫无征兆的开启了。

秦姝微微一愣神,朝着门里看去,里边的东西仿佛被一层轻纱蒙上了似的,她有些看不真切。

她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要不要进去。

可是,《入门指南》上说了,他们这些新来的弟子都需要在传功堂学习术法,她若是不进去,那还能去哪儿学?

几乎是一瞬间,秦姝就做了决定,她抬脚坚定地进了传功殿的门。

在穿过那一层赤金色结界的时候,她还在想,修仙本就是逆天而为,若是胆怯,那还修什么仙?

再说了,这传功堂再奇怪它也在玄天门里,玄天门又怎么会留一个对弟子有害的东西在宗门里?

兴许,人家玄天门就是这风格呢?

她一脚踏入结界,传功殿的门再次关上了,传功殿外又恢复了往日的清幽。

而从外边看起来雾蒙蒙的传功殿,里边却大不一样。

一进门的正殿挂了一张画像,白衣飘飘,长发如墨,腰配长剑,英气逼人。

秦姝并不认识此人,但能挂在这里的定然是某个大人物,拜一拜总是没错的。

一个头磕下去,面前的场景又变了。

此情此景,只能用一个金碧辉煌来形容,无论是屋顶、墙壁还是地板,甚至就连屋子里的桌椅香炉也全都是赤金色。

有那么一瞬间,秦姝差点睁不开眼睛来。

她眯着眼睛,透过指缝缓慢地适应了一下,才在屋子里环视了一圈儿,看到了摆在桌子上的一本书籍。

这也是整个屋子里唯一不是赤金色的东西,她坐正的身子,拿起书籍翻看。

随着书页翻开,金灿灿的四个大字出现在了书扉页,《传功指南》。

秦姝笑了起来,折腾了一个早上可算没来错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