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山海意难平)林宛白傅踽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林宛白傅踽行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山海意难平

山海意难平

唐颖小

本文标签: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唐颖小的《山海意难平》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浦江。林宛白陪着林钊威下棋,棋盘上黑子都快没了,林宛白丢了手里的黑子,“不下了,没意思,总是输。已经下了足足两个小时了,她一盘都没有赢过。“知道为什么会输?林钊威把棋子落下,黑子满盘皆输。林宛白喝了口茶,“外公,你想说什么直说咯,别跟我绕弯弯,我不想猜。“还用猜?他哼了声,板着脸,很凶的样子。“我就是闹着玩。她在卡凰干的事儿,也不知道是谁,跑到外公面前去嚼舌根,要是让她知道,一定叫那人的舌头好看。“你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你什么性子,我不知道?说吧,是不是傅踽行做了什么,把你逼急了。林宛白舔了舔唇,看他一眼,而后笑嘻嘻的坐到他身边,勾住他的手臂,撒娇道:“外公,我都出嫁了,你是不是管太宽了。我就是跟他小打小闹一下,没别的事儿。你以后别总是给他打电话,你有事儿,先给我打,行不行?“哼,我还不是怕你受委屈?适时的要警醒一下那小子,免得他忘了自己是谁。“您又不是不知道,您的外孙女,是绝对不可能让自己受委屈的。而且,他一直以来都恪尽职守,怎么也不会忘记自己是谁的。就这一点,我不说,您心里也应该是清清楚楚的呀。她靠过去,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蹭了蹭。她的外公是世界上最疼爱她的人,无论发生什么,都无条件相信她,并站在她身后,是她最强大的后盾。“你嫁给他,就是受委屈!她嘟起嘴,“外公!林钊威轻叹口气,稍稍缓了语气,拍拍她的腿,“前两天,老傅来找我下棋,字里行间的意思,是想让你们两要个孩子。傅踽行不是正房所出,怎么排都不可能成为傅家继承人,但娶了你以后,情况就不同了。傅家人事复杂,当初我就不同意你嫁给他,而且他对你也没……林宛白盯着他。他停了停,自觉地跳过这个话题,“我是不赞同你们那么早就生孩子,你还年轻,可以再多自由几年,想清楚了再要。而且,你跟傅踽行,你们两个,现在到底怎么样?林宛白不语,垂着眼,揪着自己的头发丝玩。她并不是很喜欢把跟傅踽行感情的事儿,拿到长辈面前说。“你就跟外公说实话,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什么温水煮青蛙的理论,已经到了哪一个阶段了?他是刚刚开始熟,还是半熟,或者已经全熟了?这话从老爷子嘴里说出来,林宛白觉得特别逗,她笑了起来,说:“外公,你是跟我讲笑话呢!“哪个跟你讲笑话,我认真的很哩。林钊威神色严肃,一本正经的说:“都已经三年了,再煮不熟的话,这人可能是石头做的。我还是那句话,不开心就离婚,你不用委曲求全。这场婚姻的主动权,还是在我们。“哪有你这样的外公咯,总是怂恿自己的孙女离婚。妈妈知道了,肯定要说你。林宛白还是笑嘻嘻的。“你妈也是个令不清的,你们母女两,是要我操碎了心。正说着,佣人敲门进来,“老爷,傅先生来了。“招呼他去大厅。“是。林宛白立刻拽住他的衣服,说:“不许说这些了,也不许责备他。我跟他之间的事儿,您不要插手,我自己有数。林钊威看她一眼,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轻叹口气,“你啊你,最好是真的有数,别一时昏了头。她吐了吐舌头,“你还不相信你孙女我呀?他只轻哼一声,没有多言。随后,两人出了茶室。傅踽行坐在客厅里,背脊挺得笔直,接过佣人递上的茶水,谦逊的说了声谢谢。余光瞥见他们,便转过身,浅笑着道:“外公。林钊威点头,“来了。“嗯。林钊威坐下来。林宛白坐到傅踽行身边,拿了他手里的茶杯,喝了一口。“新海湾项目要收尾了,这两个月是最忙的时候,我今天叫你过来吃饭,妨碍你正常行程了么?傅踽行:“不会。如果连这都安排不好,我也没有资格当小白的丈夫。林宛白正在挑点心吃,听到他这话,回头看他一眼,眯眼笑了笑,给他比了个爱心。傅踽行回以一笑,说:“刚才回来路过和新,买了你喜欢的流心奶酪挞。恰好,佣人端着过来,他替她拿了一个,喂她吃。林钊威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扫了圈,招呼了佣人下去后,神色变得严肃,敲了敲桌几。林宛白余光一瞥,这是要开始训人了。她擦了下嘴,看了傅踽行一眼,他将吃剩下一半的奶酪挞放回去。而后,同她一起,面向林钊威,听他的教诲。林钊威早些时候当过几年老师,教训人的本事一流。这一次,他的矛头指向林宛白。“你,到前面站好。而后又吩咐了傅踽行,“去书房把我的戒尺拿来。

来源:ygc   主角: 林宛白傅踽行   时间:2023-03-13 07:39:45

小说介绍

看过很多现代言情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山海意难平》,这是"唐颖小"写的,人物林宛白傅踽行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林宛白喝了口茶,"外公,你想说什么直说咯,别跟我绕弯弯,我不想猜。""还用猜?"他哼了声,板着脸,很凶的样子。"我就是闹着玩。"她在卡凰干的事儿,也不知道是谁,跑到外公面前去嚼舌根,要是让她知道,一定叫那人的舌头好看...

第5章:半熟还是全熟?


浦江。

林宛白陪着林钊威下棋,棋盘上黑子都快没了,林宛白丢了手里的黑子,“不下了,没意思,总是输。

已经下了足足两个小时了,她一盘都没有赢过。

“知道为什么会输?林钊威把棋子落下,黑子满盘皆输。

林宛白喝了口茶,“外公,你想说什么直说咯,别跟我绕弯弯,我不想猜。

“还用猜?他哼了声,板着脸,很凶的样子。

“我就是闹着玩。她在卡凰干的事儿,也不知道是谁,跑到外公面前去嚼舌根,要是让她知道,一定叫那人的舌头好看。

“你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你什么性子,我不知道?说吧,是不是傅踽行做了什么,把你逼急了。

林宛白舔了舔唇,看他一眼,而后笑嘻嘻的坐到他身边,勾住他的手臂,撒娇道:“外公,我都出嫁了,你是不是管太宽了。我就是跟他小打小闹一下,没别的事儿。你以后别总是给他打电话,你有事儿,先给我打,行不行?

“哼,我还不是怕你受委屈?适时的要警醒一下那小子,免得他忘了自己是谁。

“您又不是不知道,您的外孙女,是绝对不可能让自己受委屈的。而且,他一直以来都恪尽职守,怎么也不会忘记自己是谁的。就这一点,我不说,您心里也应该是清清楚楚的呀。她靠过去,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的蹭了蹭。

她的外公是世界上最疼爱她的人,无论发生什么,都无条件相信她,并站在她身后,是她最强大的后盾。

“你嫁给他,就是受委屈!

她嘟起嘴,“外公!

林钊威轻叹口气,稍稍缓了语气,拍拍她的腿,“前两天,老傅来找我下棋,字里行间的意思,是想让你们两要个孩子。傅踽行不是正房所出,怎么排都不可能成为傅家继承人,但娶了你以后,情况就不同了。傅家人事复杂,当初我就不同意你嫁给他,而且他对你也没……

林宛白盯着他。

他停了停,自觉地跳过这个话题,“我是不赞同你们那么早就生孩子,你还年轻,可以再多自由几年,想清楚了再要。而且,你跟傅踽行,你们两个,现在到底怎么样?

林宛白不语,垂着眼,揪着自己的头发丝玩。她并不是很喜欢把跟傅踽行感情的事儿,拿到长辈面前说。

“你就跟外公说实话,你之前跟我说的那什么温水煮青蛙的理论,已经到了哪一个阶段了?他是刚刚开始熟,还是半熟,或者已经全熟了?

这话从老爷子嘴里说出来,林宛白觉得特别逗,她笑了起来,说:“外公,你是跟我讲笑话呢!

“哪个跟你讲笑话,我认真的很哩。林钊威神色严肃,一本正经的说:“都已经三年了,再煮不熟的话,这人可能是石头做的。我还是那句话,不开心就离婚,你不用委曲求全。这场婚姻的主动权,还是在我们。

“哪有你这样的外公咯,总是怂恿自己的孙女离婚。妈妈知道了,肯定要说你。林宛白还是笑嘻嘻的。

“你妈也是个令不清的,你们母女两,是要我操碎了心。

正说着,佣人敲门进来,“老爷,傅先生来了。

“招呼他去大厅。

“是。

林宛白立刻拽住他的衣服,说:“不许说这些了,也不许责备他。我跟他之间的事儿,您不要插手,我自己有数。

林钊威看她一眼,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轻叹口气,“你啊你,最好是真的有数,别一时昏了头。

她吐了吐舌头,“你还不相信你孙女我呀?

他只轻哼一声,没有多言。

随后,两人出了茶室。

傅踽行坐在客厅里,背脊挺得笔直,接过佣人递上的茶水,谦逊的说了声谢谢。余光瞥见他们,便转过身,浅笑着道:“外公。

林钊威点头,“来了。

“嗯。

林钊威坐下来。

林宛白坐到傅踽行身边,拿了他手里的茶杯,喝了一口。

“新海湾项目要收尾了,这两个月是最忙的时候,我今天叫你过来吃饭,妨碍你正常行程了么?

傅踽行:“不会。如果连这都安排不好,我也没有资格当小白的丈夫。

林宛白正在挑点心吃,听到他这话,回头看他一眼,眯眼笑了笑,给他比了个爱心。

傅踽行回以一笑,说:“刚才回来路过和新,买了你喜欢的流心奶酪挞。

恰好,佣人端着过来,他替她拿了一个,喂她吃。

林钊威的目光在两人之间来回扫了圈,招呼了佣人下去后,神色变得严肃,敲了敲桌几。

林宛白余光一瞥,这是要开始训人了。她擦了下嘴,看了傅踽行一眼,他将吃剩下一半的奶酪挞放回去。

而后,同她一起,面向林钊威,听他的教诲。

林钊威早些时候当过几年老师,教训人的本事一流。

这一次,他的矛头指向林宛白。

“你,到前面站好。而后又吩咐了傅踽行,“去书房把我的戒尺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