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缠绵七分甜:桀骜队长成了她的裙下臣)沈黎雾周烬最新热门小说_(缠绵七分甜:桀骜队长成了她的裙下臣)全本在线阅读

缠绵七分甜:桀骜队长成了她的裙下臣

缠绵七分甜:桀骜队长成了她的裙下臣

奶糖酥

本文标签: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奶糖酥的《缠绵七分甜:桀骜队长成了她的裙下臣》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周烬手臂撑在沙发上,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处,薄唇触碰到的地方仿佛有微弱的电流划过,酥麻感蔓延至四肢百骸。沈黎雾身形微微僵住,刚抬起头就落入了一双极其深邃的双眸中。心口处仿佛被抓了一下。紧接着,跳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是被他的视线抓住后的慌乱和紧张。周烬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嗓音有些沉哑,“抱歉——沈黎雾移开了自己的目光,整个人被独属于男性的荷尔蒙气息给缠绕着,嗓音莫名有些发紧,“是我自己没站稳,不好意思。她想要逃离这个尴尬的现场。可是周烬不移开,沈黎雾就走不了。沈黎雾把头微微偏到一侧,露出纤长白皙的脖颈,声线有些不太稳,“你能不能,先起来……周烬望着近在咫尺的女孩,眸中到底是浮现了一些很浅很浅的笑意,嗓音有些慵懒散漫,“晚安。说完,他便径直起身离开了客厅。回到房间后,沈黎雾脸上滚烫的温度还迟迟未降下去,只要闭上眼就是自己被他圈在怀里的紧张感。她掬了一捧冷水慢慢的拍在脸上,这才清醒许多。水龙头被关掉,沈黎雾望着镜中脸颊两侧有些绯红的自己,忽然觉得有些不真实感。因为。从来没有人对她这样好过……夜已深。安静的环境内传来了‘哒’的一声打开火机的声音。周烬站在阳台处,指尖轻捻着白色的烟蒂。他之前的烟瘾并不重,是在6·11案件发生后才逐渐依赖上的。猩红的火苗在黑夜中燃烧着,周烬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与沈黎雾有关的一幕幕。被绑架时的冷静与镇定。在医院时的清醒与独立。在局里时的试探与大胆。这些都不是真正的沈黎雾,而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所以将自己伪装成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刚刚在客厅,上药时会跟他说疼,意外摔倒后会脸红,这些才是她应该有的真实情绪。周烬的一根烟没抽太久,主要是顾及到如今家里还有个小姑娘,所以很快便掐灭了。沈黎雾在周烬眼里就是一个小姑娘而已,以后——任凭狂风骤雨,都有他护着。……周一早上,七点整。沈黎雾已经做完早餐了,但是主卧的门还是紧闭着,她担心时间上来不及,所以就去敲了敲周烬的门。“周队,你起了吗?沈黎雾举起的手臂还没来得及放下,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迎面便是一股清冽好闻的沉香味。周烬上身随意套了件T恤,大概是刚洗漱完,身上的水渍并未完全擦干。白色的衣服沾上水之后,腹肌的轮廓若隐若现,更显诱人。沈黎雾立马移开视线,人也站到旁边给他让路,轻声说,“那个,早餐好了。周烬看着靠墙边低头站着的女孩,他抬起手臂轻轻拍了下沈黎雾的脑袋,“走了,吃饭。沈黎雾被猝不及防打了下头,“唔……这是暗戳戳在报复自己不小心占了他的便宜吗?不过说真的,好像还挺有料的。沈黎雾把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内容全都清空了,吃过早餐后便准备提前赶往局里那边。两个人是一起出门的,但刚到楼下沈黎雾就朝着停车场的反方向走。“站着。周烬喊住了要离开的沈黎雾,嗓音微沉,“车子不记得,路也不认识吗?沈黎雾把手机屏幕拿给周烬看,轻声说,“跟着地图走的,没有错。周烬抬眼望去,就看到地图上显示的目的地是小区门口的公交站牌。即便他们在同样的地点工作,沈黎雾也没有想坐他的车一起去。这小姑娘不喜欢麻烦别人,更不喜欢亏欠别人。周烬身上透着股痞劲儿,提醒说,“车上有位置的话,记得坐在你的左手窗口边。沈黎雾有些不解,“什么?周烬嗓音沉沉的说道:“记住没?沈黎雾担心再跟他乱聊下去,会错过下一班公交车,所以点点头轻应了声,“知道了。公交车准时抵达站台,沈黎雾刷卡上车的时候,恰好左侧窗口边有个乘客起身离开,她便坐在了那个空位上。虽然觉得周烬的这个要求有些奇怪。但不知为什么,沈黎雾还是会愿意去相信他。车子缓慢行驶着,沈黎雾靠在窗户边小憩,倘若她抬头望向车窗外的话,也许会发现旁边有辆熟悉的黑色越野车。左侧车窗,他看得见。在不打扰到沈黎雾的情况下,周烬在用自己的方法护着她。……抵达局里后,周烬便前去忙案子调查的事情了,他抽不开身去审讯室观看全程。不过他还是给沈黎雾和庄明分别安排了不同的审讯对象。“把资料拿给他们,十五分钟的熟悉时间,然后直接带去审讯室。“是,周队。武凯刚拿了资料,看到后就有些愣住,“周队,这不是太狠了点?周烬淡淡说道:“这些人都对付不了,有什么资格去见熬过严格审讯的嫌疑人?武凯没再说些什么,连忙把资料拿给了沈黎雾和庄明,告知了他们这次考核的时间和要求。十五分钟熟悉资料的时间。一小时面对面单独审讯时间。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就直接判定失败,离开这儿。沈黎雾和庄明拿到资料后,看到的第一眼就有些愣住了。庄明面对的好歹是个正常人,一个年纪有些大的老伯。沈黎雾资料上的第一页就是医院的鉴定报告,显示此人患有精神分裂症,狂躁不安,打人毁物,根本无法正常交流。让她去跟一个神经病谈话。也就是说,她所学到的那些专业知识很有可能在这儿一点都用不上。沈黎雾长舒了一口气,尽量稳住自己的心态开始去看这个精神病的资料,一字不差的从头看到尾。周烬没空来这儿,但沈黎雾进审讯室之前,还是收到了他发来的信息。【现在放弃还来得及,我安排人带你出来。】沈黎雾回了句不用,而后便径直走向了审讯室内,并无任何怯场之意。审讯室内的设施很简单,一眼望去只有桌子和椅子,白色的灯全打开后,压迫感十足。嫌疑人名叫潘兴,是个住在桥洞的流浪汉,大家都叫他潘傻子,之所以被抓来是因为——他杀了人。

来源:cd   主角: 沈黎雾周烬   时间:2023-03-13 07:39:55

小说介绍

以现代言情为叙事背景的小说《缠绵七分甜:桀骜队长成了她的裙下臣》是很多网友在关注的一部言情佳作,"奶糖酥"大大创作,沈黎雾周烬两位主人公之间的故事让人看后流连忘返,梗概:"以后有我""我给雾雾撑腰"沈黎雾的心口处仿佛被什么东西烫了下,是一种都从未拥有过的复杂情绪,在心口处汹涌翻滚着原来被人保护,是这样的感受沈黎雾抬起眸望去,眼睛里写着对他的信任,声音也很轻,"虽然暂时不知道周队瞒了我什么事,但还是……""谢谢你,周烬"这几个字在她的唇齿间已经翻滚过好多遍了但不知为什么,念出周烬的名字时,沈黎雾总有一种莫名的心安感周烬每次跟沈黎雾对视,看着她清澈干净的......

第13章


周烬手臂撑在沙发上,炙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脖颈处,薄唇触碰到的地方仿佛有微弱的电流划过,酥麻感蔓延至四肢百骸。

沈黎雾身形微微僵住,刚抬起头就落入了一双极其深邃的双眸中。

心口处仿佛被抓了一下。

紧接着,跳动的速度越来越快,是被他的视线抓住后的慌乱和紧张。

周烬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嗓音有些沉哑,“抱歉——

沈黎雾移开了自己的目光,整个人被独属于男性的荷尔蒙气息给缠绕着,嗓音莫名有些发紧,“是我自己没站稳,不好意思。

她想要逃离这个尴尬的现场。

可是周烬不移开,沈黎雾就走不了。

沈黎雾把头微微偏到一侧,露出纤长白皙的脖颈,声线有些不太稳,“你能不能,先起来……

周烬望着近在咫尺的女孩,眸中到底是浮现了一些很浅很浅的笑意,嗓音有些慵懒散漫,“晚安。

说完,他便径直起身离开了客厅。

回到房间后,沈黎雾脸上滚烫的温度还迟迟未降下去,只要闭上眼就是自己被他圈在怀里的紧张感。

她掬了一捧冷水慢慢的拍在脸上,这才清醒许多。

水龙头被关掉,沈黎雾望着镜中脸颊两侧有些绯红的自己,忽然觉得有些不真实感。

因为。

从来没有人对她这样好过……

夜已深。

安静的环境内传来了‘哒’的一声打开火机的声音。

周烬站在阳台处,指尖轻捻着白色的烟蒂。他之前的烟瘾并不重,是在6·11案件发生后才逐渐依赖上的。

猩红的火苗在黑夜中燃烧着,周烬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与沈黎雾有关的一幕幕。

被绑架时的冷静与镇定。

在医院时的清醒与独立。

在局里时的试探与大胆。

这些都不是真正的沈黎雾,而是因为缺乏安全感所以将自己伪装成什么都不怕的样子。

刚刚在客厅,上药时会跟他说疼,意外摔倒后会脸红,这些才是她应该有的真实情绪。

周烬的一根烟没抽太久,主要是顾及到如今家里还有个小姑娘,所以很快便掐灭了。

沈黎雾在周烬眼里就是一个小姑娘而已,以后——

任凭狂风骤雨,都有他护着。

……

周一早上,七点整。

沈黎雾已经做完早餐了,但是主卧的门还是紧闭着,她担心时间上来不及,所以就去敲了敲周烬的门。

“周队,你起了吗?

沈黎雾举起的手臂还没来得及放下,门就被人从里面打开,迎面便是一股清冽好闻的沉香味。

周烬上身随意套了件T恤,大概是刚洗漱完,身上的水渍并未完全擦干。

白色的衣服沾上水之后,腹肌的轮廓若隐若现,更显诱人。

沈黎雾立马移开视线,人也站到旁边给他让路,轻声说,“那个,早餐好了。

周烬看着靠墙边低头站着的女孩,他抬起手臂轻轻拍了下沈黎雾的脑袋,“走了,吃饭。

沈黎雾被猝不及防打了下头,“唔……

这是暗戳戳在报复自己不小心占了他的便宜吗?

不过说真的,好像还挺有料的。

沈黎雾把脑海中乱七八糟的内容全都清空了,吃过早餐后便准备提前赶往局里那边。

两个人是一起出门的,但刚到楼下沈黎雾就朝着停车场的反方向走。

“站着。

周烬喊住了要离开的沈黎雾,嗓音微沉,“车子不记得,路也不认识吗?

沈黎雾把手机屏幕拿给周烬看,轻声说,“跟着地图走的,没有错。

周烬抬眼望去,就看到地图上显示的目的地是小区门口的公交站牌。

即便他们在同样的地点工作,沈黎雾也没有想坐他的车一起去。

这小姑娘不喜欢麻烦别人,更不喜欢亏欠别人。

周烬身上透着股痞劲儿,提醒说,“车上有位置的话,记得坐在你的左手窗口边。

沈黎雾有些不解,“什么?

周烬嗓音沉沉的说道:“记住没?

沈黎雾担心再跟他乱聊下去,会错过下一班公交车,所以点点头轻应了声,“知道了。

公交车准时抵达站台,沈黎雾刷卡上车的时候,恰好左侧窗口边有个乘客起身离开,她便坐在了那个空位上。

虽然觉得周烬的这个要求有些奇怪。

但不知为什么,沈黎雾还是会愿意去相信他。

车子缓慢行驶着,沈黎雾靠在窗户边小憩,倘若她抬头望向车窗外的话,也许会发现旁边有辆熟悉的黑色越野车。

左侧车窗,他看得见。

在不打扰到沈黎雾的情况下,周烬在用自己的方法护着她。

……

抵达局里后,周烬便前去忙案子调查的事情了,他抽不开身去审讯室观看全程。

不过他还是给沈黎雾和庄明分别安排了不同的审讯对象。

“把资料拿给他们,十五分钟的熟悉时间,然后直接带去审讯室。

“是,周队。

武凯刚拿了资料,看到后就有些愣住,“周队,这不是太狠了点?

周烬淡淡说道:“这些人都对付不了,有什么资格去见熬过严格审讯的嫌疑人?

武凯没再说些什么,连忙把资料拿给了沈黎雾和庄明,告知了他们这次考核的时间和要求。

十五分钟熟悉资料的时间。

一小时面对面单独审讯时间。

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就直接判定失败,离开这儿。

沈黎雾和庄明拿到资料后,看到的第一眼就有些愣住了。

庄明面对的好歹是个正常人,一个年纪有些大的老伯。

沈黎雾资料上的第一页就是医院的鉴定报告,显示此人患有精神分裂症,狂躁不安,打人毁物,根本无法正常交流。

让她去跟一个神经病谈话。

也就是说,她所学到的那些专业知识很有可能在这儿一点都用不上。

沈黎雾长舒了一口气,尽量稳住自己的心态开始去看这个精神病的资料,一字不差的从头看到尾。

周烬没空来这儿,但沈黎雾进审讯室之前,还是收到了他发来的信息。

【现在放弃还来得及,我安排人带你出来。】

沈黎雾回了句不用,而后便径直走向了审讯室内,并无任何怯场之意。

审讯室内的设施很简单,一眼望去只有桌子和椅子,白色的灯全打开后,压迫感十足。

嫌疑人名叫潘兴,是个住在桥洞的流浪汉,大家都叫他潘傻子,之所以被抓来是因为——

他杀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