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凤唳九天(聂青婉龙柄)已完结小说_凤唳九天(聂青婉龙柄)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凤唳九天

凤唳九天

繁华锦世

本文标签: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繁华锦世的《凤唳九天》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聂青婉一生都忘不了那天的情景,冼弼又如何忘得了。当床上披着华北娇身份的聂青婉一字不落复述了那天的情景后,冼弼差点儿没把眼珠子给瞪下来,他蹭的一下站起身,完全顾不得身份有别,男女有别,忽地伸手,拉开了那道厚重的床幔,然后,看到了靠在床头的女子。不是那位伟大的太后。冼弼很失望,可又觉得理所当然,太后......太后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她若在人间,那就一定在最高的宫殿里。她若在阴间,那就一定在最可怕的地方。她若在天堂,那就一定在最光明的地方。她不可能在晋东王府。可为何,他与太后之间的话,华北娇会这般清楚,仿佛她就是那个人,站在那个场景里,与他说着话。冼弼因为这样的想法而骇然变色,他冷盯着华北娇,紧张地问:“你到底是谁?聂青婉反问他:“你觉得我应该是谁?冼弼张张嘴,想说出那两个字,可嘴巴张了又张,就是没办法启口,聂青婉帮他说,她道:“曾经,我是大殷太后,如今,我是晋东郡主。冼弼目瞪口呆,完全失去了神窍,好久好久之后,他才张嘴结舌,结结巴巴地道:“不......不可能。聂青婉道:“你心里已经在相信了,而不管我是不是,你今天来了,就得与我站在同一条船上了,太医院太医众多,却只有你一个是太后从民间提调上去的,皇上谁也不派,偏派你来,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冼弼默然松开床幔,又坐回了离床一米远的椅子里。他当然知道,太后死后,宫里但凡跟太后有关的人,全被皇上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死没死不知道,但肯定没有好的下场。他之所有没出事,是因为他手上有药草。可最后一根药草今日被红栾拿走了,他没了保命护生符,皇上要拿他开刀,无可厚非。但是,她又怎么知道了?冼弼目露惊恐,只觉得眼前的人跟记忆中的某人慢慢的重合,他的心脏抑制不住的狂跳了起来,声音几乎都变得嘶哑,他既是喜又是悲又是语无伦次地道:“你想让我做什么?你的脉象很平稳,身体没事,虽然内理有些虚,可好吃好喝地养着,一定会养回来,皇上让我来给你诊病,我大概能猜到回去面临什么,你能帮我吗?聂青婉淡定道:“能。冼弼一愣。聂青婉道:“相信我就听我的。冼弼点头,毫无迟疑地点头,眼前的华北娇就是他眼中的太后,那个伟大的谁也超越不了的太后,他的信仰支柱,她的话,不管对错,他都会听。聂青婉扬声把华图、袁博溪、华州喊进来,冼弼已经收拾好了医用工具箱,正起身,见华图、袁博溪还有华州进来了,他淡淡地说:“郡主是失忆了,不过是暂时的,只要你们时常告知她过去发生过的事儿,她就能慢慢恢复,靠药是治不好的,得靠你们的感情。

来源:ygc   主角: 聂青婉龙柄   时间:2023-03-13 07:55:12

小说介绍

小说《凤唳九天》,现已完本,主角是聂青婉龙柄,由作者"繁华锦世"书写完成,文章简述:第11章回复华图问:"怎么会失忆?"冼弼道:"这就不好说了,天下药理千奇百怪,同一毒物遇不同体质皆会发生令人料想不到的意外,一丈红只是毒药,确实不能致人失忆,但郡主体质偏燥,一丈红又是采用几味最燥烈的毒草精炼而成,两燥相撞,走火入魔也说不定"华图是练武的,华州也是,走火入魔会致人头脑失灵,陷入癫狂痴呆,倒是真的但失灵不是失忆只不过,华北娇不同于他们,造成失忆,或有可能既然有治好的办法,华......

第10章 信仰




聂青婉一生都忘不了那天的情景,冼弼又如何忘得了。

当床上披着华北娇身份的聂青婉一字不落复述了那天的情景后,冼弼差点儿没把眼珠子给瞪下来,他蹭的一下站起身,完全顾不得身份有别,男女有别,忽地伸手,拉开了那道厚重的床幔,然后,看到了靠在床头的女子。

不是那位伟大的太后。

冼弼很失望,可又觉得理所当然,太后......太后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她若在人间,那就一定在最高的宫殿里。

她若在阴间,那就一定在最可怕的地方。

她若在天堂,那就一定在最光明的地方。

她不可能在晋东王府。

可为何,他与太后之间的话,华北娇会这般清楚,仿佛她就是那个人,站在那个场景里,与他说着话。

冼弼因为这样的想法而骇然变色,他冷盯着华北娇,紧张地问:“你到底是谁?

聂青婉反问他:“你觉得我应该是谁?

冼弼张张嘴,想说出那两个字,可嘴巴张了又张,就是没办法启口,聂青婉帮他说,她道:“曾经,我是大殷太后,如今,我是晋东郡主。

冼弼目瞪口呆,完全失去了神窍,好久好久之后,他才张嘴结舌,结结巴巴地道:“不......不可能。

聂青婉道:“你心里已经在相信了,而不管我是不是,你今天来了,就得与我站在同一条船上了,太医院太医众多,却只有你一个是太后从民间提调上去的,皇上谁也不派,偏派你来,你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

冼弼默然松开床幔,又坐回了离床一米远的椅子里。

他当然知道,太后死后,宫里但凡跟太后有关的人,全被皇上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死没死不知道,但肯定没有好的下场。

他之所有没出事,是因为他手上有药草。

可最后一根药草今日被红栾拿走了,他没了保命护生符,皇上要拿他开刀,无可厚非。

但是,她又怎么知道了?

冼弼目露惊恐,只觉得眼前的人跟记忆中的某人慢慢的重合,他的心脏抑制不住的狂跳了起来,声音几乎都变得嘶哑,他既是喜又是悲又是语无伦次地道:“你想让我做什么?你的脉象很平稳,身体没事,虽然内理有些虚,可好吃好喝地养着,一定会养回来,皇上让我来给你诊病,我大概能猜到回去面临什么,你能帮我吗?

聂青婉淡定道:“能。

冼弼一愣。

聂青婉道:“相信我就听我的。

冼弼点头,毫无迟疑地点头,眼前的华北娇就是他眼中的太后,那个伟大的谁也超越不了的太后,他的信仰支柱,她的话,不管对错,他都会听。

聂青婉扬声把华图、袁博溪、华州喊进来,冼弼已经收拾好了医用工具箱,正起身,见华图、袁博溪还有华州进来了,他淡淡地说:“郡主是失忆了,不过是暂时的,只要你们时常告知她过去发生过的事儿,她就能慢慢恢复,靠药是治不好的,得靠你们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