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陈树杨总《钢海沉浮》最新章节阅读_(陈树杨总)热门小说

钢海沉浮

钢海沉浮

陈树

本文标签:

热门小说推荐,钢海沉浮是陈树创作的一部小说推荐,讲述的是陈树杨总之间爱恨纠缠的故事。小说精彩部分:两人进入货场以后,陈树开始变得很少说话,毕竟在现货认识上面,没有丝毫经验,唯一能够给陈树提供的信息,就是每件钢管上贴的标签。上面注明了每一个生产厂家和规格型号,手自然也经常拇指和食指捏一下钢管的厚度,这是这些经常卖钢管的经常有的动作。“洗头的好卖还是钝头的好卖?陈树问道。“看什么人来买,要是做工程那些人不要钝头的,回去打磨对焊不方便,只有那些国企采购或者不懂行的,更愿意买钝头的。赵总解释道。“我们公司不打算上钝头机子,洗头机子是必须的!以后镀锌货会占据主要市场,所以最大可能性是上镀锌线,而且还可以解决滞销货的问题。陈树解释说。“镀锌线解决滞销货?怎么解决?赵总停了下来,回头看先陈树。“焊管这东西放的时间一长肯定会生锈,酸洗之后再镀锌,和其他货也没有什么区别,就相当于把产品处于新货状态延长了。陈树解释了一下。“你是说自己去镀锌吧?是这样。却是对厂家来说还是非常有利的。然后开始继续往前走,而陈树则是跟在后面,不断的用手摸一下管的厚度,时不时还问问北京现在的销售情况。此时恰好过来一辆六米半的拉货车,就装两件钢管,赵荣伟随手拿了一副工人用过的手套,帮着挂上钩吊装到了车上,之后两人才走了一圈回到办公室。虽然看上去仅仅是走了一圈,而陈树却在慢慢数着走了多少步,计算一下大概有多少存货。“咱们这边有多少库存?一般现在一天能出多少?陈树问出了最关心的东西。“这边黑管大概有差不多五千吨左右,镀锌有不到三千吨。正常情况下一天能走二百吨左右,当然也有好和不好的时候。其他八个库房和这里差不都,现在管材的生意还可以,将来就不好说了。说这话的时候,可以看出对前景市场的担忧。“三到五年内应该问题还不大,时间再长就不敢说了,至少看这个五年规划里面还没有对基建和房地产的制约。陈树随口就这么一说。“哦!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还有几年好日子过,我始终有这种想法,将来生意会越来越不好做,尤其是厂家的利润有可能会被压缩到极点。到时候我们即使有资金给厂子打预付,也难拿到多么低的价位,而北京的用户反而都知道唐山厂子,只要能够凑上差不多的量,就有可能去厂子拿货。“到时候我们这些经销商所能做的客户,要么就是那些临时拿不出资金的,要么就是量凑上,没有办法从唐山发货的,到那个时候,那才叫艰难!赵总说道。然而陈树却是选择了沉默,看到陈树的反应,赵荣伟反而没有打断对方思路,或许也有可能想到了什么。很快陈树就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此刻才重新看向赵荣伟。“赵总的担忧不无道理,国家的钢铁行业这几年发展势头有些过于疯狂,而且这种形势还会继续,最终的结果由内销转化为出口,并且将会面临反倾销贸易壁垒等。从长远看,路确实不好走!陈树说道。当陈树提到这些的时候,赵总愣了一下,没有想到陈树会将国家生产过剩出口以及反倾销都联系在一起。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如果中的钢铁行业继续这样疯狂下去,无论是行业生存竞争,还是社会环境压力等等,都不会让钢铁行业继续无序扩张。两人又简短的聊了一会儿,陈树才离开了*洋通公司,因为与赵总的接触,对钢管行业存在的经营模式,有了一个更深入的了解。如果能够打开北京的市场,企业的生产、发展、扩张都不是问题。拿出赵总的名片,用笔在背面划了一道,然后和其它名片装在了一起。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此时已经九点四十。如果还这样转的话,肯定这一天也走访不了多少人,更何况还有不少诸多皮包公司。稍微犹豫了一下,转身奔着蓝格钢材库房走去,这里是一个仓储库,诸多公司都将货放在这里经营,而办公地点都在蓝格钢铁的写字楼里面。警卫没有人在乎你个背包客,尤其是夹着一个小文件包,难不成还用文件包装两块儿下脚料不成?哈哈哈哈!开个玩笑。仓库里面被分成了不同的区域,有板材、型材、管材以及特殊物资类。至于其他区域陈树没有时间去光顾,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管材区域,所以背着包就直接去了这片区。露天放置的多位热镀锌管,有圆管、方管、矩管最多,其他基本上都是黑材。到了跟前陈树才发现,每个堆场都放置这编号,并没有公司名称,这让陈树傻眼了。“如果找不到公司名称,不都是瞎忙活?没办法,既然来了就要有点收获,或许我们这些跑业务的,都有这点执着。偌大一个货场也就十几个工人挂钩装货,找人问都不好找。再说了,一个愣了吧唧的小子出现在别人的货场,谁愿意搭理你,万一碰伤了对方还要担责任,没有第一时间被轰出去就不错了。看了一圈在警卫室旁边有个小卖部,陈树虽然不抽烟,但抽根烟有时候的确好办事。虽然手上没有几个钱,但还是狠了狠心买了盒玉溪,这才从新返回货场。这里没有人不代表没事可做,拿着小本不断记录堆场号和存放钢管的大概规模。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后,一辆装管的车驶向这里,看来是拉货的来了。陈树让出了地方,不能干扰人家工作,不过对方的工人还没有过来。“小兄弟,你看这货在哪儿装?司机从车上下来,将提货单递给陈树。“我看看!陈树像模像样的接过单子,立刻看明白了情况,单子上注明了公司名称、货场编号,堆场编号,然后还有所需装货的明细。“这是*大通力的货,我不是这里的库管,不过应该是那里!说完陈树对着货物的位置指了一下,然后把单子交回给司机。“哦!好的!谢谢!我去找装货的!说完拿着单子上车,开向陈树所说的位置,而此时陈树已经有了新的想法!

来源:ygc   主角: 陈树杨总   时间:2023-03-13 08:11:20

小说介绍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钢海沉浮》,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离开货场陈树直奔警卫那里,因为陈树的关注点都转移到了这里,就是因为刚才的一张提货单上面写的非常清楚,提货单上所写的不是提货单位名称,而是供货单位名称,也就是这里的货是谁的,就打印的是那个公司的名字到警卫这里以后,发现看门的是两位上岁数的,不过陈树没有急切的上前搭话,而是看着两位大爷怎么办理拉货车辆离场手续手续非常简单,没有多少可以动头脑的地方,只是核对一下司机所报数量和单子打印数量,......

第三十章、跑业务更需要细节


两人进入货场以后,陈树开始变得很少说话,毕竟在现货认识上面,没有丝毫经验,唯一能够给陈树提供的信息,就是每件钢管上贴的标签。

上面注明了每一个生产厂家和规格型号,手自然也经常拇指和食指捏一下钢管的厚度,这是这些经常卖钢管的经常有的动作。

“洗头的好卖还是钝头的好卖?陈树问道。

“看什么人来买,要是做工程那些人不要钝头的,回去打磨对焊不方便,只有那些国企采购或者不懂行的,更愿意买钝头的。赵总解释道。

“我们公司不打算上钝头机子,洗头机子是必须的!以后镀锌货会占据主要市场,所以最大可能性是上镀锌线,而且还可以解决滞销货的问题。陈树解释说。

“镀锌线解决滞销货?怎么解决?赵总停了下来,回头看先陈树。

“焊管这东西放的时间一长肯定会生锈,酸洗之后再镀锌,和其他货也没有什么区别,就相当于把产品处于新货状态延长了。陈树解释了一下。

“你是说自己去镀锌吧?是这样。却是对厂家来说还是非常有利的。然后开始继续往前走,而陈树则是跟在后面,不断的用手摸一下管的厚度,时不时还问问北京现在的销售情况。

此时恰好过来一辆六米半的拉货车,就装两件钢管,赵荣伟随手拿了一副工人用过的手套,帮着挂上钩吊装到了车上,之后两人才走了一圈回到办公室。虽然看上去仅仅是走了一圈,而陈树却在慢慢数着走了多少步,计算一下大概有多少存货。

“咱们这边有多少库存?一般现在一天能出多少?陈树问出了最关心的东西。

“这边黑管大概有差不多五千吨左右,镀锌有不到三千吨。正常情况下一天能走二百吨左右,当然也有好和不好的时候。其他八个库房和这里差不都,现在管材的生意还可以,将来就不好说了。说这话的时候,可以看出对前景市场的担忧。

“三到五年内应该问题还不大,时间再长就不敢说了,至少看这个五年规划里面还没有对基建和房地产的制约。陈树随口就这么一说。

“哦!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还有几年好日子过,我始终有这种想法,将来生意会越来越不好做,尤其是厂家的利润有可能会被压缩到极点。到时候我们即使有资金给厂子打预付,也难拿到多么低的价位,而北京的用户反而都知道唐山厂子,只要能够凑上差不多的量,就有可能去厂子拿货。

“到时候我们这些经销商所能做的客户,要么就是那些临时拿不出资金的,要么就是量凑上,没有办法从唐山发货的,到那个时候,那才叫艰难!赵总说道。

然而陈树却是选择了沉默,看到陈树的反应,赵荣伟反而没有打断对方思路,或许也有可能想到了什么。很快陈树就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此刻才重新看向赵荣伟。

“赵总的担忧不无道理,国家的钢铁行业这几年发展势头有些过于疯狂,而且这种形势还会继续,最终的结果由内销转化为出口,并且将会面临反倾销贸易壁垒等。从长远看,路确实不好走!陈树说道。

当陈树提到这些的时候,赵总愣了一下,没有想到陈树会将国家生产过剩出口以及反倾销都联系在一起。不过仔细想想也是,如果中的钢铁行业继续这样疯狂下去,无论是行业生存竞争,还是社会环境压力等等,都不会让钢铁行业继续无序扩张。

两人又简短的聊了一会儿,陈树才离开了*洋通公司,因为与赵总的接触,对钢管行业存在的经营模式,有了一个更深入的了解。如果能够打开北京的市场,企业的生产、发展、扩张都不是问题。

拿出赵总的名片,用笔在背面划了一道,然后和其它名片装在了一起。看看手机上的时间,此时已经九点四十。如果还这样转的话,肯定这一天也走访不了多少人,更何况还有不少诸多皮包公司。

稍微犹豫了一下,转身奔着蓝格钢材库房走去,这里是一个仓储库,诸多公司都将货放在这里经营,而办公地点都在蓝格钢铁的写字楼里面。

警卫没有人在乎你个背包客,尤其是夹着一个小文件包,难不成还用文件包装两块儿下脚料不成?哈哈哈哈!开个玩笑。

仓库里面被分成了不同的区域,有板材、型材、管材以及特殊物资类。至于其他区域陈树没有时间去光顾,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管材区域,所以背着包就直接去了这片区。

露天放置的多位热镀锌管,有圆管、方管、矩管最多,其他基本上都是黑材。到了跟前陈树才发现,每个堆场都放置这编号,并没有公司名称,这让陈树傻眼了。“如果找不到公司名称,不都是瞎忙活?

没办法,既然来了就要有点收获,或许我们这些跑业务的,都有这点执着。偌大一个货场也就十几个工人挂钩装货,找人问都不好找。再说了,一个愣了吧唧的小子出现在别人的货场,谁愿意搭理你,万一碰伤了对方还要担责任,没有第一时间被轰出去就不错了。

看了一圈在警卫室旁边有个小卖部,陈树虽然不抽烟,但抽根烟有时候的确好办事。虽然手上没有几个钱,但还是狠了狠心买了盒玉溪,这才从新返回货场。这里没有人不代表没事可做,拿着小本不断记录堆场号和存放钢管的大概规模。

差不多二十多分钟后,一辆装管的车驶向这里,看来是拉货的来了。陈树让出了地方,不能干扰人家工作,不过对方的工人还没有过来。

“小兄弟,你看这货在哪儿装?司机从车上下来,将提货单递给陈树。

“我看看!陈树像模像样的接过单子,立刻看明白了情况,单子上注明了公司名称、货场编号,堆场编号,然后还有所需装货的明细。

“这是*大通力的货,我不是这里的库管,不过应该是那里!说完陈树对着货物的位置指了一下,然后把单子交回给司机。

“哦!好的!谢谢!我去找装货的!说完拿着单子上车,开向陈树所说的位置,而此时陈树已经有了新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