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超级战医系统(云飞吴凯)小说免费在线阅读_超级战医系统(云飞吴凯)大结局阅读

超级战医系统

超级战医系统

云飞

本文标签:

小说超级战医系统“云飞”的作品之一,云飞吴凯是书中的主要人物。全文精彩选节:随着纳兰馨月的苏醒,屋子里的温度也开始慢慢恢复正常,不再像先前那么寒冷逼人。不过令云飞奇异的是,纳兰馨月似乎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看着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众人眼神里满是茫然之色:“外公,你们怎么来了?李世德笑着摇了摇头,将插在纳兰馨月身上的银针拔了下来,脸色有些疲惫,但是语气格外轻松轻柔的说道:“刚才你不小心滑倒了,见你昏迷,大家担心所以就上来看看你!纳兰馨月哦了一声坐了起来,似乎有些想不通的甩了甩头,可是显然,依旧没什么结果,不过,就在李世德打眼色给云飞和小严出去时,纳兰馨月忽然察觉到了什么,用手摸了摸身上湿漉漉的水珠,秀眉一皱继而脸色黯然道:“外公,我是不是又……纳兰馨月没有说完,忽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蜷缩在了一起,抱住了双腿坐在那一声不肯,给人一种十分无助感觉。见瞒不下去了,李世德叹了口气,来到近前摸了摸纳兰馨月的脑袋轻声宽慰道:“放心吧!没事的,有外公在,没事的!纳兰馨月不再说话,肩头微微有些松动,似乎是在啜泣,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并且那埋在双膝上的脸也无法让人一窥究竟,再次叹了口气,李世德带着云飞和小严离开了屋子,回到了客厅。“爷爷,馨月她……回到客厅中,云飞最终安奈不住心中的好奇问了出来,这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诡异到云飞根本无法想象。小严在沏茶,给云飞和李世德分别倒了一杯,然后也在一旁沉默的坐了下来,他似乎比云飞知道的要多,至少关于这件事他肯定比云飞知道的要早,所以,在他的脸上没有看出一丝好奇和奇怪,只是沉默着。端起茶轻轻喝了一口,李世德缓缓说道:“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它像病,但是又不是病……缓缓的,李世德说出了一件关于纳兰馨月的奇特遭遇。纳兰馨月五岁前并非在国内长大,而是跟随着父母在国外生活,那时候的纳兰馨月还很活泼开朗,和普通孩子没什么区别,但是,就在她五岁的一天里,一切都变了。有一天周末,父母带着纳兰馨月到到风景优美的户外去玩,但是到了中午的时候,正在野餐中的纳兰馨月忽然颤抖了起来,紧接着浑身散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寒气息,就连握在她手里的可乐都飞快的冻结了起来,这把她的父母吓坏了,可是两人又无法靠近,只能在一旁紧张焦急的呼喊着。没过多久,纳兰馨月昏了过去,身上寒气也渐渐退了下去,焦急万分的父母带着纳兰馨月立即回程,前往附近的医院救治,同时想要知道女儿这是怎么了,可是随后检查的结果却让夫妇俩茫然无措起来,因为经过医院检查,纳兰馨月一点毛病都没有,就这样,怀着深深的疑惑和担忧,夫妇俩无奈的带着苏醒后的纳兰馨月回到了家里。苏醒后的纳兰馨月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和以前一样开朗,但是过了几个月后,在一次晚饭时,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了,这下,原本已经放下心的夫妇俩再次坐不住了,同时肯定自己的女儿肯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要不然绝对不会再次出现同样的问题,可是等他们把纳兰馨月送到意外后,却依旧没有查出任何结果。完全懵然的夫妇俩再次带着纳兰馨月回到了家里,但是看向纳兰馨月的目光中却充满了怪异和复杂,同时,纳兰馨月的母亲也终于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李世德,在思考良久之后,她和李世德通了电话,于是,在李世德的建议下,两人将纳兰馨月送回了国内。而就在纳兰馨月回国的第一天晚上,在李世德和纳兰馨月父母的眼前,纳兰馨月再次发病,这次,李世德利用自己的手段制止住了奇怪现象的继续,见自己的父亲竟然有办法遏制这种怪病,纳兰馨月的父母都很高兴,可是随后却得到了一个很大打击,因为李世德告诉他们,他对这种情况也没有办法,只能控制而不能治愈。于是,在夫妇俩的悲痛中,只能将纳兰馨月留在了李世德这里,而他们自己则回到了国外的家里,继续发展这他们的事业。随着纳兰馨月逐渐长大,她也慢慢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同,而且,那时常发作的怪病也越来越没有规律,并且有的时候纳兰馨月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一切,而有些时候则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这直接给她留下了沉重的心理枷锁,所以,到了今天,纳兰馨月再也不复小时候的快乐,而是变得冰冰冷冷,对谁都一幅疏离的样子,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一天突然死去,所以她不想结交朋友,免得有人为自己伤心,或者吓到他们。“快20年了,我翻遍了所有能找到的资料,却是始终都没有关于这方面的结果,并且,它的发作时间越越来越快,估计最多两年,我就再也无法控制了,哎!李世德满脸叹息道,眼中满是亏欠的难过,他曾一次次答应纳兰馨月会治好她的病,但是最终还是要失言了。云飞在一旁听的满是错愕,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怪病,不过很快,云飞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古怪之色,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而且也只有这种可能才能解释纳兰馨月现在的情况,可是,这该怎么跟说出口呢?说出来是否有人相信他呢?不由得,云飞抬头看向了李世德,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满是纠结和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是察觉到了云飞的异样,李世德笑了笑说道:“小飞,有什么就说吧,这里没有外人,哪怕说的不好也没人怪你……

来源:ygc   主角: 云飞吴凯   时间:2023-03-13 08:35:37

小说介绍

热门小说《超级战医系统》是作者"云飞"倾心创作,一部非常好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云飞吴凯,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在云飞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起,司机就已经告诉了他这里的规矩,其中有一条就是不准打听别人的信息,哪怕是在这里见到熟人,也要装作不认识,除非有特殊的情况,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你的生命安全这里的异能者并不像那些黑暗异能者那么无牵无挂,他们在需要的时候是异能者,而平时则和常人无异,依旧和普通人一样朝九晚五的工作着,所以,他们谁都不想将自己的真实身份泄露出去,给自己的家庭带来灾难因此,在他们被聚集到......

第41章 纳兰馨月的故事


随着纳兰馨月的苏醒,屋子里的温度也开始慢慢恢复正常,不再像先前那么寒冷逼人。

不过令云飞奇异的是,纳兰馨月似乎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看着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众人眼神里满是茫然之色:

“外公,你们怎么来了?

李世德笑着摇了摇头,将插在纳兰馨月身上的银针拔了下来,脸色有些疲惫,但是语气格外轻松轻柔的说道:

“刚才你不小心滑倒了,见你昏迷,大家担心所以就上来看看你!

纳兰馨月哦了一声坐了起来,似乎有些想不通的甩了甩头,可是显然,依旧没什么结果,不过,就在李世德打眼色给云飞和小严出去时,纳兰馨月忽然察觉到了什么,用手摸了摸身上湿漉漉的水珠,秀眉一皱继而脸色黯然道:

“外公,我是不是又……

纳兰馨月没有说完,忽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得蜷缩在了一起,抱住了双腿坐在那一声不肯,给人一种十分无助感觉。

见瞒不下去了,李世德叹了口气,来到近前摸了摸纳兰馨月的脑袋轻声宽慰道:

“放心吧!没事的,有外公在,没事的!

纳兰馨月不再说话,肩头微微有些松动,似乎是在啜泣,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并且那埋在双膝上的脸也无法让人一窥究竟,再次叹了口气,李世德带着云飞和小严离开了屋子,回到了客厅。

“爷爷,馨月她……

回到客厅中,云飞最终安奈不住心中的好奇问了出来,这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诡异到云飞根本无法想象。

小严在沏茶,给云飞和李世德分别倒了一杯,然后也在一旁沉默的坐了下来,他似乎比云飞知道的要多,至少关于这件事他肯定比云飞知道的要早,所以,在他的脸上没有看出一丝好奇和奇怪,只是沉默着。

端起茶轻轻喝了一口,李世德缓缓说道: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它像病,但是又不是病……

缓缓的,李世德说出了一件关于纳兰馨月的奇特遭遇。

纳兰馨月五岁前并非在国内长大,而是跟随着父母在国外生活,那时候的纳兰馨月还很活泼开朗,和普通孩子没什么区别,但是,就在她五岁的一天里,一切都变了。

有一天周末,父母带着纳兰馨月到到风景优美的户外去玩,但是到了中午的时候,正在野餐中的纳兰馨月忽然颤抖了起来,紧接着浑身散发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冰寒气息,就连握在她手里的可乐都飞快的冻结了起来,这把她的父母吓坏了,可是两人又无法靠近,只能在一旁紧张焦急的呼喊着。

没过多久,纳兰馨月昏了过去,身上寒气也渐渐退了下去,焦急万分的父母带着纳兰馨月立即回程,前往附近的医院救治,同时想要知道女儿这是怎么了,可是随后检查的结果却让夫妇俩茫然无措起来,因为经过医院检查,纳兰馨月一点毛病都没有,就这样,怀着深深的疑惑和担忧,夫妇俩无奈的带着苏醒后的纳兰馨月回到了家里。

苏醒后的纳兰馨月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还是和以前一样开朗,但是过了几个月后,在一次晚饭时,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了,这下,原本已经放下心的夫妇俩再次坐不住了,同时肯定自己的女儿肯定是出现了什么问题,要不然绝对不会再次出现同样的问题,可是等他们把纳兰馨月送到意外后,却依旧没有查出任何结果。

完全懵然的夫妇俩再次带着纳兰馨月回到了家里,但是看向纳兰馨月的目光中却充满了怪异和复杂,同时,纳兰馨月的母亲也终于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李世德,在思考良久之后,她和李世德通了电话,于是,在李世德的建议下,两人将纳兰馨月送回了国内。

而就在纳兰馨月回国的第一天晚上,在李世德和纳兰馨月父母的眼前,纳兰馨月再次发病,这次,李世德利用自己的手段制止住了奇怪现象的继续,见自己的父亲竟然有办法遏制这种怪病,纳兰馨月的父母都很高兴,可是随后却得到了一个很大打击,因为李世德告诉他们,他对这种情况也没有办法,只能控制而不能治愈。

于是,在夫妇俩的悲痛中,只能将纳兰馨月留在了李世德这里,而他们自己则回到了国外的家里,继续发展这他们的事业。

随着纳兰馨月逐渐长大,她也慢慢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同,而且,那时常发作的怪病也越来越没有规律,并且有的时候纳兰馨月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一切,而有些时候则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这直接给她留下了沉重的心理枷锁,所以,到了今天,纳兰馨月再也不复小时候的快乐,而是变得冰冰冷冷,对谁都一幅疏离的样子,因为她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一天突然死去,所以她不想结交朋友,免得有人为自己伤心,或者吓到他们。

“快20年了,我翻遍了所有能找到的资料,却是始终都没有关于这方面的结果,并且,它的发作时间越越来越快,估计最多两年,我就再也无法控制了,哎!李世德满脸叹息道,眼中满是亏欠的难过,他曾一次次答应纳兰馨月会治好她的病,但是最终还是要失言了。

云飞在一旁听的满是错愕,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样的怪病,不过很快,云飞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古怪之色,因为他忽然想到了一种可能,而且也只有这种可能才能解释纳兰馨月现在的情况,可是,这该怎么跟说出口呢?说出来是否有人相信他呢?不由得,云飞抬头看向了李世德,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满是纠结和欲言又止的模样。

似乎是察觉到了云飞的异样,李世德笑了笑说道:

“小飞,有什么就说吧,这里没有外人,哪怕说的不好也没人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