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都市医武高手)李月瑶李力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李月瑶李力全本免费在线阅读

都市医武高手

都市医武高手

我本幸运

本文标签:

我本幸运的《都市医武高手》小说内容丰富。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 没人注意到,那个头发花里胡哨的小姑娘,却在这一刻,神情变的更加慌乱,急急忙忙挤回来,也不知怎么想的,突然躲到了林萧身后。 或许林萧正义的气质,还有他那脸上洋溢的淡淡笑意,让小姑娘心中莫名心安。 “找你的?林萧一眼看破,淡淡问道。 “哼!小姑娘白他一眼,将乱糟糟的头发拽到脸前,用来遮挡自己的容颜,还把头压的很低,生怕被人看见。 司机迫于压力,只能将车门打开。 哗啦! 几个表情凶狠地男人跳上车,当先一名是他们之中个子最高的男人,袒胸露乳,胡子拉渣,摇动着手里明晃晃的尖刀,恶声恶气地叫道:“谁他妈要是敢动,老子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老大,你说错了,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旁边一名小弟赶紧小声提醒。 “滚!老大瞪他一眼,晃着手中尖刀,目光在人群中闪掠而过。 “不管什么刀子,就是一个字,都别动! 手下眼皮一抖,那是三个字好嘛! 遇到他的眼神,所有人纷纷退避,惊慌地低下头,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这群人上车,并没有如大家想象的那般马上开始打劫,反而像是找人一样,沿着前排一个个查探过去。 “你!抬起头来! “还有你,把头发撩起来,我看看。 “啧啧,长的还挺水灵。 “啊!别碰我!有女人的叫声。 “哈哈哈。。。几名小弟一阵淫邪的笑声传荡在整辆车上,让人心惊肉跳,却又不敢出来阻止。 啪! “妈的!给你脸了是吧,还敢乱动? “滚开! 几人吵吵闹闹,嚣张跋扈,一个乘客都不放过,看清楚对方不是自己寻找的人后,就凶恶地抢走钱包财物,揣到身上据为己有。 噗嗤! 有个小伙想要反抗,被人在肩膀上捅了一刀,顿时血流如注,疼的都说不出话来。 旁边一位老人叹息一声,劝道:“小伙子,不要这么冲动,这些人没轻没重,一刀捅坏你都是白搭,别误了自己的性命啊。 “这帮混蛋,就没人能管的了他们吗?小伙子气极攻心,嘴唇都发青发紫了。 “哎! 附近的老老少少都只敢长吁短叹,面对这帮亡命徒,没有一人敢站出来说个不字。 众人的反应,更加助涨这些人的嚣张气焰,越来越肆无忌惮。 “呜啊……一个几岁的小孩,被这帮人吓到,哇哇大哭起来,他的母亲拼命捂着孩子嘴,生怕激起歹徒的凶性。 “妈的!让他闭嘴!一个黄毛冲过来,恶声恶气地冲着母亲叫道。 “我。。。我。。。这位母亲惊慌失措,只剩下结结巴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呜哇……孩子哭的越来越伤心,搞的众人心烦意乱。 “别让他哭了,惹他们火起,你想死啊? “能不能管住自己的孩子啊?这么哭,谁不烦? 乘客们没有帮母亲说话,反而开始指责孩子,一个个表情倒是凶厉,哪还有面对歹徒维维诺诺的样子。 母亲气的脸色铁青,拼命护着孩子,生怕真的惹起歹徒火气。 “妈的! 啪! 黄毛伸手给了母亲一个耳光,叫道:“再不让他噤声,信不信我把他直接扔车下面去? 也许是黄毛的凶狠,真的把孩子吓到了,他扁着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硬是止住了哭声。 “哼!黄毛似乎很得意,在母亲包里翻了翻,掏出一叠钱,眼睛一亮,马上潇洒地装到自己兜里。 “不要!那是给孩子治病的钱,你不能抢啊!母亲拼命撕扯。 “滚开!黄毛一把推开母亲的手,晃着刀子,恶狠狠地叫道,“再说话,我一刀让你孩子一了百了,信不? 哪怕知道对方是在吓唬和威胁,母亲依然身体一颤,赶紧将孩子揽过来,哭泣道:“孩子高烧三天不退,医生都没办法,我好不容易打听到林家村有神医,可是。。。没钱。。。怎么给孩子看病啊? 女人的哭声并没有让这帮凶徒有所收敛,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嘻嘻哈哈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神医!神棍吧?还不如把钱给我,我帮你祈祷祈祷,或许还有救呢,哈哈哈…… 那位老大却没有动,阴冷的目光扫向全车人,对众人的反应很满意,眼中全是得意之色,却在视线落到林萧身上后,微微一怔。 别人都抱着头一动不敢动,只有林萧一人,依然站在那里,就像一棵笔直的青松,卓尔不群,就像羊群中的骆驼,遗世而独立。 “你小子,看什么看?马上抱头蹲在地上!还看?信不信我把你眼睛剜出来?老大抬起尖刀,冲林萧比划几下,然后怒气匆匆地走过去。 “大白天的就要打打杀杀,不太好吧?林萧撇撇嘴,向边上让一让,故意露出身后小姑娘,他可不想凭白成了别人的挡箭牌。 “哪来的毛愣小子,我看你真是大半天找鬼,不知怎么死的吧? 乘客们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林萧,觉得他一定疯了,竟然敢当众挑衅歹徒首领,那不是找死么? 况且你挑衅,你找死也就罢了,歹徒一愤怒,岂不是要迁怒于我们?到时候所有人都得倒霉。 “喂!你干什么?还不快点抱头跪下? “小兄弟!不要逞能啊,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 旁边几位‘正义’之士,不断朝林萧使眼色,希望他不要做出头鸟,不要装大尾巴狼。 林萧怜悯地看了他们一眼,心中没来由升起一丝厌恶来。 小姑娘却紧紧抓着林萧的衣角,一动不动,生怕被发现。 冲到近前的老大,刚要给林萧一个教训,却被他身后的小姑娘吸引,眼睛猛地瞪大,惊喜地高声叫道:“这丫头在这里,给我把她抓了! 几名手下一听,立马放下其它人,不管不顾地疯狂地冲过来,就像见了腥的猫,表情非常兴奋,仿佛小姑娘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啊!小姑娘吓的一哆嗦,拨腿就往车厢后跑,一边跑一边叫道,“救命!杀人啦! “你丫的,好不容易堵上你,还想跑?老大一脸狞笑,冲到林萧身边,一步就要跨过去。

来源:ygc   主角: 李月瑶李力   时间:2023-03-13 08:42:02

小说介绍

李月瑶李力是都市小说小说《都市医武高手》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我本幸运"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司机巴不得早点离开这鬼地方,小树林里阴气森森的,万一再蹦出一帮匪徒来,岂不是把人吓死嗡!公交车匆匆忙忙喷出一股黑色的尾气,像是后面有狼撵一样,奔驰而去"喂!"就在这时,那个小姑娘轻轻走到林萧身边,弱弱地问道:"你就是林萧?林神医?""我可不是什么神医,还有,我对心术不正的人没什么兴趣,请离我远点!"林萧眼皮低垂,不咸不淡地说道即使对方是一名......

第8章 古怪小姑娘

没人注意到,那个头发花里胡哨的小姑娘,却在这一刻,神情变的更加慌乱,急急忙忙挤回来,也不知怎么想的,突然躲到了林萧身后。
或许林萧正义的气质,还有他那脸上洋溢的淡淡笑意,让小姑娘心中莫名心安。
“找你的?
林萧一眼看破,淡淡问道。
“哼!
小姑娘白他一眼,将乱糟糟的头发拽到脸前,用来遮挡自己的容颜,还把头压的很低,生怕被人看见。
司机迫于压力,只能将车门打开。
哗啦!
几个表情凶狠地男人跳上车,当先一名是他们之中个子最高的男人,袒胸露乳,胡子拉渣,摇动着手里明晃晃的尖刀,恶声恶气地叫道:“谁他妈要是敢动,老子红刀子进去,白刀子出来。
“老大,你说错了,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
旁边一名小弟赶紧小声提醒。
“滚!
老大瞪他一眼,晃着手中尖刀,目光在人群中闪掠而过。
“不管什么刀子,就是一个字,都别动!
手下眼皮一抖,那是三个字好嘛!
遇到他的眼神,所有人纷纷退避,惊慌地低下头,根本不敢与之对视。
这群人上车,并没有如大家想象的那般马上开始打劫,反而像是找人一样,沿着前排一个个查探过去。
“你!
抬起头来!
“还有你,把头发撩起来,我看看。
“啧啧,长的还挺水灵。
“啊!
别碰我!
有女人的叫声。
“哈哈哈。。。
几名小弟一阵淫邪的笑声传荡在整辆车上,让人心惊肉跳,却又不敢出来阻止。
啪!
“妈的!
给你脸了是吧,还敢乱动?
“滚开!
几人吵吵闹闹,嚣张跋扈,一个乘客都不放过,看清楚对方不是自己寻找的人后,就凶恶地抢走钱包财物,揣到身上据为己有。
噗嗤!
有个小伙想要反抗,被人在肩膀上捅了一刀,顿时血流如注,疼的都说不出话来。
旁边一位老人叹息一声,劝道:“小伙子,不要这么冲动,这些人没轻没重,一刀捅坏你都是白搭,别误了自己的性命啊。
“这帮混蛋,就没人能管的了他们吗?
小伙子气极攻心,嘴唇都发青发紫了。
“哎!
附近的老老少少都只敢长吁短叹,面对这帮亡命徒,没有一人敢站出来说个不字。
众人的反应,更加助涨这些人的嚣张气焰,越来越肆无忌惮。
“呜啊……一个几岁的小孩,被这帮人吓到,哇哇大哭起来,他的母亲拼命捂着孩子嘴,生怕激起歹徒的凶性。
“妈的!
让他闭嘴!
一个黄毛冲过来,恶声恶气地冲着母亲叫道。
“我。。。
我。。。
这位母亲惊慌失措,只剩下结结巴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呜哇……孩子哭的越来越伤心,搞的众人心烦意乱。
“别让他哭了,惹他们火起,你想死啊?
“能不能管住自己的孩子啊?
这么哭,谁不烦?
乘客们没有帮母亲说话,反而开始指责孩子,一个个表情倒是凶厉,哪还有面对歹徒维维诺诺的样子。
母亲气的脸色铁青,拼命护着孩子,生怕真的惹起歹徒火气。
“妈的!
啪!
黄毛伸手给了母亲一个耳光,叫道:“再不让他噤声,信不信我把他直接扔车下面去?
也许是黄毛的凶狠,真的把孩子吓到了,他扁着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硬是止住了哭声。
“哼!
黄毛似乎很得意,在母亲包里翻了翻,掏出一叠钱,眼睛一亮,马上潇洒地装到自己兜里。
“不要!
那是给孩子治病的钱,你不能抢啊!
母亲拼命撕扯。
“滚开!
黄毛一把推开母亲的手,晃着刀子,恶狠狠地叫道,“再说话,我一刀让你孩子一了百了,信不?
哪怕知道对方是在吓唬和威胁,母亲依然身体一颤,赶紧将孩子揽过来,哭泣道:“孩子高烧三天不退,医生都没办法,我好不容易打听到林家村有神医,可是。。。
没钱。。。
怎么给孩子看病啊?
女人的哭声并没有让这帮凶徒有所收敛,反而更加肆无忌惮,嘻嘻哈哈地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神医!
神棍吧?
还不如把钱给我,我帮你祈祷祈祷,或许还有救呢,哈哈哈…… 那位老大却没有动,阴冷的目光扫向全车人,对众人的反应很满意,眼中全是得意之色,却在视线落到林萧身上后,微微一怔。
别人都抱着头一动不敢动,只有林萧一人,依然站在那里,就像一棵笔直的青松,卓尔不群,就像羊群中的骆驼,遗世而独立。
“你小子,看什么看?
马上抱头蹲在地上!
还看?
信不信我把你眼睛剜出来?
老大抬起尖刀,冲林萧比划几下,然后怒气匆匆地走过去。
“大白天的就要打打杀杀,不太好吧?
林萧撇撇嘴,向边上让一让,故意露出身后小姑娘,他可不想凭白成了别人的挡箭牌。
“哪来的毛愣小子,我看你真是大半天找鬼,不知怎么死的吧?
乘客们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林萧,觉得他一定疯了,竟然敢当众挑衅歹徒首领,那不是找死么?
况且你挑衅,你找死也就罢了,歹徒一愤怒,岂不是要迁怒于我们?
到时候所有人都得倒霉。
“喂!
你干什么?
还不快点抱头跪下?
“小兄弟!
不要逞能啊,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
旁边几位‘正义’之士,不断朝林萧使眼色,希望他不要做出头鸟,不要装大尾巴狼。
林萧怜悯地看了他们一眼,心中没来由升起一丝厌恶来。
小姑娘却紧紧抓着林萧的衣角,一动不动,生怕被发现。
冲到近前的老大,刚要给林萧一个教训,却被他身后的小姑娘吸引,眼睛猛地瞪大,惊喜地高声叫道:“这丫头在这里,给我把她抓了!
几名手下一听,立马放下其它人,不管不顾地疯狂地冲过来,就像见了腥的猫,表情非常兴奋,仿佛小姑娘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
“啊!
小姑娘吓的一哆嗦,拨腿就往车厢后跑,一边跑一边叫道,“救命!
杀人啦!
“你丫的,好不容易堵上你,还想跑?
老大一脸狞笑,冲到林萧身边,一步就要跨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