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欧阳志远苏倩)权路风云权路风云全文免费阅读_(欧阳志远苏倩)完整版免费阅读

权路风云权路风云

权路风云权路风云

jiuxiaohonghu

本文标签:

现代言情《权路风云权路风云》是大神“jiuxiaohonghu”的代表作,欧阳志远苏倩是书中的主角。精彩章节概述:瞧着上官飞雪光滑性感的身子,欧阳志远的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歉意,他很清楚,自己和上官飞雪只不过是同命相连的两个人找到了灵魂的契合点,是各取所需,是不可能成为夫妻。但这几天的相处,上官飞雪的确给了他苏倩所不能给予的一切,甚至让自己拥有了一个男人这辈子最想得到的东西,这让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亏欠。上官飞雪宛若欧阳志远肚子里的蛔虫一样,揣摩到了他此时的心思,温柔地笑道,“欧阳大哥,我上官飞雪只要心甘情愿,就什么都愿意给你,你别有心理负担,今晚你就把我当成你老婆,她没给你的,我给你。为了让自己饰演苏倩的角色,上官飞雪神秘兮兮一笑,翻滚下床,从衣柜里翻出了苏倩的一件睡衣,从容地穿上。这个举动把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不过她刚才的那些话,也让欧阳志远的负罪感减轻了不少。看着此时身着苏倩睡衣的上官飞雪,欧阳志远就像欣赏一件绝美的艺术品一样,惊呆了。上官飞雪见欧阳志远痴痴的模样,嬉笑着上来,一双白嫩的小脚,在欧阳身上摩挲,欧阳志远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有种重振雄风的苗头。但他还是忍了。拿开上官飞雪的脚丫子:“好了,别闹了。上官飞雪索性整个娇躯扑上来,一招猴子偷桃,娇笑道,“人家还想要嘛。欧阳志远苦笑,“你这是饿了多久了?上官飞雪反驳道,“你明天一走,都不知道多久才能见到你了,人家想让你记住我。最后欧阳志远没能拗得过上官飞雪,又来了一次。不知多少次过后,两人都筋疲力尽,拖着大汗淋漓的身子,相拥睡去。次日一早,上官飞雪的闹铃响了,她要去上班,看看时间不早了,下了床来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在欧阳志远的眼睛上吻了一口,“你昨晚累坏了,再多睡会吧。欧阳志远的确很疲惫,但却没什么睡意,上官飞雪去卫生间洗漱,他也从床上爬起来,大概打扫了一下战场,把地上战斗过的纸巾等物品找了个塑料袋装进去,准备扔到楼道,让上官飞雪下楼时带上。欧阳志远麻利地把战斗过的垃圾装进垃圾袋,从卧室里出来时,发现上官飞雪已经洗漱过,正在弯腰收拾桌上的残羹冷炙,一瞬间,欧阳志远突然觉得,这才是一个妻子该做的,而和苏倩结婚三年,别说收拾碗筷,就是连自己的胸罩内裤,都是攒够了等他回来洗。欧阳志远苦笑了一下,目光却不经意间停留在上官飞雪翘翘的屁屁上,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讨厌!上官飞雪嗔骂了一声,欧阳志远嘿嘿一笑,开门出去丢垃圾。他正准备把垃圾放在电梯口,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电梯口多了一袋垃圾。不用说,就是对门那对新婚夫妻的杰作。欧阳志远这套房子是两梯四户,对过那户是一对刚结婚一年的夫妻,每次回家,半夜都能听见从对面发出的杀猪一般的叫声,与自己和苏倩的夫妻生活形成了鲜明反差。为此,欧阳志远还感到过失落过。不过这对夫妻还真是能整,一大袋子的垃圾里,竟然满是战斗残余。自己才真正意义上和上官飞雪在一起才体验过几次那种极致的快乐,但这对夫妻,却跟打了鸡血一样,竟然每天都能造出这么多的特色垃圾。这让欧阳志远经不住感慨:小伙子,纵欲伤身啊,还是节制的好。回到房子,欧阳志远忍不住对收拾碗筷的上官飞雪悄悄说道,“对门那两个还真能折腾,一晚上能用掉一盒吧。上官飞雪半天才意会出欧阳志远的意思,竟然也兴冲冲地出去一看,结果同样是捂着嘴巴回来,笑道,“咱们昨晚也不差呀!欧阳志远笑道,“那当然,我快被你榨干了。上官飞雪伸手环抱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娇滴滴道,“我要上班去了,要不要再战一次?欧阳志远连连求饶。“那就攒着,等你回来。上官飞雪笑了笑,时间也不早了,便拎着两袋垃圾出门了。送走上官飞雪,折腾了一晚上,欧阳志远感觉浑身隐隐作痛,这种感觉是前期苏倩从未给与过自己的,尽管很累,整个人犹如散架了一般,但却回味起来令人无比满足。欧阳志远的家在南州市凤鸣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从南州市回老家,要倒三次车,差不多三个小时的车程。和苏倩婚姻的中止,虽说来的猝不及防,但也让他认清了现实,彻底认清自己在苏倩心目中的地位,也终于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真正在乎和关心自己的,也只有父母家人。他已经差不多快一年没回家了,寥寥无几的假期,全都给了苏倩,换来的却是她的背叛,以后的日子里,欧阳志远觉得自己要抽时间多陪陪年迈的父母。再晚就赶不上回凤鸣县的班车,欧阳志远没有多耽误,送走上官飞雪,去卫生间洗漱时,才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后背上,甚至是屁股上,都被上官飞雪抓住了血痕。在那种半醒半醉的状态下,他竟然没有感觉到一点疼。真是疯狂啊!欧阳志远不禁感慨,三下五除二洗漱一番,简单收拾了一下,正准备出门时,房间门突然被人敲响。欧阳志远还以为是上官飞雪走得急,落下了什么东西,一边上前去打开门,一边笑道,“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啊?但是当门刚一打开,欧阳志远顿时一脸错愕,站在门外的人并不是上官飞雪,竟然是前妻苏倩。才几天不见,这位爱慕虚荣的前妻,就与先前的她截然不同,因为是周六不上班的缘故,并没有穿平日里的职业装,一条质地上等的紫色流苏裙上,几个显眼的奢侈品标志,彰显价值不菲,那绝美修长白皙的天鹅颈上,带着清透雨滴的翡翠项链,整个人尽显珠光宝气。

来源:ygc   主角: 欧阳志远苏倩   时间:2023-03-13 09:22:41

小说介绍

火爆新书《权路风云权路风云》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jiuxiaohonghu",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大树倒了,马明远借势狠狠打压自己?察觉到欧阳志远神色里的不安,马明远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你欧阳志远一年半载也不来汇报工作,不把自己这个书记当回事,现在刘军倒了,老子非要好好收拾收拾你这个刘军的余孽,借着纪委的通报,先拿欧阳志远开刀,打掉刘军的马前卒,以儆效尤马明远沉吟了片刻,又假惺惺道,"念在你是年轻同志,又是初犯,为了不影响你的前途,我是磨破了嘴皮子,使出了浑身解数,才说服纪委的同志收回了这个决......

第34章 前妻光临


瞧着上官飞雪光滑性感的身子,欧阳志远的心里油然而生一种歉意,他很清楚,自己和上官飞雪只不过是同命相连的两个人找到了灵魂的契合点,是各取所需,是不可能成为夫妻。

但这几天的相处,上官飞雪的确给了他苏倩所不能给予的一切,甚至让自己拥有了一个男人这辈子最想得到的东西,这让他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亏欠。

上官飞雪宛若欧阳志远肚子里的蛔虫一样,揣摩到了他此时的心思,温柔地笑道,“欧阳大哥,我上官飞雪只要心甘情愿,就什么都愿意给你,你别有心理负担,今晚你就把我当成你老婆,她没给你的,我给你。

为了让自己饰演苏倩的角色,上官飞雪神秘兮兮一笑,翻滚下床,从衣柜里翻出了苏倩的一件睡衣,从容地穿上。这个举动把欧阳志远吓了一跳,不过她刚才的那些话,也让欧阳志远的负罪感减轻了不少。看着此时身着苏倩睡衣的上官飞雪,欧阳志远就像欣赏一件绝美的艺术品一样,惊呆了。

上官飞雪见欧阳志远痴痴的模样,嬉笑着上来,一双白嫩的小脚,在欧阳身上摩挲,欧阳志远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有种重振雄风的苗头。

但他还是忍了。拿开上官飞雪的脚丫子:“好了,别闹了。

上官飞雪索性整个娇躯扑上来,一招猴子偷桃,娇笑道,“人家还想要嘛。

欧阳志远苦笑,“你这是饿了多久了?

上官飞雪反驳道,“你明天一走,都不知道多久才能见到你了,人家想让你记住我。

最后欧阳志远没能拗得过上官飞雪,又来了一次。

不知多少次过后,两人都筋疲力尽,拖着大汗淋漓的身子,相拥睡去。

次日一早,上官飞雪的闹铃响了,她要去上班,看看时间不早了,下了床来三下五除二穿好衣服,在欧阳志远的眼睛上吻了一口,“你昨晚累坏了,再多睡会吧。

欧阳志远的确很疲惫,但却没什么睡意,上官飞雪去卫生间洗漱,他也从床上爬起来,大概打扫了一下战场,把地上战斗过的纸巾等物品找了个塑料袋装进去,准备扔到楼道,让上官飞雪下楼时带上。

欧阳志远麻利地把战斗过的垃圾装进垃圾袋,从卧室里出来时,发现上官飞雪已经洗漱过,正在弯腰收拾桌上的残羹冷炙,一瞬间,欧阳志远突然觉得,这才是一个妻子该做的,而和苏倩结婚三年,别说收拾碗筷,就是连自己的胸罩内裤,都是攒够了等他回来洗。

欧阳志远苦笑了一下,目光却不经意间停留在上官飞雪翘翘的屁屁上,忍不住伸手捏了一下。

“讨厌!上官飞雪嗔骂了一声,欧阳志远嘿嘿一笑,开门出去丢垃圾。

他正准备把垃圾放在电梯口,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电梯口多了一袋垃圾。不用说,就是对门那对新婚夫妻的杰作。欧阳志远这套房子是两梯四户,对过那户是一对刚结婚一年的夫妻,每次回家,半夜都能听见从对面发出的杀猪一般的叫声,与自己和苏倩的夫妻生活形成了鲜明反差。

为此,欧阳志远还感到过失落过。

不过这对夫妻还真是能整,一大袋子的垃圾里,竟然满是战斗残余。

自己才真正意义上和上官飞雪在一起才体验过几次那种极致的快乐,但这对夫妻,却跟打了鸡血一样,竟然每天都能造出这么多的特色垃圾。

这让欧阳志远经不住感慨:小伙子,纵欲伤身啊,还是节制的好。

回到房子,欧阳志远忍不住对收拾碗筷的上官飞雪悄悄说道,“对门那两个还真能折腾,一晚上能用掉一盒吧。

上官飞雪半天才意会出欧阳志远的意思,竟然也兴冲冲地出去一看,结果同样是捂着嘴巴回来,笑道,“咱们昨晚也不差呀!

欧阳志远笑道,“那当然,我快被你榨干了。

上官飞雪伸手环抱住欧阳志远的脖子,娇滴滴道,“我要上班去了,要不要再战一次?

欧阳志远连连求饶。

“那就攒着,等你回来。上官飞雪笑了笑,时间也不早了,便拎着两袋垃圾出门了。

送走上官飞雪,折腾了一晚上,欧阳志远感觉浑身隐隐作痛,这种感觉是前期苏倩从未给与过自己的,尽管很累,整个人犹如散架了一般,但却回味起来令人无比满足。

欧阳志远的家在南州市凤鸣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从南州市回老家,要倒三次车,差不多三个小时的车程。和苏倩婚姻的中止,虽说来的猝不及防,但也让他认清了现实,彻底认清自己在苏倩心目中的地位,也终于意识到,这个世界上,真正在乎和关心自己的,也只有父母家人。他已经差不多快一年没回家了,寥寥无几的假期,全都给了苏倩,换来的却是她的背叛,以后的日子里,欧阳志远觉得自己要抽时间多陪陪年迈的父母。

再晚就赶不上回凤鸣县的班车,欧阳志远没有多耽误,送走上官飞雪,去卫生间洗漱时,才发现自己的脖子上、后背上,甚至是屁股上,都被上官飞雪抓住了血痕。在那种半醒半醉的状态下,他竟然没有感觉到一点疼。

真是疯狂啊!

欧阳志远不禁感慨,三下五除二洗漱一番,简单收拾了一下,正准备出门时,房间门突然被人敲响。

欧阳志远还以为是上官飞雪走得急,落下了什么东西,一边上前去打开门,一边笑道,“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啊?

但是当门刚一打开,欧阳志远顿时一脸错愕,站在门外的人并不是上官飞雪,竟然是前妻苏倩。

才几天不见,这位爱慕虚荣的前妻,就与先前的她截然不同,因为是周六不上班的缘故,并没有穿平日里的职业装,一条质地上等的紫色流苏裙上,几个显眼的奢侈品标志,彰显价值不菲,那绝美修长白皙的天鹅颈上,带着清透雨滴的翡翠项链,整个人尽显珠光宝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