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章善妮严锦姝《魂穿之末世女有空间》最新章节阅读_(章善妮严锦姝)热门小说

魂穿之末世女有空间

魂穿之末世女有空间

章善妮

本文标签:

魂穿之末世女有空间火爆上线啦!这本书耐看情感真挚,作者“章善妮”的原创精品作,章善妮严锦姝主人公,精彩内容选节:——————“三嫂,你是新媳妇儿,不用你做!谢景紫进来灶房,就看到五嫂坐在小凳子上,她家刚进门的三嫂,却拿着摸布洗洗涮涮中!因而立刻炸毛的娇咤道:“五嫂,当年你刚嫁进来时,可是连新房都没有出过的!谢景紫原本只是气话,就算是略为大声的娇咤,声音也不过是比平时说话高了一点,目的也是为了给三嫂卖个好,算是自己给三嫂说了软话,感激她给自己做的一套新衣裙呐——谁知道她这一番话,可是招出了一出大戏,差点没弄得自己下不来台。“哟,小姑子,又不是我叫她做的!你凶我干毛?再说,她能跟我比?好歹我是正正当当的从娘家娶回来的!哪象某些人,不清不白的送上门,嗤!王小翠听到小姑子不客气地话,顿时火了!眼见她家丈夫要出人头地了,她便自觉身份在几个妯娌里高人一等,哪能由着小姑子这样跟她说话!简直、岂有此理!显然,王小翠话里的‘娶’字,音可是提高了两个音量,显得特别刺耳,就连单纯如谢景紫,都听出了五嫂话里的讽刺味儿。闻言,不管是章善妮还是谢景紫脸色都黑了,两人同样‘睃’地绞盯着她,都是一脸的不愉。事实上,王小翠娘家说好听一点是镇上的,其实她娘家当年可真的很是贫穷,还是跟谢家要了不少粮食当聘礼,出大力帮衬下才硬挺过来。为这,周秀花不满已久。因此,刚进谢家门的那几年,她确实是一心当个好媳妇,就算私下里弄了点野味山珍啥的,她都不敢光明正大的带回娘家,所以在娘家里地位并不高!谁知道她也有走狗.屎运的时候,某天早晨在去娘家的路上,捡到了一个小黑袋子,里面有很多纸张,那些她不管,她只看到了一扎厚厚的票证和现大银!当时小四还小,还在她怀里睡着醇香,她眼远远的又见有人要过来这处,当即马上将大银塞进怀里,随手将小黑袋丢回路边,然后快步隐入草丛里。原来是掉了东西的原主,寻着踪迹找过来了!对方看到黑袋里的重要文纸还在,对于不见的大银倒是不在意了,在四周打量了一下,见没发现有人影,可能又赶着时间,急着就骑着马车疾走了!王小翠她当时可是吓得快尖叫出声了,也幸好当时小四还小,又太早被她弄醒来,等到了半路,就睡得非常沉,完全没有哭闹,这才让她们母子没有被对方发现。猛得手上多了百多块大银,还有一扎粮票、肉票,在七十年代初期,可是真的大大银!毕竟当时,物质真的很希缺,最贵重的,还懂是能饱肚的粮食。意外得到横财,王小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她哪能淡定得来,这一紧张,就被自家亲娘发现了。无奈她只好将票大银大半都交给了亲娘,说是给大哥做生意养家,到时有了好处总不会忘了她的好来。那时,娘家确实是真的穷得响当当,侄子都十岁了,还没有一件好衣服。看到可怜的大哥、侄子,她真的心软,将大银只扣了十块大银给自己应急,余下的票和大银,全交给了大哥!这才是她娘家崛起的本大银!大哥感谢她,就连因着娘家好了,嫁在县上的小妹,也是感谢她的。所以她现在回娘家,不管是亲娘还是大嫂、侄子都是很敬爱她。这也是她能时不时回娘家,不管婆家、娘家都不太敢说她的原因。她娘家现在有大银有路子,一家子住起了两层大楼,在镇上也是有头面的人物了!比起大嫂家、四嫂家的穷当当,她娘家条件,是谢家妇里最好的。而这新进门的三嫂倒好,那就是个完全没娘家的!这不,她心里得意,尾巴都翘起来了,哪里还有当年刚嫁入来时的谨慎,都敢当着嫂姑面前挑刺儿了。“五嫂,你、你怎么说话!谢景紫被五嫂这恶毒的话,气得小脸涨红,不忿地吼道。“好了,小姑子别气。这家务事确实是我自己要做的,不关五弟妹的事。章善妮好声好气地哄了气恼的小姑子,转头对着王小翠不屑的眼光,黝黑的脸上,乌黑的大眼盯着她,平淡地说道:“五弟妹,我是没有娘家,可你说谁不清白了?“怎么,你不就是因为跳河给我二伯哥救了才懒上他么,我又没有说错什么!王小翠气地‘咻’地站起来,不客气地回嚷。“按你这意思,我这被救了就是不清白了?章善妮眯着眼,冷静的回道。“我、王小翠被章善妮再度反问愣了下,心里蓦然想到,这新三嫂可是早就跟小叔子同处一室了,当下不怕了,冷笑一声:“我是说你不清白,咋地?!这喜酒这才刚摆着呢,你人早就送上二伯哥的床了吧?!倒是咱们二伯哥呀,可真是福艳不浅!“闭嘴!周秀花喝了一声,大步走进灶房,大手一啪,狠狠地打掉王小翠指着章善妮的手臂,吼道:“你是什么意思?这是不满咱们谢家是吗?要不要我让毛蛋再跟你去一趟民政局?你们王家当真好家教,有你这样对着长嫂不客气的?“娘、王小翠抚着手臂搓了搓,周秀花手上的劲道,可是不小,瞬间就让她感觉到麻痛了。可她现在面对暴怒中的婆母,却是大气也不敢出,对上小姑子明里看戏的眼神,暗地里可真是被气得不轻。谢景紫正看得欢,见到老娘凶恶地瞪她一眼,她灰溜溜的跑出灶房,倚在门边竖着耳朵偷听。“打住!我可不敢受你一声娘!周秀花这段时间一直忍着这几位混不吝的儿媳妇,哪想到才办完喜事,这最小的儿媳妇就敢手指着长嫂骂人,谁不清白了?“你有什么资格说小妮子?人家是没有娘家,可她有丈夫!还有我这婆母活着呐!笑话别人,也不想想当年你的聘礼是要了多少,嫁妆又是些什么破烂东西!咱们心知肚明,别逼着我大庭广众下说出来,省得你、我没脸子!周秀花护着章善妮一通大声噼里啪啦喝骂,可是将王小翠暗里最想隐匿的秘密公布出来,被婆母羞的一个大黑脸,圆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最让她受不了的是,婆母火暴地一通粗糙话儿铿锵骂完,灶房就冲进一个大男人来——

来源:ygc   主角: 章善妮严锦姝   时间:2023-03-13 09:29:11

小说介绍

小说推荐小说《魂穿之末世女有空间》目前已经全面完结,章善妮严锦姝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章善妮"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娘,我也不是不想让小美嫁得好,可是我这条件就在这里摆着,家里条件也没有多好,如果没有小美在,娘、我们林家这一房,可就是要断根了!"这本来就是很现实的问题,如果为了妹妹的未来考虑为出发点,那么他这么一个德性的老男人,一辈子也别想娶到媳妇儿!没有媳妇,哪来的儿子?有时候,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他不过只是想要老婆、孩子、炕头热!林爱国看到老母哭泣不已,心里也很烦躁,他......

第047章 从娘家娶回来的


——————

“三嫂,你是新媳妇儿,不用你做!谢景紫进来灶房,就看到五嫂坐在小凳子上,她家刚进门的三嫂,却拿着摸布洗洗涮涮中!因而立刻炸毛的娇咤道:

“五嫂,当年你刚嫁进来时,可是连新房都没有出过的!

谢景紫原本只是气话,就算是略为大声的娇咤,声音也不过是比平时说话高了一点,目的也是为了给三嫂卖个好,算是自己给三嫂说了软话,感激她给自己做的一套新衣裙呐——谁知道她这一番话,可是招出了一出大戏,差点没弄得自己下不来台。

“哟,小姑子,又不是我叫她做的!你凶我干毛?再说,她能跟我比?好歹我是正正当当的从娘家娶回来的!哪象某些人,不清不白的送上门,嗤!

王小翠听到小姑子不客气地话,顿时火了!眼见她家丈夫要出人头地了,她便自觉身份在几个妯娌里高人一等,哪能由着小姑子这样跟她说话!

简直、岂有此理!

显然,王小翠话里的‘娶’字,音可是提高了两个音量,显得特别刺耳,就连单纯如谢景紫,都听出了五嫂话里的讽刺味儿。

闻言,不管是章善妮还是谢景紫脸色都黑了,两人同样‘睃’地绞盯着她,都是一脸的不愉。

事实上,王小翠娘家说好听一点是镇上的,其实她娘家当年可真的很是贫穷,还是跟谢家要了不少粮食当聘礼,出大力帮衬下才硬挺过来。

为这,周秀花不满已久。

因此,刚进谢家门的那几年,她确实是一心当个好媳妇,就算私下里弄了点野味山珍啥的,她都不敢光明正大的带回娘家,所以在娘家里地位并不高!

谁知道她也有走狗.屎运的时候,某天早晨在去娘家的路上,捡到了一个小黑袋子,里面有很多纸张,那些她不管,她只看到了一扎厚厚的票证和现大银!

当时小四还小,还在她怀里睡着醇香,她眼远远的又见有人要过来这处,当即马上将大银塞进怀里,随手将小黑袋丢回路边,然后快步隐入草丛里。

原来是掉了东西的原主,寻着踪迹找过来了!对方看到黑袋里的重要文纸还在,对于不见的大银倒是不在意了,在四周打量了一下,见没发现有人影,可能又赶着时间,急着就骑着马车疾走了!

王小翠她当时可是吓得快尖叫出声了,也幸好当时小四还小,又太早被她弄醒来,等到了半路,就睡得非常沉,完全没有哭闹,这才让她们母子没有被对方发现。

猛得手上多了百多块大银,还有一扎粮票、肉票,在七十年代初期,可是真的大大银!毕竟当时,物质真的很希缺,最贵重的,还懂是能饱肚的粮食。

意外得到横财,王小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农家妇,她哪能淡定得来,这一紧张,就被自家亲娘发现了。无奈她只好将票大银大半都交给了亲娘,说是给大哥做生意养家,到时有了好处总不会忘了她的好来。

那时,娘家确实是真的穷得响当当,侄子都十岁了,还没有一件好衣服。看到可怜的大哥、侄子,她真的心软,将大银只扣了十块大银给自己应急,余下的票和大银,全交给了大哥!这才是她娘家崛起的本大银!

大哥感谢她,就连因着娘家好了,嫁在县上的小妹,也是感谢她的。所以她现在回娘家,不管是亲娘还是大嫂、侄子都是很敬爱她。这也是她能时不时回娘家,不管婆家、娘家都不太敢说她的原因。

她娘家现在有大银有路子,一家子住起了两层大楼,在镇上也是有头面的人物了!比起大嫂家、四嫂家的穷当当,她娘家条件,是谢家妇里最好的。

而这新进门的三嫂倒好,那就是个完全没娘家的!这不,她心里得意,尾巴都翘起来了,哪里还有当年刚嫁入来时的谨慎,都敢当着嫂姑面前挑刺儿了。

“五嫂,你、你怎么说话!谢景紫被五嫂这恶毒的话,气得小脸涨红,不忿地吼道。

“好了,小姑子别气。这家务事确实是我自己要做的,不关五弟妹的事。

章善妮好声好气地哄了气恼的小姑子,转头对着王小翠不屑的眼光,黝黑的脸上,乌黑的大眼盯着她,平淡地说道:

“五弟妹,我是没有娘家,可你说谁不清白了?

“怎么,你不就是因为跳河给我二伯哥救了才懒上他么,我又没有说错什么!王小翠气地‘咻’地站起来,不客气地回嚷。

“按你这意思,我这被救了就是不清白了?章善妮眯着眼,冷静的回道。

“我、王小翠被章善妮再度反问愣了下,心里蓦然想到,这新三嫂可是早就跟小叔子同处一室了,当下不怕了,冷笑一声:

“我是说你不清白,咋地?!这喜酒这才刚摆着呢,你人早就送上二伯哥的床了吧?!倒是咱们二伯哥呀,可真是福艳不浅!

“闭嘴!周秀花喝了一声,大步走进灶房,大手一啪,狠狠地打掉王小翠指着章善妮的手臂,吼道:

“你是什么意思?这是不满咱们谢家是吗?要不要我让毛蛋再跟你去一趟民政局?你们王家当真好家教,有你这样对着长嫂不客气的?

“娘、王小翠抚着手臂搓了搓,周秀花手上的劲道,可是不小,瞬间就让她感觉到麻痛了。

可她现在面对暴怒中的婆母,却是大气也不敢出,对上小姑子明里看戏的眼神,暗地里可真是被气得不轻。

谢景紫正看得欢,见到老娘凶恶地瞪她一眼,她灰溜溜的跑出灶房,倚在门边竖着耳朵偷听。

“打住!我可不敢受你一声娘!

周秀花这段时间一直忍着这几位混不吝的儿媳妇,哪想到才办完喜事,这最小的儿媳妇就敢手指着长嫂骂人,谁不清白了?

“你有什么资格说小妮子?人家是没有娘家,可她有丈夫!还有我这婆母活着呐!笑话别人,也不想想当年你的聘礼是要了多少,嫁妆又是些什么破烂东西!咱们心知肚明,别逼着我大庭广众下说出来,省得你、我没脸子!

周秀花护着章善妮一通大声噼里啪啦喝骂,可是将王小翠暗里最想隐匿的秘密公布出来,被婆母羞的一个大黑脸,圆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最让她受不了的是,婆母火暴地一通粗糙话儿铿锵骂完,灶房就冲进一个大男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