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重回知否,我竟然是小邹氏!

>

重回知否,我竟然是小邹氏!

不吃燕麦 著

古代言情 小邹氏 张青宴

《重回知否,我竟然是小邹氏!》,是作者大大“不吃燕麦”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小邹氏张青宴。小说精彩内容概述:闹剧过后,大哥儿喜提沈从兴飞踢一脚,附带生母灵牌前跪一夜众人离开前,少年执拗的拽住邹清的袖子,似乎想要从小姨这边得到些安慰看着那双懵懂但全是信任的眸子,邹清无奈叹了一口气,对着沈从兴说:“姐夫,让我和大哥儿说两句话吧”沈从兴正在气头上,正准备追着快步离开的张氏,闻言只瞧了一眼,点完头就急匆匆的追随张氏去了少年见此眼眶更红了,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此时偌大的餐厅只剩下邹清和倔强的小......

来源:fqxs   更新: 2023-01-10 17: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重回知否,我竟然是小邹氏!》,是作者大大“不吃燕麦”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小邹氏张青宴。小说精彩内容概述:闹剧过后,大哥儿喜提沈从兴飞踢一脚,附带生母灵牌前跪一夜众人离开前,少年执拗的拽住邹清的袖子,似乎想要从小姨这边得到些安慰看着那双懵懂但全是信任的眸子,邹清无奈叹了一口气,对着沈从兴说:“姐夫,让我和大哥儿说两句话吧”沈从兴正在气头上,正准备追着快步离开的张氏,闻言只瞧了一眼,点完头就急匆匆的追随张氏去了少年见此眼眶更红了,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此时偌大的餐厅只剩下邹清和倔强的小......

第8章 府中杂事

闹剧过后,大哥儿喜提沈从兴飞踢一脚,附带生母灵牌前跪一夜。

众人离开前,少年执拗的拽住邹清的袖子,似乎想要从小姨这边得到些安慰。

看着那双懵懂但全是信任的眸子,邹清无奈叹了一口气,对着沈从兴说:“姐夫,让我和大哥儿说两句话吧。

沈从兴正在气头上,正准备追着快步离开的张氏,闻言只瞧了一眼,点完头就急匆匆的追随张氏去了。

少年见此眼眶更红了,紧紧的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哭出来。

此时偌大的餐厅只剩下邹清和倔强的小少年,邹清过去轻抚少年的后背。

半大少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时候肌肉骨骼却还处于单薄状态。

隔着衣服,仍然能摸到那瘦弱的脊骨,邹清心中无奈,还是个孩子呢。

“大哥儿,我不知道是谁天天在你耳边说那些话,不过你要知道,身为男儿,要有自我判断,你扪心自问,这么长时间以来,你的嫡母可有为难过你?在生活起居方面可有苛待?,少年没想到自己小姨竟然是为了嫡母说话,一时间呆愣不能言语。

邹清见状继续添砖加瓦,“你嫡母是京城长大,她父亲是国之柱石,你还有三个舅舅都是极好的人才,大哥儿,听小姨一句劝,凡事种种都要向前看的,男儿更要顶天立地,目光不可拘泥于一府之上,少年对这番话似懂非懂,眼中仍有倔强之气。

“可她始终对我冷冰冰,我娘就是因为他们沈家才去世的,是他们欠咱们家!,少年的话还没说完,就挨了邹清一记爆粟。

邹清只觉得眼前的熊孩子不可理喻,真想拂袖而去,可是想到刚才少年望向父亲的眼神,心又软了。

盯着少年倔强的眼眸,邹清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说道:“把你这想法给我憋死在肚子里!这番话要是被别人听去,你老子就别想在京城混了!。

少年有些钻牛角尖,执拗的盯着邹清不说话。

“好男儿应当志在四方,你每日不好好习武,拘泥于后宅,实在不是君子所为,大哥儿,你是我看着长大的,咱们之间的情分,小姨还会还害你吗?,邹清今天势必要和少年掰扯明白。

“你是否觉得父亲自从来京城之后对你多加冷遇,是因为嫡母的缘故?少年点头。

邹清只觉得额角很痛,这邹家真是好计谋!

“大哥儿,你仔细想想,沈家已经不是蜀地无忧无虑的沈家了,八王爷已经是皇上了,天子一怒,伏尸百万,可不是闹着玩的,你若是一直由妾室教养,光说亲一条,那好人家就不会选择你!,邹清苦口婆心只觉得嘴皮子都要磨破了。

邹清:手有点痒怎么破!

“姐姐一心向善,凡是亲力亲为,没想到倒是让手底下的孩儿是非不分了!我告诉你,你的嫡母嫁到咱们家,可是受了委屈的!你最好对嫡母恭敬些,不然以后你的姊妹都别想找到好人家,谁愿意要一个妾室教养出来的孩子!,邹清说完这些话,也不管面前的人能否听进去了,直接拽着人去了灵堂。

进入灵堂,少年看着生母大邹氏的灵牌,泪珠一串串滴落,也是个重情的。

“你以后的路,父亲能为你铺一半,剩下的一半,还要你自己走,大哥儿,人要有辨别是非的能力,天地之大,别把眼光落在小小后宅,侯府嫡子,不能保你一世荣华,即使你衣食无忧,还要为以后子嗣考虑,邹清语调深沉的说道。

少年一进来就跪在灵牌前,此时更是深深的趴在地上,邹清看着其油盐不进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

“你就在这好好反省吧,仔细想想我说的话!,邹清点燃火折子,也不顾的少年害不害怕,气哄哄的就出去了。

而在祠堂转角处,阴影里露出一点裙角,被少年气的头痛的邹清没有注意到,就离开了。

“她真的这么说?,张氏有些疲累的倚靠在小叶紫檀三角小几上,眉目中皆是不可置信。

那樊妈妈是张氏陪房中最得信任的一个,行事颇为稳重,此时也是满眼惊讶的回话,“我从餐厅一路跟过去,没人发现,也许....是真的?。

主仆二人皆有些沉默,想起以前小邹氏的所作所为,总觉得现在的小邹氏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性格大变这种事,只见过越来越变态的,(参照之前性子还算和煦的裕王妃),没见过变得越来越好,还长脑子的。

思索了一圈,也没想到小邹氏到底图谋些什么,张氏有些无奈,“罢了,船到桥头自然直,图穷自然就知道她的目的了,反正相处下来,张氏是绝对不肯轻易相信,邹家就此会罢手。

“看好院里的一切,别让人有机可趁!,张氏嘱咐一番,没办法,既然不知道目的,就只能从自身抓起了。

第二天,邹清看着眼前的四大金刚有些头疼,不知道沈从兴从哪里找来的,这四位新来婢女,竟然一个赛一个的壮实,那胳膊,看起来能拎着二十斤肉健步如飞。

邹清想好的那些名字在嘴边转了几圈,没有叫出来,毕竟谁也想不到一位叫春雨的姑娘,看起来能倒拔垂杨柳的样子。

没错,这批人统一叫春X,是张氏从英国公府上连夜借调过来的,至于为何邹清身边是这个画风,呵呵,不好说。

春天招上来的叫春X,夏天的叫夏X,很好,风格很盛明兰。

春雨负责邹清的贴身事务和管理其他小丫鬟,春桃负责衣服和贵重首饰,春雪负责茶水间,春兰负责其余杂物,四个人分工有序,不出半日,邹清这屋子里的东西,都规划的井井有条。

邹清心里暗暗给张氏比起大拇指,不愧是英国公府,连丫鬟都是专业的。

至于这些人是不是派来监视自己的,其实邹清并不是很在意,一来嘛,自己现在心思不在之前那些蠢事上,二来嘛,她觉得自己没那个脑子。

其实沈府很不专业,之前小邹氏根本不知道如何管理偌大的侯府,以至于满京城没办过一件好事,有些宴会她不够格,张氏呢,是懒得出门。

可自从张氏接手后,先是雷霆手段清理了一批余留的刁奴,又赏罚分明的制定好规章制度,瞬间宛如一盘散沙的侯府就清明起来。

至于昨夜为何从英国公府借调,原因只是培养丫鬟也需要时间,那些从外面买来就上岗的,其实差的很多,那些传出去的消息,就是这个缘故。

贴身侍候的如果嘴不严、想挑事其实很简单,尤其是公子小姐身边的嬷嬷,想要使坏根本防不胜防。

所以张氏只能先从母家借一批已经调教好的,暂时没时间自己培养。

肃家风,清浊气,有了沈从兴的支持,张氏更加舒展手脚,不过六七日,整个侯府都焕然一新。

邹清身边跟着四个丫鬟,有一种鲁智深骑越野摩托带着林黛玉兜风的朋克美,很好,很安全。

这天晚上,张氏派人来给小邹氏送帖子,是皇后娘娘请沈府女眷去宫里赏春景,其实邹清知道其中的意思,最近沈府动作频频,上面也有些好奇。

上次封诰命之时还油盐不进,怎么回去落水一趟,就脑子清醒了?

真见鬼啦?

《重回知否,我竟然是小邹氏!》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