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小村野妇

>

小村野妇

李耍 著

春花 王烈 都市小说

很多朋友很喜欢《小村野妇》这部都市小说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李耍”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小村野妇》内容概括:“他奶奶的,今天真是晦气那小子是谁?这么狠?一个人敢和咱们这么多人刚?”吐了口唾沫,石虎冷冷回头看了一眼黑石村那手下一听,内心也憋屈的慌,“大哥,那小子我知道,是王烈!”“王烈?那是谁?”石虎在脑海中不断回忆着,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一点印象都没有那人接着说道:“大哥,他你都不知道吗?就是一个孤儿,小时候吃着百家饭长大的!靠着自己在村里关系好而已,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妈的!刚刚在的时候你......

来源:fqxs   更新: 2023-01-10 18: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朋友很喜欢《小村野妇》这部都市小说风格作品,它其实是“李耍”所创作的,内容真实不注水,情感真挚不虚伪,增加了很多精彩的成分,《小村野妇》内容概括:“他奶奶的,今天真是晦气那小子是谁?这么狠?一个人敢和咱们这么多人刚?”吐了口唾沫,石虎冷冷回头看了一眼黑石村那手下一听,内心也憋屈的慌,“大哥,那小子我知道,是王烈!”“王烈?那是谁?”石虎在脑海中不断回忆着,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一点印象都没有那人接着说道:“大哥,他你都不知道吗?就是一个孤儿,小时候吃着百家饭长大的!靠着自己在村里关系好而已,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妈的!刚刚在的时候你......

第3章 解毒

紧致贴身的牛仔裤缓缓脱下,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

王烈直勾勾盯着,一处朝着更深层的奥秘正被揭开。

好香啊。

与春花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味道不同的是,张娅的全身就好像茉莉花香般时刻吸引着自己,那腿更白,那腰更细。

“你闻什么呢?

越往下脱,王烈靠的越近,这让张娅很是羞涩。

“这是?

在张娅还未脱完时,王烈看到大腿内侧的伤口。

较尴尬的是,这伤口的位置还紧贴着腿根,这不正是要命的地方吗?

厉害啊!

王烈心中突然佩服起这条水蛇。

却又有些感谢。

他看向被打死的水蛇,忍不住低声,“你咬的位置可真好。

王烈凑近一看,伤口不光红肿起来,伤口的边缘已经开始泛黑,流出一点点黑色的血。

“张姨,快把裤子脱下,不然一下难弄。

“好。

一听这话,再一看王烈那认真的神情,张娅没有犹豫,直接脱下。

自丈夫意外离世后,觊觎她的人不少,可还没一人看过她的身体,更别说碰过了。

如今,被一个小混蛋给看了,心里虽难受,但一想到他是在救自己,也就释怀了。

王烈算是第一个!

“准备好了?

“嗯。

张娅点点头,王烈咽了咽口水,一只手慢慢伸了过去。

‘嘶~’

再触碰到肌肤的一刻,张娅身子一颤,倒吸一口凉气。

软。

如柔软云层般,好似要陷下去。

二十年来,王烈还是第一次碰到女人。

心里痒痒的。

“不行,我再干什么?

晃了晃脑,王烈屏气凝神想要解裤腰带。

可这结,他找不到拉的地方,弄不好还容易弄成个死结。

......

“不是这么解的!

王烈笨手笨脚把张娅给逗笑了。

“松手。

张娅噗呲一笑,找到一处绳结,用力一拉。

“愣着干什么?你握住我裤子,不往下脱?

“对对!

王烈连连点头,快速将牛仔裤给脱了下来。

一抬头,一条黑色碎花内裤出现在他的眼前。

紧致的如同小了一号,细微之处越发明显看的王烈喉咙一阵干涸。

注视越久,心越痒,越会想奇怪的事。

王烈手指一捏,短暂的疼痛拉回了他的思绪,眸光瞧准了那伤口,一嘴上去!

“吸!

一瞬间,如电流贯穿全身颤抖不停的张娅微微低头。

王烈没有瞧见张娅的眼神,只感觉口中很麻,毒血渐渐被吸了出来。

大腿内侧虽神经多,但被咬后还算及时,没有扩散太久。

要是咬到了血管或者其他重要地方,那小命恐怕不保。

有时,一点不经意的毒就足以要了一人的命。

‘呸~’

将毒血吐了出来,自伤口处流出的血色已不再黑。

红色的血一滴滴流出。

“好了。

王烈起身,还未站稳,口中的刺痛感让他不经意皱了皱眉头。

看来用嘴吸,也会使自己中毒。

“漱口?

“草药?

王烈脑海飞速的运转,朝着四周看了一眼。

“这是?

重楼:七叶一枝花,味苦,解毒消肿。

“重楼?

王烈一眼就看到树根底下的一颗小草。

一把拔起,没有犹豫,直接咀嚼。

苦!

汁水在口中溢出,难以咀嚼。

他差点就要吐出来。

但,口中的麻痛感瞬间消失。

“可以,还真可以!

王烈心中激动,他刚转身便看到准备穿裤子的张娅,那一道伤口还隐隐流着血。

不行!

毒血虽吸出。

可依旧肿胀。

依旧需要重楼草来治。

“张姨,你等我一下。

王烈转身便在草丛中仔细搜寻,半天工夫也没有找到第二棵。

这什么情况?

只有一棵?

怎么搞?

王烈咬了咬牙,忽然察觉到嘴里还嚼着。

没办法!

王烈走向张娅,“张姨,现在有个情况,你大腿内侧的伤口还处于肿胀之时,必须尽快将它消除,否则时间一长,体内的余毒未清,将会对你造成影响,说不定还会有生命危险。

“啊?那怎么办?

张娅心中焦急。

王烈微微开口,一滴药水溢出,“你看,就是这个。

“你...你是想要用口水治疗吗?小烈,我没想到你这么变态!我还真以为......

“不是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王烈焦急解释了一通,看着张娅那半信半疑的样子,他还微微开口,露出了口中的草药。

张娅看到后,这才确信王烈说的是真的,只是有没有效果还不确定。

“小烈,这真的能治吗?

“能!

“好!那你快给我找一个。

“毒蛇附近必有草药,可惜...最后一棵草药在我嘴里。

“啥?

刹那间,张娅觉得王烈就是故意的,就是想要占自己便宜,她刚想说几句,王烈焦急道:“张姨,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好!这是最后一棵,要彻底根治!不然,日后药石难治!

张娅心里紧张,王烈说的那么认真,不像是假的。

既然都是草药,那怎么吃都是一样的。

张娅伸出手,“我...我用手捧着!

“不行!

“为什么?

张娅不理解。

王烈表示道:“这一棵药草的大部分药效都在我的口中,如果不对嘴,捧在你手上,大部分的药效将会消失,就算你喝了,嚼了也没啥用!

“你...

“没时间了!

这可是嘴对嘴。

丈夫离开后,张娅与其他男人都保持了距离,没有触碰过肢体,更没有亲过嘴。

时间越拖越不利。

王烈叹了口气,“张姨,时间不等人,你感觉到双腿发麻了吗?感觉到一点温度都没有了吗?再拖延就来不及了。

“好吧。但是你要保证这事不能传人,否则我不饶你!

张娅眉头皱起,坚定说道。

王烈嘴角一笑,点点头,“好,我绝不告诉别人,这事就咱两知道!

“行!

一颗躁动的心算是落了下来,张娅蹙了蹙眉,紧张的身子慢慢前倾。

她不敢睁开眼睛,脸色羞红,小唇微张。

王烈抑制不住激动。

保留二十年的初吻就要送出去了。

他幻想过,也期待过。

王烈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后,靠了过去。

《小村野妇》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