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远嫁,一场孤独的豪赌

>

远嫁,一场孤独的豪赌

五米冰凝 著

现代言情 谭小婉 邱宏

小说《远嫁,一场孤独的豪赌》,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谭小婉邱宏,是著名作者“五米冰凝”打造的,故事梗概:接下来,自然是把老二邱东暂时先抬到他和老大邱东住的东边那孔窑洞,连夜叫来了村上的赤脚医生,给腿伤做了简单的处理,并且开了一些跌打丸三七片及止疼的药医生就走了说天明了赶紧送县医院去治疗送走了医生,又临时用玉米杆和木板临时把谭小婉的窑洞门堵住,防止寒气入侵一些基本收拾妥当了,各怀心事的躺下睡觉没睡多久,天就大亮了,由老三邱宏和老邱头送邱方去县医院,老大邱东负责把谭小婉的窑洞门叫木匠修好阳春三......

来源:fqxs   更新: 2023-01-10 18: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远嫁,一场孤独的豪赌》,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谭小婉邱宏,是著名作者“五米冰凝”打造的,故事梗概:接下来,自然是把老二邱东暂时先抬到他和老大邱东住的东边那孔窑洞,连夜叫来了村上的赤脚医生,给腿伤做了简单的处理,并且开了一些跌打丸三七片及止疼的药医生就走了说天明了赶紧送县医院去治疗送走了医生,又临时用玉米杆和木板临时把谭小婉的窑洞门堵住,防止寒气入侵一些基本收拾妥当了,各怀心事的躺下睡觉没睡多久,天就大亮了,由老三邱宏和老邱头送邱方去县医院,老大邱东负责把谭小婉的窑洞门叫木匠修好阳春三......

第5章 夜半进贼

春日的昏黄,多少有些慵懒,晚风拂面,空气中弥漫着充满魅惑的淡淡花香。此刻,谭小婉就静坐在窑洞对面的坡口,她的发梢在微风中飘逸,身材凹凸有致,洋溢着青春的活力,魅力四射。惹得在不远处忙碌的邱宏,也停下了活计,正看得出神,却被老邱头呵斥了一声,不甘心的收回目光,又开始忙碌起来。

谭小婉在看着窑洞窗棂下方一对南归的燕子在筑巢,看着它们你侬我侬,倾听它们在自己窑洞的窗下呢喃,说着情话。她完全没有注意不远处邱宏父子发生的事,她在想着自己的心事。大哥和侄子建辉已经走了三个多月了,一点音讯也没有,老大邱东和老二邱方也走了,这个家更冷清了,整天就是老三邱宏在眼前晃荡,想想都心烦。她也明白邱宏想干嘛,何况她是正值豆蔻年华的少女,试问天下哪个少女不怀春?又有哪个少女不想嫁个好夫婿?嫁个对自己知冷知热疼自己爱自己有情有义的男人?可现实跟她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今生她有得选择吗?她今生共度一生的人在哪?眼前人吗?

在老邱头故意的咳嗽中,她的思绪被拉回了现实,该做饭了,老邱头在提醒她。她起身向灶房走,准备晚饭,以前他们不吃晚饭,自从她来了,也跟上她的习惯开始吃晚饭了。

饭后,各自都回自己的窑洞睡觉了,本来邱宏还想搭讪谭小婉,被老邱头“一句还不累吗?要不要晚上加班把那些活干完?吓得邱宏灰溜溜回来了。自从老大老二走了以后,老邱头觉得两个儿子的离开多少与他有关,也许是愧疚心理作祟,这两天一看见老三和谭小婉套近乎,他就有点要发狂的节奏,在下意识中就把邱宏赶走了。就连谭小婉也觉得纳闷,这老头到底又要出什么幺蛾子。老大老二在的时候,不是很纵容老三跟自己套近乎腻乎吗?现在又怎么好像变卦了?真搞不懂这老头的心事。

这天晚上又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让谭小婉对邱宏冰封的心开始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三月的天,是善变的少女的脸,原本黄昏是一幅蓝天白云,风和日丽的春景图,在晚饭后,变得黑云密布,狂风大作,漫天黄沙,飞沙走石,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月黑风高夜。这样的天气,让孤单的谭小婉有些心悸。就早早的躺下睡觉了,都忘了脱衣服,已经和衣而眠了。

在似睡非睡中,依稀听到好像有人在撬动自己窑洞门的门闩,一个激灵她就爬起来了,仔细听确实有人还在撬动,甚至可以听到那个人粗重的呼吸。她不由得大喊道:“谁?来人啊,快来人啊,门外的人被她这一嗓子喊的有点懵,迟疑了一下,就撒腿往外跑,可是没跑几步就被前面的人挡住了,那个人自然是邱宏,只穿着一个大花裤头,赤裸着身体,手里拿着一个板砖,那个板砖是自己睡觉用来做枕头的,这会着急直接就顺手拿来当武器了。

被挡住的黑衣人就恶狠狠地说“滚,别当小爷路,小心白刀子进红刀出,边说边晃动着手里刚才撬门用的刀子。邱宏本身就是头倔驴,不吓唬,说不定还会放他走,见他这么说,就抡起板砖向那人身上招呼,那人急忙后退,下意识的用拿刀的手去抵挡,却被板砖打了个正着,刀子被打飞了,手也受伤了,那人依仗的刀子也没有了,就一个劲的躲闪。

邱宏一边向黑衣人身上招呼,一边在逼问,“你是谁?大半夜的跑我们家来干嘛?看你就不是好东西。

那人也不说话,只是一味地躲避攻击,伺机想逃跑,邱宏哪里肯罢休。就在这个时候,又一个人出现了,让黑衣人一下子陷入了绝境,彻底无路可逃了。

《远嫁,一场孤独的豪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