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念天归

>

念天归

江南痴怪 著

军事历史 冯应柔 南宫念

完整版军事历史《念天归》,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南宫念冯应柔,是网络作者“江南痴怪”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南宫朔天封宇文瀚为征西大元帅,其父宇文皓为副元帅,和南宫流云一起,率十万大军前往蜀地此时的蜀地蒲奴等人正坐在营帐内,营帐中鼓乐声不断,几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正伴着鼓乐声翩翩起舞,时不时响起众人的大笑声,场面看起来十分喜庆“此次蜀王相邀,不知有何贵干?”“有笔买卖,希望能和各位一起做”“什么买卖?”“稳赚不赔的那种”李云华缓缓张口众人喝的正欢时,突然帐外传来战报“报......禀......

来源:fqxs   更新: 2023-01-10 18:2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完整版军事历史《念天归》,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南宫念冯应柔,是网络作者“江南痴怪”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南宫朔天封宇文瀚为征西大元帅,其父宇文皓为副元帅,和南宫流云一起,率十万大军前往蜀地此时的蜀地蒲奴等人正坐在营帐内,营帐中鼓乐声不断,几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正伴着鼓乐声翩翩起舞,时不时响起众人的大笑声,场面看起来十分喜庆“此次蜀王相邀,不知有何贵干?”“有笔买卖,希望能和各位一起做”“什么买卖?”“稳赚不赔的那种”李云华缓缓张口众人喝的正欢时,突然帐外传来战报“报......禀......

第5章 似曾相识的感觉

南宫朔天封宇文瀚为征西大元帅,其父宇文皓为副元帅,和南宫流云一起,率十万大军前往蜀地。

此时的蜀地。

蒲奴等人正坐在营帐内,营帐中鼓乐声不断,几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正伴着鼓乐声翩翩起舞,时不时响起众人的大笑声,场面看起来十分喜庆。

“此次蜀王相邀,不知有何贵干?

“有笔买卖,希望能和各位一起做。

“什么买卖?

“稳赚不赔的那种。

李云华缓缓张口。

众人喝的正欢时,突然帐外传来战报。

“报. . . . . .禀王上,南梁宁王来书。

“拿来。

李云华忙拆开来人书信,仔细看来:

“今父皇命南宫流云领军前往,来者总共十万人马,已经朝蜀地进发,统兵元帅乃是宇文皓父子二人,此人征战沙场多年,其子传闻虽年纪轻轻,但武艺超群,二者尚需提防。此外,梁平空虚,此时王上可举兵助我,以断其后路。愿早发兵,切勿错失良机。

李云华看后,将来信传给在场众人,

“各位怎么看?

“这就是你说的买卖?

蒲奴很好奇,这和自己半毛关系没有算哪门子买卖。

“这只是一部分,事成之后,诸位定不会吃亏。

“看在你好生招待我等的份上,且信你一回,你只管告诉我们怎么做就行。

“我就喜欢如此爽快之人。

. . . . . .

几日后。

西蜀边界。

“诸位,贼将元帅名为宇文皓,久经沙场,恐勇猛无比。今吾欲派遣一先锋,尔等谁愿意当这先锋,去挫一挫他的锐气啊?

“我白题一部愿往,当生擒那宇文皓!

“好,白题苏,不愧为我帐下勇士,你若真能生擒那宇文皓,便可赏羊五万头,丝帛十万,外加几个中原女人,如何?!

“哈哈,大王请放心,我白题苏定不辱使命。

说完,白题苏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便疾步退下帐去,带着人马就朝那宇文皓众人所在地奔去。

此时的南梁军中,哨兵看到敌人来犯,赶忙击鼓传讯。霎时,鼓声阵阵,迅速传入宇文皓等人的耳中。

“没想到这蛮夷竟然来的如此之快。

宇文皓咬牙切齿,没想到自己刚到关口没多久,贼将就来自家门前嚣张,属实是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那副元帅,接下来该怎么办?南宫流云刚收到消息,忙过来询问对策。

“太子殿下,如今之计,唯有先按兵不动,待看清来人之后,再作打算。

众人来到高处,发现来犯的白题苏,且统兵五千有余,来势汹汹。

“对面敌将何许人也,竟敢独自闯我大营?

“来人乃是左贤王麾下将领,名为白题苏,传言此人勇猛无比,且生性好战。

李云华出现在众人身后,解释道。

“蜀王。

南宫流云带头,众人和李云华打过招呼,便又分析起战局来。

“这蛮夷大体分为五部分,一部分是单于所在的中庭王,而另外四部分则分别是左谷蠡王、右谷蠡王、左贤王和右贤王,在这四部之中,属左贤王地位最高,实力最强。

“看这些敌兵兵强马壮,想来蜀王也是不好对付,这才向我父皇求援的吧。

南宫流云一脸傲然,高谈阔论道。

“没错,孤正是受尽折磨,这才不得不向你父皇求助,孤与你父皇也算是故交了。

南宫流云拍着胸脯,“蜀王放心,我们既然来了,就定会帮蜀王解决掉这些麻烦。

“那孤就感激不尽了。李云华感激道,但却没把南宫流云的话放在心里,只当是一句玩笑话,反正也不可能真的指望这些人。

众人都在这说着有的没的时,宇文皓却一直盯着下面白题苏的寨子。

“贼兵出来了。

宇文皓淡定地说了一句,众人便向下望去。

只见敌寨扎的井井有序,敌兵也是轮番出来叫阵。看的差不多时,众人便回帐内议事。

“元帅,殿下,我愿率兵应战。吴宪一马当先。

“你与敌将实力差距悬殊,还是我去吧。吴宪身后,又有一人站出来说道。

“哼,吴宪回头瞪了侯胜一眼,担心去不了,便立了军令状,“若不胜,愿立军令状。

“好,我们就静候你的佳音。

“殿下放心,臣定将来人斩于马下。

吴宪拿过兵器,飞身上马。

“白题苏,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兴兵来犯我边境?

“来者何人,报上名来,既知我白题苏大名,还敢前来应战,我劝你还是早些放下兵器,乖乖束手就擒,免得待会被我打的屁滚尿流。

吴宪和白题苏二人言语交锋,目光都充满了不屑。

“贼将休得猖狂,吾看汝只会呈口舌之利罢了!不出十个回合,吾必将取汝首级!驾!

“驾!

嘴上功夫不多说,手上功夫见真章。二人迎面而战,顿时扭打在一起,同时两军鼓声阵阵。

只一个回合,吴宪便觉得有些力不从心。随后,伴着一声声呐喊,双方将士冲锋陷阵,一片厮杀。

二人转身再战,白题苏一个躲闪,俯身侧刀向吴宪砍去,吴宪忙勒住马,但却为时已晚,白题苏已经将吴宪所骑马腿砍断,吴宪不及,坠下马来,幸好被围过来的士兵救下。

见此,宇文皓赶忙下令鸣金收兵,双方交战这才暂落帷幕。

“哈哈哈,大王,今日之战,虽未生擒那宇文皓,但也挫了敌军士气,更是差点将敌军先锋擒来,怎奈敌军人数众多,被其逃了回去。想来实在是可惜啊。

白题苏一边大笑一边叹惜道。

“既挫了敌军士气,便不失为一场胜战,来,都满饮此杯,为我们的功臣接风!

“干!

“干了!

. . . . . .

这边吴宪吃了败仗后,便垂头丧气地回到帐内。

“属下无能,愿受军令责罚。

“军令如山倒,来人,拖下去罚五十军棍。

五十军棍打完,吴宪的屁股已是血呲呲的,连走路也要惦着个屁股,士兵见了,也会偷偷地笑。

两日后。

“元帅,这两日我们虽高挂免战牌不出,但那白题苏却整日派人咒骂,言语歹毒,实不能忍,何不出兵与之一战?

南宫流云焦急问道,如此下去,什么时候才能班师回朝?

宇文瀚手往桌上一拍,“好,就让本帅去会会他们。

“慢着,宇文皓忙说道,“不可轻敌。

“宇文老将军,如此避而不战也不是长久之计啊。南宫流云很是不解。

“既如此,那瀚儿,你可引五千精兵与其正面交战,不需胜,只需让敌军追过来即可,而后,吴宪,侯胜各领一万人马于两翼埋伏,我和殿下引一万为援兵,待敌军至,合理力击之即可。

“遵命!

. . . . . .

这边蒲奴一众正在为南梁军队高挂免战牌而感到苦恼。

“哼,这些个南梁鼠辈,整日就知道躲着不出来,任凭我军阵前如何叫骂,愣是不敢出来迎战,依我看,都是一群废物罢了。

白题苏坐在帐内,随即快饮一杯,满是不屑地说道。

“就是,胆小鼠辈,不过尔尔。

“哈哈,说得对,不过是一群待宰羔羊罢了,还在做临死前无用的挣扎,真是可笑之极!

. . . . . .

帐内坐着的众人附和道。

“话虽如此,但仍不可轻敌。敌军元帅宇文皓也是久经沙场,想来也不是等闲之辈。

这时,蒲奴发话了。果然,单于也不是一般人能胜任的。

“大王何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在我眼里,南梁军队不过是一群蝼蚁罢了,前几日要不是那敌将跑得快,早已被我生擒了。白题苏讥讽笑道。

“我这并非是长他人志气,为帅者,若无谋略,即莽夫也,成不了大事。我只是不想拖泥带水,若要战,那就一战将其击溃。

“原来如此,那大王可有计策?

“这几日,你在关外叫骂,而无人应战,想来他们也不会坐以待毙,这里地势险峻,两旁亦是险阻,适合伏兵,因此敌军若前来交战,必将诈败引我军前去,而后伏兵齐出,将我军包围。如此,那我便将计就计,将其杀之。

蒲奴仔细分析着,脸上也仿佛露出一丝胜利的微笑。

“大王既已有应对之策,我等只管依计策行事就行。

这时,白题苏旁边一人举杯说道。

“戈尔敦说得对,我等全听大王吩咐。白题苏也举杯应道。

而后,众人一同举杯,“愿听大王吩咐。

蒲奴与众人豪饮一杯,即说道:“白题苏,若敌军叫战,你自领一万人马出战,遇到来人,只可胜不许败,当敌军诈败后,小心追之,遇到埋伏立即往后撤,切勿恋战。戈尔敦,巴图奔,你二人各引一万人马埋伏于两侧,敌军到时,先任其追击,待其军皆至,你二人领兵从敌军身后杀出,那时,敌军阵脚必乱,白题苏便在引军杀回,将其包围,一举击溃敌军。

众人听完,方知计谋精妙之处,心底无不佩服。

“大王高明!

“汝等各自备好人马及相关事宜,切勿有失。

蒲奴突然严肃了起来,对着众人吩咐道。

“是。

一日后。

果然,不出蒲奴所料,宇文瀚引大军前来叫战。

宇文瀚身骑白马,手持方天画戟,一副暗金色铠甲披在身上,气宇轩昂,身后人马亦是意气风发,场面之浩荡令人震撼。

“报......将军,敌军于关外叫战。

听见探子来报,白题苏已经按耐不住了。

“果然不出大王所料。那敌军为首者何人也?

白题苏赶忙问道。要知道,自己前些日子还在两军阵前大败他们,想来他们应该知道自己的实力,不过既然知道还敢来叫战,那么此人实力也不容小觑。

“名号尚不知晓,只知此人身骑白马,手握方天画戟,并不是前几日与将军交手之人。

来人答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来人,备马,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敢前来挑衅。

话不在多说,于是吩咐手下准备迎战。

两军相会。

只见两军人马众多,不计其数。一袭暗金色铠甲在人群中显得格外耀眼,仔细看去,此人貌似年纪并不是很大,右手手持一柄方天画戟,胯下所骑之马仿佛也有灵性,几者相结合,给人一种能于万军丛中取敌将首级的感觉。

来人正是宇文皓之子,宇文瀚。这是他第一次真真正正上战场,以前只是和别人比武切磋,点到为止,但他此刻并没有表现出胆怯,反而似那久经沙场的大将军般。

而另一个为首者,手握大刀,容貌粗犷,胯下黑马肌肉发达,不时立马长嘶,显得格外凶猛。

此人正是匈奴的先锋——白题苏,容貌生的较黑,四肢发达,也是匈奴部落里出了名的勇士,而其所骑宝马,亦是随其征战已久,就连好战的性格也相似。

“尔等蛮夷,可敢一战否?宇文瀚勒马走上前来,手中方天画戟直指白题苏等人。

白题苏刚想要动身,身后一人却率先冲出。

“小子休得猖狂,待吾将汝拿下。

说时迟那时快,此人手拿一柄长锤,眨眼间已骑马向那宇文瀚处杀去。

“且待那慕华探出这小子实力,我等再动身不迟。

白题苏对身后武将说道。白题苏并不在意慕华此举是不是在抢功,只知此举能让他知晓来将实力。

“来得正好,那我便拿你来立这个下马威。宇文瀚心想,而后也是骑马杀出。

这两人,一照面就来了个硬碰硬,你一戟我一锤,谁也不服谁。突然,宇文瀚猛地一戟挥来,那慕华只得赶忙举起长锤勉强招架,只听得“咣的一声,宇文瀚手中的方天画戟就狠狠的砸在慕华的长锤上,这重重一击,就连慕华所骑之马都惊了,慕华的双手也在颤抖,显然已经被震得发麻了。

“这小子看起来年纪轻轻,没想到力气如此之大,想来我不是其对手。如此耗下去,我必败下阵来,得找个机会脱身。慕华心中作此念想,便奋力将那压在身上的方天画戟推起,趁那宇文瀚还未反应过来,忙勒马往回赶去。

宇文瀚见状,心中暗喜,但并没有追赶。只是上前嘲讽道:“尔等蛮夷,只会逞口舌之利,手上无半点真功夫,如何有脸面来犯我边境?依我看,还是趁早滚回去的为好,如若不然,必将让尔等血溅当场!

他说这一番话也不是在吹嘘,刚才一战,他并没有使出全力,因为他要给白题苏一个错觉,一个让他觉得能打败自己而自己又不是在扮猪吃老虎的错觉,这样一来,到时候诈败就显得更真实一点。

然而白题苏等人听了这一番话,心里都不是滋味,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宇文瀚的话音刚落,慕华也已经回到军中。

“将军,属下办事不力,甘愿受罚。慕华当即下马,跪谢道。

“行了,你起来吧,此事罪不在你,无需受罚。你方才与之交手,感觉其实力如何?

白题苏淡淡地问道,言语间并无责怪之意。

“此人实力在我之上,且力大无比,方才一战,仅一击,便差点要了属下性命。属下自知不是其对手,这才败下阵来。慕华羞愧的说道。要知道,自己一开始还信誓旦旦的说生擒对方,没想到却差点被对方斩于马下。

“力大无比?哼,不过就是一个毛头小子罢了,也值得你在此吹捧。方才你之所以败下阵来,完全是你轻敌所致。若换我前去,定叫那小子死于我狼牙棒下。一人出言道。

“仇滔,你这话何意?我身为武将,岂有吹捧敌将之理。你若不信,大可自行验证。

本就吃了败仗,如今还要在自家受人轻视,慕华可谓是憋了一肚子气。

“哼,去就去。将军,且看我如何将其斩于马下。驾!

仇滔自认武艺在慕华之上,因此对慕华所言并不上心。

宇文瀚也是注意到这边杀出的仇滔,骑马赶来。

只见两军阵前,二人马上交锋,霎时间尘土飞扬,狼牙大棒与那方天画戟不断碰撞摩擦,看得场下众人都瞪大了双眼。

. . . . . .

天宝殿。

“殿下,他们的人到了。

“太久了,本王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南宫陌面露狠色,此刻,他仿佛已经体会到那种万人之上的感觉了。

盛元宫大殿之上。

“围起来。

“哈哈哈,父皇,怎么样,这感觉是不是似曾相识?

南宫陌一脸坏笑,朝着南宫朔天走去。

“你早就策划好了?

南宫朔天有点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这种感觉,是那么的熟悉。

“这得多亏了父皇您,要是您没把大军派出去,儿臣想坐上这龙椅,怕是还得费些力气。

说着,南宫陌一把推开龙椅上的南宫朔天,自己坐了上去。

看着有点紧张的南宫朔天,南宫陌觉得十分满意。

“怎么,父皇,看到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不是你心心念念的好大儿,而是我,你的嫡子!南宫陌怒吼,“你是不是很失望啊?

“放心,我不会像你一样,对你的这些儿子赶尽杀绝,我要用另一种方式,来告诉天下之人,谁才有资格坐上这王座,带下去,打入地牢,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出来。

后殿之中,一个怀着身孕的女人被几个将士和一个公公护送着,往后院离去。

“来,娘娘,小心点,出了皇宫,就是后城,出了后城,就安全了。

辛志说道,他也不敢保证,但现在这种情况,他只能这样说,要不然,大家都得死在这。身后追兵穷追不舍,将士为了保护娘娘,不得不分头走,引开追兵。就这样,人越来越少,到最后,只剩下辛志和一个将士在娘娘身边,众人躲在城外一客栈的地窖里,这躲过了这一劫。

半个时辰前,宫里公公急忙找到辛志,跟他说明大殿发生的事情,辛志便立刻找到娘娘,互送其出城。

几个时辰过去了,他们没听到地面上的声响,便走出地窖。他们打算去就近的江都郡,然后在他们去的路上,恰巧遇到几个南宫陌的人,最后辛志和那个将士为了掩护娘娘,不得不分开。

皇妃娘娘则独自跑开,但身后仍有追兵。眼看皇妃娘娘跑不过,就要命丧黄泉,突然一身影飞速扫过,那几个追兵便瞬间倒地。那身影看了眼已经晕倒的皇妃,便带着她离开了这里。

数日后。

“新皇有令,凡原皇室宗亲一律改姓,此生不得踏入京城半步,不改姓者,有违令者,格杀勿论!

. . . . . .

《念天归》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