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他的一抹蓝

>

他的一抹蓝

云门 著

卫垣 杜筱尔 现代言情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他的一抹蓝》,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杜筱尔卫垣,由大神作者“云门”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两人各自占据一方桌椅,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卫垣默写着单词,笔尖一下一下地划过纸面杜筱尔迅速进入状态,垂目沉浸在后面英语阅读文章里静默无话,互不打扰,就好像是熟识许久的老友相叙一般图书馆里的白噪音是很催眠的,在脱离了全神贯注的精神世界后,这种催眠效用更为凸显杜筱尔从题海里探出脑袋后,竟然忘了对面那人的存在,扭扭脖子,双手交叉抻长了臂膀,伸展了腰肢这番堪比八段锦的动作成功引起了卫垣的注意两......

来源:fqxs   更新: 2023-01-10 18: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他的一抹蓝》,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杜筱尔卫垣,由大神作者“云门”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两人各自占据一方桌椅,低头做着自己的事情卫垣默写着单词,笔尖一下一下地划过纸面杜筱尔迅速进入状态,垂目沉浸在后面英语阅读文章里静默无话,互不打扰,就好像是熟识许久的老友相叙一般图书馆里的白噪音是很催眠的,在脱离了全神贯注的精神世界后,这种催眠效用更为凸显杜筱尔从题海里探出脑袋后,竟然忘了对面那人的存在,扭扭脖子,双手交叉抻长了臂膀,伸展了腰肢这番堪比八段锦的动作成功引起了卫垣的注意两......

第10章 室友

下午出了图书馆,回宿舍的路上。

杜筱尔右手提着一整个深色麒麟瓜,左手撑伞勾着另外半个西瓜。

她两侧手掌心被沉重的塑料袋提手处勒得发紧,而心里却轻飘了不少。

杜筱尔遵循着趋利避害的本能,尽挑拣着些荫蔽处走,可发鬓边的汗水浸出,一路顺着脸颊滑至下巴尖。

她踩踏着愉悦轻快的步伐到了宿舍楼,费力收了伞。

行至宿舍走廊,各寝室紧闭的门缝处钻出丝丝凉意,杜筱尔脚踝处被这凉风扫过,愈发加快了脚步。

宿舍门虚掩着,她侧着身子,靠着这扇门稍一倾倒便进去了。

“这不是我们家的大美人吗?

叶知秋闻声“嘶拉一声撕开自己手里单个包装的湿纸巾,殷切赶上来,面上笑出了一朵花。

“哎呦喂,可怜这双娇弱柔荑了!

余庭婷落后一步,连忙捧住西瓜给放置角落,反手就是将叶知秋的“宝座一扯一转,把杜筱尔给摁进了,而后一面谄媚揉搓着杜筱尔的手掌。

两人献了约莫半分钟的殷勤,杜筱尔这口气还没喘匀,两人眼神就飘了,黏在了那绿皮大西瓜上。

啧,墨绿的条纹印在翠绿的瓜皮上,那瓜蒂看着尚未干枯发黑,一看就知道新鲜的很。

就是不知道屈指一敲,声音是否清脆响亮?汁水是否甘甜?

余庭婷这人毛手毛脚,下手没轻没重的,杜筱尔一阵肉疼,直接抽回自己的手。

“十五块六毛钱,我待会儿发起群收款,你俩记得给我付钱啊。

说完她就起身回了自己的地盘,抱起了自己的那半个西瓜。

余下那两人蹲在地上面面相觑,余庭婷手里拿着把水果刀,刀尖上闪着锋芒,倒映着她跃跃欲试的神情,她虚虚地提刀在西瓜上方比划着......

杜筱尔随手抓起桌面上的一个发圈,胡乱揽了一把脑后勺的长发扎了个马尾,从透明玻璃杯里拿起一柄汤匙,心满意足地挖了勺最中央的果肉,一口塞进嘴里。

“哎呀!瓜裂开了!

余庭婷手中刀尖刚劈入西瓜里,一声脆响过后,一道裂纹就从刀尖没入处绽开,她顿时手足无措,只能吱哇乱叫。

“没事儿,反正这瓜自己裂开的样子都比你切开的好看,瞎叫唤啥呢你。

叶知秋不以为然,本来就没对余庭婷的切瓜技术抱啥希望,现在反倒催促起来。

杜筱尔一勺一勺挖着西瓜,一边瞅着手机,正交涉着假期的兼职事宜。

她跟好几家淘宝商家有过合作,给兼职当模特。

起初没经验,不怎么会摆pose,神态表情也不够自在动人,就连换衣服的速度都显得拖沓缓慢。

幸而这大学坐落于一线城市,接商单的机会很多,外形出挑且渐渐积累了些经验的她到现在都不用自己主动询问,隔三岔五就会有人主动联系邀请拍摄。

这工作貌似轻松,报酬又高,钱来得也挺快。

可实际上,店家为了压缩成本,使得她必须在短短数小时内,一直穿脱衣物,切换造型妆容。

各种拍照姿势要得心应手,要善于沟通,能够默契配合摄影师完成拍摄要求。

尤其是出外景的时候,各种不方便。

杜筱尔查看了日历,仔细了斟酌会儿,圈圈点点着可以去兼职的周末。

这个月她要留个时间赶去医院。

杜烨是异地医保,康复治疗的报销费用达到了一定额度或者住院满了三个月就必须要办理转院,待到一定时间过后才能转回来。

医保报销过后,抛去非必要的治疗项目,杜烨的治疗花销大概维持在每月一千多的样子。

可是那家康复医院最新引进了一个下肢机器人,一次治疗花费两百多,且这项治疗费用不包括在医保报销的范围内,得自掏腰包。

杜烨没提这事儿,但杜筱尔深知她有多么渴望再度正常行走。

杜筱尔把这数字一算,一咬牙,也就私底下找了治疗师和管床医师让开了医嘱,定下了这个治疗项目。

她西瓜吃完了,要事也理清楚了,整个人松懈了下来,不可自抑地昏昏欲睡起来。

“对了,筱筱,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最近我们宿舍要搬进来一个人啊?

余庭婷打了个饱嗝,抹去嘴边的汁水,突然想起了这事,不太确定嘟囔着。

“啊?没有啊?谁啊?

杜筱尔自然而然接过话,问了一嘴。

叶知秋从桌面收纳箱里拿出了折叠镜,再将书桌里的抽屉一拉——里头有一百多只口红和唇釉,涵括了各类色系和牌子。

“陈曌,上一届的学姐,因为抑郁症休学了一年。

叶知秋没能耐说自己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更无手握乾坤的能力,但是人际交往和打听小道消息方面,天赋实在是异于常人。

她这会儿正小心翼翼对镜涂着口红,可还是腾出点空隙插播一句。

“不过别到处宣扬啊,她这事情没几个人知道的。

叶知秋爱打听,但从不嘴碎,即便她对杜筱尔和余庭婷有足够的信任,也不忘叮嘱几句。

“我是知道有新室友这件事才问到的消息,毕竟我们三个还是要和她在同一个屋檐下相处,多了解一下,方便日后大家伙儿相处。

叶知秋说着说着,表情开始有点严肃了,口红涂到一半,偏过头来盯着两室友,很认真地嘱咐了几句。

“好!

余庭婷是寝室长,一早就知道有新成员的事情,只是大脑不记事,没琢磨着室友相处的事情。

一听抑郁症这三字,眉头狠皱到一块去了,俨然是一派慎重,立即打开电脑手速如飞,输入了“抑郁症这三字。

“诶......

杜筱尔一下子接收的信息过多,眨巴着眼,舌尖上组织了半天的言语还没来得及吐露出口就被一阵敲门声打断。

叶知秋抿了会儿唇,双唇开合,发出“啵啵的声音,她要把嘴皮子上的口红弄均匀点。

听到这短促有节奏的敲门声后,转动着椅子,胳膊一伸,门把手一拧,就给开了门。

顺着大开的门,冷气争先恐后钻了出去。

陈曌,她背着个黑色书包,左手拖着个12寸的浅绿色行李箱,手腕上戴着一块手表,右手拿着一把刚收拢的纯黑色遮阳伞,小指上还挂着一串钥匙。

作为宿舍新成员,她很疏离有礼,并没有尝试直接拿钥匙开门进去。

“姑娘们,快出来接客啦!

叶知秋看着眼前这人,静默了几秒,倏地站了起来,扭头大喊了一句。

与此同时,杜筱尔迅速切换手机界面,余庭婷伸手“啪地一声合上了电脑,霎时挺直了腰背,如临大敌似的。

偏头一看。

那女生绑着高马尾,鼻梁上夹着细框黑色眼镜,皮肤白净,甚至透着点常年不见天日般的苍白,只是因着刚从太阳底下走了一遭,染带上了些血色。

她上身是一件简单宽松的白色短袖,下面是一条蓝色阔腿背带裤,书卷气十足,看着就文文静静的。

“你好,我是陈曌。

她微微一笑,轻轻点了点头,表明了身份。

“你的床位在这里!

余庭婷站了起来,脸上挂在灿烂洋溢的招牌笑脸,手臂一挥,做了个浮夸的“请的动作。

早在杜筱尔返校之前,那个空床位就被收拾出来了,这两人不光清空了各自的杂物,还特意翻捡出了件用不上的短袖给剪成碎布,把空床位给擦洗清理一遍。

余庭婷窝在宿舍里,通常是将自己封闭在床铺之上,成天占据高地,就包揽了给陈曌擦拭床板的任务。

此人十分不讲究,粗手粗脚拿沾水的布块一抹,尘土一擦,再拿块干的布块将水渍一带,就连滚带爬踩着架子下了床。

叶知秋吭哧哼哧刚把下桌的书架衣柜和抽屉简单清理,正准备细致打理一下,只见余庭婷踩着旁边的架子下来了,两人面面相觑。

“你弄干净啦?

叶知秋眉头一皱,手里拎着块布,惊疑发问。

“我弄干净啦!

余庭婷对于自己的高效率十分满意,爽快地抖了抖手里揪着的脏抹布,得意一笑。

杜筱尔的东西摆布得井井有条,物品放置都是有固定的区域,从没有把自己的东西放在那张空床位上过,因此直至现在才留意到,那片被收拾过的地方。

作为这张床位的新主人,陈曌莞尔一笑,真挚地道谢着。

“谢谢你们,真的很感谢。

她自然知道这些室友没有丝毫义务帮她做些什么,甚至在来之前做好了受冷遇的心理准备。

突然挤进一个小团体并占用已有资源的新成员,通常很容易被判定为外来侵入者,陈曌本身也不大喜欢强行介入一帮熟络的人群中,只是碍于母亲的强势要求这才搬入宿舍。

“你还有没有什么东西需要搬进来?

余庭婷热切发问。

“没有了,那些东西大概明天才能寄到学校来,谢谢你呀。

她摇摇头,认真地看着余庭婷,有点羞怯。

“我待会儿去办理一些手续,晚上暂时住在学校附近,就不回来了。

陈曌自觉交待行程。

“那你住外面要注意安全啊!

杜筱尔外出兼职多要住小宾馆,对于住宿安全方面额外慎重,就这么添了一句。

“先进一下宿舍群,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在里面说一句!

叶知秋以椅代步,脚下一撇,借着椅子下的滑轮“刺溜一下窜到陈曌身边,高高举起了手机。

屏幕上是一个大大的二维码。

陈曌简单把物品分门别类放置好,余庭婷则上蹿下跳跟野猴子似的,在她收拾东西的间隙里,跟她吐槽些漫无边际的东西。

杜筱尔除了最初接收消息的惊讶后,之后就一直很淡然。

一直秉持着生病就该求助于医生的她,只期盼着这女孩子能坚强一点。

杜筱尔刚回到宿舍时,满头大汗,浑身粘腻,贼不得劲儿。

现在吹了会儿空调,正是舒服惬意的时候,早就没有不适感。

但她还是开了衣柜,耗费近乎一个小时来挑挑拣拣。

待到杜筱尔肩上披着毛巾,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趿拉着拖鞋,身上带着潮湿暖意回到宿舍时,陈曌已经离开了,行李箱也塞进公共区域的角落里。

只有桌子上的物件,彰显着此处已然有主。

“我觉得陈曌还挺开朗的诶,会不会你听错了?

陈曌在出宿舍前,一股脑儿把自己背包里余量的零食全倒出来,等量分配好。

杜筱尔桌子上就静静躺着袋番茄味的薯片、大包松子和一袋鱿鱼丝。

“你这么一问,我也不好说......

叶知秋若有所思,回顾着先前陈曌的言行举止。

温柔,笑语盈盈的模样,没有阴霾笼罩的灰败颓废感,顿时有些不确定了。

这两人窝在一处在刷最新热播的番剧,“嘎嘣嘎嘣地咀嚼着啥,还一边闲聊着。

杜筱尔扯过肩上的毛巾,揉搓着头发,瞅了眼外头的天色。

“筱筱,你觉得呢?

余庭婷咽下塞满腮帮子的零食,十分好问。

“很多事物都是表里不一的,我也说不准,希望只是谣传吧。

杜筱尔拿出吹风筒,插上插座,回了这么一句。

在一阵嗡嗡声里,余庭婷点了点头,以表肯定:“你说得对,但是你怎么穿成这样啊?

平日里,这三个人在洗澡后都会换上宽松舒适的睡衣,杜筱尔今天换上的是件浅紫色的长裙,裙子外头还笼着一层轻纱,一看就不是睡衣款式。

“我待会儿要出去散步吃个饭什么的。

杜筱尔拔高声音说。

“嘿嘿嘿,十有八九就是要去见卫垣吧~

叶知秋一键暂停了正在播放的番剧,画面停在了鬼畜的一幕,而她猥琐一笑,对着余庭婷进行补充说明。

“哦豁,那个惨绿少年啊~

余庭婷逐渐同化,表情跟着叶知秋开始猥琐起来。

“你怎么知道他被绿得很惨?

叶知秋偏过头,一脸懵逼,虚心请教。

余庭婷:“......

两人皆是微眯着双眼,微张着嘴,看着对方。

“惨绿少年是个成语,我这是夸他风度翩翩。

余庭婷被噎了一句,解释道。

叶知秋:“......

《他的一抹蓝》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