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日月同错

>

日月同错

小狐狸烟花 著

奇幻玄幻 燕南淮 顾清寒

《日月同错》是网络作者“小狐狸烟花”创作的奇幻玄幻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燕南淮顾清寒,详情概述:人的一生有命数可言吗?有多少事让你觉得仿佛命中注定?万事万物都有联系,这些联系是一条条透明的线,牵引着人们走向各自的结局,可局中之人未必觉得自己受某些牵引,他们只是遵从内心和规则在做事若将世界比做一张不规则的网,网上的人们都被或多或少的丝线给缠住,当有一个人行动时,另一些被牵连的人就会被迫行动,这也就是因果而在这片大陆上,有一条独特的线牵引了所有人,事,物,每个人都受它的牵引,它甚至串联了过去......

来源:fqxs   更新: 2023-01-10 19:0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日月同错》是网络作者“小狐狸烟花”创作的奇幻玄幻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燕南淮顾清寒,详情概述:人的一生有命数可言吗?有多少事让你觉得仿佛命中注定?万事万物都有联系,这些联系是一条条透明的线,牵引着人们走向各自的结局,可局中之人未必觉得自己受某些牵引,他们只是遵从内心和规则在做事若将世界比做一张不规则的网,网上的人们都被或多或少的丝线给缠住,当有一个人行动时,另一些被牵连的人就会被迫行动,这也就是因果而在这片大陆上,有一条独特的线牵引了所有人,事,物,每个人都受它的牵引,它甚至串联了过去......

第4章 挽轻轻

“躲起来!在这等我。燕南淮瞪了柳传一眼。

柳传双手把嘴捂住,示意自己绝对不会出声。

燕南淮叹了口气,把帘子拉开,一个人走下马车。

面前是一个朱红色的大宅子,门前立了两个石狮,整体看上去威严肃穆。

两个面容冷峻的侍卫就站在马车前,见燕南淮下车,其中一名侍卫开口,

“跟我们来

三人一齐向着宅邸深处走去,一路无话,原本从外面看上去不大的宅邸,进入后就完全变了一番模样,朱亭林立,回廊勾斗,燕南淮数着自己的步子,到第一千零六步的时候他们终于停下来。

面前是一扇灰色的木门,两名侍卫停在门前,示意燕南淮推门进去。

深吸了一口气,燕南淮心底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上前敲了敲门,然后用力的推开。

屋内的情形出乎他的意料,没有想象中满是刑具的阴森景象,屋内除了书架就是香炉,只有一个穿着水墨色百褶裙的女人坐在大厅的中间,她面前摆了一个大桌子,桌上是堆积如山的卷宗,女人此时正拿着一个竹简涂涂改改。

侍卫从身后把木门拉上,席地而坐的女人抬起头,她的眉毛很淡,眼睛也很淡,脸也很淡,像是一幅远山的山水画。

“你就是燕南淮吧,我听林生说过你,过来。

燕南淮低着头走到女人身前,然后单膝跪坐在女人对面,他觉得站着看人不太好。

挽轻轻调整了一下坐姿,放下笔开口,

“这里是奉天司第六部,主要负责情报收集,我们的事很多,所以我也不和你说客套话,我直接给你讲你的工作,明白吗?

燕南淮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挽轻轻点点头继续开口,

“每天从悬京各处会有各种信息被送到这里来,小到贩夫走卒,大到王勋权贵,甚至可能是一些动物的异常行为,而我们的工作就是从这些繁杂的信息里提取出有用的,并加以简略,最终写成我手里的这个。

挽轻轻在燕南淮面前摇了摇手里的卷宗,封面上写着“悬京秘卷。

“后续的一些东西我都会逐一教给你,目前就这么多了,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

燕南淮低头思考了一瞬,

“没什么问题,我是从现在就开始?

挽轻轻这时才露出了一点笑意,她嘴角微微上勾。

“当然不是,你第一次来悬京,还没好好逛逛吧,今天放一天假,好好去看看这座城。

挽轻轻语气停顿,有点纠结,最终还是开口,

“记得今晚太阳落山之前回来。

“是。

燕南淮又看向挽轻轻,

“您不介意我的身份吗?

挽轻轻诧异的抬眉,

“什么身份?极命?我从不信这个,每个人都是自己命运的掌控者,难道天命人无所事事,整日荒淫无度也能成为大人物?你是什么命不重要,你是什么人才重要。

“受教了,燕南淮不好意思的摸头,“那我该如何称呼您?

“叫我轻首席就好。

从房间里退出来,依照挽轻轻的吩咐把门带上,门外的侍卫早已离开,燕南淮抬头看着耀眼的太阳,突然觉得悬京的生活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坏,也没有一落地就被关起来,甚至他重新拥有了自由。

依照他和姓林的约定,暂时还不能和小宵见面,那么首要要做的事是安定下来,以及……马车里的人。

“不管怎样,先去看看住的地方。燕南淮拿出挽轻轻给他的路线图和钥匙,七拐八拐的来到一处小院前,掏出钥匙开了门,院内有三个房间,正门对着的是主卧,院里面还有一颗梧桐树,正值秋末,树下一地的枯叶,看起来很久没有打扫了。

燕南淮脚步轻柔的走进小院,想着自己接下来要在这里度过的日子,来时的行李都被侍卫放到了偏房里。

差不多该回去了,马车里男人的事情他必须得想办法处理。

“你是在想我?从燕南淮身后传来声音,他被吓了一跳。

“你怎么进来的?你会瞬移?

柳传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燕南淮身后,此时的他脸色异常苍白,几乎已经看不到一点血色。

“太好了,有地方休息了,欠你个人情……他直直的扑向卧室,一头栽在了床上。

“喂!你……燕南淮没来得及拉住柳传,看着他毫无形象的扑倒在床上的景象,他也只能无奈的走到院子门口。

院外是一条几人宽的走廊,此时无人通行,十分安静。

燕南淮眼神飘忽不定,他在想要不要把柳传交给奉天司,这个人明显是一个定时炸弹,随时会带给他不可预料的麻烦,此时是最好的机会,趁着柳传熟睡之际,去找轻首席汇报此事。

可想了想他又看向院里,以这个人的身手,他其实可以随便在城里找一户不起眼的人家,通过各种手段隐藏下来,可是他选择了相信自己,虽然从事实上来说交出柳传是最安全的选择,但是直觉还是让他放弃了这种冲动。

“说不定他是在假睡,准备诈我?要是我敢去报信就立马爆起杀人?

想了很久燕南淮还是没能下定决心卖掉柳传。

“唉……感觉今天叹气的时间比以往几年都多。

燕南淮找到厨房,去烧了一点热水,又在卧室里找到毛巾,他把毛巾用热水浸泡,盖在柳传额头上,他没有动柳传身上的伤口,对于疗伤这种事他一窍不通,自己胡乱操作说不定还会加重伤情,不过给柳传翻身的时候他看到了那道伤口,狰狞而又可怖,很难想象是由什么武器造成的。

以前他经常照顾妹妹燕小宵,此时照顾柳传他也不觉得累,只是让他想起过去的情形,也是这样一个小院子,他在门外等着发烧的妹妹好起来,一坐就是一整天。

《日月同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