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陨落之后的变身生活

>

陨落之后的变身生活

三电 著

三电 许愿 都市小说

许愿三电是都市小说小说《陨落之后的变身生活》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三电”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与混沌中,许源宛如身处深海之中,悄无声息地漂浮着在这里,没有上下左右,黑暗向所有方向无限延伸,直到他连他的视线也无法触及的地方忽然,从遥远的地方,似乎有着低沉的声响幽幽而来那声音细若游丝,却又仿佛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在黑暗的深处,有个巨大的无法形容的东西,似乎在旋转着,随着它不可阻挡的旋转之势,一股嘈杂的嘶吼从无声处响起,那声音中仿佛蕴含着无数的怨念,浓郁的死亡气息即使相隔甚远......

来源:fqxs   更新: 2023-01-10 19: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许愿三电是都市小说小说《陨落之后的变身生活》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三电”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与混沌中,许源宛如身处深海之中,悄无声息地漂浮着在这里,没有上下左右,黑暗向所有方向无限延伸,直到他连他的视线也无法触及的地方忽然,从遥远的地方,似乎有着低沉的声响幽幽而来那声音细若游丝,却又仿佛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在黑暗的深处,有个巨大的无法形容的东西,似乎在旋转着,随着它不可阻挡的旋转之势,一股嘈杂的嘶吼从无声处响起,那声音中仿佛蕴含着无数的怨念,浓郁的死亡气息即使相隔甚远......

第4章 重塑

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与混沌中,许源宛如身处深海之中,悄无声息地漂浮着。在这里,没有上下左右,黑暗向所有方向无限延伸,直到他连他的视线也无法触及的地方。

忽然,从遥远的地方,似乎有着低沉的声响幽幽而来。那声音细若游丝,却又仿佛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在黑暗的深处,有个巨大的无法形容的东西,似乎在旋转着,随着它不可阻挡的旋转之势,一股嘈杂的嘶吼从无声处响起,那声音中仿佛蕴含着无数的怨念,浓郁的死亡气息即使相隔甚远依旧让他感到窒息。

那声音,如同上万、上百万、乃至上亿生灵,在痛苦和绝望的濒死之际,发出的最为嘶哑的哀嚎。在这死亡的轰鸣中,尸山血海般的腐败气息扑面而来,仿佛直接穿透了肉体,直达灵魂,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就要被卷入其中,成为那地狱中无数呐喊着的亡灵中的一员。

就在那股死亡的气息即将把他吞噬时,一双巨大的无法形容的手自黑暗中探出,轻轻地将他捂在掌心,与此同时,所有可怕的哀嚎和死亡的恐惧就这样被隔绝在外,就像是它从未存在过一般。

在头顶的苍穹之中,似乎有些微的光芒撒下,借助那微弱的光,他得以看清在冥冥之中那几道通天彻地的身影,屹立于天地之间,而苍白的天光,只能让他看清那几个存在的轮廓。他正漂浮于其中一个人影的掌心,却如同身处于一片辽阔的平原之中。

那双仿佛能将大地囊括其中巨手缓缓地合紧,将许源彻底地包裹于其中,恍惚间,许源听到了似乎是蟒蛇吐信的嘶嘶声以及蛇鳞摩擦的咯吱声,随后,他的意识便随着手掌的包绕而消散其中。

而后,这些庞大得难以言喻的身影彼此间毫无交流,但却不约而同地缓缓迈开步伐,逐渐远去,再度消失在了无垠的黑暗之中。

而在大地之下,九泉深处,那个无法形容的存在之物,依旧悠悠地旋转着,而且似乎变得越来越快。随着旋转的加速,那地狱般的哀嚎也变得更加响亮清晰,宛如真正的炼狱即将降临。

在一个似乎是手术室的房间里,在穿着白大褂的男人面前,有两个裹尸袋摆放在手术台上。男人身上的衣服明显和昨晚穿的是同一件,昨夜在如工地一般尘土飞扬的陨石坑里折腾一夜,这件衣服上已经明显染上了一层土灰,不过男人倒是毫不介意的样子。

他略微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先将左边的一个裹尸袋打开,里面装的是一个男孩的尸体。男孩的年纪约莫十来岁,五官端正,样貌清秀异常,看起来是一个十分阳光开朗的男孩,两侧脸颊上还有着浅浅的酒窝。即便已经死亡超过二十四小时,他的外表看起来和活着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男人摸了摸下巴,略作思索,然后将另一个裹尸袋的拉链给拉开,顿时,一股淡淡的黑烟从裹尸袋里冒出来,待烟雾略微散去后,在袋子里装着的焦黑的尸体才露出真容。这具尸体的表面已经被完全烧焦,连性别都无法辨别,身上的衣服也燃烧殆尽,余下的灰烬和尸体焦黑的表皮融在了一起。

此刻,男人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吸烟,但是在手术室里有着烟雾警报器,虽然凭借关系征用了一间手术室,但如果烟雾警报器被触发,整个楼层的人都要被淋成落汤鸡,到时候自己就要像这两个家伙一样躺在这里了。

“要不要来帮我选一个?他对坐在房间角落,戴着墨镜,面无表情翻看着杂志的女性搭话道。

即便是在昏暗的手术室里,女性依旧带着那副墨镜,她一声不吭地端坐在角落里,翻看着从医院各处收集来的老旧杂志。对于男人的话,她无动于衷。

“唉,算了,问你也是白搭,男人略感无趣地摇了摇头,“帮我把东西拿过来。

见男人发出命令,女性这才将杂志放下,然后不费吹灰之力地将一个微波炉大小的保险箱端了过来,放到了男人身旁的小推车上,当保险箱脱手时,小推车顿时发出了一丝不堪重负的咯吱声。

“轻点!男人瞪了她一眼,“好不容易挖出来的,摔坏了那我们就都玩完了!

女性对男人的大呼小叫视而不见,她优雅地迈着脚步,坐回到了手术室的角落,把丢下的杂志又捧了起来。

“真是的……男人翻着白眼嘀咕了一句,然后输入密码把保险箱打开,在保险箱里,存放着一个香蕉形状的墨绿色石块,质地近似于玉质,表面十分的光滑,唯有两侧的断裂面有些粗糙。

“还是不要那么有挑战性比较好。把散发着电蚊拍气味的那一具焦尸重新拉上拉链,然后在一旁架上支架。

“日期十月二日,时间……早晨,实验代号AD,男人把摄影机安放到支架上,发现自己没带手表,“开始嵌入实验。

他戴上了医护专用的手套,然后小心翼翼地取出那块石头,贴到了尸体的身上,用特制的笔在尸体上勾画出形状和大小,勾画完后,轻手轻脚地将石块放在一旁的小推车上,再按着轮廓用手术刀把那一块皮肤从尸体上割了下来。紧接着,在尝试了五花八门的工具后,终于在尸体里掏空出合适大小的坑洞,并取来那块石块,手略微有些颤抖地将它填入其中。

“好了,该过来帮忙了。男人冲一旁看杂志的女性不满地呵斥道。此时,女性的面前已经堆起了小山一样高的书堆了。

女性平静地放下书,来到男人身旁,然后从小推车上取来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对着自己的掌心轻轻一划。做手术用的柳叶刀极为锋利,割破皮肤就像热刀切豆腐一样简单。鲜红的血液缓缓地从伤口中渗透而出,女性伸出手,把从手上流淌下来的血液滴落到镶嵌在尸体里的石块上,在血液触碰到石头的瞬间,微弱的荧光从石头内部散发出来。

与此同时,石头周围的死肉似乎在荧光的照耀下重新获得生机一般,新生的肉块如同蠕虫一般蠕动生长着,最后牢牢地与石头粘连在一起,使得石块和尸体融为一体。

男人有些兴奋地看着尸体身上苍白的皮肤开始一点点浮现出健康人体的红润,难得表现出一抹难以掩饰的激动和兴奋。随着一股无形力量的注入,原本干瘪的尸体如同吸了水的海绵一般膨胀充盈起来。

女性拿起一旁干净的纱布将手上的血迹擦干净,而随着手上的血被抹去,手上的伤口也已经不知所踪。墨镜下的双眸略微泛起冷意,她微微俯身,端详着那张重新变得红润的、清秀的脸。

她就这样一动不动地保持着这个姿势,就像是在扮演另一具尸体一般。尸体的身上,随着尸体的各种奇异的再生,从尸体内部传出不明的噼啪声,就像是干枯脱水的树叶着火燃烧一样,她紧紧地凝视着尸体的脸,下一刻,尸体那一直紧闭的眼睛,陡然睁开!

落地窗外阳光明媚,天空湛蓝,在干净明亮的房间里,许源缓缓地睁开了惺忪的双眼。

鼻间弥漫的是陌生的气味,让他意识到自己并不在他那张老旧熟悉的床上。意识还略微朦胧之际,他慢慢回想起了昨天发生的各种各样的事情。

被霸凌,被锁在操场里,被陨石砸中,然后变成了女孩子。

身上穿着的柔软的布偶连体睡衣表明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真实的,而不是大脑无聊的幻想。此时的他内心五味杂陈,他不知道自己是该为劫后余生而感到喜悦,还是该为大变活人而感到忧愁。

他的父母平时回家也不会事先通知他,他们也许随时都会回来,自己该怎么向他们解释他们的儿子被一块石头砸死后变成了个女的?这么扯淡的情节,小说里都不会这么写好吗。

就在他为自己的命运多舛而轻叹一声时,他才突然注意到在床边蹲着个人,一张脸都快贴到自己脸上。

“呀啊啊!!从许源嘴里跑出来的是不折不扣的女孩子的尖叫声。

蹲守在许源床边的女性面如桃花,弯弯的眼睛带着笑意,一头长发在脑后扎起了一个高高的马尾辫,两人距离之近,许源甚至能闻到女性身上飘来的暖香。就是这样一个本该赏心悦目的美女,此刻一双大眼睛却死死地锁在许源的脸蛋上,脸上的表情仿佛是要饿虎扑食一般。

“语嫣……姐?望着那张与方羽霖有着几分神似的脸,许源一边用手揉搓着还有些肿胀的眼睛,一边用含糊不清的甜美声音喃喃道。

“好可爱!!就是这么一句话,点燃了方语嫣本就蠢蠢欲动的内心,她犹如捕食者一般张开双手,将还没完全清醒的许源狠狠地揉在怀里,双手在许源身上上下游走起来。

“呀!不要这样……住手……不可以!

许源一边吐出了相当不妙的语句,一边扭动着身体挣扎着,但无奈他如今的力气小得可怜,只能被方语嫣肆意玩弄。

“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动静的方雨涵和方羽霖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他们还以为是许源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结果撞开房门后,只看到一脸痴汉笑容的方语嫣还有在她怀里挣扎着的许源。

“原来是你!

方雨涵一记手刀劈到姐姐的头上,霎时间,却便似开了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

“好痛!

方语嫣双手抱头捂着脑袋,许源趁机逃脱,一溜烟地从床上跳下来,然后一路小跑着躲到了方羽霖背后。

“真是的,一大早回来后就扰人清净。方雨涵气哄哄地揪着姐姐的脸,不顾对方的痛苦嚎叫。

“因为许源小弟变得这么可爱了嘛!怎么可能忍得了不抱一下!

“少废话!

“哎呀,痛痛痛!

“你没事吧?方羽霖也懒得去看二姐怎么修理着大姐,而是转头问一旁的许源。

“没事,不要怪语嫣姐,我只是被吓了一跳而已……

“就是!我只是和许源小弟打招呼而已!

“许源小弟,不要太纵容她了,不然她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捣乱的。

“我、我真的没事,就饶了语嫣姐这一回吧。

“哼!

方雨涵见许源这么说了,这才白了姐姐一眼,然后松开了捏着她脸的手。方语嫣揉了揉被捏得发红的脸颊,也不在意,继续涎着脸和许源搭起话来:“许源小弟,等会儿要不要一起出门啊?你还没有合适的衣服吧?姐姐买给你!

“这、这个……怎敢劳您破费……

“没关系没关系,你就当这能让我开心就好了。方语嫣笑嘻嘻地从床上下来,“老二老三,你们也一起去呗。

“算了,既然有你在那不用我也行了,我下午还约了人去朋友的健身房……方雨涵打着哈欠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真是的,一点儿也不可爱……方语嫣撅了撅嘴,转向方羽霖:“老三,你也来呗!来当护花使者嘛!

方羽霖偷偷看了一眼身旁包裹在布偶睡衣里的少女,叹了口气:“我也去吧……还是有人盯着你比较好。

“什么话!

“先说好,不能整些什么奇离古怪的衣服。

“我哪有整什么怪衣服!

“你还记得我去年生日时你送我的尖叫鸡cos服吗?

“那还是我根据你的身高在我朋友那里订制的!很贵的!让你穿给我看一下都不肯!

“……

许源默默地看着这专属于兄弟姐妹之间的斗嘴,只觉得这房间竟然有如此温暖明亮,和自己生活了十多年的昏暗小房间截然不同。

粗略的洗漱后,方羽霖到楼下的早餐店里打包了些早点。方雨涵此时还在睡回笼觉,而羽霖妈妈则是在客厅做瑜伽。他们三人先行吃完早饭后,方语嫣开着家里的红色奥迪A7载着方羽霖和许源出门去了。

羽霖爸爸中午出差回来,羽霖妈妈得留在家里做饭给他接风洗尘,因为羽霖爸爸每次回家都想吃夫人亲手做的菜,算是他们家里的一个传统。

方羽霖坐在副驾,而许源则是坐在后座。此时许源身上穿着的还是那件睡衣,他本来打算回自己家拿自己衣服穿,但方语嫣死活不同意,说什么暴殄天物之类许源听不懂的话,最后两人折中,继续穿着这件睡衣。

所幸方语嫣要带他去的服装店是她朋友开的,走后门直接进去,想试什么衣服直接让店员拿过来,不会被别人当成什么珍稀生物围观。

坐在后座的许源小脑袋低垂着,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样。昨夜他做了一个奇离古怪的梦,早上一觉醒来还是觉得十分疲惫,而且明明睡前才吃了一大堆东西,早上起来时又变得饥肠辘辘。车里的空调吹出沁人心脾的凉风,加上车上摆放的香薰传来的淡淡清香,许源蜷缩在柔软舒适的睡衣里,缓缓地坠入了梦乡。

坐在前座的两人也注意到了后座睡着的许源,交谈的声音也压低了许多。

“你把车开出来了,到时候谁去机场接老爸啊?

“老爸中午回来,等一下帮你们买完衣服后我直接去机场接他,然后回家补觉了。到时候你们就自己去玩儿可以吧?

“行。方羽霖注意到大姐脸上不算很明显的黑眼圈,“昨晚你怎么突然加班了?

方语嫣神色突然黯淡了一些,轻声道:“昨晚隔壁病房有个病人突然发作,没抢救回来。那孩子就和你们差不多大,先天心脏病,还没起个名字就被抛弃了,孤孤单单地在医院里那么多年。想给他联系个家人都找不到。

方羽霖无话可说,沉默地望着道路前方。

“昨晚妈发消息跟我说许源小弟也出了事时我被吓了一大跳,但没想到事情变成了这样。她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歪着脑袋甜甜酣睡的许源,“还好,生命也是很顽强的。

“嗯。

他也通过后视镜窥视着打着盹儿的少女,心里念想着的,却是那个白白胖胖的、不太会说话的少年,方羽霖只觉得少女和少年既相像,但似乎又略有不同。

“许源小弟,等一下问起来就说是我们家的远房亲戚,装衣服的行李箱被偷了,所以来买衣服,好吗?

虽然店家老板是她认识多年的好友,但是方语嫣经过深思熟虑后,还是认为许源的情况越少人知道越好,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好。

“真乖。

方语嫣把车停到地下停车库里,今天是国庆节,出门游玩的人可谓相当之多,这停车位还是她从店主朋友那里讨来的。

她带上方羽霖还有穿着惹眼睡衣的许源,从内部人员用的电梯上去。许源站在三人中间,左边是外出模式下散发着端庄成熟气质的美人,右边是阳光干净的高大帅哥,而穿着连体睡衣蓬头垢面的他夹在两人中间就好像一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小丑。

若是他们就这样走在街上,自己的回头率估计不比身旁的两位低多少,只不过落到自己身上的是什么样的目光还得就不得而知了。

从电梯出来后,他们从侧门进入了一家宽敞明亮的女性服装店,由于是国庆假期,店里人流不少,而且顾客基本都是年轻时髦的女性,还有零星的男性多半是陪着逛街的男友。凉爽的空调风迎面而来,伴随着提神的薰衣草香气。

一个穿着牛仔夹克和长裤、戴着深色贝雷帽的美女看到从侧门进来的三人,立马露出了开心的表情小跑了过来,然后热情和方语嫣轻抱到了一起,然后叽叽喳喳地寒暄起来。

“死鬼!这么久没来找过我!

“要养家糊口的,大老板。

“今天要不要来帮我看店啊?给我当一天模特,我送你几套衣服。

“别了,我可不想出卖肉体。方语嫣回头向呆立着的两人招了招手,然后互相介绍起来,“这是我弟,这孩子是我们家的远房亲戚,我带她来买衣服。这是我朋友,林洁。

“你弟好帅,身材好好啊!美女店主上下打量了方羽霖一般,冒着星星眼,“这个女孩子也是,长得太好看了吧?还有上次你妹妹也是,你们家基因怎么这么好?不过这孩子怎么穿着睡衣……

“这个嘛……方语嫣胡乱地敷衍了几句糊弄了过去,好友也不深究,直接领着他们进去。

“内衣专柜在这边哦。许源稀里糊涂地跟着他们走着,来到了一个摆满了女性内衣的橱窗前,橱窗上各种款式的内衣五颜六色,琳琅满目,像是被打翻了的各色颜料交杂在一起,斑斓夺目,让人感到应接不暇。

许源望着一排排柔软轻薄的贴身衣物,有些畏缩地移步到了方羽霖身后。

方语嫣留意到了许源这一小举动,反而眉开眼笑地偷偷来到许源的身后,趁许源还没有注意到她时一把揽住了女孩柔软纤细的腰肢,女孩子之间亲昵的举动,在一旁的方羽霖看来,却像是蜘蛛用网困住了落难的蝴蝶一般。

她弯弯的眼眸中满是笑意,随后微微欠身,直到身上暖暖的幽香都萦绕在许源的鼻梢。她嘴唇紧贴在少女晶莹但此时却略泛桃红的耳畔,用充满诱惑的声音说道:“姐姐来帮你量一下尺寸好不好?你逃不掉的哦?

《陨落之后的变身生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