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不曾有人似你

>

不曾有人似你

可晚风慢慢著

本文标签:

强推热门现代言情小说《不曾有人似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可晚风慢慢”。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哦,连城啊,一整天都在补习吗?我们可以傍晚去找她出去散散步啊。”“她没空,她晚上要出去遛元宝。”不过,暑假在超市倒是遇到过一次。那天吃过晚饭,日色暗的很慢,他们在院子里散步,她松了元宝,和元宝疯闹了好一阵,看着别人小孩儿手里拿着冰淇淋...

来源:fqxs   主角: 顾连城程宝琦   更新: 2023-03-01 03:55:4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现代言情小说《不曾有人似你》,现已完结,主要人物是顾连城程宝琦,文章的原创作者叫做"可晚风慢慢",非常的有看点,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元旦是顾连城的生日,又是新年,每年程宝琦都会给他准备两份礼物她和顾连城都放假了家里的大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忙,不过早早就给足了钱,让他们两个一起过程宝琦想看电影《鼠来宝3》,她开口,顾连城就提前订好了票元旦假期本来就人多,周围都是人,顾连城怕跟她走散,语气有些冷硬,"今天这么多人,还不如在家找个电影看"说完又紧紧拉着她的手程宝琦看着他牵着自己的手,这样的自然她看了看周围,也有不少跟他们年......

第4章 挺横


开了学,经过一个暑假的补习,顾连城看着她写作业的速度都提高了不少,应该也是进步不小的。

苏晴君和赵青青还是一如既往,暑假里她们没出去玩过几次。

“宝宝,明天天气不热,我们和晴君一起出去逛街吧。

每每打电话过来,都是顾连城拿过她的手机,语调有些冰冷:“程宝琦在补习。

“哦,连城啊,一整天都在补习吗?我们可以傍晚去找她出去散散步啊。

“她没空,她晚上要出去遛元宝。

不过,暑假在超市倒是遇到过一次。

那天吃过晚饭,日色暗的很慢,他们在院子里散步,她松了元宝,和元宝疯闹了好一阵,看着别人小孩儿手里拿着冰淇淋。

他在一旁偷看着她的表情,面色绯红,还挂着汗珠。

“连城,我想吃冰淇淋。

......

乔佳向来性子直爽,是个有什么就说什么的,抱着臂,开口:“江一树,你跟人家很熟吗?人家出来逛街,自己没钱?难道你看不起人家?

苏晴君和赵青青在一旁有些尴尬。

江一树摸了摸后脑勺,他一向不敢惹这脾气暴躁的大小姐,只敢小声嘟囔:“都是宝宝的朋友嘛。

乔佳笑得不怀好意,冷哼了一声,大有一副你敢跟老娘作对试试看的表情,丢下一句,:“老师没教过你想要东西要自己买吗?

顾连城很识相拉着江一树让开,让她们两个先结账。

苏晴君的脸刷地变红,神色复杂,付了钱跟他们道别,“我们先走了,就不和宝宝打招呼了。

觉得乔佳的话里有些深意,可又转念,她一直不是和程宝琦不对付的,平时见面也都是针锋相对的。

顾连城和乔佳在一旁没吭声,江一树笑着和她们挥了挥手。

江一树看了看乔佳,觉得她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又看看顾连城。

顾连城拍了下江一树的肩膀,微笑,“别看我,我没钱,钱在程宝琦那。

程宝琦拿了可乐过来,已经不见了苏晴君和赵青青二人,乔佳站在一旁气鼓鼓的,她推了推顾连城的胳膊,眼睛斜了眼乔佳:“这丫头怎么了?

“刚刚大树想给苏晴君和赵青青付钱,乔佳没让。

程宝琦低着头,把手里的东西往前台放,小声对后面排队的乔佳嘀咕:“什么时候变这么小气了?能有多贵呀,都是朋友,还同班呢。

“朋友?程宝琦你有没有脑子啊,朋友之间是你来我往,你称吸血鬼和蚂蟥是朋友?乔佳似笑非笑,把东西摔在结账台,冷哼一声走了。

被她这么一吼,程宝琦皱着眉头,有点委屈的看顾连城,再看看乔佳,那大小姐已经扔了东西,走了。“什么情况啊她,干嘛对我发脾气。

顾连城没说话。

她推了推顾连城的胳膊,看他,“连城,她又怎么了。干嘛对我摆着臭脸。

顾连城一脸无奈,握着她的手,接过东西,摇了摇头:“也没什么,伸张正义,被有些人不识好人心惹怒了。

......

程宝琦将刚刚乔佳的东西拿着,结账以后,递给江一树,吩咐他:“大树,给那大小姐送去。

开学第一天,那两人就迫不及待的将她带出去,逛街吃饭。

七点半的时候顾连城就给她发了微信【早点回来!】

她看到了,翻了翻白眼没回。

七点四十五的时候,她看了看手机屏幕【程宝琦,你可以不回消息,你还有十五分钟到家。】

晚上八点她就准时开了家门,看到顾连城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玩游戏,她把鞋子换下,有些烦的将鞋子踢在一边,程祁在客厅听着CCTV的新闻政要,见她开门:“宝宝,怎么回来这么晚?

“哦,今天跟朋友出去吃饭啦,两个月没一起玩了嘛。

“哦,在外面注意安全,下次要早点回来。

“知道了,爸爸。

之后就是找程祁要钱,然后上楼,没回自己的房间,而是开了顾连城的房门,熟稔的从他的外套里翻出钱包,抽出几张放进自己钱包里,然后回了自己房间,他就知道,靠在身后的沙发上,冷着脸,闭上了眼睛。

回房,看见床上扔着的钱包,打开对面的房间,她正在换衣服,褪了一半的T恤,露出一截柔滑白皙的腰,明显漂亮的脊柱沟,顾连城愣了三秒,她也停住了往上脱衣服的手势,弯腰拿了床上的枕头,脸上铺着一层淡淡的粉红,将枕头往斜靠在门框上的人砸了过去。“敲门!敲门!

顾连城微微一滞,移开视线小声嘟囔一句:“你进我房间的时候也没见你敲门啊。力气太小,枕头还没砸到门外的人就掉在了地上,顾连城咳了一下,神色有些不自然,弯腰去捡枕头:“你又拿我钱了?

“没有!她这会儿正尴尬呢,脸颊像是火烧一般。

顾连城抬眸,看她脸红成这样,“没有就没有吧,这么大脾气来学的啊。本来也是想来跟她说几句话,也没怎么在意她拿不拿,他还不知道这丫头的惯犯。

“哪儿学的你不知道啊!你那啊你那!

“......顾连城知道这会儿人是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吭声,枕头放在桌上,看了看她,就出去了。“臭丫头,就知道跟我横,学的还挺像,生气起来还挺吓人。

想起刚刚看到的那一幕,回头看了眼她关上的房门,不自然的咳了一下,推开自己的房间门。

程宝琦的习惯,不是忘了带钥匙,就是忘了拿钱包。

放学后,她摸了摸身上的钥匙,掏出手机给顾连城发消息,“我钥匙忘带了,你什么时候回去?

好一会没有回复,她看了看时间,往教学楼的后面走去,想看看他会不会在篮球场上打篮球。

果然,在篮球上,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站着一堆男生,在操场上站着,追来赶去的,抢篮板的...

还有旁边时不时传来的欢呼声,三五个女生红着小脸,手里拿着水。

进了,三分球的顾连城。

传来阵阵的女生尖叫...

“招蜂引蝶...要不要这么浮夸....她看了看进球的那个身影,心中想了想,若不是平时爸妈整天夸他踩着自己,还是挺帅的。

不过现在,她只有白眼留给顾连城,小声嘟囔了句:“就知道耍帅...

也不是很帅,也没有很帅。

好吧,就一点点吧。

她没打算去叫顾连城,看见他的书包,和熟悉的外套,径直走了过去,蹲下来。

顾连城那边正打篮球呢,也看到了那个蹲在角落里的小姑娘,笑了下,长而微卷的头发软软的散在肩上,随着风轻轻浮动,软软乖乖,温温柔柔的样子,正低头往他背包里翻着东西。

旁边的三三两两的聊着天,有女生见她直接过去翻顾连城的书包,在一旁嘀咕,“那谁啊?怎么这么明目张胆的翻连城的书包?

一字不落的传进她的耳朵里,动作停顿了下,然后只当没听到,继续埋头努力的积极找钥匙。

“听说是连城的姐姐。

“姐姐啊,怪不得呢,长得还挺好看的。

......

她脸色青了青,白眼都要翻到天上,难道只是因为是他姐就是长得好看了?

谁又稀得是他姐姐?

顾连城站在篮球场上,这会打球也懈怠了许多,看着她终于摸到钥匙了,还低头踢了脚他的书包。

程宝琦手里拿着钥匙,放在自己兜里,准备离开篮球场的时候,看见那几个女生向她走了过来。

程宝琦==。

“你好,你是连城的姐姐吗?

还好不是来找茬的,她松了口气,语气淡淡的,“嗯。有事?

她心有余悸。

顾连城刚上高中的时候,嗯,他是第一名的成绩进来的。

新生致辞上有他,引得底下一群小姑娘议论纷纷。

“这么帅,还这么聪明!

“男神,绝对咱西辞一中的男生,这人长得也太帅了。(*╹▽╹*)

那声音尖叫的刺痛着她的耳膜,她抬起手将耳朵捂住,这群人,他有什么帅的啊,不就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

至于他在台上讲了什么,她一点也不想听。

她想起来了,他的照片还贴在学校的百名榜上,前三的照片随时会更换,可这厮的照片永远是那一张。

她路过百名榜的时候停顿过,隔着玻璃,扫了眼那张照片,左边的唇角微微勾起,要笑不笑的样子,透着一股漫不经心的笑容,痞痞的,那会他已经很帅了,眼神并没有直视着前方的镜头。

嗯,那日课间,她路过看着那摄影师在他拍照,冷哼了一下,抬起手,给他做了个小猪的样子。“丑死了!

他的视线是看着一旁做鬼脸的她,后来,那张照片在学校贴了三年。

顾连城经常让她等他一起回家,顾连城还没放学的时候,她在楼下。

经常能遇到一些穿着怪异,化着厚厚的妆,他们隔壁班的女生,三两个一起堵在她身前,那几个明明是高一的小女生,她看着她们比她高快一个头,被那气势吓得有些后退。

一个瘦瘦高高的女生双手插着腰,指着她问,“你是顾连城的女朋友?

“.......程宝琦看着那人的趾高气扬,浓浓的眼妆,纤细的手指上涂着黑色的指甲油。腕上带着一串串的金属手链。

跟在她旁边的女生上下打量着她,视线停留在她略微平坦的胸上,讥笑了一下,“看着也一般,顾连城看得上她?

她怎么就“一般了?程宝琦平时温温柔柔的偏偏跟顾连城相处多了,平时她的小脾气小性子在他身上使惯了,有时候也会有收不住的时候,顾连城每次都黑着一张脸:“你就知道跟我横,平时在别人面前怎么没见你这么横?

“我横不过。

“......

顾连城吸口气,平复着心情,看着她这副小无赖的样子,还挺聪明,知道跟别人横不过,就跟他横,“行。就跟我横,没事。他反正想着自己老婆自己受着。

另外两人也顺着她的目光看着程宝琦笑了笑。

“嗯...你看着...不太一般。程宝琦看看她笑眯眯的,一头的离子烫,脸上还贴着亮晶晶的东西。

“顾连城的眼光怎么这么差。

“他眼光应该还可以,至少,是看不上你们的。程宝琦笑笑,心中思量着,才刚高一的小女孩,好心提醒着她,“顾连城是不喜欢女孩子这样的横行霸道、怒目横张,要不你改改风格。

那人听着觉得面子有些挂不住,狭长的眼尾轻轻挑起,透着几分尖利,“难道喜欢你这样的装着可爱,装清纯的?

程宝琦淡淡笑,歪着脑袋回她,“我用得着装吗?倒是你很需要装一装

那人使了个眼神,另外两个手将程宝琦的手拉着,她挣了挣,没挣开,带着怒气看着那人,那人嗤笑,“我就想看看你又有多清纯

“反正比你...她还在嘴硬的想反驳。

看着那人染着黑色指甲油的手往自己衣领上伸来,像是一双魔爪,狠狠的撕扯着她的衣服。

她把校服放在了学校,身上穿着一件软软糯糯的白色毛衣开衫,内衬是一件浅色的花边吊带。

“走开!别碰我!看着她的手在自己胸前的衣服上,粗鲁的扯开自己的衣领,程宝琦一边挣扎一边喊着,声音有些尖锐。

“拿开你的脏手!

顾连城听到程宝琦的声音飞快的冲下楼梯,扼住了那人想要落下的巴掌,声音低沉,“你他妈的在碰她一下试试!他抬手,修长的手指紧紧扼住了那人将要落下的巴掌。

那人愣了几秒,回过头,才反应过来,发现是顾连城,瞪了那人一眼,透着危险的信号,他黑着脸的时候让人感到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通常程宝琦都会在这个时候不去招他,因为她不敢。

原本那人气势汹汹的手指瞬间泄了气。

他的力气很大,攥着那人的手腕生疼,那人轻轻的叫了出来,程宝琦看着他的手,白皙的手,骨节分明,因为攥的太大力,而那人的手腕被捏的通红,手背上的青筋出现。

他的皮肤很白,袖子卷在手肘,露出一截小臂,肌肉紧绷着。

看到他的身影,觉得又生气又委屈,眼眶瞬间就红了起来。

顾连城已经扬了手掌,准备打在那人脸上的时候。

程宝琦小声的喊了一句“连城。声音里带了些哽咽。

显然,顾连城也看到了那个红着眼眶的人,视线停在了她胸口被撕烂的衣服上,低骂了一声操,听着楼上陆陆续续的下楼的脚步声,只好先放下手,赶紧脱掉身上的校服,走过去裹在她的身上。

“别哭呀。顾连城掌心轻抚着她后脑的长发,低声在她耳边,“别怕别怕,我在。

江一树吊儿郎当的吹着口哨,从拐角出来,正好看着顾连城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程宝琦眼里含着泪,脸瞬间黑了下来,“怎么个事?

看着她紧紧的捂着身上宽大的校服,扫了一眼地上掉的纽扣,他今天和程宝琦一起来的学习,认得出那是她衣服上的扣子,皱着眉头回头看见三个染着头发的小太妹,瞬间明白过来,把书包扔在地上,捏了拳头抬脚朝她们走了过去。

察觉到他要做什么,紧张地抓住顾连城的手,推了推他,带着惊慌的语气,“你快拦着他呀,人家可是女孩子。

他冷声, “女孩子?顾连城紧了紧她胸口前的校服,头也不回,脸色凛冽,声音冰冷的说着,“不拦,你老实待着,他不动手,我也会动手。

程宝琦皱眉,这两个人,真要对女孩子动手吗,她抬头,小声说了句:“你俩今天意见还挺一致。

抬手将她散开的发丝别在耳后,微拧着眉:“你废话话还挺多。

虽然她也这三个人也很讨厌,可到底是女孩子,哪能被这样打,她推开顾连城的手,大声叫着,“江一树,你...你住手

那人的眼里盛满了恐惧,脸一下涨红,似乎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个男人这样果断扬起了手,在学校里打女生。

“为什么?她这样欺负你。江一树的手也举在半空中,听到程宝琦的话回了头,带着疑惑,他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也不介意打女人。

自小就见不得她红眼睛,何况,这人也太过分。

何况,区区一个女人,参谋长的儿子他在阅兵上都揍过,何况这样一个品行恶劣的人。

都是女孩子,大庭广众的撕人衣服,往胸前撕?

程宝琦穿着顾连城大大的校服,拉上拉链,叹了口气,“算了,看她的样子也被你吓到了。放开她吧。

江一树一向听她的话,看着她,心有不甘,手上加重了力道推了一把那人,那人重重撞在身后的墙上,弯腰捡起地上自己的书包,和她的,递给顾连城,跟在她身侧。

程宝琦想缓和下气氛,还没说话,江一树古铜色的脸隐隐带着怒气,“宝宝,谁教你受了欺负还这么忍气吞声的,咱几个哪个不能为你出气的?为什么不让我揍她啊?

程宝琦扯扯顾连城,要他帮忙说句话。

顾连城也抱着手臂,声音冷淡带着点怒,“我也想知道,平时在家不挺横,说你几句就怼我,还上手的,今天怎么了?

“.......程宝琦甩开他的衣角:“你俩现在合着伙来拷问我?合着伙欺负我?

“.....两人看看她眼睛又有要红的迹象,不说话了。

程宝琦看见江一树把那人推得撞在墙上,也并没有开口,自己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气,推了就推了吧,她已经够心软了,不然依江一树的力气,能把她脸上化着的厚厚的粉打掉一层。

回家的路上,第一次,三个人都没有说话。

程宝琦不再叽叽喳喳,大树也不再咋咋呼呼。

回到家时,

她拉开顾连城宽大的校服外套,衣物摩挲到胸前的皮肤时,她“嘶地抽了一口冷气。

顾连城扭脸,“怎么了?她打你了?疼?

她点点头,“疼,被她的指甲划到了。那人的手指细细的,指甲留的很长,每个都涂着黑的发亮的指甲油,在撕扯着她的衣服时,划在了胸口上。

“我看看。说着要去拉下她身上的拉链,低着头想去检查她身上的伤口。

程宝琦的脸轰的一下红透了,“你别....你别拉我衣服,在胸口上。咬着要又腔调了一边,“在胸口上!

顾连城手上的动作滞了滞,有些尴尬,摸了摸鼻子。

眼皮动了动,想缓解一下气氛,却说出了一句,“没事啊,你没有,我看看,伤怎么样了?

她咬牙切齿,大声说,“我怎么没有了,我没有你有啊!脸红着听到他的话,瞬间火气涌了上来,刚刚那几个人笑她就算了,他也敢这么质疑她,怎么没有了,就是没那么明显。

“好好好,你说有就有行了吧。

行了吧?听见这话,更生气了。

程宝琦捶着他,“我就是有!本来就有!

放以前他就捉住她的手腕了,看着她炸毛的样子有些好笑,又怕跟她闹着,碰到她的伤口。

“你急什么,看你急成这个样子,好像下一秒就要扯了衣服证明给我看。

她手停在半空,脸上开始发烫,证明给他看?“无耻,谁要给你证明,谁要给你看啊。抓住他的胳膊,张开嘴咬在他的手臂上,使劲用力!

他也不说话,也不喊疼,程宝琦觉得没意思,又觉得下口有点重了,松开牙齿,舔了舔嘴唇,问他,“疼吗?

“你属狗的吗?

看着那一排整齐的压印,元宝正蹦蹦跳跳的撕扯顾连城的裤子,软软地说了句,“你才属狗的,我才不属狗。

“猪。拉着她的手,让她坐在沙发上,他转身去柜子里拿医药箱,放在沙发上,看着她,“要不,你拉下来,我看看严重不严重?我给你擦药?

她满脸通红,眼睛瞪得大大的,“你滚。

顾连城退步,“那我,闭上,一只眼睛?

她的脸又黑了,“顾连城,你是不是拿我当傻子?你什么意思啊?

“那闭两只眼睛不是就看不到了嘛。

她咬牙,你想看到什么。

他笑,眼神有些不怀好意,“看看你的伤口严不严重啊,你以为我想看什么...

她咬着唇,抬眼却看到他的坏笑,吼了出来,“不要,不要你帮我,我自己会上药!想是终于想起了是什么,眼眶上氤氲着的水汽一下子涌了出来,“我疼死了,疼死了,你还笑,都是你,都是你!

“哎,怎么哭了啊...顾连城抱了抱她,以为是胸口的伤有些严重,她一向最怕疼了,叹了口气,在她耳边一句一句的哄着,“嗯,是我的错,别哭了,你别哭啊,我看看伤口?就一眼,我看了负责行不行,负一辈子,让我看一眼。

“不行,我自己擦药,谁要你帮忙。

.....

看了看站在前面的女生,脸红了红,声音小小的,拿出一封粉红色的信封,递给她,“能不能帮我把这个给连城。

她扭头,看着顾连城和许泊川勾着肩,有说有笑,完全没看见她。

程宝琦脸色正经起来,没接过情书,“顾连城不喜欢女孩子。她嘴努了努,示意她们看向他,轻轻在她耳边说,“其实他喜欢的是许泊川,唉,从小他就喜欢和男孩子一起,从来不喜欢男孩子靠近身边,家里人带他去医院看过了,他性向有问题...

继续补充:“你别看许泊川那风流样,和女孩儿关系很好的样子,其实都是掩饰,他俩整天混在一起,经常夜不归宿,经常!

看着那女生脸色铁青,手里将粉色的情书攥紧,像是要攥出个窟窿,转身走开了。

程宝琦满不在意,心情还挺不错的给他发了条消息,【钥匙我拿走了。】

过了两个小时,她坐在客厅里抱着半个西瓜,收到顾连城的消息,【我什么时候成性向有问题了?我什么时候喜欢许泊川了?】

程宝琦看了眼手机屏幕上的消息,笑了笑,【你天天和许泊川在一起,很难让人不怀疑,你对他有意思,或许许泊川对你有,四舍五入你喜欢许泊川。】

顾连城看着她发来的消息,脸色很黑,这都什么逻辑,挑了挑眉,在屏幕上按下,【我整天跟你在一起,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的不是你?】这样更合理些吧。

程宝琦挖着西瓜,明显被这句话呛到了,她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人狗殊途】

顾连城:【是狗也喜欢你。】

程宝琦气的将手机摔在沙发上,不在理他。


《不曾有人似你》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