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

小玉狐著

本文标签:

经典热门小说《侯门嫡女如珠似宝》是大神级网文作者“小玉狐”的代表作。小说精彩内容概述:现在因为自家女儿的贴心,蒋氏冷着的眉眼舒展开来,“好,娘不生气。”说完后,亲了亲自家小女儿肉嘟嘟的小脸蛋。“世子夫人,您看咱家大小姐多懂事。才这么小就知道安慰人了...

来源:mbsc   主角: 小囡囡王老侯爷   更新: 2023-03-09 10:34: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网文大咖"小玉狐"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侯门嫡女如珠似宝》,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现代言情,小囡囡王老侯爷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 一进大殿,王姒宝在蒋氏的怀里四下打量了一番只见大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成的墙板,上面雕刻着展翅欲飞的凤凰图案让整个大殿在厚重中透着股灵动殿中央两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与墙板上的凤凰遥遥相对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殿内熏染着若有似无的香,使得整个大殿带有朦朦胧胧看不真切的感觉 ......

第三十九章 关于收徒的问题

王姒宝走到自家爹爹面前,献宝似的递给王子义从林溪那儿要来的字画。

然后就在王子义书桌的对面拄着小脑袋,眨着大眼睛看着自家爹爹道:“爹爹,你看,这是我班上的一个同窗写的字。

你都不知道,我们那个付先生可喜欢他的字了。

您给好好看看,他写的字有没有我写的好?

又指了指林溪画的画,“那个是他画的画,您再看看,他画的好不好?

王子义一手接过王姒宝递过来的纸张,一只手轻点了一下王姒宝的小脑门,宠溺道:“你呀,也不知道谦虚点儿。

你写的字目前来说也只能是勉强入的了为父的眼而已。

王姒宝在现代时就练过毛笔字。

到了这里,两岁启蒙,又是经王子义这种隐藏大家的精心教导,又岂能不见成效?

只不过,她现在年岁还是太小,即使每日练剑,手腕上的力度还是不如成年人。

当然,就连王子义都不知道,王姒宝现在所写的字也是藏拙了。

他根本就没见过王姒宝现在写出来的行楷,那叫一个漂亮。

王姒宝当然不可能随随便便就将行楷给亮出来。

毕竟到目前为止,王子义只教过她写簪花小楷而已。

等到王姒宝学过行书之后,她才能慢慢将行书和楷书结合后的行楷显摆给自家老爹看。

(这个时候的行书多指‘行草’) 王子义先看的是林溪写的字。

他不光只是看字的表面,连同其中每一笔画都没落下。

看过之后点了点头,赞赏道:“不错。

写的确实比你的要好。

王姒宝听了这话非但没有不高兴,反而欣喜道:“爹爹,你再看看他画的画。

王子义又翻看了林溪随堂做的画。

确实是一副比较完整的画作。

明显比王姒宝的画风要老到。

他实事求是道:“这个也比你的要好。

宝妹,看来为父平时对你的学业要求太低了,今后还要加强对你的督导才行。

王姒宝并不在意自家爹爹是否真的会加强对自己的督导。

她眨着大眼睛问道:“那你可不可以收他为徒啊?

不待自家老爹答复,她又十分严肃的接着说道:“我看他是个可造之才。

自家老爹的才华恐怕只有她这个当女儿的知道。

但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将来不可能将自家老爹的衣钵,发扬光大。

所以,王姒宝在看了林溪写的字画后,便想着让自家老爹收下他当徒弟。

本来早就想像自家老爷子一般留胡须的王子义,因为王姒宝的强烈反对,至今颌下一片光洁。

这样一来,已经四十许的王子义看上去仍然十分年轻,俊美不凡。

看到王姒宝耍宝一样说着对方是个可造之才,把他逗的一乐。

这一笑,更是让人觉得眼前一亮、夺目异常。

王姒宝心中暗忖:果然是妖孽。

不然也不会勾的人家程璞瑜的老娘宁和长公主至今对他仍念念不忘。

还为的这个和自家老娘不和了一辈子。

连带着也不喜欢她这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萝莉。

“你这小脑袋瓜中一天也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

刚上学几天就想着给你爹爹弄个徒弟来。

你以为收徒是那么容易的事吗?

还你觉得人家是个可造之才?

嗯?

你对那个同窗了解多少?

王子义恨不得砸开王姒宝的小脑袋仔细看看里面都装着些什么?

谁家五岁的小姑娘没事儿竟瞎操心的?

去年给他二哥娶回房媳妇,又给自家老爷子弄了个恭桶,听说最近又在为蒋太后的六十大寿捣鼓些新鲜东西。

现在又开始给他找徒弟。

“我觉得他很好啊。

昨天还帮过我了呢?

王姒宝努力为林溪在自家老爹面前刷好感度。

“那他的家世如何?

人品又如何?

不要以为人家帮过你一次就是好人了。

还有他有没有拜过师?

他自己又想不想拜为父为师呢?

这个好像还真不知道啊。

哎呀,她怎么忘了,在这里崇奉‘天地君亲师’。

师徒关系仅次于父子关系。

而且每个人的一生也只能正规拜一个人为师。

岂是这样随便说说就行的。

王姒宝握着小拳头,砸了一下自己的小脑袋。

懊恼的说道:“爹爹是我太想当然了。

我只是想有个人能继承爹爹的衣钵,替爹爹完成您毕生的心愿而已。

王子义拉着王姒宝砸脑袋的小手,攥在自己手中。

语重心长地说道:“爹爹的衣钵不是由你在继承吗?

爹爹不需要收什么徒弟。

爹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整个侯府都太太平平的。

除此之外,爹爹还有个简单一点的心愿:就是希望爹爹的宝妹能够平平安安长大,将来再找个能够像我们一样疼你、宠你、值得托付终身的人。

你还小,有些事想不明白很正常。

但是,你有什么想法都要告诉爹娘。

我们可以替你把关。

要知道,你虽然生在侯府,长在侯府,也得太后娘娘和皇上、皇后的待见。

但是‘雷霆雨露均是君恩’的道理爹爹给你讲过。

我们做任何事都要走一步,看十步。

而且我们走的每一步都需要小心谨慎,绝对不能走错任何一步。

爹爹的志向虽然高远,但是不能因为爹爹一个人的得失而对侯府造成任何损害。

你觉得收徒是件很容易的事儿,但是爹爹为什么会收这个徒弟?

爹爹收徒又是为的什么?

这些势必会有人去无端琢磨和揣测。

也可能会有人从中大做文章。

另外,爹爹在外的名声也不是很好,别人又为什么要拜爹爹为师呢?

爹爹不想沽名钓誉,也不需要去证明什么。

侯府给了爹爹荣华富贵,爹爹也要为侯府的将来做打算。

我们时刻都要记住,侯府经不起任何大风大浪。

与其说这些话时说给王姒宝听的,还不如说是说给王子义自己听的。

他空有满肚才华,却无处释放。

他对外的形象一直是不温不火、腹中空空,徒有虚表之人。

如果在雍都提到王子义,那么众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其长的如仙人之姿的外表,其次才会想到这个人。

外界对他的评价就是温温吞吞,庸庸碌碌、毫无作为的一个人而已。

看着这样的王子义,王姒宝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甚至忽略掉自家老爹那个简单的心愿。

虽然她很想安慰自家老爹,但自从知道了侯府当年的秘辛,还有现在蒋家成了外戚,和顺侯府和蒋家又有姻亲关系。

那么,无论从哪一方面考虑,皇上都不会放任两府做大。

因此,她什么都没有做,就这么安安静静的陪着自家老爹。

和顺侯府也正因为在这些年中一直没有什么大作为,才逐渐打消了皇帝对侯府的不满情绪。

林溪根本不知道,他的拜师之路其实可以提早好几个月。

上了六天的课,终于轮到了休沐日。

这对于不管哪朝哪代的学生来说,都是件令人十分愉悦的事儿。

王姒宝此时正坐在自家亲爹王爸比的怀中商讨着明天出行的大事儿。

“爹爹,明天是我上书院以来第一个休沐日,是不是很值得庆贺呢?

另外,明天宝墨轩有新品出售,那咱们是不是应该去看看呢?

讲完原因,王姒宝又央求道:“爹爹您明天就带着我和娘亲出去逛逛,好吗?

看着自家小女儿眨着亮晶晶、湿漉漉的大眼睛请求自己,王子义真的很难拒绝。

于是点头应道:“好吧。

不过出门在外,可不许乱跑,免得让爹娘担心。

“看您说的,这么多年,我什么时候乱跑了。

王姒宝强烈反驳道。

她又不是什么真正的小孩子,什么时候干过那些熊孩子才干的出来的幼稚事儿了。

王子义捏了捏王姒宝红扑扑、十分健康、有些婴儿肥的小脸蛋,道:“爹爹这不是嘱咐你几句吗?

你想啊,这么多年养大你我们容易吗?

为了把你养好,我们又花费了多少钱财和心思?

这万一不小心把你给弄丢了,咱们侯府得多赔啊。

“哼!

要是我丢了,你们上哪再找我这么一个既可爱、又漂亮的乖宝宝呢?

到时候,我还怕你们一个个哭鼻子呢?

王姒宝对于自家爹爹的发言显然不满。

王子义刮了刮王姒宝的小鼻子,宠溺道:“你的脸皮怎么这么厚呢?

“很厚吗?

爹爹你再试一试,我才不觉得厚呢。

王姒宝说完还把自己的小脸凑了过去。

“还不厚啊。

王子义顺势又捏了捏王姒宝的肉呼呼的小脸蛋。

手感真的很好。

可惜,比从前瘦太多了。

“对了爹爹,你明天记得多带些银子。

王姒宝不忘提醒自家爹爹。

“为什么要多带些银子?

王子义疑惑的看着王姒宝。

王姒宝立刻给予答疑解惑:“男人赚钱不就是为了给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们花的吗?

而女人嘴上虽然不说,但其实这个时候她们的心里都会很高兴的。

为了你的妻子,我的娘亲,也为了我,你的孩子高兴,爹爹是不是应该在明天多给我和娘亲买些好东西呢?

尤其是咱们一家三口,难得有这样的机会一起出去逛街。

这几年自家爹爹和娘亲的感情越来越好。

因为没有后院那么多的糟心事儿,蒋氏越活越年轻,也越来越漂亮。

为了巩固这种成果,王姒宝没少费心巴力给他们创造机会。

显然明天就是个好的机会,又岂能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