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穿越重生> 姐姐,一起修炼可好

>

姐姐,一起修炼可好

猪呼呼著

本文标签:

强烈推荐热门穿越重生小说《姐姐,一起修炼可好》,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猪呼呼”。小说无错版梗概:此时的她早已灵力耗尽,她手里只有三颗聚灵丹,但是为了让南楼乖乖吃下去,才骗他有五颗,而现在她要去拿寒冰灵必然只能用身体硬扛寒灵风,稍有不慎,她自己也会一命呜呼。但是,为了不让上辈子的悲剧重现,南风灵毅然决然地朝着寒冰灵走去。刺骨的寒风像鞭子一样抽打在南风灵的身上,她的脚步一步重于一步,现在的她毫无灵...

来源:fqxs   主角: 南风灵南楼\\/楼御   更新: 2023-03-09 20:50: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第3章 寒冰灵


南风灵没时间多想,她环顾四周,周围依旧是一片蓝色的冰面,但她知道寒冰灵就在附近,根据天道所说,靠近寒冰灵她就会灵魂出窍,只要她朝着会让她身体变得飘忽的方向走,就能找到!

南风灵再次背起南楼往前走,果然,没走两步,她就觉得身体再次出现变轻的感受,有了两次经验,她开始用意念一边压住这股轻乎的感受一边继续往前。

这次,南风灵没有灵魂出窍,而且,她还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冰洞。冰洞里的寒灵风更强,在冰洞的中心悬着一颗蓝色的水晶石,在这颗水晶石的周围已经形成了一缕一缕肉眼可见的风束。

南风灵将南楼放在冰洞口她目光所及的地方,然后只身走了进去。此时的她早已灵力耗尽,她手里只有三颗聚灵丹,但是为了让南楼乖乖吃下去,才骗他有五颗,而现在她要去拿寒冰灵必然只能用身体硬扛寒灵风,稍有不慎,她自己也会一命呜呼。

但是,为了不让上辈子的悲剧重现,南风灵毅然决然地朝着寒冰灵走去。

刺骨的寒风像鞭子一样抽打在南风灵的身上,她的脚步一步重于一步,现在的她毫无灵力防身,这些带刺的风就像是直接抽入了她的骨髓,除了冷,更有痛!

但是,南风灵不退,相比目睹南家被灭,这点痛算不得什么!

“咔地一声轻响从南风灵体内传出,接着,“咔咔的声音犹如倒豆子一样从南风灵的体内倾泻而出,南风灵大吐一口鲜血,终于终于支撑不住,单膝跪在了地上。

她的经脉碎了!

南风灵浑身剧痛犹如滚入了刀山火海,她恨,重来一次,她还没有好好经营南家,怎么能这样结束了呢?

“南,南......南楼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他微微撑开眼皮看着南风灵的方向,此时的他,身上覆盖了一层薄冰,这层冰连着地上,仿佛要将他融进冰内。

南风灵听到他的声音,心头一震,她想,既然她不能亲自带着南家走向强大,但至少可以救南楼,以南楼上一世的实力来看,这个孩子的天赋绝对强过她,南家可以托付给他!

想到这里,南风灵忍着剧痛,撑起身体,继续朝着寒冰灵走去,此时的她,经脉具碎,被风一吹,就像脱光了衣服在刀尖上滚。当她握住那块石头的时候,她的意识几乎已经全部丧失。

南风灵不知道自己怎么爬到南楼的身边,然后拔出匕首撬开了南楼身上的冰,扎在了南楼手臂上,鲜血飞溅出来,扫落在了寒冰灵上,寒冰灵立刻化作了一缕白烟印进了南楼的额头内。

“南楼,你要答应我。如果我死了,要好好修炼,未来保南家周全!说完,南风灵便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南风灵觉得浑身又冷又痛,然后一个温柔的声音传入她的耳朵里,轻声喊着她的名字:“灵儿,灵儿。

南风灵迷迷糊糊地应了声,微微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个温润的少年。

白轻寒!

“灵儿,来,喝些姜汤。白轻寒见她醒了,立刻端上一碗冒着热气的姜汤给她。但是南风灵没有接。

这个人是她上一世最喜欢的男子。她最初讨厌叶洛婉,就是因为他在人群中多看了那女人一眼。但是后来,白轻寒还是喜欢了叶洛婉,并听了叶洛婉的话,带着白家来围困南家。自那时起,她对他的喜欢就烟消云散了。

白轻寒见她没动,便从食盒里取出了勺子,少许舀了些姜汤送去南风灵嘴边。

南风灵微微避开,再看了一眼周围,发现她竟然在马车内?

“这是去哪里?南楼呢?南风灵冷漠地问道。

白轻寒并未察觉她的情绪,但还是挪开了勺子,温和且耐心地解释道:“我今天本是带着自家弟子来冬青山采摘纱雪莲的。入山后就见到福伯在山里面寻你和南楼。他说,你们已经失踪三日了。

“后来,冰谷那里传来了爆动,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就见南楼从一片破碎的冰原中将你背了出来,然后他自己也晕过去了。南家的人已经将他带回去了。我看过他的伤势,只是灵力耗尽,应该没什么大碍。

“但是我在查探你伤势的时候......白轻寒长长的睫毛微微颤了一下,温润如玉的眼中露出几分心疼的神色。南白两家素来交好,他和南风灵小时候经常一起玩耍,他将她当做妹妹一般,如今发现她经脉寸断,他心里也不太好受。

“发现我经脉寸断?南风灵似乎毫不介意这个。她试图坐起身和白轻寒平视,但是因为经脉寸断导致的疼痛,令她无从发力,最终只能继续躺着。

白轻寒心疼地将身后的垫子替她摆正,继续解释道:“灵儿,你是南家少主,南家现今的第一天才。如果你的伤势被别人知道,南家会乱的。现今南家主和南夫人都不在府中,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准备带你回白家养伤,一切等你爹娘回来再说,可好?经脉寸断就意味着此生再也无法修炼了,对于这个以强者为尊的世界来说,南家旁系是不会任由一个废物继续坐在少家主的位置上的,若是这时候放她独自呆在南家,不仅不利于养伤,可能还会落得被人排挤的下场。

南风灵看着他充满关切的脸,态度也缓和了许多,任由他扶她起身。其实,在他喜欢叶洛婉前,白轻寒待她也是很好的,只是后来她与叶洛婉针锋相对,逼得他不得不在她们二人间做出选择。

但是,上一世的所有事情都令她痛彻心扉,她不可能当做没有发生过一样继续毫无芥蒂地依赖白轻寒。

“送我回家吧。

“灵儿,不要任性。白轻寒耐心地劝道:“事关南家大局,而且南家没有丹药师,去我家或许还能想办法......

“办法?南风灵因为疼痛,表情显得有些冷酷,她言简意赅道:“经脉寸断是无法修复的。我早已做好了付出代价的准备,不必费心了。南风灵顿了下,又道:“谢谢你,白公子。还请看在我们两家的交情,暂时替我保守这个秘密,日后定当还你这个人情。

白轻寒顿了顿,神色有些不自在。自从去了云霄宗后,他确实很久没和灵儿见面了,但是在那之前,他和灵儿的关系一直很亲近,现今她一口一个白公子,一口一个人情的,怎么突然就生分了?

不过白轻寒并不是多嘴的人,既然南风灵执意要回家,他只好命人将车往南家驱使,并提早派人通知福伯和小桃在门口接人,还留下了许多调养经脉的丹药。

小桃一见南风灵,顿时“哇地一声,哭出了声:“小姐怎么去采个药,竟然伤成这样了?是不是那个南楼,是不是他害的小姐?

南风灵摆摆手,她现在实在没有力气安慰小桃了,只无力地道了一句:“和他无关。

“大小姐。福伯也上前来搀扶南风灵,心疼地问道:“白公子说你伤得不轻,要带你去白家疗伤,你怎么回来了?

“不想欠他人情。

“啊?福伯露出疑惑的表情,小姐喜欢白家公子他们都是知道的,以往粘着他还来不及,现在怎么会说出不想欠他人情的话,于是忧心地问道:“是发什么事了吗?

“没。南风灵在二人的搀扶下慢慢地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经脉的伤寸断犹如被千刀万剐,而且是时时刻刻地都疼着,照理说她该让人抬着回去才对。但是她不能,她绝不能让人知道她废了,尤其是南家的旁系。

“对了,南楼如何了?

福伯一听,脸色变了下,南风灵察觉到他的一样,声音微冷道:“他怎么了?

福伯语气不太友好:“大小姐和他一起出去,他只是灵力耗尽,而小姐却伤得不得不由白公子带去白家疗伤,南楼无论是作为大小姐的弟弟,还是作为南家的子弟,他都没有保护好大小姐,理应该罚。念在他还未醒来,我暂时先命人将他送回了院子,等他醒了再去问责。

南风灵停住脚步,看着福伯,以命令的口吻说道:“此事到此为止。

福伯顿了顿,最终还是点头应道。

等南风灵回到院子后,再也忍不住地吐了一大口血,鲜血染在了雕花木床上,小桃听到动静赶紧跑了进来。

“小姐。小桃泪眼汪汪地扶着她,声音哽咽道:“怎么会伤得那么重?我去喊人,我......

“小桃。南风灵艰难地拉住小桃的袖子,语气虚弱道:“你听着,我的伤势不得告诉任何人,明白吗?

小桃不解地看着南风灵,最终还是艰难地点点头:“小姐说什么,我就做什么。小姐不让说,我就什么也不说。

“好。接下来,我要吩咐的事情你要一一记下来,好好完成。

“好。小姐你说。小桃一边哭着,一边替南风灵擦掉脸边的血迹。

“第一,我要闭关一个月,这一个月,不得让任何人靠近我的院子。第二,你去把我房内的所有丹药偷偷送去给南楼,然后告诉他,冰道内发生的事情一个字也不能说出去。

“好,小桃记下了。小桃顿了顿又道:“白公子留下的丹药也给南楼吗?

南风灵摇了摇头:“他的丹药先留着,等我闭关出来后,再还给他。

“好。

南风灵安排好这些后,才又松了口气,躺在了床上。白轻寒说得对,她无法修炼的事情现在还不能说出去,否则南家必乱,所以她要用一个月的时间养好伤,继续当她的南家少主。而南楼那里,他得了修者人人想要的宝物,如果被人知道,一定会被觊觎,夺宝杀人的事情她可没少见。所以他们经历的事情决不能告诉任何人。

至于白轻寒的好意,她现在也只能心领了,这一世,她想尽量减少和他的交集。

这一夜,南风灵被经脉寸断后带来的痛楚折磨得满身是汗,无法入眠,而南楼也没有好到哪里去。自从他亲眼看着南风灵将一样东西送入他体内后,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越发冷了,但所幸的是他慢慢有了力气,他背着南风灵,一拳打碎了冰壁,逃出了那个地方。

但是当他在南家醒来后,他体内的寒冷并没有消失,反而在灵海内察觉到了一块石头,这石头周围散发着冰冷的气息,不断冲刷着他的经脉,令他不得不持续周转着灵力与之抗衡,害得他辛苦压制的修为不断上涨。

南伯伯告诉过他,若想好好活着,必须藏拙。所以,这些年来,他不仅不敢修炼,更要时刻压制住不经意间自动周转的灵力。但现在,这块石头的到来,令他无法在维持原状了。

炼气一层,二层,三层......一直到来筑基期一层才停了下来,而他体内的石头并未被炼化,只是暂时停止了释放冷意。

“仅仅一夜就涨了那么多修为。若是正常修炼,我怕是已经到达结丹期了。

修者等级共分为炼体期,炼气期,筑基期,固元期,结丹期,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半神期,成神期,每期由弱到强又分为九层。哪怕是天赋不错的修者,修炼到结丹期也要六十年的时间,而南楼现在才十四岁,十四岁的结丹期修者比他一夜间从炼气期修炼到筑基期更加恐怖。

“我,到底是谁的孩子?南楼看着自己的手,不禁喃喃自语,他从未见过自己的父亲,母亲也在他四岁的时候就离开了,南伯伯更是一见到他就知道他天赋惊人,让他藏拙。随着他年龄增长,他愈发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怪物之子?否则,怎会与旁人差那么多?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南楼坐在窗口发呆,一个婢女模样的人偷偷摸摸地进了他的院子,他一眼就认出这是南风灵身边的小桃。

南楼立刻起身,小桃已经走到屋前,二话不说就塞了一个包裹给他。

“她怎么样了?南楼急道,他在这个家里并不受待见,所以他没有地方去探听她的消息。

“小姐闭关了。小桃努努嘴,指着包裹:“这些丹药是小姐让我偷偷给你的。还有小姐让我给你带了一句话,冰道内发生的事情一个字也不能说出去。小桃学着小姐的语气说道。

“好。南楼自己想了一夜,也猜到了他体内的东西可能是个天材地宝,现在他们修为不高,若是被人觊觎上会有危险的。他能懂南风灵的意思。

“她到底伤得如何?眼见小桃转身就要走,南楼赶紧快一步拦住她的路,神色焦急地问道。

小桃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才一早上时间,已经有十几个人问她小姐的事情了,“闭关了。修炼着呢,小姐说了不要打扰。小桃没有直接回答,但是从侧面告诉对方,小姐问题不大,还能修炼呢。

南楼想了想,也许是她也得了什么天才地宝,正在闭关炼化,想到这里,他才安心地放了小桃离开。

而南风灵这里,因为经脉寸断的伤,扯动着心脉,又连着吐了几次血,有的时候小桃刚好在旁边,替她拿盆子接了,有的时候小桃出去拿饭,南风灵未曾忍住,就吐在了床上。

看着血迹斑斑的雕花木床,小桃哽咽着求小姐找人来看看,但是南风灵都坚决拒接了。经脉寸断无药可治,其带来的伤痛也只能自己熬过来,既然这样,南风灵又何必冒着别人发觉的风险找人来医她呢。

不过即使这样,南风灵还是没忘记自己要找定魂珠的事情,她让小桃去书库里取些奇闻异录来,有精神的时候就看两眼,疼得难受的时候也看两眼分散下注意力。但是半个月过去了,她并没发现什么有用的。

这夜,南风灵又从梦中疼醒,她想爬起来去点灯,却不小心磕在了床边嵌的玉石上。南风灵伸手摸了一下那块石头,顿觉手感温热,异乎寻常。

“怎么是热的?南风灵赶紧点亮烛火,朝那块玉石照去。这块玉石是她十岁生辰时,爹爹从外面带回来送她的生辰礼,据说,这石头来自南海,有凝神定气的功效,所以被她嵌在了床头,但是以往摸上去都是冰冰凉凉的,今天怎么是热的?

南风灵举着烛火照在上面,只见原本通体雪白的玉石上竟然出现了好几条血丝,顺着血丝的方向看去,原来是她这几天吐的血未被清理干净,顺着木纹流向了这块石头。

“不对呀。南风灵靠近:“这石头好像吸收了我的血?怎么会这样?南风灵将手覆盖在玉石,然后慢慢感受着它的暖意从掌心穿透,逐渐通达全身。南风灵只觉得自己重生后飘忽不定的感觉渐渐被抚平,浑身舒畅。

南风灵还想继续,但是手里的暖意似乎被她吸食殆尽,整块玉石又回复了冰冷。


《姐姐,一起修炼可好》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