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英雄鑄造師
英雄鑄造師

英雄鑄造師貝利亞

標籤: 約書亞 貝利亞
  英雄……英雄……別特么跟我談英雄!你知道創造一個英雄需要多高的成本嗎?   看看那些玻璃罐里的傢伙!他們每一個人都有成為英雄的潛質!現在呢?   一個個光着屁股見了上帝!   殘忍?你是對的……廢掉那些有「變質」幾率的傢伙,也是我們的工作之一
  要知道,英雄和反派boss就是只差一個觀點的玩意!   別用那種評價消費品的態度評判他們?   那抱歉了,對於我們這種人來...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18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人物相關:「再來一次」—「螺絲」


  很少有人叫他的名字,因為大多數人覺得他的名字發音太難,而更多的人只知道他的代號——「螺絲」。

  ——————————————————————————————————

  「你這死小子!」

  五號機庫變得吵鬧起來,遠遠的就能看見一名憤怒的地勤,用他壯碩的身軀兩三下爬上訓練用機,粗暴的將一個飛行員從機艙里扯下來。訓練用機的機艙離地面有好一段距離,從那上面摔下來絕對夠受,但是當飛行員重重的砸在地上低聲**時,那名強壯的地勤並沒有就此罷休,他揮舞着鐵鎚一樣的拳頭結實的在對方的頭盔上用力砸了兩下。眾人迅速的衝上來阻止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雖然被眾人拉開,但那名飛行員在挨了兩拳後,試了很多次都無法支持起自己的身體——這期間,沒有人去扶他,也沒人去詢問這到底怎麼回事,當然也沒人指責那名暴力的地勤——地勤絕不會無緣無故揍自己千方百計捧上天的這些「嬌子」,而如此憤怒的痛揍飛行員的行為......在學院要塞已經很多年沒有出現過了。

  20分鐘後,這名飛行員的教官從醫務部領會了自己的學員,並將他帶到遠離機庫的視聽教室。

  「你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嗎?小子?」

  視聽室沒有別的人,只有還沒將頭盔卸下,但卻能看出眉骨眼中挫傷的飛行員和他的新任飛行教官——他們在一起合作剛剛三周。

  「我讓飛機移動了。」

  被叫做「小子」的飛行員猶豫了一下,終於將頭盔從頭上摘下來。他的眼睛腫了,這很糟糕,也許在那塊妨礙視線浮腫消除前他都不能上天。「禁飛」對於飛行員來說是個嚴重的問題,但是他的臉卻沒有因此而變得蒼白或者沉悶,他努力的擠出一個微笑,在教官開口前說出了他經常說的那句話。

  「對不起......是我的錯。」

  教官盯着他,考慮了30秒後將準備好的冰貼遞了上去。他在飛行員的身邊坐下,眼睛看着外面的藍天。

  「這不是『錯』,小子,而是一場『災難』......知道為什麼嗎?」

  「我知道,我打破了飛行員和地勤人員之間的信任......」

  冰貼沒有被貼在浮腫的位置,而是從他的左手轉移到右手,又從右手回到左手。他幾乎接近黑色的眼睛注視着手中那薄薄的冰貼。

  飛行員和地勤的關係,就如同老式的夫妻關係。飛行員「出門賺錢養家」,而地勤人員負責打點「家裡」的一切。他們彼此信賴,彼此依靠,但也能神不知鬼不覺的置對方於死地。認識並且維護這層信賴關係對每一個飛行員來說都很重要,沒人想要飛上天的時候想遇到被一根扳手絆住導彈發射裝置的情況——當然,正常情況下,地勤絕不會破壞飛機,但他們能想辦法讓你吃點苦頭,這和點餐前惹了廚子的後果差不多。

  「讓我們重新回憶一下今天的一切。」

  教官將手撐在膝蓋上,看着自己的學員。就像分析他重複過的上百個飛行動作一樣,清楚而且每個流程都很到位。

  「你確認着陸高度和動力,進入你的指定跑到,然後減速,用合適的速度滑行,然後你控制住飛機並讓它停下來,這時候地勤人員和你溝通了飛機的情況,然後你做了一個確認的手勢。曼夫瑞向你確認飛機的制動,然後你做了確認的手勢了,之後——也就是在你確認『讓飛機停住』之後,你的飛機卻又向前滑動了70CM?你知道么,這差點要了曼夫瑞的命,那時他正準備固定你的前起落架。他幾乎將自己綁在你的輪子前面,而你差點,真的只差那麼一點就從他的胃上碾過去......」

  「抱歉......」

  少年雙手握着冰貼,他的手因為冰貼的緣故已經蒼白,顯然那雙手已經極度冰冷。他重複着「對不起」,就像現在念動一個魔咒。

  「你能記住上百個例行檢查的工序,而且從來沒出錯過。你幾乎以S的成績,完成了所有飛行任務。」

  教官不再指責,他確定他的學員已經明白自己的問題所在,現在他只希望能夠讓這小子遠離那些惱人的問題和錯誤,儘快回到正常的軌道上來。

  「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教官看着自己的學員,然後發現他已然望着剛才自己望着的天空,在天光的照射下,這個年輕人的眼睛中透出一抹湛藍。

  「我還不到停下來的時候......教官,還不到降落的時候......可任務卻終止了......」

  教官看着少年,他不明白這個孩子口中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他知道什麼時候該等待答案自己出現。他將冰貼從大男孩的手中奪過來,撕開密封袋仔細的敷在他浮腫的額頭上。

  「今天的任務其實還有後續對不對?」

  少年的直覺很敏感,他能感受到模擬飛行任務戛然而止,而他的謹慎讓他快速的推理出那些被「隱藏」的後續。

  「比如說?」

  教官仔細的檢查他的傷勢,嘴上隨便附和一句。

  「我擊殺了敵機,任務就終止了,但是如果沒那麼順利,如果......比如,在我完成任務前,長機就被敵方擊落,那麼作為僚機我應該怎麼辦?」

  少年對着自己的教官提出了問題,他的眼睛依舊看着藍天,看着那讓他嚮往卻給他沉重打擊的地方——他的表現不夠出色,因此後續的任務被取消了。

  他的教官明白了他的意圖,站起身打開全息模擬。

  「這是你今天的全程錄影。」

  在投影中,三架飛機同時出現在空中——一架紅色的敵機和兩架編隊巡邏的空軍基地戰鬥機。當敵機出現時,兩架巡邏機中的長機迅速接近目標並與之周旋,而另外一架僚機則緊跟其後尋找時機。

  「這個時候,你應該立刻並迅速爬升到他們的上方,然後判斷敵我並將機頭對準敵機,你有45秒的時間鎖定並打擊目標,過了這個時間你將逐漸喪失攻擊的優勢。」

  少年看着全息圖像中影子,他的確按照教官所說的做了,他很快將飛機拉起來,並且將飛機「仰面朝上」以獲得良好的視角,他很快就判斷出長機和敵機,並且完美的實施打擊。

  「你用了38秒完成了打擊任務,這很好。但是,對於今天的隱藏任務,你的這個成績並不足以應對。這是你犯錯的開始。」

  戰鬥進入第二階段,從後方六架敵機閃電般包抄了過來,並且迅速的幹掉了長機。僚機立刻拉升自己的高度,並且左右躲閃,他不斷的增加飛機的過載給對方造成壓力,但是由於對方數量太多,在勉強幹掉對方一架飛機後,僚機實在是寡不敵眾。

  「這個時候怎麼辦?」

  「翻轉,然後俯衝,進行近地面飛行。」

  少年雙眼依舊無神,他就是這麼做的,讓飛機「肚子朝上」以此保證自己血液向下,此時俯衝可以減少過載造成的血壓,然後他一直讓飛機衝刺到離地面只有2秒墜機的位置——距離地面大概200米的高度,敵機發射了一枚跟蹤導彈,但被他干擾彈化解了。很快他翻轉着把飛機拉起來,重新回到了獵手的位置,接着他鎖定一架沒能跟上他動作的敵機,並用大角度的動作打散了對方的陣型。

  「你沒有在盡量短的時間裏幹掉足夠多的敵人,所以這註定你會失敗。」

  教官點亮了敵方的長機,在僚機**掉的那一刻,他們的列隊有了變化,呈現出兩個二對一的陣型,並且佔據了三個最有利的位置。

  「我不可能一次性幹掉那麼多。」

  少年繼續垂頭喪氣,他知道本次任務雖然完成,但是潛力判定卻會是一個「F」,而這將有可能讓他面臨被退訓的危險。

  「看這裡,小子。」

  教官打了個響指,示意他的學員抬頭,他將敵方的陣型用全息投射在少年面前。五架毫無規律運動的光點讓人眼花繚亂,而他的光點只有一個。

  「在空中所有的列隊並不像陸軍方陣那樣子,你可以喊口號或者聽命令,當然在陣型改變時的確可能會有一兩個命令,但當進入敵方領空,一切通訊會被短時間禁止,這時候你需要做的就是判斷敵人將會得到什麼命令。而這些命令不靠聲音,是看......?」

  教官用教桿指了一下少年,對方很快給出了標準的回答。

  「看動作。」

  「很好,動作的發出者是長機,當他有了新的動作時,就是命令的開始,因此你要做的就是判斷長機然後......?」

  「幹掉它?」

  「不!」

  教官再次打斷少年,他操控了全息屏中那個孤單的小點,然後左右的躲閃,然後攻擊。不但躲避了對方所有的殲敵動作,最後將對方一一解決。那些飛機在他眼中就像提前編好的程序,固定的出現在他的彈道當中。

  「你可以利用他們的行為模式來收拾掉他們,只要『截獲』長機的命令,但是當只剩下長機的時候,這才是真正考驗你的時候,你必須和他拼上所有的智慧和能力,這個時候你們是平等也是最艱苦的時候。」教官和敵機周旋了很久,但是卻勢均力敵沒有任何勝出的跡象。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距離任務時限還有20秒。

  「這個時候你彈藥耗盡,而且燃料也所剩無幾,在過一陣子就要進入重要的掩護陣地,你該怎麼辦?」

  教官看着自己的學生,然後將控制權交到他手上。

  大面積的增援的敵機逐漸接近,他能感受到那股壓迫的感覺,敵機在發出求救訊號,而增援很快就到。那時自己和地面的目標都會暴露在敵方火力當中。少年思考了一下,目光堅定的鎖定了自己的目標。

  「帶我們的戰友上藍天,送我們的敵人下地獄!」

  少年義無反顧的加大引擎功率,飛機像一道閃電般將敵機縱向斬斷,而他自己的飛機也一併葬身火海,墜落中他發現由於敵方確定增援目標被終結,救援毫無意義,而改變了原定的飛行軌道,最終錯過了己方的地面目標。

  這時,任務面板上顯示出「任務完成」的提示。

  「『補考』合格!感覺好些了嗎?」

  教官拍拍少年的肩膀,關閉了全息圖像。

  「這不是真正的『補考』......能讓我飛到天上再試一次嗎?」

  「現在還不行,但對於你,總有重來的機會。等你準備好了,總有一天,你會遇見讓你再試一次的機會......螺絲......總有一天......」

  ......

  ......

  ——Falcon已經安全出倉,重複,Falcon已經安全出倉!

  Falcon隊長的話從通訊頻道斷斷續續的傳過來,螺絲緊跟着完成魚鷹Z-56的壓縮,機身瞬間有了輕盈靈活的感覺,副引擎點火的瞬間爆發出他最陶醉的聲音。

  ——我們德爾塔基地見!祝你們好運,Falcon小隊!

  螺絲確信這是他的最後一通通話,他微笑着駕駛飛機沖向天空。雲層之外,滿眼儘是湛藍,亦如那個他曾經失敗的下午。不過他很慶幸,也就在那個下午,他的教官教給了他一生只能使用一次的「必勝」法寶,讓他來取得這場不可能勝利的勝利。

  「果然還有最後一次重來的機會......」

  他按住自己的通話,撫摸了一下左臂上的「翔蛇」徽章,發出最後一條訊息。

  ——帶我們的戰友上藍天,送我們的敵人下地獄!螺絲離線,完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母親大人的手術順利!感謝R和幽憬醬的祝福和關心!案板回來了,可惜沒趕上更新,番外奉上!本篇特別獻給「螺絲」同學,感謝你一直一來的支持,真心感謝!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靈氣復蘇時代的虎:截止目前,換了物種的奴才流主角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仙王的日常生活:看了10章我今年所有毒點都被這書包了。 設定完全照搬齊木楠,包括人設,甚至包括劇情,看過齊木楠的都會有種即視感,為什麼可以這麼厚顏無恥的寫出這種東西。文筆也很差,可能有初中三年級水平。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美利堅念詩之王:如此冷門的題材,敢寫就很了不起,來個五星吧。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