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歷史軍事›偽戰國史之智計天下
偽戰國史之智計天下

偽戰國史之智計天下跳舞的煙

標籤: 歷史軍事 柳下拓 聶海濤
戰國,是一段由謀士和英雄組成的歷史,不如漢唐盛世大氣,卻多着幾分奇詭風流,不如三國廣為人知,卻一般的壯烈豪邁,比之宋清的殘弱,更是天地之別,不可同日而語
本書將以這段波瀾壯闊的歷史作為背景,編織一個尚算曲折大氣的故事,竭力展現戰國時期風流人物的魅力,作者才氣有限,缺憾難免,還請各位多多指正!最後,本書是小說,不是史書,許多地方難免會跟正史迥然不同,喜歡歷史真面目的朋友,推薦看《史記》、《左氏春秋》以及《東周列國志》
一個縱橫天下、智計無雙的盜賊,一段刻骨銘心的血海深仇,一眾權傾天下的仇家—春申、孟嘗、信陵、平原,當世四君子他將如何展開自己的復仇之旅?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3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十四章 秘宗傳人


第十四章 秘宗傳人
  聶海濤知道今日事情必定不會簡單作罷,明齋不惜辦這聲勢浩大的劍會,其重要目的之一便是藉機造勢打擊魔門,而魔門悍然來犯,也必定是要在剛剛重入中原之時樹立威勢,今晚雙方不少骨幹人物聚集在此,這一仗的勝負,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雙方最終勝負的歸屬。
  當下轉頭看了一眼楚都範圍內最大劍派——青鋒劍舍的門主曹風一眼,凝音成線,傳言道:「稍後一開戰,曹門主務必帶着楚地眾人儘快突圍,然後召集楚地同道,前來救援!」曹風點頭答應,自去悄悄通知其他楚地劍客。
  聶海濤看了一眼廳角處擠成一堆的各國權貴,對那杜驚雷冷冷道:「他們不過是前來觀禮的,如何爭鬥是我們的事,閣下不妨先讓他們離去!」
  杜驚雷笑道:「這是自然!」
  那群權貴如蒙大赦,爭先恐後向大門外奔去,才來到花園之中,卻又碰上了一群手執利刃的黑衣人,但這些人雖然相貌兇惡,卻沒有動手殺戮,反而頗為客氣地把一眾群貴請入了後花園的一間偏廳內。
  畢竟這些人與各國朝廷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若是殺了他們,勢必引起朝廷震怒,那對魔門今後在中原的活動,還是大為不利的,但若是此時把他們放走卻也是不妥,莫說其中可能夾雜了白道劍門外出求援的弟子,便是這些權貴與白道各門都有聯繫,若是有一兩個權勢頗大的心中不忿,去楚都借了軍隊前來救援,那也大大不妙,所以,杜驚雷索性假裝答應讓他們離開,卻讓手下把他們在軟禁在了這裡。
  山莊四周,喊殺聲隱隱響起,廳內白道劍門眾人心中明白,那是魔門人眾在清除山莊四周留守弟子了,左凡氣憤難抑,鐵杖一揚,向著杜驚雷如電撲上,眾人齊聲高呼,加入了戰團,曹風一聲大喝:「跟我來!」領着十多人跳窗而出,向外殺去。
  適才那幫權貴離開之時,燕十三以目示意,柳下拓卻是輕輕搖頭,無奈之下,他只好避開戰團,牢牢盯住了場中的無雙,稍後看見那葉莊主也縮在一旁不肯離去,便伸手把他拖到了身後。
  柳下拓久經戰陣,甫見爭鬥開始,已經不自覺地開始分析形勢。
  場中雙方,白道劍門中各門門主和長老不少,大多武功高強出眾,又有聶、左兩位超級劍手作鋒銳,單論高手人數,實在是佔據優勢,但作為基礎戰力的門下眾弟子,卻不免人數過少,而且經驗明顯不足,魔門眾人都是心狠手辣之輩,出手險惡,實戰經驗豐富,專挑敵人要害下手,不象這些白道的年輕弟子,劍招遞出,卻是以傷人制敵為目的,不時還手下留情一把,須知群戰不是江湖普通決鬥,必要以最大程度殺傷對方有生力量為根本,才有取勝的機會。
  轉眼間,幾個武藝出眾的年輕弟子把敵人挑翻在地之後,劍勢一緩,反被受傷倒地的魔門弟子趁機反擊,重傷倒地,後面魔門弟子湧上,長劍毫不猶豫從他們脖頸間划過,乾脆利落地把他們致於死地。
  大廳外,不斷有魔門弟子湧入,把白道眾人圍在當中,聶左兩人背靠而立,劍杖紛飛,方圓兩丈之內,血雨蓬灑,無人能近,那些各門高手也是圍成圓圈,把一干戰力較弱的弟子護在了當中。
  先前跟着杜驚雷先行入廳的十多個形貌各異的男女也都是一流高手,但他們卻偏偏不去與眾白道高手接戰,反是跟在杜驚雷身後,倏來倏往之間,專挑武功稍弱的敵人下手,為了殺敵於瞬間,甚至不惜合力攻擊,幾個來回,已經成為了收割人命最多的一組。而那些白道高手,被魔門後來的一幫棘手人物纏住,或以一敵二,或以一敵三,雖然還能佔據優勢,卻再也不能緩出手來救助門下弟子。
  魔門此舉之意,分明是先以削減白道人數為主,只要過得一陣,將本已經佔了一定上風的人數優勢充分擴大之後,再分而圍之,便全勝可期了。
  柳下拓看出其中關鍵,心裏也不禁暗嘆,為魔門策劃這一仗的人物可謂極不簡單,注目場中無雙,只見她青劍縱橫,武藝比起初見之時更多了幾分圓轉流暢,想是這段日子以來,又有了不小進步,只對付那些魔門普通弟子,一時還算遊刃有餘。
  賈老實先前還在不住口地批評場中眾人功夫,過得一陣卻沉默起來,喃喃道:「他奶奶的,魔崽子怎麼會來了這麼多,這下可不太好玩了!」
  柳下拓正為他言下之意疑惑,一聲尖利叫喊響徹全場:「臭丫頭,原來你也在這裡!還我弟弟命來!」隨着叫喊,場中白影一閃,一個矮小身形氣勢凶凶地向著無雙當頭撲下。
  無雙揮劍擋開迎頭而下的鐵棒,那白色人影落地,正是滿臉怒容的白無常,柳下拓心中凜然:終於還是被這矮子發覺了。轉頭向燕十三望去,燕十三微微點頭,他慣用的大刀沒有帶在身邊,左腳跳起一把遺落長劍,悄悄握在手中。
  柳下拓心中,一股無力感油然而生,自己一向以英雄自居,如今卻連保護心中玉人之事也要假手於人,未免太過無能,若不是自己一直太重謀略,忽視了武藝,何至於此!
  心中慨嘆,眼睛卻一眨不眨盯着場中無雙,纏鬥至今,女子力弱,她已經是額頭見汗,但他劍術武藝本比白無常稍高,所欠只是經驗略顯不足而已,倒也盡可以抵擋住,正自慢慢把呱呱亂叫的白無常逼退之際,一條怪蛇般的漆黑長鞭加入戰團,頓時局勢扭轉,無雙連退三步,一把故作嬌媚的甜膩聲音響起:「臭丫頭,你那小白臉呢,怎麼不見他出來幫你的忙了?」
  柳下拓定睛一看,那鞭子的主人卻正是徐娘半老的花娘子,心中不由得苦笑,年近三旬,還要被人罵成小白臉,這滋味可不好受,眼見場中無雙滿臉暈紅,在兩人合攻之下已經慢慢抵敵不住,連忙示意燕十三出手。
  燕十三長袍一脫,在地上抹了把鮮血,往臉上一擦,挺劍躍上,哈哈笑道:「兩個老傢伙,欺負人家一個小姑娘,也不害臊。看暗器!」左手虛晃,右手長劍刺向花娘子後背,白無常聽見「暗器」兩字,向後退開,花娘子聽見身後劍聲凜冽,也是吃了一驚,長鞭迴環迎上,與那長劍一撞,倒卷而回,雄渾真氣沿鞭傳上,震得她連退三四步,定神看去,卻是一個滿臉鮮血的大胖子擋在了無雙身前。
  白無常報仇心切,又恨燕十三恫言恐嚇,一聲怪叫,揮棒又上,花娘子只好揮鞭相助,但兩人怎敵無雙與燕十三,不說無雙劍術精奇,單是燕十三一人,兩人便難以抵擋,他手中的雖然不是趁手兵器,但多年來在軍陣里出生入死,身上自有一股凜冽殺氣,一招一式之間更是遠比普通江湖人物簡單實在,霸氣十足,加上本身真氣渾厚,長劍揮砍把白、花兩人逼得狼狽不堪,那白無常擋他三劍,氣力吃虧之下,身子滴溜溜轉動,借力消勢,雖然還算有效,但那模樣實在是滑稽已極。
  幾招過後,燕十三一劍震退花娘子,哈哈一笑,沖白無常一聲低喝:「好矮子,看暗器!」白無常只道他又來尋自己開心,方想叫罵,眼前寒光一閃,那胖子居然刷地把長劍脫手擲出,閃電般往他喉嚨而來,吃驚之下,身子迴旋躲避,卻已經是避之不及,被長劍穿肩而過,血雨飄灑中向後跌出。
  空中一把豪邁笑聲響起:「閣下何人?好高明身手!」話音未落,兩隻血紅手掌當頭向著燕十三和無雙壓下,燕十三抬頭一看,空中一人威勢凜然,卻正是那杜驚雷。
  掌力未到,氣勢已經當頭壓下,高手過招,一退之下便要先機盡失,燕十三奮起神威,咄一聲喝,沉腰坐馬,右掌傾力迎上,無雙也是毫不畏懼,長劍青光一閃,劃向杜驚雷手腕。
  杜驚雷吐氣開聲,左掌迎上燕十三,右掌輕巧一翻,早已避過無雙劍尖,拍在她劍脊之上。啪啪兩聲,燕十三與杜驚雷各自向後連退三步,都是呼地一口長氣吐出,無雙卻是一聲嬌呼,長劍斷折,再脫手飛出,身子也自向後彈出。
  燕十三與杜驚雷硬碰一記,看似平分秋色,心中卻是知道,人家畢竟是以一對二,若是論拳掌功夫和內力修為,實在是比自己高了一籌。
  但燕十三功夫本不以此見長,也不以為意,眼見跟在杜驚雷身後的一眾高手已經如電撲至,又擔心無雙安危,也顧不得什麼嫌疑,點足後退,一把將空中的無雙接在懷中,幾個縱躍,回到柳下拓身邊,把無雙往他懷裡一塞,轉身凝神戒備。
  那十多個魔門高手緊追而至,將近賈老實身邊三丈處,穩坐不動的賈老實渾身銀芒忽現,如同刺蝟豪芒暴張,銀光登時鋪滿身前三丈方圓。
  銀光倏現倏收,賈老實右手食中兩指一夾,把一點銀芒留在了指間,嘻嘻笑道:「諸位莫非不知道我老實人的規矩,你們打歸打,殺歸殺,老頭子身邊三丈,卻是未經允許,禁止入內。」眾人看他手中銀芒,卻是一枚尾端系著透明絲線的細長銀針。
  魔宗那領頭的光頭漢子正待發火,身後的杜驚雷卻是一聲呼哨,招呼他們退後,魔門眾人恨恨後退,杜驚雷沖賈老實意味深長地一笑,領着那幫高手又轉身殺上。
  無雙依在柳下拓懷中,氣息紊亂,動彈不得,羞得滿臉通紅,聲如蚊吶般說道:「柳、柳公子……」柳下拓心神蕩漾,沖她微微一笑:「無雙姑娘,別來可好!」
  燕十三卻是沖賈老實一抱拳,笑道:「謝過前輩援手!」賈老實卻已經收起了笑容,只一揮手示意,便神色嚴肅地把目光轉回場中激斗。
  無雙喘過氣來,勉強壓下翻湧內息,站直身子,抱拳道:「謝過各位相助之恩!」卻是再也不敢看柳下拓一眼,俯身拾起一把長劍,便要再度加入戰團。
  柳下拓吃了一驚,伸手把她拖住,急聲道:「無雙姑娘,你有傷在身,不可再妄自動手!」
  無雙手掌被他握住,心頭一陣亂跳,低聲答道:「多謝公子關心,但師傅和眾位同門都在血戰,無雙不能置身事外,公子請自行珍重!」手掌輕甩就要掙脫柳下拓掌握。
  柳下拓急道:「即便你去,也幫不上什麼忙,你若肯留在此地,在下或許有辦法幫你師傅等人安然離開此地!」
  無雙一呆,賈老實卻是刷地回過頭來,目光炯炯地看着柳下拓,罵道:「好小子,原來你化得好裝,人家還叫你公子,想必年紀老不到哪裡去,是也不是!」見柳下拓點頭,又哈哈笑道:「如此甚好,小子,若你真能有辦法讓這些白道劍派的人安然離開,老頭子必定有個大大的好處給你,你看怎麼樣?」
  柳下拓看了一眼無雙,也不顧燕十三勸阻眼色,說道:「兩軍交戰,我方精銳而人少,取勝之道,則必在於憑險而守,無形中化去敵人優勢,蓄足勢子後,方可以乘勢反擊,此雖然只是戰陣之理,在就在下看來,一樣使用於此時!」
  賈老實哈哈一笑:「對!」伸手拖過不知何時悄悄摸到了身邊的葉莊主,問道:「你莊園里可有堅固可守的地方?」
  葉莊主早被眼前殺戮嚇得膽戰心驚,過了好一陣,才顫聲答道:「有、有,收藏弓箭的屋子很是堅固,牆壁里夾了銅板!」
  賈老實眼中閃過喜色,轉身端坐,嘴唇微微開合,片刻之後,場中聶海濤一聲大喝:「眾位同道,跟我來!——左兄弟,你來斷後!」長劍揮灑,領着白道劍門餘下的幾十人向門口衝去,他全力施展之下,劍勢如雷似電,迅捷驚人,硬是沖開一條血路,把眾人帶到了大廳外的花園裡。
  燕十三自然知道這是賈老實傳音相教的緣故,心裏暗嘆,若是被魔門知道了這是柳下拓主意,那結下的梁子可就不淺了,以後想必會麻煩得緊。
  魔門眾人紛紛奔出廳外攔截,杜驚雷卻緩步逼近,淡淡笑道:「賈老實,本代秘宗傳人想必就是你吧!倒怪不得你那麼喜歡看熱鬧!」
  賈老實嘻嘻一笑,也不說話,雙眼定定看着杜驚雷。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是至尊:整張臉,透着一種女子一般的秀美。甚至說,這世上九成九以上的女子,相信都不會有他的五官這樣精緻。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的手機連接遊戲倉庫:節奏把控得很差,不像是在講故事。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星際盜墓:還行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