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歷史軍事›偽保長和他的家人們
偽保長和他的家人們

偽保長和他的家人們貓頭鷹

標籤: 劉可發 歷史軍事 小虎子
抗戰煙雲起,兒女齊努力
不做亡國奴,誓死不屈膝,一九三七年,日寇的鐵蹄踏上了神州大地,有多少的中華優秀兒女,寧願拋頭顱,灑熱血,為民族的解放事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本書力圖通過偽保長一家的悲歡離合,來反映那段不平凡的歷史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30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六十二回 威力巨大的女人眼淚


第六十二回 威力巨大的女人眼淚
  佐佐次郎是個文人,平時考慮事情比誰都周到,可今天卻失誤的不輕。他說剛才的那些話其實是沒有惡意的,他是想讓山田早點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不要腦子一熱就胡作非為,作為一個軍人要有軍人的樣,尤其是據點的頭,就應該起個模範帶頭作用。他是說完就完了,沒有往心裏去。可那料想這個傻蛋山田竟然把此事當成要多他的權,這都是哪和哪的事呢!
  這就是認識差別,任何人都有自己的立場和想法。佐佐次郎吃虧就吃虧在沒有站在山田的立場上考慮問題,因此落了個不愉快。但佐佐次郎卻是個知錯就改的人,他見山田發火了,沒有和他理論,一下子憋十了。
  山田見佐佐次郎不言語,以為說重了要害。繼續長篇大論。
  「我山田怎麼了,自出道以來,打了多少的大仗和強仗。你小小的年歲,知道什麼是打仗嗎,我走過的橋比你走過的路都多。就是發現了幾個八路軍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還不是我領到有方嗎。比如這次戰鬥,你派出了那麼多的兵力,只捉住了一個受傷的,你不覺得慚愧嗎,要是我過來,非得讓他們全軍覆沒不可!
  「你佐佐次郎想告就去告吧,搞不到我,我非得治死你不可。」粗人就是錯認,他講出的話也不合乎邏輯了,竟胡吹亂吹。你還甭說,就是他的這個連說加忽悠,竟然把聰明的佐佐次郎給唬住了。連連賠禮道歉說「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
  山田偷偷地笑了,故裝威嚴地說:「知道錯就好,回去後給我寫過檢討。要寫詳細點,聽見了沒有?」
  「哈伊,聽見了,遵命就是!」
  那位說了,佐佐次郎這是怎麼了,本來是山田的錯,他怎麼反而賠禮道歉來了。這啊,也是佐佐次郎的難處。佐佐次郎在破案上是有一手,但是在指揮戰鬥上欠缺卻不少,在這裡幹事,他必須得聽山田的。這件事情臨上任以前,上級早就告訴他了。說句老實話,佐佐次郎這樣干也是無奈。
  咱先放下這邊不表,回頭再說說馬保長一家。自從苟隊長去接馬保長之後,馬保長又喜又怕。喜的是馬翠麗跟着羅豹沒有死,這次回家老伴馬氏就有救了。怕的是,現在馬翠麗已經是八路軍的人了,況且又在日本人的手裡,凶多吉少啊。如果我不想出個萬全之計來,馬翠麗命不保是小事,恐怕還會連累了家人。馬保長坐在太師椅上想着心事。這時在裡間突然傳來了老伴馬氏的呼喊。
  「翠麗,你終於來了,你撇下媽媽好苦啊,媽媽我想你了……」大聲的呼叫聲震驚了馬保長,急急忙忙地衝進裡間病房。再看床頭,哪有翠麗的影子,只看見馬氏抓着馬翠蘭的手正在不住地搖晃着,馬翠蘭由於伺候母親連日勞累,已經側身睡著了。
  馬保長苦笑着從裡間里出來,重新坐到太師椅上。嘴裏不住地說道:「我確實該去救馬翠麗了!」猛地站起,收拾收拾東西,直奔鬼子的據點走去。
  據點裏,山田他們剛剛從羅家莊回來沒有多久,佐佐次郎很嚴肅的地在一旁站着,山田正在看他剛剛寫好的檢討書。山田很認真地讀罷,把檢討書收了起來。沒有忘了安慰佐佐次郎幾句。
  「次郎君,不是我說你,做人就應該低調點才是。好了,咱們之間的事情來了,往後咱們好好的合作吧!」說完還順手拍了拍佐佐次郎的肩膀。
  佐佐次郎連連點頭:「哈伊!哈伊!」就在這時,馬保長走來進來。山田順手牽羊,對着佐佐次郎說道:「這個老不死的來了,能問出來不能問出來,就看你的了。——祝你成功!」
  破案高手見到馬保長過來,一掃過去的不愉快,上前來就抓住了馬保長的手,好像見了老朋友似的。謙虛的說道。
  「馬保長啊,你好。我正想去找你去呢,你來的剛好。我現在就領你去見你的女兒馬翠麗!」
  馬保長受寵若驚,連連回應:「你好,你好,太君辛苦了。」馬保長知道佐佐次郎是日本人中的大紅人掌握着生殺大權,巴結好他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的,他早就想攀這個少佐了。沒想到他竟給自己主動要好,看樣子救出馬翠麗有希望了。但是馬保長也知道,佐佐次郎絕對不是等閑之輩,來了沒有多長時間就能辦成這麼多的大事,絕非一般人可敵的,我還是要小心才是。
  馬保長跟着佐佐次郎向著關閉馬翠麗的小屋走去,佐佐次郎畢業於高等院校,受過很好的教育。知道文明行事,在沒有絕對搞清楚馬翠麗是敵是友之前,不能虧待她,他必定是保長的女兒嗎!這在馬保長看來簡直是意想不到的事情,當他看到自己的女兒不僅沒有受罪,而且被照管的很好的時候,他當時就被感動了,說出的話簡直是感激涕零:「太君,還是太君好,能這麼的看待小女,我馬某人感激不盡呢,我一定勸說好我的女兒,把她知道的一切全部告訴給你!」
  並不是光武力能解決問題,有時候文明的做法往往也能受到意想不到的結果。佐佐次郎的這個善舉,一下子就把這個老狐狸給俘虜了。
  那位說了,光馬保長感動,馬翠麗對這件事是怎麼看待的呢?她也會被這個人面毒心的人所迷惑嗎?當然沒有那麼簡單了,馬翠麗畢竟在革命的隊伍里磨練過,她對日本人的獸性是有親身體會的,她猜想佐佐次郎這麼做,一定是另有所謀,我要更加小心才是。
  這幾天,她雖然在小屋裡沒有受什麼苦,但是思念之心卻愈加的強烈。她首先想到了因為自己而卧病在床的母親,現在她究竟怎麼樣了呢?再就是挂念心愛的人兒羅豹,這幾天外邊槍聲接連不斷,他不會是派人來營救自己?日本人那麼多,又那麼惡毒,你們來了會凶多吉少的……她不時的爬在門縫裡來外觀望,但除了警衛的吆喝什麼也沒有看到。
  馬翠麗正在小屋裡胡思亂想,「咯吱」一聲房門被打開了。第一眼,馬翠麗看到的就是自己的父親,她也顧不得許多了,上前抱住馬保長放聲大哭。
  馬保長是個男人,感情沒有女兒表達的這麼強烈,但也是眼裡充滿了淚水,俗話說的好:誰家的孩子說不疼啊?已經那麼長時間沒有看到女兒了,誰能不牽掛的慌!他的眼淚也隨着女兒的哭聲接二連三的流了出來。
  馬翠麗雖然在八路軍里干過,也經過了大挫折,這點事對她來說根本算不了什麼。可不知今天咋的,馬保長一來,好像觸動了她的感情神經,哭得一發而不可收了。那鼻涕一把淚一把的情景,把個翻譯劉文學也感到鼻子酸酸的了。
  馬翠麗還一邊哭,一邊說:「爸爸呀,孩子我這段時間受苦真的是受大了。自從跟那個挨千刀的羅豹走後,滿希望能跟他過上幸福的好日子。誰知他竟然把我帶到八路那裡去,勸我加入八路軍,我從小在你的關懷下嬌生慣養,豈能受的了如此委屈。我不答應吧,他就用把我關在小屋裡,不是打就是嗎,所過的日子簡直不如牛馬。我難過啊……」馬翠麗越哭聲音越大,那神情還真的像受了無窮的委屈似的。
  馬保長雖然見識多廣,也被她哭的給相信了。他用手拍着女兒的肩膀說:「孩子,別難過了,現在不是回來了嗎,爸爸來救你來了。只要你把事情給說清了,太君就會把你給放的。」
  有時候,女人的眼淚能超過任何一件武器。馬保長相信了女兒的哭訴,立場立馬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他回過頭來對着佐佐次郎說:「現在你看到了吧,我的女兒是被八路軍欺騙的,也是受害者,你應該把她放了才是!……」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的物品能升級:大哥 二哥!三弟 四弟!大人,時代變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三國從忽悠劉備開始:他這個路線基本就是想當然,根本就走不通。出身寒微沒學問,想想孫堅怎麼熬出那個烏程侯來的就完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大完美主播:吞天心態…………只看到一個廢物.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