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芜湖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红帐子里的女人

>

红帐子里的女人

我是大魔王 著

乌扬嘎 塔娜 现代言情

塔娜乌扬嘎是《红帐子里的女人》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我是大魔王”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第一章红帐子的女儿我有一双像绿松石一样的眼睛,阿妈叫我乌尤,就是绿松石的意思我阿妈是红帐子的女人阿妈的阿妈是宋人阿妈长得很秀气,会唱很多宋国的歌,很受男人们喜欢她也不知道我阿爸是哪个,一会儿...

来源:知乎问答   更新: 2022-11-10 20: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塔娜乌扬嘎是《红帐子里的女人》中的主要人物,在这个故事中“我是大魔王”充分发挥想象,将每一个人物描绘的都很成功,而且故事精彩有创意,以下是内容概括:第一章红帐子的女儿我有一双像绿松石一样的眼睛,阿妈叫我乌尤,就是绿松石的意思我阿妈是红帐子的女人阿妈的阿妈是宋人阿妈长得很秀气,会唱很多宋国的歌,很受男人们喜欢她也不知道我阿爸是哪个,一会儿...

第13章

一个小队在巡查。
他们挨家挨户地搜,像是在找什么人。
我藏在阴影里走,尽量不让人注意到。
我看啊,这个阿合马说不定跑出去了。
要不然怎么找了这么多天都没找到?
其中一个士兵说。
阿合马?
我记得这个人。
桑哥一度想拜入阿合马门下,收集了很多他的资料。
阿合马,回人,以察必大妃的陪嫁奴隶之身,做到上都同知,是个难得的理财高手。
蒙古大军出征在外,给养虽靠战争补给,但互通有无、抚绥民夷,还是离不开阿合马这样的人。
忽必烈汗很看重他。
传说他美姿仪,行事霸道。
阿合马也没和大妃一起走么?
来不及多想,我眼疾手快跳进一台运送尸体出城的车,想装成尸体出城。
刚往尸体下方挪了挪,就看见“尸体”的手动了动。
我抄起匕首抵住“尸体”的脖子,只用稍稍往前一寸,就能划破他的动脉。
“尸体”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同路人,同路,同路。
这“尸体”就是阿合马。
他不是美姿仪吗?
他不是行事霸道吗?
他不是汗王看重吗?
他不是高高在上的大人吗?
谁呢能告诉我这个一脸大胡子的人到底是谁?
自从出了城,下了车,阿合马一路都跟着我。
起初我不知道他是谁,揪着他一顿暴打。
他像条蛇一样抱着我的腿,顶着两个乌眼青,流着鼻血问我,姑娘,你打了我阿合马,不能白打,总得给点吃的吧。
你就是阿合马?
上都同知?
我停下脚步。
这算是什么运气,跑路遇到通缉犯。
如假包换。
阿合马个子很高,不像其他男人那样壮实,留着一大把难看的大胡子,把整张脸都遮得严严实实。
他看我还是不信。
一把扯掉了大胡子,露出光光的下巴。
阿合马美姿仪,这总听过吧。
我不由得呆了呆。
桑哥的情报里可没说阿合马具体长什么样,我还以为“美姿仪”就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胖子在自欺欺人呢。
我带着他回到林子里。
我们需要他。
我们需要了解哈拉和林的情况。
很快,我们就后悔了。
他的话太多。
明明是我问他,最后却被他问得头都大了。
蒙语里没有合适的词,我用汉语骂他——长舌妇。
阿合马会一点汉语,但他没接触过骂人的话,愣了下,长舌妇?
什么意思?
知道阔阔...

《红帐子里的女人》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