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執手畫江山
執手畫江山

執手畫江山萱兒

標籤: 林天伊 武俠修真 萱兒
為救心愛之人,她甘願入宮為妃
為光復門庭,她為父籌謀,不惜將自己一次次置身與為難絕處之地
她冰雪聰明,美貌傾城,在美女如雲的後宮中卻仍舊步步驚心,舉步維艱
當終有一日聖寵在身,家族復興,卻得知心愛之人早已被日夜相伴之人賜死
心中的恨意徒然燃起,當她手裡拿着足以顛覆那人山社稷的時,曾經心愛之人卻一身顯貴的出現在自己的視線,要與她重新開始
原來一切的一切竟是他與父的一場陰謀,而她不過是他們仕途權貴下的...
狀態:連載中 時間:05-31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7章 命如草芥


  顫抖着身子,她的淚水不可抑制的不斷落下。只是這一瞬間來自一個素不相識之人的溫柔在她心中卻好似巨大的火盆,將她心上的寒霜層層融化。

  她掙脫開他的懷抱,他也順勢放開。站在風雪交加之中,她硬撐着將眼中的淚鎖緊。仰起頭,眼中裝着一絲感謝。

  他鳳眸微眯,看着她眸光中的堅忍和晶瑩。看着不遠處兩個焦急的身影慢慢走近,如剛才一般未說一句話,轉身離開。

  她站在那裡看着他,剛才給她溫暖,此時卻又冷若冰霜的男子。她無暇去想他到底是誰,腦海中卻在徘徊怎麼會有人將冷暖掌控在瞬息之間。

  「誰,是誰在那裡?」突然不遠處傳來太監尖銳的聲音。

  「好像是 男人?呀,還有個宮女 」

  「竟敢在此處私通 」

  她還未來得及反應,手已被人抓住,她愣怔的瞬間已經被他帶出了十幾步。她想甩開他的手,他凜冽的聲音卻傳來,「不想死就彆扭捏。」

  身後的聲音越加洪亮,步伐也更加混亂,她才反應過來原來剛才那幫人是衝著他們來的。她乖乖的閉上嘴巴,任由他帶着自己穿梭在大雪中。

  走了好一會,終於在她快凍僵的時候,他帶着她進了一個別緻的宮殿。頓時她眼前豁然開朗,一陣奇香撲面而來。外面大雪紛飛,而室內卻是花開四季。

  這裡竟然是個花房,他鬆開她的手,一時間她忘記了剛才的緊迫,只覺得一瞬間溫暖如春,綠色盎然。放佛一腳天堂,一腳地獄般。

  漢白玉砌成的圓形水池中白色蓮花亭亭玉立,猶如豆蔻年華的少女潔白無瑕,她走到中間觀賞的檯面上,回眸看他,「這裡真美!」

  那一瞬間,他竟失了神。這一幕繚繞在他心頭,往事歷歷在目,恍惚間他彷彿回到了七年前。

  「萱兒!」輕輕柔柔的聲音,帶着絲絲縷縷驚喜和思念傳來。她驀然停在那裡,「你……認識我?」他神色痴迷,慢慢走近她,「萱兒!」

  他的手還未觸及到她肩膀的時候,她閃躲開。與他萍水相逢,短短兩個時辰他的情緒卻諸多變化,她的閃躲並他並未在意,而是回手極快的攥緊她的手,眼中儘是散碎的柔情,「為什麼你要躲開?」

  這一次他是篤定,她來不及躲開。卻頓時心中生厭,「請公子自重!她寒冽的語氣果然奏效,他放佛自夢中驚醒,一瞬間斂盡溫柔。

  他放開她的手,後退許多步然後停下。「你走吧。」此時的海藍萱已經等不及要離開這裡了,她緊走幾步自他身邊而過。思及剛才的情景,未免日後麻煩,她停下腳步說道。

  「不管你是誰,曾經在哪裡見過我,請你記住這後宮中的女人都是皇上的。我亦是,今日一別就此陌路,望公子好自為之。」她記不得曾經見過他,卻有必要讓他知道,她與他,形同陌路最好。

  她走到門口,剛要推門出去。他卻一眨眼間來到她的面前,極快的將她摟進懷裡,後退了數步。

  他後悔放她走了嗎?啪!她揮手給了他一個響亮的耳光。

  他愣怔住,隨後一雙鳳眸中寒光閃現,讓她不覺冷顫。她本想斥責他,卻被門外吵雜的聲音硬硬阻隔在哽嗓。

  「就是這裡,明明看見那對狗男女跑進了這裡。」

  「你可看準了,這可是禁地,擅闖可是死罪!」

  禁地!死罪!她驀然抬頭看向他,竟將她帶到了禁地,好大的膽子,到底是要救她,還是要害她?

  他無視她的目光,只是側耳聽外面的動靜。她覺得在他懷裡極不自在,也是萬萬不妥,小心翼翼地挪動着身子,離開他的懷抱。

  「聽,裏面有聲音。」

  「他們果然進去了,來人將里外圍住,先去偏殿搜,今日雜家看他們還能往哪裡跑?」

  海藍萱心中一沉,心想完了。

  隨後外面便是一陣陣搜羅的聲音,眼看着偏殿搜完必將搜到這裡。海藍萱的心懸在半空,緊繃著不敢再動一下。

  突然,聽到一聲女子的喊叫聲。

  「搜到了,搜到了。」太監們的聲音傳來。

  「好大膽大的奴才,說,姦夫是誰,藏才哪裡?」

  「奴婢只是奉命來送東西,聽不懂江總管說什麼?」

  「竟然還嘴硬!來人給我打,直到打到她招為止。」

  棍棒聲,嘶喊着瞬間充斥着她的耳膜,海藍萱此時早已經面如白紙,那宮女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聲聲撕裂着她的心。

  她忽地剛要站起,他低沉的聲音傳來,「你現在出去,不但救不了她,而且自身難保。」她對上他的淡漠的目光,心中一凜,「她是無辜的。」

  「這是禁地,她擅闖進來便是另有目的,怎是無辜?」他一句話將她問的啞口無言。咬牙蹲在那裡,一動不動,這宮中竟然如此血腥,黑白不分。

  慘叫聲由高減弱,最後卻越發覺得凄厲,直到生息皆無。

  「她死了!」一個小太監說道。

  海藍萱的心中狠狠一顫,死了!那個宮女被活活打死了!

  「以私通罪報上去。」

  「可是,那個男人……」

  「將昨晚將茶水灑在綰妃娘娘身上那個新來的小太監自暗房提出來直接杖斃,一起報上。」

  「是,江總管果然高明。」

  海藍萱禁不住驚呼出聲,早聽聞皇宮中人心叵測,禍福瞬間,此時真正經歷卻才看的清楚,真切。

  她的驚呼聲讓外面本打算離開的人再一次止住腳步,這一次她知道她們是逃不過去。

  隨後內疚的眼眸看向他,他眉宇間卻沒有絲毫的責怪,鳳眸如墨,帶着不怒自威的威嚴,低頭對她說了句,「別出聲,呆在這裡。」隨後他起身走開。

  她眼看着他推門而出,重重的將門關上,然後外面一陣驚呼聲,隨後靜寂無聲。

  她蹲在窗下,不敢相信的看着那扇緊閉的門。他瀟洒的背影還留在那裡,而此時也許已經被人捉住下了死牢。這裡時禁地,擅闖是死罪。

  許久,外面依舊寂靜無聲。那個人是不是已經被帶走了,活着已經死了?

  如果她能再隱忍一會,也許那幫人便不會執意要搜這裡。到底是自己害了他,此時她的心底慢慢的滑過一絲絲愧疚之意。

  他為什麼要出去?是為了自己嗎?還是因為什麼?

  兩個時辰過去了,她慢慢的站起身子,移到門前。附耳聽去,依舊沒有任何生息。這裡終究不是久留之地,可是她又擔心推開門之後迎來的是無數雙眼睛。

  橫豎都是一死,她唯有出去也許還可能贏來一次機會。閉着眼,一咬牙將門推開,依舊寂靜無聲,她慢慢睜開眼睛。外面空空蕩蕩沒有一個人影,她邁開步伐,便跑了出去。

  大雪已經停了,太陽也將西去,她跑了出去才發現,這裡原來就是剛才自己在雪地里跌倒的地方。他剛才為了躲避那些太監,帶着自己兜了一個大圈子。

  還好,認得回去的路。她心中忐忑不安,驚嚇還未完全散去,那個人的生死又爬上心頭。突然前面有兩個人影奔她而來,她心中一驚,剛要起步跑開一聲熟悉的呼喚讓她停下了腳步。

  「小姐!您去哪裡了,可急死奴婢了。」葉海與梅煙氣喘吁吁的跑過來。海藍萱見她們雙頰紅紫,髮絲結霜,心知她們一定是一刻不停的在尋找自己,心中頓生歉疚。

  「我沒事了,我們回去吧。」她拉着她們倆健步如飛的往儲秀閣走回去。

  回到儲秀閣,她讓葉海和梅煙趕緊休息。葉海卻只讓梅煙去歇了,執意為她準備熱水沐浴。泡在溫暖的熱水中,她微閉着雙眼,回想着今天經歷的一幕幕。

  葉海站在她身後,將她的髮絲小心翼翼的盤在頭頂,然後舀起熱水澆在她的身上。

  「葉海,我後悔了。」她閉着眼睛喃喃的說道。

  葉海當即愣怔,手中的木舀頓時停在半空。她沒聽錯嗎,小姐說後悔了。

  「小姐,後悔什麼?」她此時當真是看不懂這個自小一起長大的小姐了。一直以來,她倔強挺立,幾時說過一句軟弱的話。

  海藍萱深深吸了口氣,「後悔帶你們入宮。」

  那個宮女的慘死讓她的心中泛起巨大的波瀾,從前只是聽說宮中多冤魂,人命如草芥。只是道聽途說與親身經歷卻猶如天地之別,那是一條性命啊,卻頃刻間便被人奪了去。

  此時的她,才真正的感覺到這金牆碧瓦的後宮讓人毛骨悚然,可怕至極。

  她着實後悔了,如果哪一天葉海和梅煙遭受到不測,她不知道她還要怎麼去面對。而在這個深宮中,她此時也已經自身難保,更要如何去保護她們。

  葉海淡淡的笑道,「小姐是怎麼了,難道忘記了奴婢倆發過誓此生永遠追隨小姐。」

  海藍萱微微閉上雙眼,她沒忘,可是她沒有理由要兩個丫頭陪着她冒險,要救人的是她,有她一個就夠了。

  「我想辦法送你們出宮吧。」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超能警察:有種美劇的即視感,情節緊湊,然後....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女僕軍團:怎麼辦!忍不住給了六六一個一星。他會不會開着拖拉機過來噴我?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完美機甲劍神:看見不少人噴,個人頂一下。感覺這書還不錯,力量體系挺好,打鬥挺好。優點也不少關鍵是他能讓我追更,說明個人還是挺喜歡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