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農門下堂妻買個將軍做相公
農門下堂妻買個將軍做相公

農門下堂妻買個將軍做相公鍾林

標籤: 兒子 現代言情 羅纖纖
雞鳴三聲,清水村天色破曉
羅纖纖生怕吵醒還在夢鄉的兒子明小熠,動作輕柔的穿衣起床,背了簍子準備上山割豬草
唉,想她一.........
狀態:連載中 時間:07-04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精彩節選

農門下堂妻買個將軍做相公第1章  第1章


小編給各位帶來的最新小說《農門下堂妻買個將軍做相公》講述的羅纖纖董昌的感情故事,不少小夥伴都非常喜歡這部小說,下面就給各位介紹一下。
簡介:...雞鳴三聲,清水村天色破曉。
羅纖纖生怕吵醒還在夢鄉的兒子明小熠,動作輕柔的穿衣起床,背了簍子準備上山割豬草。
唉,想她一介21世紀享譽內外的知名服裝品牌設計師,沒想到卻在頒獎禮上被頭頂的水晶吊燈砸了腦袋,再一睜眼就發現自己穿越到了大業朝。
她大概是穿越史上最悲催的一個,剛穿過來原主就成了寡婦,還帶着一隻五歲的拖油瓶和一個家徒四壁的極品婆家。
堂屋裡傳來婆婆明老太強硬的說話聲,不行,十兩銀子,少一分都不行!
很快另一個聲音好言勸道:明老太,你也別太貪心了,那羅纖纖是個寡婦,還帶着個兒子,現在好人家的黃花閨女也不值十兩銀子啊!
羅纖纖認得這聲音,是住在村東頭的宋媒婆,這些日子天天往她家跑,一看見她就鬼鬼祟祟的上下打量。
明老太語氣拔高,尖亮尖亮的,你也不看看羅纖纖那張臉,這十里八村有比她好看的嗎?
要不鎮上的王屠夫能看上她嗎?
十兩銀子,少一個子兒都別想把人娶走!
羅纖纖仔細回想,鎮上的王屠夫?
不就是那個滿臉橫肉,虐待死了好幾個老婆的死禿頭?
好啊,這是打主意打到她身上了!
宋媒婆本想從中多撈點油水,沒想到明老太是個賊精賊精的老烏賊,罷了罷了,反正王屠夫也不差錢,從荷包里掏出五兩銀子遞給她,那好吧,這是定金,你先拿着,我這就讓王屠夫準備花轎,後天一早來接人。
明老太呲開一口老黃牙,喜滋滋咬了口銀錠子,眯着兩隻精亮的老鼠眼,好好!
早點來接人!
宋媒婆叮囑道:自從明振在戰場上的死訊傳回來,羅纖纖就大病了一場,我看她病好之後就和以前不大一樣了,你這兩天可得把她看好了,別出什麼幺蛾子。
明振就是羅纖纖那個短命丈夫,四年前服徭役打仗去了,沒能活着回來。
明老太眉一橫,你多慮了,那小寡婦翻不出什麼浪來!
木門哐當一聲被踹開了,羅纖纖大步進來,怒目而視,我敬你是明振的繼母,才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你,可你也別做的太過分了!
你憑什麼要把我嫁給王屠夫?
如果你守寡守煩了,你自己去嫁吧!
既然事情暴露了,明老太也不打算藏着掖着,小腳一點地,兇狠狠的指着她鼻子罵:你個小寡婦,有你這麼跟自己婆婆說話的嗎!
羅纖纖冷笑連連,我把你當婆婆,你把我當兒媳婦了嗎?
明振才死沒多久,你就盤算着把我們娘倆掃地出門,果然是後娘黑心!
明老太氣得呼哧呼哧,眼都紅了,一巴掌掄圓了上來,看我不打爛你個女人的嘴!
羅纖纖輕鬆截住她的手腕,像丟雞崽子似的一扔,我是不會嫁的!
宋媒婆見她性子剛烈,舔着臉上來賣好,纖纖啊,你一個寡婦,還要撫養兒子,這下半輩子怎麼熬啊,王屠夫家不愁吃穿,天天饅頭大肉,別的女人還沒這個福分呢。
羅纖纖白她一眼,呵呵,那宋媒婆你怎麼不把自己的閨女嫁給他?
宋媒婆臉一黑,你別不知好歹!
羅纖纖將背簍子一扔,淺笑如花,眸中卻儘是刺骨冷意,我還就不知好歹了!
轉身回到屋裡收拾包袱行李,明小熠被吵醒,從被窩裡直起半拉身子,小手揉着睡眼,看着自家娘親來回忙碌,懦糯喊道:娘,你這是幹什麼呀?
羅纖纖麻利的給兒子穿好衣服鞋子,提着大包小包,咱們不在這住了,咱們到山上住去!
明小熠懵懂無知,聽到要去山上住,高興的手舞足蹈,好耶好耶!
這樣小熠就可以天天看到小野兔子啦!
明振沒參軍前為了補貼家用,常日在山上狩獵,也為了不看到後娘那張陰陽怪氣的臉,索性就在山上蓋了三間竹屋,眼不見為凈躲清閑。
竹屋裡一應生活用品俱全,倒是個好去處。
宋媒婆傻眼看着娘倆往山上去了,怔怔地,這可怎麼辦啊?
這婚事到底成不成?
明老太啐一口唾沫,別以為這麼著就能躲過去了!
孤兒寡母的也敢往山上去,哼!
我自有辦法對付她!
後日的花轎照樣給我抬來!
宋媒婆心裏有了底,好,那咱們就說好了,到時候一手交錢一手交人。
山間樹木葳蕤,鳥鳴清幽。
羅纖纖從包袱里拿出幾個菜窩窩頭,這就算是和兒子的早飯了,吃過飯將竹屋裡的一切都歸置收拾好了,已經是日頭高掛的晌午了,洗洗手,準備做午飯。
時值初夏,山裡什麼都缺,就是不缺新鮮野菜,什麼薺薺菜,馬蜂菜,山蘑菇,野木耳,只要有技巧,很容易找到,不過一盞茶工夫,羅纖纖就在近處採摘了小半筐,今天就做個野菜大雜燴麵疙瘩鹹湯吧。
羅纖纖邊切菜,邊看向在屋檐下玩耍的兒子,明小熠長得白嫩清秀,尤其是一雙烏溜溜黑黢黢的大眼睛,像深林小鹿,可愛極了,這要是長大了不知能迷倒多少姑娘!
幸好沒遺傳他爹的長相,畢竟在原主的意識里,明振是個五大三粗一臉麻子的大老黑。
小熠,乖兒子,柴不夠了,去幫娘拾把柴,就在屋後那一塊拾,不要跑遠了。
明小熠乖巧點頭,娘,我知道啦!
張開小臂,一溜煙跑走了,像只撒歡的小麻雀似的。
羅纖纖不放心的大叫,這孩子,你慢點跑,不要摔了!
不知想到了什麼,又無奈搖頭苦笑。
來到這個陌生的大魏朝已經半個月了,沒想到在現代還沒有結婚生娃的她竟這麼快就適應了寡婦和母親這兩個角色。
她都不由得要為自己流一把辛酸淚了!
呦,弟妹這是做什麼呢?
怎麼這麼香呀?
一道流里流氣的調子曖昧的拐了幾個彎。
羅纖纖抬頭,便看到一個穿得人模狗樣的娘娘腔,騷包無比的搖着把摺扇,這是明老太的遠房侄子董昌,喜歡做些偷雞摸狗,男盜女娼的勾當,常年混跡在鎮子上,風評很差。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永續之鏡:強行搞笑,受不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青葫劍仙:敘述差,不吸引人。追評:遇到個沙比水軍,改為一星。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神話烘爐:主角魂穿,前世修行,這一世也有父輩留下的修行法門,非要寫第二個穿越者,再把他寫死來給主角送金手指。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