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

>

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

一月阳火著

本文标签:

《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一月阳火”。《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内容概括:陆霆川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欺负两个小孩子,陆家的规矩都让你喂进狗肚子里去了!”陆千柔身体一僵,眼泪哗哗的流,“大哥,是,是这个小野种先动的手!”“混账东西!”陆霆川沉着脸,“给他们道歉。”陆千柔瞪大眼,难以置信,“大哥!我又没做错,凭什么要我道歉?这个疯女人把我打成这样,难道你就不...

来源:ygc   主角: 陆霆川苏溪若   更新: 2023-03-13 09:09: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很多网友对小说《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非常感兴趣,作者"一月阳火"侧重讲述了主人公陆霆川苏溪若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苏溪若仔细想过当初被陷害入狱时她还没大学毕业,现在也就是个高中文凭有两个孩子在她也没打算回学校继续学业,想要赚钱养家,最快的方法就是给人治病既然想靠着这行吃饭,自然是给那些有钱人看病来钱最快,顺便还能积攒人脉她需要大量的钱,不仅是要给孩子们买药材调养身体,母亲的双腿也需要药材调制,更重要的,她想完成入狱前没有做完的实验南云城这么多富豪,她认识的不多,却大部分都跟苏恒业有利益牵扯思来想去......

第二十二章 我要妈咪!

“陆霆川,你是生病了还是受伤了?
我是医生,你放开我,我帮你瞧瞧。

苏溪若紧紧抓着男人胸前的衣裳,感受着腰间被勒紧的痛,声音发颤。

“该死——

陆霆川大口大口的喘气,一双眼睛充血,肃杀般瞪着她。

突然,他嗅到一股淡淡的药香味。

脑海突然一片空白,几年前的一幕幕在他眼前闪现。

不受控制的,陆霆川捏住她的下颚,低头狠狠地吻了上去。

果然,那股熟悉的药香气扑面而来,甚至在唇齿交融间,还能感受到那股淡淡的药味。

叽叽喳喳的女人太聒噪,既然她不闭嘴,那就让他教她什么叫做闭嘴!

唇瓣被霸道而亲昵的啃咬。

苏溪若脑袋仿佛炸开一样。

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

他竟然敢占自己便宜?!

混蛋!
无耻!

苏溪若好像又回到五年前那个昏暗的房间,拼了命的挣扎起来。

可男人的力气太大,她压根不是对手。

大颗大颗的眼泪掉落,苏溪若心一狠,重重的咬了下去。

血的腥味瞬间弥散开。

随后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猛地将人推开。

“陆霆川!
你不要脸!

苏溪若毫不犹豫的甩了一巴掌过去,纤细的手腕却被人扼住。

陆霆川仿佛这才恢复神智,凝神看着她,那双深黑的眸子将苏溪若看的心里毛毛的。

她打了个哆嗦,忍着怒火,“放开我!

“啧——

陆霆川却没那么听话,而是单手抓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触碰了下自己微痛的唇。

那股淡淡的药香似乎还萦绕在舌尖,男人眯着眼,附身突然在她颈肩嗅了嗅。

“喂!
你!
你干嘛!

苏溪若汗毛耸立,垫着脚要避开。

却因为手被人紧紧地抓住,压根逃不了。

“苏医生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也很熟悉。
陆霆川若有所思的问道,“你用的什么香水?

“你放开!
放开我就告诉你!

苏溪若被男人厚颜无耻的模样给惊到了,忍着怒气说道。

陆霆川松开手。

然后,苏溪若就抬脚猛地踹了他一脚,速度极快的拉门跑了。

像只胆小的兔子。

碰了碰自己的唇,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那股熟悉的药香。

这个苏溪若——

到底怎么回事?
怎么会跟五年前那晚上的味道这么相似?

“爷!
陆爷!

急促的脚步声出现在门外。

陆霆川收敛所有情绪,直接走了出去。

“陆爷,您没事吧?

赵晨焦灼的打量着他,看向男人的眼睛。

红色的血丝正在逐渐退散,这次毒发竟然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吗?

“爷,您的药已经快吃完了,到现在还没找到那位医生,我们——

陆霆川抬手,示意赵晨安静。

“澜澜那里怎么样了?

男人的面色阴沉。

不明白自从儿子出生后他一直精细抚养,怎么血毒发作的时间会这么快。

赵晨忧心忡忡:“给小少爷打了镇痛剂,暂时度过了这次的病发。
可闻医生说了,这是治标不治本,下次发作,就没这么容易解决了。

陆霆川面色一冷,正准备开口。

突然,特定的手机铃声响起。

赵晨没敢耽搁,立马接通电话,不知那头说了什么,脸色一变再变。

“爷,小少爷醒了,正在病房里哭着呢。

陆霆川瞥了他一眼,直接快步离开。

赵晨赶紧跟上,“爷,您不用太担心,这些年咱们找的那位医生已经有些线索了——

“废物。

陆霆川冷冷的扫了他一眼,直接快步进入电梯。

赵晨脸色一僵,愁眉苦脸的跟了进去。

片刻之后,他们来到一间VIP病房。

穿着可爱小鸭子真丝睡衣,没有丝毫血色的小澜澜坐在病床上,大颗的眼泪啪嗒啪嗒的掉,旁边照顾他的方管家怎么哄都哄不好。

见着男人进门,方管家才急忙过来,“爷,您快哄哄小少爷,嗓子都哭哑了——

陆霆川看着儿子抽抽噎噎的模样,坐在床边将他抱了过来。

小孩儿乖巧的伸出两只手搂着爸爸的脖子,还是抽抽噎噎的。

“抱歉——

男人眼底闪过一丝愧疚。

如果不是他,澜澜这么小何必受这种苦。

“爸爸,我想要妈咪了。

陆霆川心一痛,吩咐赵晨给苏耀月打电话过来。

没想到小家伙又是摆手又是晃小脑袋,“不不不!
她不是我妈咪,我不要她!
我不要她!

“她就是你妈咪。

陆霆川知道,儿子是也因为苏耀月小时候对他不冷不热而产生了心里阴影,一直不肯叫苏耀月妈妈。

“不是!
澜澜尖声否认,一边哭一边叫,“她不是妈咪!
我要妈咪,我要妹妹!
呜呜,爸爸,澜澜听见妹妹在哭,妹妹也在像澜澜一样痛,呜呜……

“小少爷不会是做梦了吧?

方管家看着一向冷冰冰的小孩儿突然哭闹起来,不由猜到。

不然怎么会要妈咪又要妹妹的?

明明就是独生子,哪里来的妹妹?

“别闹。
陆霆川严肃的捧着儿子的小脸,训斥起来:“你是个男孩子,哭哭啼啼的像什么样?!

澜澜顿时停止闹腾,挂着两泡眼泪愣愣的看着他。

突然噘嘴,生气的回到被子里,将整个脑袋都盖的严严实实。

“爷,您对小少爷太严苛了,他还是个孩子。

方管家不赞同的说道。

陆霆川头疼的揉揉眼角,“我知道,只是除了苏耀月他哪还有别的妈咪?

男人脱口而出这句话,不知为何,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张细白的小脸。

“我还有事要去处理,方管家,你好好看着他,别让他在医院里到处乱跑。

轻叹一声,陆霆川将生气的小孩儿从被窝里挖出来,捏捏他气鼓鼓的脸颊。

“乖,听方爷爷的话知道吗?

“哼!

小家伙撇过脸,还在生气。

陆霆川无可奈何的笑了笑,带着赵晨离开。

将希望只放在一个神出鬼没的神医身上太过冒险,那个叫苏溪若的女人既然能够查出爷爷身上的毒,那么对血毒,是否也有解决的方法?

不过想到刚才似乎将人得罪了。

陆霆川眼底闪过一丝自己也未曾察觉的笑意。

***

澜澜蒙着自己的小脑袋,等管家爷爷突然被护士叫走后,他麻溜的从病床上跳了下来。

光着小脚丫子,偷偷跑出了病房。

“爸爸不给我找妈咪和妹妹,那我就自己找!

小家伙紧紧握拳,小脸上一脸坚定。

冥冥之中,似乎有个声音在指导着方向。

人来人往的医院里,澜澜漫无目的的走着,在路过一间病房时,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妈咪怎么还没有回来呀,秦姨姨,乐乐肚肚饿啦!

“那秦姨姨去给你们买点吃的,不能到处乱跑哦!

“嗯嗯,秦姨姨快去吧!

秦离拉开病房门,就瞧见门口站着一个光着脚丫,穿着真丝小黄鸭睡意的孩子。

她脸上闪过一丝惊讶,过去蹲在小孩儿面前,“小朋友,你怎么在这儿?
你家大人呢?

“姨姨,我是来找妹妹的!

澜澜偷偷往病房里看,果然瞧见一张熟悉的小脸。

丢下这句话,就跑进了病房。

然后,病房内便传来小孩儿惊喜的欢呼声。

“小哥哥!
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吖!

“妹妹!
妈咪呢?
妈咪呢?!

“谁是你妹妹,谁是你妈咪呀!
你走开,你家里人都坏死了!

“哥哥,不要欺负小哥哥呀,你看小哥哥好像生病了呢……

秦离站在门口,看见三个小萝卜头有说有笑,应该是认识的,便没放在心上。

给苏溪若发了个短讯,便匆匆离开医院。

***

“这个混蛋!
看着一本正经,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人!

苏溪若站在镜子前,小心翼翼的摸了摸自己红肿的嘴唇,疼的龇牙咧嘴。

要不是双方武力值太大,她非得让陆霆川那张脸变成猪头不可!

不过……

苏溪若回想起男人那双充满红血丝的眼睛。

怎么想都不太正常,难道这位声名显赫的陆爷其实患有不可告人的病症?

“不然怎么会像一条疯狗似的?

苏溪若没好气的吐槽着。

嘴唇被咬成这样,谁看了都会觉得奇怪吧?

她翻着白眼,从包里掏出一个口罩戴上。

接到秦离的短讯,这才匆匆回到病房。

病房里,小家伙们正在聊天,一个比一个兴奋。

苏溪若推门而入,三张分外相似的小脸齐刷刷的看过来。

“妈咪!

“妈咪!

乐乐和安安兴奋的扑了过来,一人抱着一条大腿。

澜澜眨巴着眼睛,眼睛亮亮的,也一同扑了过来,奶声奶气的叫,“妈咪!

这一刻,仿佛有什么东西重重的锤进苏溪若的心口。

她下意识的看向澜澜这张与安安有六七分相似的脸,一种难以形容的亲近感油然而生。

苏溪若蹲下身,抬手揉揉小孩儿的毛茸茸的脑袋,“小朋友,我不是你妈咪哦!

“不管不管!
你就是妈咪!

澜澜扁扁嘴,紧紧抱着苏溪若的脖子。

奶香味儿从小孩儿身上传来,苏溪若笑了笑,正准备开口,就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

“陆清澜,你在叫谁妈咪呢!?
你妈咪在这儿!

苏耀月黑着脸,怒气滔天的从病房外走了进来,直接将澜澜从苏溪若面前拎了起来。

《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一胎三宝:夫人又又又帅炸了》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