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小说推荐> 完整版太子诱我!撩我!马甲快要保不住了小说

>

完整版太子诱我!撩我!马甲快要保不住了小说

萧允绎著

本文标签:

小说推荐《太子诱我!撩我!马甲快要保不住了小说》,由网络作家“萧允绎”近期更新完结,主角萧允绎余幼容,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豪放的二郎腿,还有股不修边幅的痞气偏偏就是这样玩世不恭的随意,不甚明显的恣意张扬让花月瑶怎么都移不开目光,她斟了杯茶递给男子,她记得他从来不喝酒的,“温庭说有新曲”男子未应她的话,而是将一张纸递给她,上面的字和符号一如他给人的印象,恣意张扬,狂放不羁,却又赏心悦目,比那些书法大师的字帖还好看“照旧,三七分成,你七我三,钱你直接给温庭”与他浑身裹着的冷不一样,他的嗓音携着几分温润,许是太久......

来源:2c   主角: 萧允绎余幼容   更新: 2023-05-18 01:16: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看小说推荐,一定不要错过"萧允绎"写的《太子诱我!撩我!马甲快要保不住了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平时在余家要么扎个高马尾,要么绑个丸子头,被冯氏数落的不耐烦了才插上一根两根发簪蒙混过关。此刻,她便利用头发在头顶上打了个结,又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双骨瓷筷子交叉插入发间。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但有些人即便是穿着麻布袋也要命的好看,例如现在,某个小女子不施脂粉就好看的不像话。萧允绎甚至私心在想,好像将她娶...

太子诱我!撩我!马甲快要保不住了小说第10章

以前她还算是比较自律的一个人,自从回了余家整个人便懒散了下来,除了被人戳着脊梁骨嫌弃,倒也没别的什么,还省去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立住了没规矩的乡下野丫头这一人设。
余幼容有起床气,此刻耷拉着双肩不快的望着站在不远处的萧允绎,有些后悔怎么没杀他灭口。
她不喜欢那些繁琐的发髻,当然她也梳不来。
平时在余家要么扎个高马尾,要么绑个丸子头,被冯氏数落的不耐烦了才插上一根两根发簪蒙混过关。
此刻,她便利用头发在头顶上打了个结,又随手拿起桌上的一双骨瓷筷子交叉插入发间。
都说人靠衣装马靠鞍,但有些人即便是穿着麻布袋也要命的好看,例如现在,某个小女子不施脂粉就好看的不像话。
萧允绎甚至私心在想,好像将她娶回去也不是什么难以忍受之事。
所谓小聚,就是一群千金小姐公子哥凑在一起写写字,下下棋,弹弹琴,聊聊八卦异闻。
以前余泠昔是决计不会邀请余幼容的,因为嫌她丢脸。
但是这一次却一反常态的热情。
余幼容和萧允绎到达花厅时,除了秦傲茗和秦思柔,还有几张生面孔,许是聊到兴起,笑声不断。
“秦少,亏你阅女无数,怎么对一个乡下丫头念念不忘?
秦傲茗摇头笑,“等你见到她,就懂我的心情了。
“我还偏不信她能比余大小姐好看,还有初月小姐和思柔,哪一个不是我们河间府拔尖的美人。
长在乡野,听说字都不识一个。
他们已经在脑海中幻想出了一个身穿绿棉袄头戴大红花绑着花里胡哨头巾的傻憨村姑形象,那村姑咧嘴对他们一笑惊得一众人浑身抖了抖不敢再想象下去。
“咳咳。
就在他们正准备继续讨论下去时,秦傲茗猛地咳了两声。
接着他们便看到他一跃而起跑了出去,“幼容小姐,你来了啊!
秦傲茗身后的那群公子哥不以为然的抬头朝花厅门口望去。
议论声戛然而止。
他们脸上的嬉笑瞬间消失,这……这就是那个乡下野丫头?
这也……太好看了吧!
就这张脸放在哪里都艳压群芳啊!
若是她去参加大明朝四美评选,还有花月瑶她们什么事啊!
他们打赌,这河间府第一美人要换。
公子哥们的视线全都在余幼容身上,众位千金小姐们的视线则情不自禁往萧允绎身上飘。
今日萧允绎一身玄衣,滚着金边刺绣。
有风掠过衣衫,紧致腰线修长双腿清晰显于眼前,竟使得众千金呼吸一滞,面上染上绯红。
若是以前余幼容抢了自己的风头余泠昔早就不快了,然而这次却主动迎了上去,“表姐,你快过来,我们今日要临摹温庭的字帖,我来教你写字。
那群公子哥原本不知道该怎么跟余幼容接话,闻言立即说道,“温庭这字帖可是余大小姐花了不少功夫弄到的。
温庭?
听到这个名字萧允绎看了眼站在身旁的女子,对方却神色无异。
“行吧。
你教我。
余幼容不动声色的避开秦傲茗和那群公子哥,看向余泠昔笑得和静且温婉。
余泠昔吩咐家仆将裱好的字帖卷轴挂在花厅中央,落座前特地瞥了眼萧允绎。
她今日便要让萧公子看清,余幼容除了这张脸什么都比不上她。
为了让临摹更有趣些,余泠昔特地设了奖品,便是温庭的这幅字帖,可谓是下足了血本。
温庭是河间府今年乡试第一名的解元,都说明年开春的殿试他极有可能高中状元。
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
如今还未高中他便在河间府极负盛名,不管是他的字还是他的画皆是千金难求。
但他这个人却极其迂腐,明明穷得叮当响,偏偏谁跟他买字画都不卖。
出再高的价也不为所动。
所以余泠昔的这幅字帖有多值钱不用赘述。
“幼容小姐,我将这幅字帖赢了送你。
秦傲茗对余幼容眨了眨眼,刻意无视她身旁的萧允绎。
临摹比赛开始前,余泠昔先是教余幼容如何握笔,又讲解了一番运笔横竖撇捺。
教完这些,便开始了比赛。
比赛开始后所有人全神贯注,只有余幼容盯着温庭的那幅字帖望了好半天。
这字并不是温庭写的最好的字,以温庭的性格应该直接扔了才对。
她右手托着下巴,左手拿着一支细长的毛笔对着字帖随性的画着。
坐在她左边的余泠昔见到她左手拿笔,不解的问了一句,“表姐,我记得你好像不是左撇子。
“是吗?
想试试左手。
余泠昔闻言只觉得好笑,这右手尚且写不好字,就想着用左手,哗众取宠。
余幼容写字的速度还挺快的,最先落了笔。
一张纸写满,那些字的笔画像一条条受了惊的蚯蚓,十分抽象,也十分难看,与旁边余泠昔写的字相比,简直不堪入目。
就在众人铆足了劲想要赢得字帖时,萧允绎从始至终连笔都未握,视线时不时扫向某个小女子。
一缕发丝滑下来,在她脸侧荡了荡。
使得原本清水芙蓉的脸瞬间明艳起来,他扫了眼她鬼画符似的字,终于忍不住起身走了过去。
萧允绎虚握住余幼容的左手,“我教你。
他思索片刻,“就写我的名字吧。
“松开。
原本只是虚握着,因为余幼容这两个字陡然变成了他的手掌紧紧包裹住她的拳头,余幼容挣扎了半天硬是没有挣脱开。
因为花厅中还有其他人,不想成为焦点。
她轻笑一声想着待会儿再算账,见他落笔又冷着声音问了一句,“难道不是写我的名字吗?
余幼容侧头去看他,似没料到这人的脸离她这么近,近到能数他的睫毛,她情不自禁拉开了些距离。
想要再默默将头转回去,近在咫尺的某人又说了一句,“等学会写我的名字,再学你的。
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余幼容的脸上,她身体略一紧绷,越发觉得这个人捉摸不透,也不由觉得这个人十分危险,而她似乎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哦。
那就写你的名字吧。
等到萧允绎握着她的手写了一个“绎字,余幼容才后知后觉的问道,“原来你惯用左手啊。
“也可以用左手。
也可以用左手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左手右手都能写字?
余幼容再次看向纸上的那个“绎字,恢弘大气,撇是撇捺是捺的,还挺好看。
比赛结束,毫不意外的余泠昔的字最出众,但她是形似,却少了温庭的气韵。
不过这并不影响她赢。
“没意思。
秦傲茗撇撇嘴,“这字帖本就是你的,结果还被你赢了去,我们这群人分明就是用来衬托你的。
“秦少,你第一天知道这件事啊?
旁边的同伴打趣道,“余大小姐的字在河间府也是出了名的,如果不是她赢反倒怪了。
这人说完便好奇的朝余幼容的书桌上看去,在看到她的字后忍不住“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完整版太子诱我!撩我!马甲快要保不住了小说》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