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都市小说> 天作之合精品小说

>

天作之合精品小说

辣椒王著

本文标签:

看都市小说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辣椒王”写的《天作之合》。精彩截取:也让他很不甘心。王嘉豪看他一眼,却好奇起了另一样东西:“爸,按理说,那檀木令,在西山才对,张老先生为什么来的是苏城?”“难道是……苏城的什么人,得到了檀木令?”王霍荣回过神来,解释道,“你误会檀木令了,它可以在世界各地,只要发一个通知,指出一个地点,就有无数的中医大能为它奔波。”“那檀木令有什么说法...

来源:cd   主角: 李彩儿王嘉怡   更新: 2023-05-18 01:46: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天作之合》是作者 "辣椒王"的倾心著作,李彩儿王嘉怡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君羡,这门婚事……你可以正式放弃了"这是他第一次主动要求儿子放弃一件事没办法先不说王老爷子已经应允就算没有答应,也不能再参与了男方实力深不见底,根本不是他广城何家这种暴发户可以比拟的何君羡看向戴着口罩的王嘉怡,感觉心被揪了一下他苦着脸,本就心灰意冷,还听到老爹这样说,当场不顾什么规矩,直接走出门去吴北的二舅一直很少说话,他看着何君羡的背影,若有所思收回目光看向了身旁的外甥,问道......

第13章


王氏庄园。

回到家后,王霍荣始终坐立难安。

以前张思景不远行也就罢了,现在人已经到了家门口,硬是请不进来。

这实在是可惜。

也让他很不甘心。

王嘉豪看他一眼,却好奇起了另一样东西:

“爸,按理说,那檀木令,在西山才对,张老先生为什么来的是苏城?

“难道是……苏城的什么人,得到了檀木令?

王霍荣回过神来,解释道,“你误会檀木令了,它可以在世界各地,只要发一个通知,指出一个地点,就有无数的中医大能为它奔波。

“那檀木令有什么说法,为什么它能牵动整个中医界?王嘉豪暗暗心惊。

“这个嘛……倒是不清楚,可能是祖辈流传下来的约定。

王霍荣抬手看了眼时间,实在无心顾及其他事情,严肃说道:“你爷爷胃口变小,是一个不好的征兆,再耽搁下去,就晚了。

“眼下,光凭我们王氏,恐怕是很难请动张思景,还是发个悬赏吧,学学三行商会,发动大家的力量。

王嘉豪一愣,想了想,试探道,“这个悬赏,我们拿什么做赏金?

“凤凰簪,只能用它了,要不然……是抢不过三行商会的。

三行商会给出的赏金,说白了,就是许愿,诱惑力极大。

他手上,除了女儿婚事之外,只有刚收到的聘礼,凤凰簪。

也只有凤凰簪,可以引起大家的重视。

儿子王嘉豪听到这个赏金,却有些不自然地抬头,看向了在院子浇花的妹妹。

小声说道,“爸,这个凤凰簪,严格来说,还不是我们的东西,婚事不成,那是要退还的。

王霍荣点点头,他当然知道这个,要不然也不会如此纠结。

只是眼下,还是老爷子的身体要紧,他担心再拖下去,老爷子活不过今年春节。

“你先去办吧,大不了,赔他一笔钱,或者是给一些股份。说到这里时,王霍荣心里又没那么愧疚了,“有了这些物质,足以让他鲤鱼跃龙门,几代人都富贵。

王嘉豪点点头,拿起车钥匙就出门了。

走到妹妹王嘉怡身旁时,他停住脚步问道,“那个凤凰簪,你用过没有?

“没……没呀。王嘉怡拿着喷壶看过来,不明白大哥为什么这么问。

那凤凰簪,她只不过是远远地看过一眼、。

王嘉豪沉默一下,才说,“你可以多去看看,反正放在家里也闲着。

说完这话他就匆匆离开,只留下满脸疑问的王嘉怡。

王嘉怡对凤凰簪,倒是很有兴趣。

除了这是张至和送来的聘礼外,她还有一种特殊的感觉。

那就是,当她靠近那个存放凤凰簪的柜子时,就会感到很平静,连那隐隐的头疼,也会消失不见。

王氏的悬赏发出不到两小时,就在业内引发大地震。

除了名流、世家以外,还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古玩收藏家,和官家儿女。

那第一个发悬赏的三行商会,简直要气疯了。

王氏这是抄袭他们的创意,而且还盗版干死原创,让他们的赏金贬值。

在凤凰簪面前,谁会要一个三行商会的人情?

在各方力量的作用下,整个苏城都开始暗流涌动。

那辆运载张思景的出租车,三小时内就被找了出来。

司机是个小眼睛的胖子,一脸蒙圈地接过一捆捆现金,一遍遍重复着那个地址。

他见这些金主不信,还拍胸脯保证,“就是那家宾馆,肯定不会有错!我有导航记录!

开什么玩笑?

堂堂中医世家的传人,现代罕见的纯正老中医,居然住郊区小旅馆?

大家全都半信半疑,但还是根据地址找去了

晚上七点多。

张思景用完餐,洗过澡后,专门换了身新买的素色太极服。

在外孙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家破旧的旅馆门口。

这地方,看起来好像是郊区,附近有几家工厂,远处还能看见大山,和火车轨道。

宾馆门口的方形招牌,歪歪斜斜,里面LED灯也坏了。

看到这一幕,外孙顿时嫌弃起来:“外公,这地方也太差劲了。

张思景抬头看了看,也觉得奇怪,酒店宾馆本就是怨气浓重之地,眼前这个宾馆,建在几家工厂附近,情况更严重。

“在几号房,我们上去再说。

“道长没说房号,只说,到了宾馆门口,就给他打电话。

外孙一边说着,一边拨通了道长的号码。

电话刚接通,他就喊道,“道长,我们到了,你们在几号房?

“什么?不在宾馆?那在……哦哦,好,我们等你。

挂断电话,外孙连忙汇报道,“外公,道长不在宾馆,他们好像在附近,说是要来接我们。

张思景这才释怀地点点头。

不多时。

来了一个年轻小道,跑得满头是汗。

他径直走到张思景面前,行礼道,“张老先生。您总算来了。

“二位请跟我来。

小道士脚步很焦急,像是遇到了什么事,一边走,他还一边东张西望,深怕有人跟踪。

张思景年岁已大,又奔波了一天,哪能走得快。

他外孙蹲下身子说要背他,却被小道士跑来止住,“张老先生净身过后,就不要有过多的触碰。

“道长,你们天师,可曾过来?

外孙问起这事,就两眼发光。

就连旁边的张思景听了,也很有兴趣地竖起耳朵。

要是能见到天师张至和,那真是不虚此行!

小道士摇了摇头,“天师闭关了,要二十几天才能出关。

啊?

爷孙俩相视一眼,都能从对方眼里看见失望。

“二位要是想见天师,大婚之日可以过来的。

小道士平和地回答一句,瞬间就让两人打起了精神。

张思景连忙问道,“哪天结婚?

“四月二十七。

爷孙俩听到回答,立马商量起来。

一行人疾步而行,借着月光,沿着火车轨道,走了大概三十分钟。

来到一个块平地,却看到不远处支起一个很大的帐篷,亮着白炽光。

爷孙俩心头一惊,道长竟然住帐篷?

继续走近几步。

两人瞬间呆住了。

因为这时候,他们才看清帐篷的动静。

那深色帐篷里,像是有几股风在打架,篷布时而鼓起,时而塌瘪,哗哗作响。

这一幕对两人来说,简直不要太熟悉。

五年前,他们见过几乎一样的场景。

只不过那时候,是在他们家里,那风就像长了眼睛似的,四处乱蹿。

外孙双腿一软,差点跪了下去,这玩意儿,简直是他的心理阴影。

旁边的小道士将他扶稳,扭头看向张思景,“张老先生,您先排除心中杂念,进了帐篷后,按照长老的意思做就行。

张思景面色凝重点点头,他每天都会冥想,很快就能进入状态,没几分钟就排出了杂念。

看到外公走向帐篷,外孙脸色惨白,下意识就要跟上去,却被小道士拉住:

“小先生还是不去为妙。

“那我外公为什么可以去?

小道士看他一眼,平静答道,“在风水领域,有两种人。

“一种是,看天看地,寻找风水宝地。

“另一种便是,人在哪,哪就是风水宝地。

“你外公功德无量,他是后者。

外孙咽了咽口水,回忆一番过后,也觉得小道士说得在理。

只是这些年,外公被家里人管着。

他抬起头,眼神坚定地看着外公的背影,也决定要做这样的人。

《天作之合精品小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