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穿越重生> 程止欢顾行景小说阅读全集

>

程止欢顾行景小说阅读全集

程止欢著

本文标签:

书名叫做《程止欢顾行景小说》的小说,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穿越重生,作者“程止欢”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顾行景程止欢,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在席玉清的治疗下,伤口已经不流血了,愈合只是早晚的事情只要在这几天不被顾行景发现就行了程止欢想着,很快就走进了别墅里而席玉清在不远处看着,直到看到别墅二楼的灯亮起,这才怀着担忧的心开车离开夜渐渐深了,在席玉清离开后不久,一辆劳斯莱斯缓缓的驶入了顾家别墅的车库里是顾行景回来了第50章身份暴露?喜欢?二楼主卧里,程止欢将衣服脱下,拿着席玉清给自己的药,重新将伤......

来源:2c   主角: 顾行景程止欢   更新: 2023-05-18 01:58:2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经典穿越重生《程止欢顾行景小说》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程止欢"是个网文大神。主要讲的是:

程止欢顾行景小说第12章

确定不是其他什么证后,程止欢也没了兴趣。
她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小脸微侧,看向窗外。
外面车水马龙,灯火酒绿,纸醉金迷。
无论外面怎么热闹,都和她没什么关系。
车子缓缓启动,顾行景亲自开着车带她回家。
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车里流淌着安静平和的气息,渐渐的,程止欢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睡着了。
顾行景车子开得很慢,原本二十分钟就能到的车程,硬是被他开了一个小时。
车子停在车库里的时候,程止欢还没醒。
顾行景也没叫醒她,他解开安全带,侧过身子看向程止欢。
她的头朝着窗外那边,露出左侧的脸来,头发被压到了身后,隐约可以看到廓形几乎完美的耳垂,粉嘟嘟的,透着几分可爱。
耳垂之后,似乎还有一颗小小的红褐色的痣。
灯光昏暗,看得并不真切。
顾行景身子跃过档位,右手撑在副驾驶位上的椅背上,手背上隐隐透着几分青筋。
他靠近了她,眼神落在那耳垂后的小小红痣上。
程止欢的皮肤很白,是在阳光下会发光的那种白,只是大部分时候她都穿得很厚,将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张苍白的小脸来,让人下意识忽略了她本身肌肤的白嫩。
如今遮挡着耳垂的头发被拨到了一边,那白皙的脖颈和那泛着粉嫩的耳垂就那么暴露在了顾行景眼前。
还有那一颗小小的红痣,充满了诱惑力。
顾行景的指尖轻轻触碰到了那一颗平时被其主人隐藏起来的红痣,喉头微动。
“行景?
娇软的女声突兀响起。
顾行景指尖一顿,侧眸看向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的程止欢。
“嗯。
他低低应了一声,“到家了。
他不动声色的大手一拨,就将程止欢的安全带解开来。
程止欢刚醒,并不知道顾行景看到了什么,她以手掩唇,打了一个哈欠。
泪花在眼角闪烁,像是珍贵的宝石,等待着人去采撷。
但很快,这泪花被主人无情的用指尖抹去。
“困了。
程止欢一边下车一边软绵绵的说道,“行景,晚安。
说完她也不等顾行景回答,朝着二楼走去。
顾行景将车子锁好,长腿一迈,跟上了她的脚步。
“慢点。
他强势的抓住了她的手腕,“不急这一时。
程止欢低头看了看两人相牵的手,越发觉得顾行景奇怪了。
她想了想,问道:“你最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
不然的话怎么会突然这么反常?
顾行景一边拉着她的手往二楼走一边说道:“没什么。
“不过我昨天遇到了一个和你很像的人。
这话听得程止欢心中一惊。
难道顾行景发现了昨天那个拍卖师是她?
可依他的性子,如果他真的发现了,应该会问自己才对,为什么要如此试探自己?
一瞬间,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但表面上她只是略显惊讶的问道:“是什么人呀?
“一个拍卖师。
顾行景语气里带着几分漫不经心,“身形和你很像。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了主卧面前。
程止欢单手握着门把手,身体正对着顾行景。
顾行景单手撑在门上,低头看着她,“下次带你去那里看看。
程止欢摸不准顾行景这是怀疑她了还是没怀疑她,便点头应了下来。
“好。
她微微仰头,曼妙的曲线朝顾行景微微贴近,却又那么恰到好处的没有撞进他怀里。
淡淡的甜味在顾行景鼻间弥漫,像是一颗成熟的果子在他面前招摇。
他微微眯起了眼睛,狭长凌厉的凤眸之下,暗流涌动。
“周末奶奶让我们回家吃饭。
他声音低沉,带着几分性感,“我会跟奶奶说清楚,你不用担心。
程止欢歪歪头,反应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他所说的是什么事。
“好~她娇声应道,反正奶奶是向着她这边的,无论顾行景怎么说,奶奶都不可能被说动的。
程止欢轻笑一声,已经能够想象得到顾行景面对奶奶时无奈的表情了。
她并不知道她那笑得如同偷腥的猫的小模样被顾行景看到了眼底,他眼里快速划过一抹笑意,很快就没了踪迹。
程止欢笑够了后,右手推了推顾行景的胸膛,另一只手顺势打开了房门,身子如同泥鳅一般滑进了卧室里。
门从里面“嘭的一下被关上,留下顾行景一个人站在门口。
顾行景右手抬起,放在心口处,那里仿佛还残留着刚才程止欢掌心留下的温度。
微凉,却足够在他心间掀起汹涌澎湃的巨浪。
他的小乖,真调皮。
止欢受伤,行景疯魔顾行景低笑一声,笑声愉悦动听。
他看上去心情不错,就连转身的动作都多了几分放松肆意。
他去了隔壁的侧卧,没过多久,侧卧的灯便暗了下去。
主卧里,程止欢只开了一盏台灯。
灯光微弱,只勉强能看得见她的小脸。
她拿着手机,点开【七个葫芦娃】的微信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止欢:@老二昨天爆炸的主谋怎么样了?】群里很快弹出了新的消息。
【老二:已经被送到有关部门了,上面对老大你的表现很满意,奖励了我们十万呢!】【老二:我已经打到老大你卡上啦~开心.jpg】【老二:不过老大你怎么知道剪哪根线的?】程止欢轻笑一声,指尖在屏幕上轻点。
【止欢:运气罢了。】【老二:不信不信,老大你每次都说是运气!】程止欢不置可否的挑眉,倒也不完全算是运气。
只是她曾经在和顾行景去参加的某次宴会上见过那个中山装男人,自然也知道他就是那栋大厦的主人。
他妻子宁愿冒着那么大的风险设置炸弹也要杀死男人,性子定是极端极了。
这样极端的人,一旦爱上,那便不可能会真的放手。
男人喜欢红色,那他妻子设置的救命线,也一定会是红色。
也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选择红色吧。
人性很复杂,但同时也很简单。
程止欢懒洋洋打了一个哈欠,懒得再多想其他事。
她现在最关注的还是顾行景,这人这几天实在是太奇怪了,得想个办法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变得如此异常。
周末,顾行景难得没有去公司,也没有在家里处理任何工作上的事情,而是在楼下的客厅里静静的等着程止欢醒来。
程止欢一觉睡到了上午十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才慢吞吞的下了楼。
她在家里只穿了个睡衣,睡衣有些大,松松垮垮的,前两颗扣子还解开着,露出精致小巧的锁骨来。
程止欢刚睡醒还有些迷糊,一开始她并没有看到坐在沙发上的顾行景,只自顾自的下了楼,走到冰箱那边,拿出一盒冰牛奶来。
她刚准备插上吸管,牛奶就被一只大手夺走了。
程止欢:???
她仰头看去,只见原本应该去公司的人却站在她面前,正一脸严肃的盯着她。
她有一瞬间的惊讶,但很快反应过来,脸上扬起一抹笑来。
“行景。
她软软的叫了一声,“你今天怎么没去公司?
“今天要去奶奶家吃饭。
顾行景提醒道。
程止欢自然记得这件事,奶奶的事情她还是放在心上的,但她还是觉得有些奇怪。
“吃饭不是晚上吗?
她问道。
之前也不是没有去奶奶家吃过饭,但之前他可都是白天去公司处理事情,等晚上五六点的时候才回来接她去奶奶家的。
今天这都十点了,他竟然还待在家里,实在是太不正常了。
“嗯。
顾行景应了一声,神色淡淡的,面上的神色似乎从未有什么变化。
即便是在家里,他也穿着一身黑色西装,内里的衬衫扣子也总是扣到领口最上面一颗,只隐约露出性感的喉结来。
拿着牛奶盒的手背上隐隐可见青筋,荷尔蒙爆棚,却又因他那神色淡淡的色彩而多了几分禁欲清冷感。
顾行景面色沉静的看着程止欢,薄唇微启。
“你身体不好,别喝冷的。
程止欢轻哼一声,乖软应道:“知道啦~她主动挽住了顾行景的手腕,趁机贴贴。
感觉到顾行景略显僵硬的身体,她眼里划过一抹恶趣味,声音放得更软,隐隐带着一股儿撒娇意。
“那行景帮我热一下牛奶好不好?
她只是这么一打趣,没想到顾行景竟然点头了。
程止欢:???
她看着顾行景将牛奶倒入了杯子中,放到微波炉里热了几秒。
然后就那么拿着杯子递到了她面前,“好了。
程止欢怀着疑惑的打量接过杯子,入手的滚烫让她下意识松开了手。
杯子从她手中滑落,砸在了地上,“砰的一声,碎成了碎片。
些许玻璃擦过她的脚背,擦出细细的血痕。
程止欢脸色微微一变,“抱歉。
她轻声道,弯下腰来准备收拾一下,却被顾行景一下子拦住了。
“让佣人来。
顾行景一下子将程止欢抱了起来,“你受伤了。
他语气有些不好,明显多了几分生气的情绪。
程止欢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这人难道是因为她打破了杯子在生气?
听说做生意的都比较迷信,打破了杯子什么的,就是生意失败的标志。
她以前接触过几个生意人,很是忌讳别人在他面前打碎杯子之类的易碎品,甚至有个夸张的因为妻子打碎了家里的花瓶从而和妻子离婚了,说什么妻子打碎了花瓶不吉利,不适合他做生意。
后来她看那人还不是破产了。
顾行景说不定就是个迷信的人。
想到这里,程止欢清了清嗓子,试探性的开口道:“碎碎平安?
碎碎平安,谐音“岁岁平安,应该能破了这迷信之词了吧?
顾行景微微蹙眉,没有搭她的话。
他将人抱到了沙发上坐下,自己则是去拿了医疗箱过来。
程止欢就看着禁欲清冷的男人在自己面前半跪下来,低着头,长睫微垂,在他眼窝处投下了一片浅浅的阴影,光好像落不到他眼里。
顾行景脱下她脚上略显幼稚的拖鞋,大手握住她那白皙的小脚。
他掌心温度很高,一如他的体温,总是比常人高一些。
也许这和他阳年阳月阳时生有关,不像她,身体总是冷的,哪怕穿得在厚,也带着几分微凉。
程止欢低头看着他,眼底的疑惑更甚。
顾行景将她的脚按在了他的膝盖处,隔着薄薄的裤子,程止欢可以清晰地感觉到他的体温。
灼热又炙热。
他拒绝不了她的撒娇程止欢长睫轻颤,圆润可爱的脚趾微微蜷缩了一下。
“很疼?
顾行景的声音在程止欢耳边响起。
同时她感觉到脚背上传来一阵微弱的刺痛感,是顾行景在帮她消毒。
有些刺鼻的酒精沾到棉签上,透过破碎的皮肤渗透进那一道细微的血痕之中,由酒精带来的刺激感让程止欢不适的蹙眉。
“有点。
她轻声说道。
“忍着点。
顾行景的声音带着几分性感的低沉,长睫垂着,双唇紧抿着,没什么多余的情绪。
程止欢倒也不在意顾行景是什么样的表情,她只是好奇,这位向来尊贵不肯低头的爷,今天怎么心血来潮帮她处理伤口了?
而且这伤口不过是玻璃碎片擦过的几条细微的血痕,实在是不值一提。
但她因为身体特殊,身子骨弱得厉害,这在别人身上是小伤的伤口也足以让她难受一番。
具体就是这鲜红的血不断的从细微的伤口里渗出来,在简单的消毒和上药之后,似乎依然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顾行景看着还在往外渗血的伤口,眉头紧皱,“怎么回事?
程止欢倒是习以为常的说道:“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
“还在流血。
顾行景沉声道。
程止欢轻轻点头,“没关系的,我从小就这样。
“血小板有些缺失,伤口愈合的会慢一些。
所以她总是避免自己受伤,当然,也有例外的时候,就比如刚才。
“明天我让陈生来帮你检查一下身体。
顾行景直接说道。
陈生是顾家的私人医生,刚从国外回来不久,据说是世界排名第一医学院的博士后,无论是理论知识还是临床实践,这个人都有远超于常人的本领。
程止欢见过陈生一次,倒不是在顾家,而是在自家二哥的晚宴上。
不过那个时候她只匆匆在宴会上露了一面,又离得那么远,陈生不一定记得自己。
但以防万一,程止欢还是不太想和陈生见面。
所以她拽了拽顾行景的衣袖,软声道:“我没事的。
“我之前去医院检查过很多次的,医生都说是老毛病了,平时

《程止欢顾行景小说阅读全集》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