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穿越重生> 程止欢顾行景小说全集

>

程止欢顾行景小说全集

程止欢著

本文标签:

穿越重生《程止欢顾行景小说》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程止欢”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顾行景程止欢,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事出反常必有妖,这都九点了,顾行景竟然还在家,这绝对不正常顾行景见她只喝了一口牛奶就不喝了,眉头轻蹙,“牛奶不好喝?”程止欢见他这么说,拿起杯子,将牛奶喝了个干净,用行动表示这热牛奶真的很好喝!顾行景嘴角勾了勾,眼里快速划过一抹笑意可爱,想亲他的视线落在程止欢那沾着一抹牛奶渍的唇上,抿了一口手里的黑咖,喉结滚动,似乎品尝到了她唇间的甜意程止欢一边观察着顾行景的表......

来源:2c   主角: 顾行景程止欢   更新: 2023-05-18 01:58: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程止欢"的新作《程止欢顾行景小说》,这是一本穿越重生的书。内容详情为:夜渐渐深了,在席玉清离开后不久,一辆劳斯莱斯缓缓的驶入了顾家别墅的车库里。是顾行景回来了。身份暴露?喜欢?二楼主卧里,程止欢将衣服脱下,拿着席玉清给自己的药,重新将伤口上的药换了一下。幸好她躲得快,所以伤口并不狰狞...

程止欢顾行景小说第16章

在席玉清的治疗下,伤口已经不流血了,愈合只是早晚的事情。
只要在这几天不被顾行景发现就行了。
程止欢想着,很快就走进了别墅里。
而席玉清在不远处看着,直到看到别墅二楼的灯亮起,这才怀着担忧的心开车离开。
夜渐渐深了,在席玉清离开后不久,一辆劳斯莱斯缓缓的驶入了顾家别墅的车库里。
是顾行景回来了。
身份暴露?
喜欢?
二楼主卧里,程止欢将衣服脱下,拿着席玉清给自己的药,重新将伤口上的药换了一下。
幸好她躲得快,所以伤口并不狰狞。
但依她的身体,想要愈合看不出来痕迹,起码得一个月。
看来这一个月她只能穿长袖了。
程止欢轻轻叹了一口气,换上了长袖睡衣,又将卫生间里收拾了一下,保证看不出来痕迹之后,这才出了卫生间。
从楼下传来了车子发动机的声音,她站在落地窗前,往下看了一眼。
确定是顾行景回来后,她将卧室的灯关上,自己快速走到床边,躺了下来。
没过多久,从走廊里传来了脚步声。
坚硬的皮鞋踏在冰冷的地面上,碰撞出富有节奏感的声音来,在安静的走廊里尤为响亮。
程止欢默默的数着顾行景的脚步声,小手拉着被子,盖住了肩膀,又往上拉了一些,盖住了大半张小脸,只露出一双乌黑明亮的眼睛来。
脚步声突兀的停止。
正好停在了她卧室门前。
程止欢长睫轻颤,支棱着耳朵听着外面的动静。
“扣扣敲门声响起,同时响起顾行景那低沉又性感的声音。
“睡了?
程止欢没有开口。
顾行景等了两秒,没有听到回答,又出声道:“我给你带了礼物。
依然没有声音。
顾行景的手握在门把手上,轻轻往下一按,随着“吱呀一声,门轻轻打开来。
他嘴角微微勾起,眼里快速划过一抹笑意。
黑暗从卧室里倾泻而出,瞬间将他的身影笼罩。
可那黑暗却并没有将他吞噬,反而在他身上留下了晕染成了更浓重的暗色。
他好像成了黑暗本身。
从他这里隐约可以看到躺在大床上的人儿,只露出小半张脸,并不能看真切。
空气中隐隐有一股清香,不同于她平时身上那淡淡的甜意,今天卧室里似乎喷了某种浓郁的香水,太过浓郁,甚至有些刺鼻。
顾行景心头划过一抹怪异感,但他显然不想打扰她休息,门又轻轻关上,隔绝了那浓郁的香水味,也将他心中的怪异感打散。
在门关上后,钻在被窝里的程止欢长睫轻颤,深吸了一口气。
幸好她喷了很多香水来掩盖身上的血腥味,不然顾行景肯定会闻到房间里的血腥味了。
门外又传出了脚步声,只不过这一次是离开的脚步声。
脚步声渐行渐远,直到响起了开门声,那脚步声才随着关门声同时消失在程止欢耳中。
程止欢身体彻底放松下来,她拿起手机,发了几条消息出去,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后,这才将手机放下,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夜已经很深了。
顾行景围了一条浴巾,从浴室里走了出来。
他把玩着那常年戴在他腕骨处的黑色佛珠,指尖灼热,将冰冷的佛珠染上了一抹温热。
他看着堆积在旁边从拍卖会上拍来的各种小玩意儿,不知想到了什么,眼里划过一抹笑意。
小乖肯定会喜欢。
他嘴角轻勾,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最先映入眼帘是那条没有被接通的电话。
他的小乖肯定不会故意不接他电话,所以这通电话肯定是因为小乖睡着了才没接的。
顾行景将手机放下,伴随着这深夜,进入了休息状态。
————天空破晓,顾氏别墅静悄悄的。
程止欢睡得有些不安稳,主要是受伤的胳膊还有些疼,让她一夜没有睡好。
再加上她心里有事,所以一大早她就醒了。
醒来后她先是给自己换了一下药,又换了一下衣服,喷了浓郁得几乎要将自己呛到的香水,确定闻不到身上的血腥味之后,她才出了卧室。
到了楼下后,顾行景已经在沙发上坐着了。
沙发面前的茶几上堆放着一些礼盒。
许是听到了脚步声,顾行景抬眸看向她,沉声道:“过来,看看喜欢哪个。
程止欢认出了那摆在茶几上的礼盒都是昨天拍卖会上的拍品,她眼里划过一抹惊讶。
“要送给我?
难道顾行景昨天不是在给辛月选礼物?
“嗯。
顾行景低低应了一声,指着茶几上的礼盒,“都送给你。
程止欢走到顾行景对面坐下,看似随意的扫了一眼,最后目光停留在那腕表上。
那正是她昨天晚上挑的那款礼物。
“那个。
程止欢指了指那腕表,“是什么?
顾行景的视线随着程止欢那泛着一抹粉嫩的指尖看去,是那款只要十万块的腕表。
“一个普通腕表。
顾行景语气淡淡,没有什么起伏。
顿了一下,他又开口道:“喜欢?
“看上去很有科技感。
程止欢拿起那个腕表,轻轻摆弄了一下,便戴在了自己手腕上。
银白色的腕表在她那白皙的手腕上紧扣,衬得她手腕纤细又脆弱,仿佛轻轻一握便会碎掉。
而就在腕表戴在程止欢手腕上的一瞬间,一种微妙的刺痛感从手腕处传来,但当她仔细感受时,又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她压下心中的疑惑感,看向顾行景说道:“谢谢,这个我很喜欢。
说话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那腕表上原本暗着的屏幕飞快的划过一抹蓝光,像是某种神秘的数字符号,在数据流的世界里一闪而逝。
顾行景第一次从程止欢口中真正听到“喜欢两个字,在愉悦的同时,心头也划过一抹疑惑。
昨晚那个狐狸女人,是怎么知道小乖会喜欢这个腕表的。
那个戴着狐狸面具的女人,究竟是什么人?
顾行景眼眸猛然一沉,煞气一瞬间涌了出来,但很快又被理智压下。
程止欢感受到了他那一瞬间的变化,心里也是微微一紧,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她指尖在手机屏幕上轻点了一下。
一分钟后,门铃突然被按响。
程止欢站起身来,轻笑着说道:“忘记跟你说了,今天有个朋友来找我玩。
“朋友?
顾行景也随之站起身来,高大的身影自带一种压迫感,他直勾勾的看着她,目光如炬,薄唇微启,“男的?
黑暗将他笼罩,又仿佛他是黑暗本身程止欢轻笑着摇头,“当然不是啦。
“是个女孩子。
她说着,抬脚就往外走。
顾行景沉默地看着她的背影,眼眸深处一片暗色,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程止欢很快就走到了门口,她将门打开来,脸上扬起一抹浅浅的笑来。
“阿司。
温司朝她点了点头,低声道:“小姐。
话刚落,就见程止欢轻轻摇了摇头,“叫我止欢就好。
温司有些不适应的抿了抿唇,往前走了一步,凑到程止欢耳边说道:“但小姐我是奉命来保护你的。
“大少爷要是知道我直呼您的名字,会生气的。
“他不会知道的。
程止欢握住了温司的手,“你叫我小姐,那在顾行景面前不就穿帮了吗?
“顾行景才是那个危险人物。
温司点了点头,只能应道:“止欢。
她叫了这么一声,冰冷的脸上似乎染上了一抹红晕。
小姐真的好温柔,名字也好好听。
温司在心里想着,有些紧张的握紧了手。
但她越是紧张,脸色就越冰冷,看上去就像是别人欠了她几百万一样,一看就不是个好惹的角色。
程止欢见她这么教了,拉着她往里面走。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来的顾行景。
程止欢长睫一颤,给他介绍道:“行景,这是温司。
“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温司脸色冰冷应了一声“嗯。
从小一起长大没错,但她是程家管家之女,严格意义上她是小姐的下属,她效忠于程家,也效忠于她。
当然,因为目前程家当家家主是程亦寒,所以温司是先效忠于程亦寒,其次才是程止欢。
不过在温司心思,小姐才是最重要的。
只要能保护好小姐,哪怕让她死都可以。
这京市一点也不好,空气污浊,交通拥堵,东西还不好吃,总之,哪里都不好。
要不是小姐必须待在顾行景身边养身,她都想带小姐回海市了。
温司越是这么想,脸色就越冰冷。
顾行景看了温司一眼,视线停留在她的胳膊处,眼眸微闪。
“行景。
程止欢的声音在顾行景耳边响起。
顾行景看向她,瞳孔深处一片暗色,“什么事?
“阿司才来京市,人生地不熟的,也没地方可以去。
“可以在这里暂住两天吗?
“等她找到了房子就搬出去。
顾行景答应了下来。
随后程止欢便拉着温司往楼上走去。
到了卧室后,程止欢身体放松下来,轻抿了一下唇说道:“顾行景不好糊弄,你这几天小心一点。
温司点头应了一声“是,随后又问道:“小……止欢,为什么要让我假扮你?
“昨天你不是戴着面具吗?
他应该认不出来你。
程止欢摇摇头,“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轻抿了一下唇,指尖无意识拨动了一下手腕处的腕表。
腕表有些冰冷,和她的皮肤温度相似。

《程止欢顾行景小说全集》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