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穿越重生> 全章节阅读程止欢顾行景小说

>

全章节阅读程止欢顾行景小说

程止欢著

本文标签:

《程止欢顾行景小说》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程止欢”的创作能力,可以将顾行景程止欢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程止欢顾行景小说》内容介绍:“这是谁说的?”顾行景似乎也有些忍不住了问道“他们自己说的”程止欢坐到了顾行景对面,单手撑着小脸,“你觉得这是真的吗?”“不是”顾行景连思考都没有思考,直接毫不犹豫的说道,“他们绝对不可能是男女朋友”那么问题来了,他们如此假装的目的是什么?两人几乎同时想到了这一点,相视一眼程止欢率先开口道:“你之前笃定唐宴不会来京市,是因为你们之间做了什么约定吗?”顾行景点了......

来源:2c   主角: 顾行景程止欢   更新: 2023-05-18 01:59: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热门新书《程止欢顾行景小说》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程止欢"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奶奶给的?"程亦寒一愣,他还真不知道这件事。比起这钥匙究竟是做什么的,他更在意另一件事。"什么时候拿到的?"顾行景眼神微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与你无关...

程止欢顾行景小说第20章

“止欢拿到了一把钥匙。
他说着,下颌微扬,示意程亦寒看放在桌子上的照片。
程亦寒将照片拿起来认真的看了看,眉头皱紧。
不等他问,便又听到顾行景说道:“这钥匙是她亲奶奶留给她的。
“奶奶给的?
程亦寒一愣,他还真不知道这件事。
比起这钥匙究竟是做什么的,他更在意另一件事。
“什么时候拿到的?
顾行景眼神微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与你无关。
程亦寒冷哼一声,“既然与我无关,那你来问我做什么?
“我答应过她,帮她问你知不知道这是哪里的钥匙。
顾行景微微坐直了身体,直勾勾地盯着程亦寒,“我想程总一定知道。
“我不知道。
程亦寒的酸水一股股的往外涌,妹妹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他这件事!
而是让顾行景来问他!
妹妹是不是被顾行景这家伙蒙骗了?
程亦寒恨恨咬牙,恨不得马上把妹妹接回家。
但一想到妹妹的身体情况,他强压下这种冲动,深吸一口气说道:“她要是想知道,你就让她自己来问我。
说完,他眼神突然一凛,看向顾行景的眼神也染上了一抹危险之色。
“还是说,是你不让她来问我的。
要真是这样,他一定得给顾行景找一点麻烦才行。
“她不愿意来问你。
顾行景眼里闪动着暗光,“你们关系不好,她为什么要来问你?
程亦寒:……他可是妹妹最爱的大哥,怎么可能关系不好?
可惜这话现在不能说出来。
妹妹还需要待在顾行景身边养身才行。
他抿了抿唇,低头端详着照片,足足一分钟后才说道:“我对这把钥匙没印象。
“你若真想知道,那就等两天,我问问其他人。
顾行景轻挑了一下眉,似乎有些惊讶程亦寒今天竟然如此好说话。
还是说,程亦寒想要吞了这把钥匙?
钥匙的秘密程亦寒可不知道顾行景竟然在怀疑自己,否则肯定不会像现在这么心平气和的和他说话。
说不定早就吵起来了。
正是因为不知道,所以程亦寒才能用十分平静的语气说道:“但我不会告诉你。
“我要亲自跟她说。
能跟妹妹多见一面是一面。
顾行景眉头轻蹙,显然不太愿意。
程亦寒猜到了他的想法,又说道:“谁知道这钥匙后面藏着什么秘密,既然是奶奶给她的,那你一个外人,自然没必要知道。
话刚说完,整个休息室里的温度仿佛都下降了几度。
一股冷意直窜程亦寒心头,让他双手下意识握紧,身上的肌肉也瞬间绷紧,警惕的看着顾行景。
顾行景嘴角噙着一抹冷笑,声音也淬了几分冷意,“外人?
他像是听到了全天下最大的笑话,“我和她是夫妻,要论外人,也应该是你和她是外人。
他和他的小乖,怎么可能会是外人呢?
程亦寒嘴角一抽,等妹妹25岁生日过完,他一定要在顾行景面前大喊三句“我是妹妹最爱的大哥,他要让顾行景知道,他和自家妹妹才是家人。
而他,顾行景,只是个外人!
程亦寒在心里默念了三遍“我是妹妹最爱的大哥,这才勉强压下了那升起的愤怒情绪。
“那你回去问问她。
程亦寒冷笑一声说道,“她若是同意,我就告诉你。
顾行景眼眸微闪,嘴角的笑意隐隐染上了一抹邪意。
“那我们来打个赌如何?
他缓缓站起身来,高大的身影在昏暗的灯光下在地上投下一片浓重的阴影。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程亦寒,那双漆黑的瞳孔里自信又冷漠。
“若是她愿意与我分享这钥匙的秘密,你便将答应我一个要求,如何?
程亦寒冷哼一声,一下子站起身来,应道:“好啊。
“同样的,如果你输了,也得答应我一个要求。
他一会儿就跟妹妹串通好,绝对不会让妹妹答应的!
“好。
顾行景也答应了下来。
两人对视着,眼里都带着十足的自信。
谁都相信自己会赢。
此时的程止欢完全不知道顾行景和自家大哥打了赌,她还在店里和祖樱进行沟通。
“老大,老四这几天打算来京市了。
祖樱压低了声音说道,“席玉清那个家伙不愿意和老四一起住,我们得给老四重新找地方了。
程止欢点点头,“老四说过他要在京市待多久没?
祖樱挠挠头,“我听他那意思,应该是要常待吧?
“他说他要把他的宝贝们都带过来的。
程止欢:……她无力扶额,“你确定那些东西能过安检?
“老四走特殊通道。
祖樱嘿嘿一笑,“他有办法的。
“不过他那些宝贝不能被其他人看见,要是有个独立的院子什么的就好了。
祖樱说着,重重叹了一口气。
“还是赚钱太少了。
“这京市的房价也太贵了,一个别墅都要好几亿。
就是把她卖了,也买不起一套房子啊。
“而且别墅也不安全。
祖樱微微蹙眉,“他那些宝贝太显眼了,别墅门口的摄像头肯定会拍到的。
“虽然我能修改监控画面……话未说完,便见程止欢摇了摇头说道:“不要这么做。
“你的能力是武器,是要对准外人的,不是对内部使用的。
祖樱郑重的点了点头,“我知道的。
“老大你放心吧!
她拍了拍肩膀,“我不会做违反乱纪的事情的。
程止欢轻轻点头,手指轻扣在桌面上,“那这的确是个问题。
她没想过不让老四来京市,既然这是老四自己的选择,她当然会尊重,也会帮他。
可一想到老四那些宝贝,程止欢就觉得有些头疼。
这种头疼感一直持续到回到顾家,她还在想着这件事,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正好落入顾行景耳中。
他走到程止欢身边坐下,沉声道:“怎么了?
“为什么叹气?
程止欢回过神来,看向顾行景问道:“你说这京市有没有隐私性比较强的院子之类的?
“最好空间大一点,关上门什么都看不到的那种。
顾行景轻挑了一下眉,“四合院?
程止欢眼睛微亮,“对哦,四合院可以。
四合院附近很少摄像头,又因为没有跟上现代化,所以基本上没多少年轻人住。
大门一关,谁也不知道里面的人在做什么。
而且空间够大,完全能够放老四的那些宝贝。
那问题来了,怎么才能弄到四合院呢?
“你说四合院卖吗?
程止欢问道。
顾行景笑着摇了摇头,“不卖的。
“现阶段不准四合院进行交易。
程止欢眼里划过一抹失落,“好吧。
那这个计划只能暂时取消了。
顾行景抬手揉了揉程止欢的脑袋,玩笑般说道:“万一奶奶留给你的钥匙后就是四合院的钥匙呢?
不过是随口的一句玩笑,两人都没有放在心上,然而他们没有想到,顾行景这随口的一句玩笑话,竟然是真的。
京市程亦寒的临时住所里,他双手捧着手机,看着自家老父亲发过来的消息,眼里闪着一抹惊讶。
【应该是京市的四合院吧?
是你奶奶的奶奶留给你奶奶的。】【之前她去世的时候,我们还找过那四合院的钥匙呢,一直没找到,原来是留给欢欢了啊。】【欢欢知道一定很开心。】程亦寒十分赞同父亲的话,妹妹知道奶奶将家传的四合院留给了她,一定很开心。
毕竟,那可是奶奶的心意啊。
程亦寒在心里低低叹息一声,没有立刻将这个消息告诉妹妹。
他还在等着顾行景的消息。
但他相信,妹妹肯定会站在他这边的,不会跟他分享这钥匙的秘密。
程亦寒眼里闪烁着光芒,又在群里问了一下奶奶的事,隐约间,他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
但想了半天都没有想起来,他便干脆也不想了。
反正,他肯定会赢的。
我和他现在才是一家人第二天,程亦寒约了顾行景见面,还要求他将程止欢带上。
顾行景猜到程亦寒应该是知道那钥匙究竟是哪里的了,所以才会让他将止欢带上。
两人约了中午的时间见面,正好是吃饭时间,程亦寒特意订了一个包厢,还提前点好了程止欢爱吃的菜,等着两人到来。
十二点半,包厢的门被敲响。
早早来到包厢的程亦寒起身,理了理身上并不凌乱的衣服,沉声道:“进来。
门从外面被推开来,顾行景拉着程止欢的身影映入程亦寒的眼里。
程亦寒盯着两人相牵的手,抿了抿唇。
顾行景这个家伙,竟然牵妹妹的手,实在是可恶。
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但表面上他不得不维持着一副冷漠的样子。
“来了。
他指了指对面的位置,“坐吧。
顾行景牵着程止欢坐了下来,坐下来后,他给她倒了一杯热茶,放到她面前,声音温柔。
“先喝点热茶。
程止欢浅浅一笑,“谢谢。
她抿了一口热茶,看向对面已经坐下来的自家大哥,眼里浮出浅浅的笑意来。
程亦寒见到自家妹妹,嘴角也不自觉的上扬了一下,但很快又被理智强压下。
他拿起自己面前的热茶,假装抿了一口,掩饰住那上扬的嘴角,随后轻咳一声说道:“钥匙的事情,顾行景已经跟我说了。
他说着,看了顾行景一眼,脑海里快速划过了些什么。
他终于想起来昨天晚上他忘记什么事了。
他忘记跟妹妹串通了!
他竟然忘记跟妹妹说他和顾行景之间的赌约了。
想到这里,程亦寒微微蹙眉,但很快眉头又舒展开来。
他相信妹妹,妹妹肯定是会站在他这边的。
此时,程止欢开口道:“你知道这是哪里的钥匙了?
“当然。
程亦寒沉声道,将杯子放在桌子上,指了指端上桌的热菜,“先吃饭,吃完饭再聊。
这都十二点半了,不能饿着妹妹。
程止欢这会儿还真有点饿了,更别说这桌上的都是她爱吃的,反正自家大哥总会告诉自己的,所以她也不着急,点点头说道:“好,那我们先吃饭。
她偏头看向顾行景,笑得眉眼弯弯,“行景,先吃饭?
“嗯。
顾行景低低应道,拿起筷子给程止欢夹着菜,“多吃点。
最近他的小乖又瘦了。
不知道是不是跟昏迷有关,明明吃得很多,身形却比之前更加纤瘦了。
程止欢很快沉浸在美食里,都没有怎么听两人说话。
这家的饭菜味道十分不错,大哥又是点的她最爱的,她恨不得长两个胃,将这桌上的东西全都吃掉。
她最近食欲特别好,连食量都是之前的两倍,要不是席玉清给她检查过,身体没多大问题,她都要以为自己是回光返照了。
半个小时后,程止欢靠在身后的椅背上,小脸泛着淡淡的红,脸上带着几分餍足。
“很好吃。
她带着一种赞叹般的语气说道。
“你喜欢就好。
程亦寒眼里含笑,但很快又意识到了什么,脸色一沉,话锋猛地一转,“这毕竟是你为数不多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吧?
他瞬间开启了嘲讽模式,“私生女就是私生女。
程止欢:……大哥还真是牢记人设。
既然如此,她也不能落后不是?
程止欢放下筷子,长睫轻颤,眉眼间染上一抹淡淡的清冷与悲凉,“那的确不能和程大少相比。
旁边的顾行景握住了她的左手,同时开口道:“程总,慎言。
程亦寒脸色更沉了,他深深的看了顾行景一眼,似乎有些不甘心般,冷哼一声。
“既然饭吃完了,那就聊聊正事。
他抿了一口热茶,“程止欢,我可以告诉你那是哪里的钥匙,但是……他说着,看了旁边的顾行景一眼,嘴角勾了勾,“但是你确定要让你旁边的人知道吗?
程止欢下意识看向顾行景。
顾行景表情平静,眼神无波无澜,就好像什么都无法引起他眼神的波动。
他正在为程止欢倒着热茶,热雾从杯中缓缓升腾,朦胧了他的双眼。
从程止欢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眼里淡淡的浅光,但更多的东西,她却是看不到了。
她从顾行景身上看不到太多的东西,便从心的回道:“为什么不能让他知道?
难道那钥匙是奶奶的什么秘密基地吗?
这样的念头一闪而逝,但话已经说出来了,就等着对面的程亦寒回答了。
程亦寒似乎也没有想到她是这样的回答,不由得有些急了,身子微微前倾,单手搭在桌面上,沉声道:“顾行景不过是个外人,你确定想让他知道?
一股冷意直窜程亦寒心头,他下意识看了一眼顾行景,就那么撞入了他那双冷冽的眸子里。
漆黑的瞳孔里散发着让人退避三舍的冷意,锋利逼人,似乎下一秒就要将他扎伤。
顾行景这个家伙,真的很在乎“外人这两个字。
程亦寒心头隐隐有不好的预感,甚至有一个荒唐的念头。
他不敢细想,只能任由那不好的预感盘旋在心头。
“外人?
顾行景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带着说不出来的冷意,“需要我再提醒程总一下,现在我和止欢才是一家人吗?
旁边的程止欢看着这莫名开始紧张的气氛,若有所思。
她适时的开口道:“程大少,行景并不是什么外人。
她主动握住了顾行景的手,将两人相握的手抬起,展现在程亦寒面前。
他谨记着自己的“人设,所以连声音都多了几分薄凉之意。
“正如你看到的,我和他现在才是一家人。
程亦寒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他想要反驳自家妹妹的话,但一想到妹妹的身体,又硬生生忍住了。
妹妹只是利用顾行景而已,等妹妹的身体好了,她肯定就不会说和他是一家人了。
程亦寒在心里这么告诉着自己,心里有些懊恼,他昨晚太得意忘形了,忘记和妹妹提前通通气了。
可惜现在只能输掉赌约了。
他的小乖在担忧什么?
“好吧。
他轻叹一声,“既然你是这么想的,那我就告诉你。
随后,程亦寒将从程父那里得来的消息简单说了一下,还顺便将自己昨晚查到的四合院的地址说了出来,可以说是一步到位了。
程止欢听到这钥匙竟然是四合院的钥匙,眼里划过一抹惊讶。
这叫什么?
瞌睡来了有人送枕头?
她昨天还在想要怎么才能弄到一个四合院呢,没想到今天就从自家大哥这里得知奶奶留给自己的钥匙是四合院的钥匙了。
这简直就是……大惊喜。
程止欢眼眸微亮,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太好了。
她一时间忘了掩饰,“我正好缺个四合院。
程亦寒看到自家妹妹这么开心,嘴角也不自觉地上扬。
输了赌约又如何?
妹妹开心就好。
顾行景此时心情也不错,虽然在预料之中,但真的听到小乖站在自己这边,他心情还是不可避免的愉悦起来。
他心情一好,这房间里的温度都恢复了正常。
程止欢现在的心情也非常不错,昨天她还在担心老四来了,他那些宝贝要放在哪里,现在好了,这个问题已经被解决了一大半了。
不过在老四来京市执勤啊,她得先去那个四合院看看。
“择日不如撞日,不如我们一起去四合院看看吧?
程止欢提议道。
顾行景和程亦寒同时看向程止欢。
“要带他?
“要带我?
两人同时开口。
顾行景眉头微蹙,而程亦寒眼里却带着几分惊喜。
不等顾行景再次开口,程亦寒就率先说道:“好,那我就勉为其难的去看看。
这个时候他还不忘记扮演着自己的人设,“我倒要看奶奶究竟留给你了一个什么样的四合院。
程止欢笑眯眯的应道:“好啊。
她说完,率先起身,“那我们现在过去?
顾行景看了程亦寒一眼,眼神薄凉,含着一丝警告。
随后他才站起身来,表面上平静的点头应道:“好。
他主动牵起了程止欢的手,与她十指紧扣,“我陪你一起去。
至于要跟他们一起去的程亦寒,则完全被他忽略了。
程亦寒也不介意,他跟在两人身后,手里拿着手机,噼里啪啦的在屏幕上打着什么。
家族微信群里,很快有了新的消息。
【欢欢最爱的大哥:欢欢要带我去看奶奶留给她的四合院。】【欢欢最爱的大哥:得意猫猫.jpg】往日严肃沉稳的程亦寒此时却表现得像是得到了棒棒糖的小朋友一样,连标点符号都透着一股儿炫耀的味道。
很快,家族群里便弹出了新的消息。
【欢欢最爱的二哥:呵,那是因为你在京市,我要是在京市,妹妹肯定也会带我去的!】【欢欢最爱的二哥:大哥你不要太得意了!】程亦寒看到这两条消息,嘴角上扬的幅度更大了。
他将手机收了起来,快步跟上顾行景,比他先一步坐在了副驾驶上。
顾行景今天是自己开车过来的,原本程止欢是坐他副驾驶的,没想到程亦寒这个不要脸的,竟然先一步坐到了副驾驶上。
程止欢倒是觉得没什么,她自然而然上了后座,将车门关好,又系上了安全带,乖乖坐好。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看向前方,只见前面两个男人都看着自己。
她眨眨眼,开口道:“有什么问题吗?
程亦寒强忍住笑意说道:“没,没什么问题。
“顾总,怎么还不开车?
“不认路就开个导航啊,可别走错了路。
顾行景可不吃程亦寒这激将法,他直接将导航打开,声音微凉,“程总可要好好坐着,免得一会儿吐了。
说完之后,他启动了车子,一脚踩下油门,车子咻得一下就蹿了出去。
程亦寒:……顾行景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他冷笑一声,将安全带牢牢系好,绝对不会表现出丝毫怵意。
后座,程止欢点开【七个葫芦娃】这个群里,发了条消息。
【止欢:@老四什么时候来京市?】【老四:三天后,老大,我是不是不能过去?
计划有变?】【止欢:不是,我只是确定你什么时候来,我好收拾一下这边的房子。】【老四:哇!
还有房子?
谢谢老大!
你是我永远的老大!】【老四:老大,我上次让老二带给你的枪好用不?
是不是特别酷炫?】【止欢:……】那把玫瑰之枪,差点让她暴露。
也不知道老四是哪里来的这些稀奇古怪的才能,做出来的东西是好东西,偏偏有很多奇怪的限制,或者说花招?
想到那把玫瑰之枪,程止欢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开车的顾行景。
顾行景在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她的视线,开口道:“止欢,怎么了?
“没。
程止欢摇摇头,“没什么。
顾行景从后视镜里看到了程止欢的表情,清冷的眉眼间似乎带着几分担忧。
他的小乖在担忧什么?
顾行景本来想问,但眼睛的余光瞟到了旁边的程亦寒,他便暂时压下了这个想法,没问出口。
还是等晚上回家,单独问问小乖。
程止欢这会儿也收回了视线,偏头看向窗外。
这会儿并不堵车,所以车子开得很快,道路两边的风景一闪而逝,却依然是人间好风景。
指尖轻抚着车窗,仿佛触碰到了外面那些不可能被把握住的美好,让程止欢越发坚定了要好好活着的想法。
半个小时后,车子抵达了四合院外面的街道。
这边的巷道狭窄,车子开不进去,所以只能步行。
三人下了车,顾行景走在最前面,穿过复杂又弯曲的巷道,最后来到了门牌号为【2-2-09】的大门前。
程亦寒上前看了一眼,又回头看向程止欢,笑道:“就是这里了。
程止欢随身携带着那把钥匙,见地方到了,便将钥匙拿了出来。
她走到大门前,钥匙对准了锁口,缓缓插了进去。
只听见“咔哒一声,锁开了,一缕凉风从门缝中泄了出来。
行景,你讨厌欺骗吗?
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已经枯萎的大树,位于四合院的正中央,明明正是盛夏,却不见丝毫绿意。
这里看上去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了。
程止欢看到那中间的大树,心头没由来得一酸。
她想起了自己的奶奶,奶奶对她很好,她特别喜欢趴在奶奶的腿上听她讲故事。
可是奶奶去世得早,她对奶奶的记忆在时间的长河中渐渐流逝。
她想要仔细去回忆,却好像被一团雾遮盖住,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
程止欢隐隐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为什么奶奶在自己记忆中的身影这么模糊?
可她为什么又觉得她和奶奶很亲?
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脸色隐隐有些苍白。
“怎么了?
顾行景低下头来,热息喷洒在她耳垂处,竟是比这夏日炎炎还要灼热几分。
程止欢顺手揉了揉耳垂,摇摇头说道:“没什么。
“我们进去看看吧。
她牵着顾行景的手往里走。

《全章节阅读程止欢顾行景小说》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