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偵探推理›詭異事件
詭異事件

詭異事件立毒

標籤: 偵探推理 王平 陳傑
因為一張彩票,我的生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狀態:連載中 時間:04-29
點擊閱讀

【掃一掃】手機隨心讀

  • 章節預覽

第九章


第九章
  「不,不是!」的士師傅連連擺手。
  王平這才放開了手來,瞪了他一眼道,「繼續開車,再敢停下老子砍了你。」我瞅着王平凶神惡煞的樣子,這小子雖然看起來兇巴巴的,其實他的故事只有我知道,他其實是個老實人。
  還記得讀高中的時候,有次和王平上山偷桔子吃,看到一個大娘爬不動山,累的坐在石頭上直喘氣,看樣子是病了。
  王平二話不說,背起大娘就往山上爬,整整用了兩個小時才到大娘的家。
  大娘家有三個女兒,大女兒長得十六七歲,正是豆蔻年華,一眼就喜歡上了王平,硬要留我們吃完飯再走。
  我們看天也很晚了,於是就留了下來。
  那天晚上發生了什麼自然不用我多說,大晚上天寒地凍的,我爬起來上廁所,碰到王平正好從門外走進來。
  我問他幹嘛去了,他也不說,後來我就聽到一個女孩子在哭,一看正是大娘家的大女兒,抹着眼淚就進來,狠狠的踩了王平一腳之後,就回房間去了。
  後來我才知道,那丫頭為了報答王平救她母親的恩情,竟然想要以身相許,不過王平卻拒絕了她,所以她哭了。
  說實話,雖然表面上看起來王平比陳傑更凶一些,實際上他的心地比陳傑善良許多,這也是為什麼我心裏始終把他當兄弟的原因。
  因為我始終相信,一個有原則的人,再壞也不會壞到哪裡去。
  的士一路上前,我一邊檢查着手槍的保險一邊回憶着往事,看來王平這一嚇唬還真有用,這的士也不哭不鬧了,乖乖的就朝着獵場開去了。
  可是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突然的士一個急剎車挺了下來,我正要開罵,突見眼前一道人影緩緩飄過,走到我正前方的時候,還轉頭沖我笑了笑。
  「林老師……」我心下倒抽了一口涼氣,這不是林玉梅又是誰。
  看她一身白花花的衣服滲人得很,這是在撞鬼嚇人還是本來就是鬼。
  正在我大腦有些短路,不知道如何分辨眼前這個奇怪女人行為的時候,葛雲行動了。
  也不知道他怎麼下的車,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葛雲已經站在了林玉梅的身邊。
  「我找你很久了,跟我回去吧!」葛雲看起來很是客氣,不過聽語氣卻是帶着點強硬,好像對方必須要跟她回去一樣。
  「臭道士,你道行雖然很厲害,卻也奈何不了我!我今天來是提醒你們的,不要往前走了,否則你們都會死。」林玉梅在和葛雲說話,在我看起來,她卻在沖我笑。
  「你會這麼好心!」王平不知什麼時候也下了車,站在葛雲的旁邊上下打量着林玉梅,可能他的心裏也和我想的一樣,不知道這林玉梅是幹嘛的。
  可能王平看到林玉梅的時候,也想起了我們高中的數學老師,他的記性不會這麼差勁,我想得起他也一定想得起,不過他也和我一樣,不能確定眼前的人就是林玉梅,否則他一定早就拽着我下車,和他一起辨認了。
  就在王平說完之後,我看到陳三兒偷偷的摸到了林玉梅的身後,他從懷裡摸出了一張符籙來。
  這張符籙我是認識的,正是我外婆經常使用的驅魔符,威力還不小。
  我心底很納悶兒,這陳三兒別看老老實實普普通通的一個人,原來還有這一手。
  看來這次李老闆給我派來的三個人都不簡單,王平自然不用說了,他手底下的功夫那不是蓋的,一拳一腳都是我看着他打出來的,屬於硬漢的類型。
  葛雲更不必說了,我不知道林玉梅為什麼叫他臭道士,看這小子意着打扮雖然怪怪的,卻也不是什麼道士的穿着。
  葛雲讓我想起的是,那晚上他和王平對打的時候,王平明顯不是他的對手。
  這陳三兒,從他手裡摸出的那張驅魔符我就知道,這也是一個有法力的人,和我外婆一樣。
  不過隨後我就確定,他的法力比起我外婆來,還是要差上許多個等級的。
  陳三兒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用鮮血作為天地正氣凝聚的點粘在符籙上,這才將符籙朝林玉梅的背部貼去。
  單憑這一點我就可以斷定,他的實力比起我的外婆來,差了不是一星半點。
  因為我的外婆使用驅魔符,已經練到了,不再需要用鮮血作為媒介都可以凝聚天地正氣的地步了,心意所至,法力之所至。
  我外婆曾經說過,如果她想的話,甚至可以用將天地正氣化為神劍,斬妖除魔。
  不過一直到我長大,都沒有見過她使出這一招來,或許是她曾經使過,只是我沒見到而已,不管怎樣,我的外婆比這個陳三兒強那是一定的。
  「住手!」葛雲突然出手,攔住了陳三兒。
  「為什麼?」陳三兒不解的看着葛雲。
  這時候林玉梅已經發現了陳三兒要對她不利,頓時恨得咬牙切齒的看着陳三兒,要不是有葛雲擋在前面,她早就衝過去和陳三兒拚命了。
  「不為什麼,她是我的,還輪不到你!」葛雲冷冰冰的瞪了陳三兒一眼。
  陳三兒一愣,看着葛雲那雙可以讓人冷到骨子裡的眼睛,頓時也沒了脾氣。
  「好吧,不過我提醒你,這個女人可能壞我們的好事。」陳三兒言之鑿鑿,我卻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
  「是你的好事,不是我的。」葛雲瞪了陳三兒一眼,不再理會,而是轉身看向了林玉梅。
  這時候已經夜深,馬路上幾乎見不到車輛,不然的話見到我們幾個聚集在這裡,一定會圍過來大批的人群。
  只聽葛雲對着林玉梅道,「回來,我幫你,不回來,死!」林玉梅看着葛雲,倒抽了一口涼氣,她可能和葛雲早就認識,也知道葛雲的脾氣,所以對於葛雲的話也不得不三思。
  「好吧,不過在這之前,我想和他說兩句話。」林玉梅說完之後,手指指向了車內,正對着我。
  「我?」我左右看了看,也沒有別人,這時候我才發現,的士的師傅早就已經被嚇暈了過去。
  林玉梅看來果然是在對我說話,這個女人怪怪的,我又想起了在賓館裏和她單獨見面的時候,還和她約定明天下午吃飯呢,沒想到她會在這裡出現。
  「想聊什麼。」我大大方方的下了車,走到了林玉梅的面前。
  「你必須離開唐怡那個女人!」林玉梅咬牙切齒的說著,看起來好像和唐怡有深仇大恨一樣。
  我獃獃的看着她,想不到林玉梅見到我說的第一句話,竟然是讓我離開唐怡。
  「為什麼?」我此刻想到的,也就這三個字,本以為她會猶豫一下,沒想到她卻迅速把答案告訴了我。
  這和在賓館見到的那個林玉梅一般無二,都是不會繞彎子的人。
  之所以用在賓館見到的那個林玉梅,和現在見到的這個林玉梅,這樣區別開來,原因很簡單,因為她們身上的氣質完全不一樣。
  賓館見到那個林玉梅,完完全全就是一個風,**人的打扮,受了些情傷,自暴自棄那種。
  而現在我面前的林玉梅,穿得樸素無華,一襲白色的衣裙,冷不防的飄過車前,不明真相的群眾真的會把她當鬼。
  就連陳三兒這個專業的驅魔人士都拿出了驅魔符來,可想而知陳三兒也對眼前女人的人鬼身份分不清楚。
  雖然我沒有跟外婆學到多少驅魔的知識,有鑒於我跟了她這麼多年,是人是鬼我還是分得清楚的。
  更何況小時候我見鬼的那次經歷,就讓我的判斷能力更加強了不少。
  只聽林玉梅一本正經的朗朗道,「因為你們八字不合!」「噗!」我當即就笑出了聲來,這八字什麼的,不是一般相親時候的說辭嗎,怎麼……等等,相親,我似乎意識到了什麼。
  如果我和唐怡繼續發展下去,極有可能發展到談婚論嫁的地步,如此想來,林玉梅用八字不合這個說辭,也並不是那麼的搞笑。
  此時此刻,葛雲等人都把視線看向了我,看來他們也很好奇林玉梅說的八字問題。
  我看着林玉梅問道,「暫時不問你為什麼不合,我就想知道,你難道知道我的八字?」林玉梅聽到我的問題,當即愣住了。
  我心中冷笑,看來林玉梅也只是隨口亂說的而已,至於什麼理由,我也懶得知道了。
  現在正值深夜,城市裡的大多數人都已經睡着,就連獵場的人,也多半沒了精神,如果想要營救唐怡的話,現在無疑是最佳時間,所以我也懶得和林玉梅廢話。
  她雖然是我高中的數學老師,奇怪的出現在此時此刻,身上也有許多的疑團,但是我此刻沒有心情和她廢話,唐怡無疑更加的重要。
  我冷哼了一聲道,「說不出我的八字,就讓開,別耽擱事情。」我的聲音很冷漠,旁邊的王平等人也感受到了,王平收拾了一下手裡的東西,都準備回到車子里去了,這時候林玉梅突然發話了。
  「你寅年寅月寅日寅時出生,你外婆是不是告訴過你,你的地支成一片,合局當是發橫財之命!」林玉梅的話猶如一盆冷水,潑在了我的頭上,讓我頓時停下了腳步僵住了身子,我轉身獃獃的看着他,久久不能說一句話。
  「你……」我微微抬手指着他,還沒等我問點什麼,她又發話了。
  「別問我是誰,該你知道的時候,你自然會知道,只是現在我請你,不要去救唐怡。」林玉梅看起來並不是開玩笑。
  我聽到這裡,頓時腦袋都大了,「不是,你究竟什麼意思啊你?喂!」我看着她轉過身,無奈的目送着她離開,腦子裡一片空白,有的只是她穿着的白色衣裙,無法思考。
  「站住!」葛雲衝著白影呵斥了一聲,隨後就見到她沒命的跑了起來。
  隨後葛雲也沖了過去,不多一會兒兩人就徹底的消失在了黑夜中。
  「走吧,回去睡大覺,明天還要去雲南。」王平拍了拍我的肩膀。
  「啊,真要去雲南?」我想到此刻唐怡可能正在受苦,我卻什麼都做不了,就無法平靜下來。
  「放心吧,李老闆是個體面人,他答應過你,等你拿到他要的東西,就會放了你女人,就一定不會食言,而且我可以保證,她現在過的比你還要好,李老闆不會對她怎麼樣的。」陳三兒看起來像是在安慰我。
  不過我和陳三兒不是很熟,我不怎麼相信他,所以我看向了王平,王平怎麼說也是我的好兄弟,而且看起來他對唐怡的事情也比較了解,問他的意見自然更好一些。
  王平對我點了點頭,意思自然是同意陳三兒的看法。
  我無奈的搖了搖頭,心中祈禱那李老闆真的像陳三兒說的那麼好,是個體面人吧,不會為難唐怡。
  「那葛雲呢?」我想起了剛才消失的葛雲,看來是去追林玉梅去了。
  我不知道葛雲和林玉梅之間有什麼關係,葛雲這個人從我見到他的第一天起,就覺得他神神秘秘的,似乎有很多事情在瞞着我一樣。
  更重要的是,我發現他每次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讓我不禁去揣測,葛雲會不會是同志什麼的,不過先前我看他看林玉梅的眼神更加的炙熱,讓我心下總算鬆了口氣,看來這小子對女人的興趣更大。
  不過現在葛雲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讓我們這個四人小分隊,前往雲南之路的旅程,又多了幾分不確定性。
  回去的路上,我還在思考着,林玉梅為什麼讓我離開唐怡這件事情,關鍵是她只說出了我的生辰八字,沒有說出唐怡的,更沒有詳解其中為什麼必須離開唐怡的因由,所以我心下還是對她不怎麼信任的。
  「還在想你的女人啊。」王平拍着我的肩膀問道。
  我直愣愣的看着他,「什麼我的女人,只不過是朋友。」說實話,這個月住唐怡家裡,兩人感情的確增進了不少,我想只要我鼓起勇氣說出那三個她有極大的可能會接受我,不過我畢竟還沒有說過,所以只算是朋友。
  「切,別裝蒜了,你個小處男,明天就要去雲南了,事情看起來很詭異,說不定我們這次去就是有去無回。」王平說著,眼神在四周尋找起什麼來。
  他提到了詭異兩個字,我並沒有怎麼放在心上,也從沒想過真正的有去無回這種事情,後來我回想起他這句話才明白,有些話說的時候不以為意,當成真的時候,就會讓人唏噓不已。
  「有了!」王平好像發現了什麼好東西,拉着我走進了一條燈光明亮的街道。
  「麻痹,你帶我來這裡幹嘛!」我驚恐的看着他,這小子是要給老子破~處的節奏嗎,這裡明明是紅燈~區,這小子還以為老子什麼都不懂,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么。
  他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道,「老弟,人生何其苦短,不要虧待自己。」
  「放屁,老子什麼時候虧待過自己?」我眼神看向了其他地方,想找路離開,卻還是被王平拉了回來。
  「老弟,你想哪去了,我是要帶你去吃火鍋。」王平訕笑着看着我。
  「帥哥,進來吃啊,我們這有。」
  「帥哥,來這裡。」
  「進來坐坐!」……聽到這些女人的聲音,我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我瞅着王平道,「還吃,不是剛吃過?」這小子打什麼鬼主意,我心裏一清二楚,每次他打架之前,都會到這種地方預熱一下,這個我是了解的。
  「嗨,這都過了幾個小時了,早餓了。」王平不由分說就拉着我進了一間亮着燈的屋子。
  既然已經進來了,我也不好再拒絕,免得被旁邊的幾個女人看了笑話。
  「火鍋呢?」我沖幾個女人嚷嚷了一聲。
  幾個穿着暴露的女人面面相覷,不知道我這話什麼意思。
  我冷冷一笑道,「剛才不是說什麼吃的都有么,怎麼沒有火鍋。」
  「呵,神經病吧。」
  「姐,我看像,趕他們出去吧。」
  「嗯。」……幾個女人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王平,正要趕人,卻被王平阻止了。
  王平摸出一把鈔票來,從裏面拿出三張來,底氣十足的道,「夠嗎?」幾個女人見到這三張鈔票,又猶豫了,其中一個年齡看起來稍微大點的女人走上前來接過了鈔票,數了數道,「大哥,不夠啊,咋整,要不你們還是到別家看看吧。」
  「擦!」王平一聽這話,火氣就上來了,這特么明顯是不想做我們生意的,他立馬又數出三張塞進老女人的胸脯里道,「這下子夠了吧!別他媽再給我說什麼漲價的話,再說老子拆了你們的店兒。」幾個女人面面相覷,老女人拿着錢點頭哈腰終於露出了微笑來,「大哥,夠了,不過這火鍋錢……」一聽老女人這話,王平扭頭看了看我,「你真要吃火鍋啊?」我堅定的點了點頭,「你還別說,真餓了。」
  「你特么真掃興,成,再加一份火鍋!」王平又拿出一張遞給了老女人,隨後摟着兩個妹子上樓去了。
  ……半個多小時後,我正吃着熱氣騰騰的火鍋,一個人享受着美味,突然電話音樂響了起來。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這音樂還是和平時的一樣,但怎麼聽都有一種緊迫的感覺在裏面。
  我放下筷子迅速接了起來,「喂,找誰?」「不是找你的,叫王平接電話!」對面一個女聲傳來,濃濃的四川口音。
  我眼珠子一轉,當即反應了過來,這特么是跟在王平身邊那個川妹子啊,大半夜的這是查房怎地。
  「呵呵,是弟妹啊,弟妹,你……」我正要問她夜宵沒,一起出來吃個火鍋什麼的,但是一想到王平就在樓上,這妞來了還得了啊,我當即話鋒一轉道,「你找他啥事啊?」「你別管,他的手機打不通,我知道他跟你在一塊兒,叫他接電話。」川妹子好像知道了什麼,聽聲音很不愉快。
  我心中快速思緒着對策,以現在王平的體力來說,應該還沒有進行,現在叫他肯定是壞了他的好事,做兄弟的不能這樣,但是如果現在不叫他,我怎麼跟這個川妹子交代呢。
  我靈機一動道,「他睡著了,你是知道的,他睡著了是不能叫的,他會打人。」
  「睡著了……」川妹子將信將疑。
  我又繼續添油加醋道,「弟妹你看這樣好不好,明天一早兒等他醒了,我立馬叫他回你一個電話。」
  「這樣啊……」川妹子由於了一下,還是只能道,「那好吧,叫她明早打電話給我,我有事跟他說,多謝了大哥。」
  「呵呵,不要叫我大哥,你跟他一樣叫我李俊就可以了,弟妹那沒事我先掛了。」我急忙想要掛掉電話,這個電話就像燙手山芋一樣,早點掛掉早點省事。
  就在這時候,身邊一個正在看電視的女人嬌~喘了一聲,我心中驚呼糟糕,希望這川妹子沒有聽到。
  「嗯!」川妹子正要掛掉電話,突然又道,「等一等,剛才什麼聲音?」我連忙打着馬虎眼道,「呵呵,沒什麼聲音啊,不過是有隻貓在叫而已,聽到了嗎?瞄……瞄……」為了忙混過關,我特么竟然還裝了兩聲貓叫,為了兄弟我算是豁出去了,改明兒讓王平補償我才行。
  「哦,這樣啊……」川妹子心中可能還是有些懷疑,但是終究還是找不到什麼確鑿的證據懷疑我的說話,於是嬉笑道,「嘿嘿,沒事了,那我先掛了。」
  「好啊!」我心中的大石頭算是落了地,沒想到這時候再次傳來了那個女人的嬌~喘聲。
  我好不容易才搞定這個川妹子,可不能再壞事了,我沒等聲音加大立馬就按掉了電話,心中如釋重負的看向那個正在看電視的妹子。
  這個妹子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跑哪兒去了,只掛着兩根透明的弔帶,在那裡津津有味的看着電話。
  我沖她吼道,「好端端的叫啥,嫌沒有生意做啊?」我說著摸出了兩張百元大鈔來,拍在了桌子上。
  妹子回頭看了我一眼,果斷起身迅速走到我身邊拿起了錢來,嘴裏連到,「謝謝!謝謝!嘻嘻。」她正要離開,卻被我叫住了。
  「站住!」我砸吧着嘴看着她,這小妞長得倒是挺標緻的,是難得一見的美女類型,身材也是沒得說,絕對的魔鬼身材。
  「大哥,你是要服務嗎?」妹子說著就笑了起來,看起來特別的甜,讓人忍不住想要抱着她親上兩口。
  聽到她的詢問,我張開的嘴頓時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愣了半天我才道,「我只是想知道,你剛才瞎叫什麼?差點壞了我的事情知道么,這兩百塊是封口費,不許再亂叫了,不然我沒收。」我可不想那個川妹子再打電話過來,王平那媳婦雖然長得瘦瘦的,脾氣卻是火爆得很,王平說有次被她抓破了好多皮膚,半個多月才好,所以這種女人是惹不得的,我寧願破費兩百塊錢,也不想和這種妹子結怨。
  按理說,這拿出去兩百塊,就封個口,未免代價太高了一點,這種事情我以前自然是不會做,不過現在不一樣了,李老闆那十萬塊的預付款還是夠揮霍一陣子的,所以兩百塊不算數個事,封住這小妞的嘴巴,完全是合算的買賣,沒辦法,誰叫咱現在手裡有幾個破錢呢,有錢就是要任性,不是么。
  「我……我只是練習練習。」小妞說著用手指向了電視機。
  我順着她的手指看過去,這時候才發現,原來她看的是有色~電影,在學習別人的技巧呢。
  原來如此,總算是真相大白了,我長長的鬆了口氣,對她揮了揮手道,「你走吧。」
  「啊,大哥,你是不是覺得我長得丑,所以不要我啊?」小妞卻站着不肯走,手裡死死的攥着兩百塊,發自肺腑的道,「我是個有原則的人,收了客人的錢,我就一定要讓客人高興,所以,請讓我來為你服務吧,只要你嫌棄我長得丑。」我看着她吞了吞口水,這哪裡是長得丑啊,雖然不能說貌若天仙來形容,至少也是百里挑一的姿色了。

書友評價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靈魂被身體趕出之後[綜]:算是單元靈異小故事,不過是發生在綜漫世界,看完第三個世界棄文,實在是不是喜歡那個星野眠。女主出場讓人感覺太咋呼了,雖然故事還行,但女主個性不太讓人有興趣,還沒看到女主另一半靈魂的真實身份就不想看了。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口袋之數據大師:挺不錯的,超音蝠是寫的真的可愛

  • 網友點評
    書友點評

    我真的不是氣運之子:飛盧來的撒比,刷票就不說了,寫個小說廢話連篇,一章對話就水了一半,咋不淹死你個狗日的。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