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南柯喬遇時間縫隙里的你全文在線閱讀

南柯喬遇時間縫隙里的你全文在線閱讀

2022-05-06 16:25 作者:青歲

章節介紹

她穿書了? 你猜 他拚命想逃離的女生,卻是她身為作者用心創作的cp,可當人物們都有了自我覺醒,她感到了無力 任何世界都有自己的規則,或許這根本就不是書中的世界 「那,這究竟是哪裡?我又為何會來這裡?又該如何回去呢?」

在線試讀

第8章 家人是失去還是不曾擁有

「我哪裡跟着你了,我只不過也要出門辦事而…已!」姜姜的聲調一下子上揚起來,此時的她才是一副見了鬼的模樣。

「啊!這是什麼情況,你是誰啊?」她衝到了喬遇身後,那裡有一大片鏡子,雖然照的人或圓或扁都變了形,但不影響姜姜對自我的認知。

喬遇躲遠了一些,沒有說話。不過他看姜姜貼在鏡子跟前,雙肩劇烈聳動,也不知是不是在哭。

一層到了,電梯門打開,喬遇回頭看了她一眼,見她仍背對着自己,上身不停抖動,懷抱着一種見到可憐鬼的心情離開了。他要儘快奔赴辦公室,送假條的時候秘書說老闆出門了,要是能趕在老闆回巢之前,把假條撤出來…

電梯里的姜姜終於抬起頭來,她雙頰掛着兩行淚,嘴角是欣喜萬分的笑容。她再一次確認鏡中的自己。

這張臉,底蘊還在的,不過像是開了高度美顏,這哪裡是與姜南鳶孿生的程度,明明是更勝了一籌。

娃娃臉上娃娃眼,睫毛密密實實,不畫眼線也是出彩的很呢。高聳的眉心鼻,這鼻尖稍帶一絲鈍感,使得原本鋒利的鼻樑一下子失去了攻擊性,多了憨態可愛。唇微厚,肉感,不帶妝的底色是蜜桃粉,下唇一咬,一股慘白之後上來的血色,平添了她的幾分楚楚可憐。

「有飛揚跋扈之感。」姜姜欣賞着鏡中的「分身」,給出了一個中肯的評價。

身後進來的人問,美女你去幾層?她才扭頭莞爾一笑,輕聲細語道:「哦,不用了,謝謝你。」

人已非,啥叫社恐,拜拜了您吶!

她扭動着細蔓腰肢,用一種彆扭的優雅做作,從電梯中一路走出小區,猛一回頭,卻發現小區外的涼亭里,最是人員密集的地方,大家依舊搖着蒲扇嘮嗑下棋,誰也沒給來多餘的一眼。

姜姜鬆懈了吸癟的肚子,重重喘了一口氣,中氣十足的叫停一輛的士,「師傅,去雲松路。」

要說這是異世界?這一路馳騁而來,過眼的景緻真讓人瞧不出差別來,街景如舊,行人車輛穿梭其中,該堵車的地方,該讓行的地方,一樣也沒跑。姜姜瞧着窗外,有一瞬覺得莫非自己穿書,不過是臆想,不然這也太真實了。

雲松路的歡樂家園小區,是姜姜父母的住址。雖然手機聯繫人里只有喬遇,而她又記不住親朋好友任何一人的手機號,不過好在小區還是存在的。

可自打進了小區門口,她就覺得有些不對勁,門口崗亭的保安都是小區里的老住戶,要擱平時看見她,老早就招手逗一句,「又回來蹭飯啊。」此時就抬頭看一眼,又去忙自己事了。

「也對,深度美顏了嘛,不認識也正常。」姜姜倒上來了調皮勁頭,想着平常都是被逗的那個,今天也逗回他。

「李叔,我回來了,今天又值班呢。」

保安聽見有人叫,抬起眼來細細打量了一番,許是搜索失敗,用一種很疑惑的表情看着,訕訕笑起來,「是啊,是啊。回來了?」

這頗為敷衍的招呼讓姜姜暗笑出聲來,她又開**料自己,「李叔,您是不是認不出我來了?我是姜姜,南西北的女兒啊。」

這話一出,保安徹底愣住了,他眼珠子一定,從頭至尾的將姜姜又是一番打量,略嚴肅的說:「不對啊,南西北的女兒我是認識的。」

「是啊,您是認識的。」姜姜笑出聲來,很快笑容便僵硬在臉上,因為她聽到保安接下來的話。

「那孩子才七歲。」

「那是我妹妹…」

「不對啊,他家只有一個女兒。」

」還有個我啊,他們的大女兒,只不過上學都住校…”

「不對,不對,是只有一個,南西北四十五有的他閨女,他媳婦出院那天,他穿紅帶綠的拎着一籃子紅雞蛋和紅紙糖,來崗亭給我送,我還開玩笑問他穿的跟本命年似的,是有什麼天大的喜事,他說年前測了個字,說是立秋前後家裡會添丁,他本來不信,可巧他閨女就生在立秋那天。」

姜姜心慌意亂,她僅剩的一點希望,在門口就被擊得粉碎。她壓抑着內心的萬念俱灰,不甘心的追問了一句,「那女孩…她…她叫什麼名字?」

「小名叫什麼來着,話到嘴邊,想不起來了怎麼。」

「姜姜?」

「對對,小姜姜,就是這個名字,他媳婦姓姜嘛。不過姑娘,你怎麼知道的這麼清楚?」

姜姜顧不得保安警覺的審視了,她從崗亭拔腿往小區里跑,泣下如雨。

「姑娘,姑娘,你站住!」被人質疑的時候跑路,保安怎可放過。

年輕人腿腳快,一溜煙就躥到了父母家樓下,姜姜從窗戶外細瞧瞧,防盜窗放下來,搭了幾床被子,一個中年婦女正探出頭來,拿着小棍敲敲打打。她看見熟悉的臉,想喊聲媽媽,卻已經泣不成聲。

婦女很快扭身回屋了,姜姜貪戀着衝進樓道,一股子衝動讓她想敲開家門,告訴父母自己身上發生的荒唐,可她在聽到門開的聲音,卻不由自主的往樓上藏去。

父親先出了門,回頭叮囑母親拿鑰匙拿遮陽傘。母親不耐煩的埋怨丈夫,上哪去都是空兩隻手,就長了張能幹活的嘴,鑰匙掛那麼高,取了是捎帶手的事,還偏不做。

追進來的保安打斷夫妻間的雞毛蒜皮,上來就問,「沒事吧?」

「你氣喘勻了再說,被狗攆呢?跑這麼急。」南西北笑了笑。

保安一揮手,又歪着腦袋往樓梯上瞧去,一直聽動靜的姜姜不由得往角落裡縮了縮。

「剛才有一姑娘…」

「老李,喲,這跑的滿頭汗。」取了東西的婦女鎖門出來,拉着丈夫往樓下走。

保安橫在樓梯上,婦女笑笑,有些不耐煩,「孩子要放假了,今天得去早點接,改日子來家裡坐,反正我們倆都退休在家,閑着也是閑着。」

保安知趣的讓開道,「沒事,你們忙。」

「噗通。」

保安才要離開,就聽見樓上一聲悶響,他三兩步上去,大叫起來,「姑娘,醒醒,姑娘,醒醒。」

原是姜姜刺激太過,一頭栽到了地上。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