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八零:系統逼我簽到發家撩個首富在線資源

八零:系統逼我簽到發家撩個首富在線資源

2022-05-06 16:27 作者:影子歡

章節介紹

余嬌玉帶着一個簽到繫到穿越到八零年代,她斗極品、發家致富,順便再撩個首富 被趕出來?沒關係,她有系統,要啥啥有 沒田沒地?沒關係,她有系統,說開荒就開荒 嫌賠錢貨?沒關係,她有系統,分分鐘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閉眼賺錢 隔壁的首富小哥哥:「你什麼都有,唯獨缺我」 …

在線試讀

第2章 要被當成變態了

【叮,尋找到匹配的宿主,簽到系統正在啟動中……】

腦子裡出現的聲音,讓余嬌玉的眼睛一亮。

她的金手指要來了嗎?

是一個簽到的金手指?

【叮,系統啟動完畢,請問宿主是否簽到?】

余嬌玉也不着急簽到,而是先了解這個簽到系統。

這個簽到系統非常簡單,被綁定的宿主根據等級的積分來簽到,簽到後隨機獲得物品,所獲的物品歸宿主所有。

系統的初始分為100積分,0級,每次簽到花費10積分,1級則100積分,2級1000積分,以此類推每次以10倍的積分簽到。

而積分獲取的方式則是金錢,1元錢就是1積分。

當宿主賺夠相應的積分,便可以升級,每次升級系統還會收取百分之十的維護費用。

完全了解了這個系統後,余嬌玉嘆息一聲。

看來要供養這個系統,還是得多賺錢啊,不然真供不起了。

在系統的再次提醒下,她用意識點了簽到。

簽完了,頁面顯示簽到成功,獲得三斤白面。

然後,余嬌玉就看到自己的物品欄里多了三斤白面。

余嬌玉還來不及高興,一股風突然迎面吹來,她只感覺自己眼前一花,一軟軟的物體就罩在了她的頭上。

「……」

這都啥玩意啊?

余嬌玉鬱悶的伸手,一把將頭上的玩意給扯了下來,低頭一看驚得她差點沒給暈過去。

她手裡拿着的,是一件男人的大褲衩,也就是說剛才罩住她頭的東西就是這褲衩了。

這都是什麼仇,什麼怨啊,萬一被人誤會了,她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余嬌玉一咬牙,決定將這燙手褲衩給丟出去,誰知一抬眼間卻是對上一雙深邃的黑眼。

黑眼的主人長着一張俊俏的臉龐,他怔怔的看着余嬌玉手裡的褲杈,臉紅了,耳根也都紅了。

自己的貼身衣物被一個姑娘拿着,陸景剛又羞又氣,咬牙切齒的瞪着她。

這姑娘,太大膽了!

余嬌玉盯着他,卻是怔住了。

前世在十歲的時候,她曾被困在起火的大樓里,一個消防小哥哥救了他。

而他,跟她前世的那個消防員小哥哥,長得一模一樣!

陸景剛見她還拿着自己的褲衩不放,更加用力的瞪着她。

余嬌玉回過神來,耳根一熱,將褲衩隨手一丟,乾咳一聲,覺得自己有必要解釋一下。

「那個,你不要誤會,這是風吹過來的。」

這真是太尷尬了。

最重要的是他那是什麼眼神?

好像她是一個變態或流氓似的。

陸景剛快速將自己的褲衩拿回來,並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轉身便跑走了。

「喂,我、我真的……」

余嬌玉來不及解釋,他就已經跑沒影了,就像是後面有什麼跟着一樣。

「……」

余嬌玉鬱悶的嘆息了一聲。

他長得和自己的恩人一模一樣,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前世的恩人。

不管是不是,這輩子在這裡遇上個一模一樣的人,那都是緣分。

余嬌玉覺得這輩子若嫁人的話,不管他是誰,就是他了。

不過,嫁人的事情不着急。

最着急的還是努力賺錢,解決溫飽要緊。

余嬌玉看了看天氣,也不敢再耽誤下去,立即去挖野菜。

陸景剛躲在自家院子里,悄悄的探出了一個頭偷看着余嬌玉,想到剛才的一幕,他只感覺自己的心跳得很快、很快。

不遠處,肖艷將剛才的一幕完全看在了眼裡,氣得直跺腳罵。

她暗戀陸景剛很久了,做夢都想成為他的新娘。

余嬌玉這不要臉的賤人,竟然拿着陸大哥的褲衩不放,簡直不要臉!

光天化日之下偷男人的褲衩,傷風敗俗!

肖艷氣得跑回家就跟張梅告狀:「媽,林嬌玉這賤人就跟她媽一樣賤,大白天的偷人的褲衩,偷的還是陸大哥的褲衩,氣死我了!」

張梅一直都知道女兒的那點心思,也一直支持她嫁到陸家。

畢竟,陸家在村子裏,算得上是大戶人家。

張梅愣了愣:「什麼意思?」

肖艷氣呼呼將自己所見到都說了一遍。

張梅聽完破口大罵:「賤貨!騷貨!她媽才剛偷完漢子,她就想着勾引男人了,簡直就是下賤的騷貨!但也不看看勾引的是誰?簡直就是痴心妄想!走,找她去!」

余嬌玉直接上山去采野菜,她的主要目標是蕨菜,還有薺菜。

現在農村裡的人,絕大部分還不知道成長期的蕨菜是可以吃的。

余嬌玉也沒花多少時間,就采了一籃子的野生蕨菜,還採了一捆薺菜。

剛往回家沒走多遠,一道尖酸刻薄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喲,我還當是誰呢?原來是個賤蹄子,母親這麼賤,連個鰥夫都要偷,生的女兒也不知道會不會像她那樣,沒男人就不行。」

余嬌玉眯眼看到一張滿臉橫肉的熟悉的臉,一股恨意從心頭湧起。

這個女人叫張梅,她的尖酸刻薄在村裡是有名的。

而原主母親會被指偷漢子,就是拜這個女人所賜!

就是她說親眼看見母親與余叔叔在大樹下摟抱親嘴,大嗓門引來了許多吃瓜群眾,讓母親被千夫所指壞了名聲,還被林老太趕出來。

現在,她的大嗓門一叫,立即又引來了一幫吃瓜群眾,連林老太也來了。

林老太開口便罵道:「什麼不好學,非得學你媽犯賤!果然是騷蹄子!」

眾人也指點起來。

余嬌玉心裏很快就明白了張梅的用意,恐怕就是想利用人家的指指點點,想把她也給毀了。

娘的,哪裡得罪她了?

可她算計錯了,她不是原主,她不會懦弱到任由這女人踩在她的身上。

她們害死了原主母女,加上余叔叔,總共四條人命!

這一筆賬,她遲早會向她們討回來的!

而她十分懷疑,這個張梅是和林老太串通好,故意冤枉她母親,再把她們給趕出去的。

余嬌玉掩下眼裡的憎恨,忽然笑了:「張大嬸,聽說我媽偷漢子是你親眼所見,對嗎?」

張梅眯着一雙老鼠眼,叉着粗腰:「沒錯,正是老娘親眼看見的,狗男女摟摟抱抱的滾在地上,要多不要臉就有多不要臉!傷風敗俗!」

余嬌玉聲音一冷:「張大嬸,你發現我媽偷漢子的時候,在路過公共水井時發現的,沒錯吧?」

「是又怎樣?連個鰥夫都勾引,我們青山村的臉都被你媽丟盡了,看你一臉狐媚樣,倒是完全繼承了你媽的騷!」

她看余嬌玉就是不順眼。

她不可否認這丫頭長得不錯,可長得不錯又怎麼樣,瞧瞧她媽生的全是丫頭,懷了兒子也留不住胎,這丫頭說不定也繼承了她媽生不齣兒子的基因來。

可偏偏她的兒子就看上了她,天天鬧着要她上門去提親,哼,這絕不可能!

若真把這女人娶回來,生不齣兒子,那她家豈不是被人嘲笑死啊!

余嬌玉捏緊拳頭,控制着自己的憤怒:「張大嬸,你這信口開河的本事我還真是佩服!不過,建議說謊前打一下草稿,免得出現這麼多漏洞!」

張梅正要說話,余嬌玉打斷了她。

余嬌玉冷冷開口:「第一點,你當時喊的時候,是在村裡的公共水井邊,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你站在水井那邊根本就看不到我媽和余叔叔偷.情的那顆大樹,因為被一個山坳擋住了,不信的話大家可以去試試。張大嬸口口聲聲說看到了,莫非張大嬸你的眼睛是穿過大山看到的?若看不到,那就是你在污陷!」

眾人聞言一愣,有人跑去水井邊看了一眼,發現還真的看不到那棵大樹。

「我剛試過了,真的看不到那棵大樹!」

眾人紛紛懷疑起來。

林老太見苗頭不對,連忙呵斥余嬌玉:「你一個臭丫頭懂什麼?大人的事少摻合!滾一邊去!」

張梅氣焰也囂張:「對,大人的事你少摻合!我還會冤枉了你媽不成?」

余嬌玉笑容更冷了:「冤不冤枉你們心裏沒點逼數嗎?第二點,張大嬸你喊了之後,間隔不到十米遠的劉嬸第一個湊了過來,劉嬸看到我媽還坐在樹下,而余叔叔已經在前面的壩口了,據我目測,大樹距離壩口至少有兩百米。

這可就好笑了,余叔叔難道是超人不成?張大嬸你喊了一聲,和我媽偷.情的他便能跑出兩百米遠?他還是個殘廢呢!正常情況下,他們真的在偷.情,就張大嬸你喊一嗓子的時間,我算它五秒鐘,五秒鐘他們怕是連提褲子的時間都不夠吧?」

眾人覺得有理。

余嬌玉接着道:「張大嬸你說親眼看到我媽和余叔叔滾到一起了,樹下都是黃泥土,我媽身上卻全是從田裡出來的黑泥土,而余叔叔身上的衣服比狗舔的碗還乾淨,大家可都看到了,若他們真滾一塊了,身上不應該都沾滿黃泥土嗎?」

吃瓜群眾聽到這裡,已經完全懂了。

所以,這真的是誣陷人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