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小村醫很風流免費閱讀完整版

小小村醫很風流免費閱讀完整版

2022-05-06 16:27 作者:驀然以至

章節介紹

王小凡每天下地干農活就已經累得要死,可偏偏村裡的寡婦劉曉艷最近夜裡老是叫他去修電燈,他不想去又不好拒絕,神煩得很 「曉艷姐,你家裡的電燈為啥老是壞啊?」

在線試讀

第4章 放田水

「我賠錢!」

「賠五千!」

落水狗一般的趙二濤,連忙主動提出賠償要求。

只不過他自願賠五千,未免太過摳門。

王小凡自然不會答應。

「五萬!現在給錢,不然我弄死你!」

王小凡霸道得像個村霸,不給趙二濤商量的餘地。

五萬對農村人而言,絕對算得上是一筆巨款。

趙二濤自然不太願意給,可他又怕王小凡繼續揍他。

轉念一想,來了個緩兵之計。

「我手頭上的現金剛才全給劉曉艷了,現在拿不出五萬現金,要不等我明天去鎮上的農村信用社取了錢再給你。」

王小凡你給我等着,等明天我特么帶着手頭上那些馬仔去找你,到時候我就算是將五萬塊錢擺在你面前,你也沒種拿!

王小凡又豈會看不出趙二濤這小伎倆,不過他不怕,他現在有北玄天尊的傳承,區區一個趙二濤他怕個鎚子?

「那我就給多你一天時間,明天太陽下山之前,我看不到5萬塊錢,你就趕緊打電話去大廟峽預訂火化位吧!」

大廟峽是桃花村附近的一個火葬場,這一邊非常出名。

丟下一句狠話,王小凡一腳踹翻趙二濤,然後就揚長而去。

回到家中,已經是夜晚十二點,家裡的父母和妹妹早已經睡着。

不想吵醒他們,王小凡便躡手躡腳到外頭的水井打了一桶水,沖了一下身上的膩汗,然後便回房間去了。

盤腿打坐,以煉代睡,呼吸吐納間,不斷領悟北玄天尊傳承給他的功法秘訣,隱隱約約能夠感受到天地運行法則。

轉眼間雞鳴天曉,太陽東升,泛起魚肚白光。

老媽劉秀芳老早起來做早餐,順帶餵雞、餵鴨、洗衣服、給院子外頭的幾壟菜地澆水。

老妹王小莉推着老爸王志福的自製簡陋輪椅,在院子外頭曬太陽。

「小凡,吃完早飯去北坡灌一下田水。」

「好嘞,我這就去!」

王小凡扒拉完碗里的鹹菜粥,放下碗筷立即出發。

家裡的小黑狗搖着尾巴,像條跟屁蟲那樣,屁顛屁顛跟着去,卻被王小凡用小竹鞭攆了回去。

田裡很多人攙着豬油渣放老鼠藥,小黑狗若是吃了,趕明兒就可以下鍋了,所以還是不要讓它去比較好。

恰巧路過村長家門口小果園,只見村長女兒陳碧玉站椅子上摘葡萄。

「小凡,你來得正巧,幫我扶一下椅子。」

陳碧玉和王小凡是小學、初中的同學,算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玩得可好了,只可惜兩家條件差距太大。

陳碧玉是村長女兒,住的是一棟兩層高的獨棟小洋樓,穿的是優衣庫的上衣、以純的裙子。

而王小凡是貧困戶家庭,住着黃泥磚黑瓦屋,穿的是鎮上街邊20塊錢3件的地攤迷彩服,15塊錢一雙的冒牌回力鞋。

村長陳金貴一直反對兩人交往。

王小凡連忙過去扶着椅子,陳碧玉站椅子上,用剪刀摘葡萄架上的葡萄。

「碧玉,你的葡萄好吃嗎?」

王小凡抬頭往葡萄架上看去,卻不料看到陳碧玉的細小蜂腰,一條白色小短袖,被兩個大葡萄撐得飽滿。

視線從腰間肚臍眼往上順去,還能看到被粉色內衣勒出來的雪色溝壑。

「當然好吃,可甜可甜了!」

陳碧玉踮着腳尖,仰着腦袋,好不容易剪下一串成熟發黑的葡萄。

絲毫沒有發現,王小凡的目光正放肆地在她的兩峰地帶遊走。

「那個,我可以吃一口你的葡萄嗎?」

王小凡看着渴人的大葡萄,提出了一個看似不太過分的要求。

「當然可以!」

陳碧玉爽快答應,將剛剪下來的葡萄遞給王小凡,發現這貨竟然表情迷離,耳朵通紅,這才反應過來。

「討厭鬼!我爸去放田水了,不過我媽就在廚房裡,咱們到果園最裏面去,靜悄悄地給你吃,不然被我媽發現就不好了!」

陳碧玉嬌嗔罵道,竟然沒有拒絕,還提出條件:

「只准吃,不準那啥,那啥要等結婚之後才能給你,知道了嗎?」

不過這也正常,畢竟她早已當王小凡是自己男人了,若不是她爸老是阻撓,她可能早就和王小凡把酒席給擺了。

王小凡得到陳碧玉的許可,立即臉色激動欣喜。

「知道了,碧玉,我扶你下來。」

陳碧玉也是內心小鹿亂撞,畢竟她是個思想比較保守的女人,認定了只有結婚之後才能同房這個觀念。

現以前她和王小凡頂多也就拉拉小手,親親小嘴,現在已經算是跨越了一大步禁區。

偷偷摸摸的有一種做賊心虛的感覺,與此同時也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刺激之感。

可能是因為太激動,也可能是因為太緊張,結果導致她從椅子上下來的時候,腳下突然一滑。

「哎喲!」

直接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好在王小凡眼疾手快,連忙去接她。

結果卻被她一不小心坐了一臉,人仰馬翻。

王小凡眼前一黑,突然無風起浪,大海的味道撲鼻而來,讓他觸不及防。

陳碧玉她媽媽周福娣聽到聲音,連忙從廚房出來。

「我媽來了,你趕緊走!今晚八點我去小樹林等你!」

陳碧玉連忙站起來催促王小凡離開,被老媽子看到她和王小凡走得這麼近,估計少不得被一頓說教。

「那成,今晚八點,不見不散!」

王小凡親了一下陳碧玉的小臉,然後連忙離開。

「閨女,剛才怎麼了?」

周福娣走出來,看到陳碧玉手裡拿着一串熟透了的葡萄,理了理額前的頭髮,神色有些慌張。

「沒、沒啥,有個蜜蜂圍着我嗡嗡轉,不過現在已經被我打跑了,媽,你吃葡萄嗎,我剛從架子上摘下來的,可新鮮了!」

王小凡一邊回味剛才陳碧玉的海味,一邊往村外田裡走,很快就來到北坡自家田地,引渠水灌溉。

現在稻穀處在生長期,正是需要充足水量的時候,能不能豐收,就看水灌得好不好,肥下得足不足。

王小凡把水渠疏通之後,一屁股坐在田邊的一棵桃樹下,看着眼前一片大好風景。

北坡上層層疊疊的梯田,綠油油如詩如畫,山那邊的果園李子、枇杷、楊梅,都已經開始成熟,微風拂過帶着可人的芬芳。

只可惜如此美麗的風景畫,山的盡頭有一個開採玉石的礦場,就像是大地上潰爛的一個瘡口,觸目驚心,把一幅完美的風景畫給玷污了。

那便是昨晚填埋王小凡的盤龍山礦區。

最近幾年礦區開採越來越大,不但造成了嚴重的水土流失,還導致了嚴重的環境污染,桃花村的很多良田,都被污染沒法種糧了。

王小凡剛在桃樹下坐了一小會兒,發現水渠的水竟然停了。

準是上頭有人把水給攔截了。

在農村,凡事講個先來後到,攔人水渠,如斷人財路,最招人恨。

「媽的,老子倒要看看,哪個狗娘養的敢攔我的水!」

……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