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上個有個傳說》全文在線閱讀_最新章節無刪減

《上個有個傳說》全文在線閱讀_最新章節無刪減

2022-05-06 16:28 作者:咸甜

章節介紹

「上古有個傳說,   白鹿山中有位神秘的仙人,相傳仙人原身為白鹿,天地為三界之時他便已經悠哉在那仙山之中度日了」   「我已聽了不下百回,如今天地早已劃分為六界,也不曾聽說有人見過白鹿山傳說中的這位仙人,畢竟是上古傳說,多半也就是個傳說罷了」      「另有…

在線試讀

第2章 仙鹿

午膳過後。

白母剛一睡着。

白鹿就抱着芙蓉花悄悄出了門。

「我要是回來,娘知道我去了白鹿山非得扒了我的皮不可。」

「我就奇怪,你生在這白鹿山下,你娘親為何不讓你靠近。」

「我也想知道,越是不讓我去,不知為何我越想去。」」一人一花說著話,約莫有一個時辰才走到了真正的山腳下。

白鹿自然是不知道該往哪裡走,便問芙蓉花「靠你指路了。」

「我可不知道怎麼走,你娘當初把我帶回家的時候我還是棵種子,你問問其它的花草吧,它們長在這白鹿山上定會知道我娘在山中哪處。」

白鹿真想了結了這臭花,屬實不靠譜,早說這些她就不來了。

罷了罷了,來都來了。

白鹿舉步進了山林之中。

她還未開口詢問林中花草,林中便躁動了起來。

「好熟悉的氣味。」

「是她吧?是她嗎?」

「不過她怎麼會是一個普通的人類。」

白鹿聽着這些嘈雜的議論,猶豫着還是開了口「你們…是在說我嗎?」

瞬間林子一片死寂,白鹿像是說錯話般尷尬不已。

幾秒過後,林中嘩然更甚。

「她是在問我們嗎?」

「她能聽見我們說話。」

「可是她不是肉體凡胎嗎?怎會聽見我們說話。」

「她回來了,回來就好,丟了十幾年了吧。」

「我能打擾一下你們嗎?請問芙蓉生在山中哪一塊?」白鹿聽着答非所問,只好硬着頭皮又問。

眾物又是一愣。

而後有人出聲「你往山頂處走,頂上有一處山泉眼,便是你該去之處。」

「對,你往山頂去。」

眾物又齊齊讓她去往山頂。

白鹿道謝,就向著山頂而去。

心中抱怨,這芙蓉精真是會挑地方生長,偏長在那山頂之上,這時娘怕是該醒了,不知見她不見該着急成啥樣了。

走的雙腳都累乏了,還未爬到山頂處,雖是累,可也得抓緊了,天黑之前下不了山可就麻煩了。

「快些走,這山中有妖物,天黑了怕是要被果脯了。」芙蓉花這時說道。

白鹿實在沒有力氣搭話,只能加快了腳步回應。

終於。

力氣耗盡之前爬到了山頂之上。

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什麼泉眼,更別提芙蓉精了,白鹿無奈,在岩石邊坐下歇息。

這時腳邊的一株小草出聲。,

「你怎麼變成了一個凡人?」

白鹿瞟了一眼那株草,疑惑「你認識我?」

「你不管變成什麼我都能認出你。」

「什麼?」白鹿突然湊近,小草嚇了一跳。

「你以為任憑是棵草就能長在這靈山頂上嗎?」小草說完,白鹿眼前一閃,小草化身成了一個七八歲孩童的模樣

白鹿嚇了一跳,趕忙往後退去,妖怪。

「別瞎想,我可不是什麼妖怪,我是守仙泉的葯仙,有我在這兒偷喝仙泉的人通通都得毒死。」

「小孩兒,我…我,不是來偷喝什麼仙泉水的」白鹿結結巴巴說道。

「我有兩萬歲了。」

「兩萬歲?我收回剛才說的話。」

「你叫吧,眼下也就只有你能叫我一聲小孩兒。」

「我不敢,既然你都兩萬歲了,可否能知道我為何異於常態,能與花草樹木說話。」

「既你入了凡胎,遵循規矩有些事便是天機不可泄露,我若告訴了你,天雷定不會饒了我。」

聽這話,白鹿知曉要想知道怕是難了,看着天色不早便準備離去。

「你若真想知道,只有一人能解你疑惑。」葯仙又說。

白鹿頓生激動「誰?」

「去仙泉的路我給你打開,你去問他便是。」

「他?」

葯仙對着剛剛白鹿靠着的那塊一人高的岩石低聲念着咒語,很快石頭變得透明。

葯仙睜眼道「進去吧,那芙蓉花留下,裏面只能你一個人進去。」

白鹿遲疑了,最終還是將芙蓉花放下,邁腳進入,剛一進去石頭又恢復成了原樣。

白鹿回身拍了拍身後的石頭,心中暗叫不好,這怎麼出去啊。

沒法,只能先觀察四周。

數米外有一處較大的湖泊,想必就是那葯仙說的仙泉了,白鹿便徑直走了過去。

「有人嗎?」白鹿試探的問道。

沒有回應。

這葯仙該不是騙她的吧。

白鹿開始害怕了,坐在湖邊,哇哇的哭出了聲,嘴裏還不停的叫着娘。

嘀嗒。

眼淚滴進了泉水之中。

就在低落的那一刻,泉水發生了動靜,水面上快速捲起一個漩渦,湖中的水向上而行,像是天空劃破了口盡數往裡吞,瞬間地動山搖,白鹿嚇得更甚,哭得越發厲害。 [space]

那倒流的水柱,劃破了口,一頭泛着金光的白鹿飛身而出,只是一刻便立在了白鹿身前。

「我只是睡了一覺,你怎的變得如此狼狽。」

白鹿看着眼前的白鹿瞬間停了哭聲,震驚,眼前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上古白鹿?她沒做夢吧?

白鹿又開口「將你偷走的人我定會讓她付出代價,竟然叫你將我忘了。」

「白…白鹿上仙?」白鹿開口。

「這是什麼稱呼,三界之中萬物都稱我為白於神尊,我不過睡了一覺,怎的,不僅你被偷走,連着稱呼也變了?」

?白鹿費解,這仙鹿話中意思,兩人是舊識?她從小就在村中並未來過山中,何況是仙鹿,如果見過,不至於不記得,再聽仙鹿說兩界,天地劃分為六界,何來兩界之說,這鹿說睡了一覺,莫不成睡傻了。

「天地為六界。」

「六界?」

「神,仙,妖,魔,人,鬼統稱六界。」

仙鹿聽完「看來我這一覺睡得有些久了。」

白鹿眼看着天色變得暗沉了,害怕又想着回家要挨娘責罰,也顧不得什麼仙鹿了,哇的一聲又哭了。

「聒噪。」

「仙鹿大人,天快黑了,能告訴我怎麼可以從那塊石頭上出去嗎?」白鹿抽泣着,聲音微微有些顫抖。

「既然回來了,為何想着出去,你本就該留在這裡。」

白鹿聽完哭得更甚。「娘。」

「娘?這是何物?」

白鹿一愣,而後一邊哭着一邊不忘說「你是石頭裡蹦出來的嗎,竟然連娘是什麼都不知道。」

「我活了太長時間了,早已忘記是怎麼存在的了。」

「我要娘,我要娘。」白鹿已經聽不進去,看着越來越暗的天,心裏發慌。

「兮挽,你怎麼還是這般愛哭鬧。」仙鹿看着有些頭疼。

白鹿沒有半點反應,依舊哭鬧不止。

仙鹿有些無奈,於心不忍,將身子蹲下。

「坐我背上,我帶你,出去,別哭。」

白鹿聽完哭鬧是止住了,可讓她騎在仙鹿身上,她還是不敢的。「你告訴我怎麼出那塊石頭就好,您那麼尊貴,我豈敢坐您身上。」

「別廢話,若你不上來,那便就呆在這裡吧。」仙鹿欲起身。

白鹿聽完動作極快趁着仙鹿還未完全站起立馬爬了上去。

「坐好。」

仙鹿腿一蹬,就向著天空踏雲而去。

天界。

大殿中。

巡查仙人上報立在殿中,眾仙站於殿中兩側。

「啟稟陛下,剛剛天地顫動,我二人觀測是那白鹿山引起,」

「因何而起?」天帝開口。

「白鹿山的結界有所變動,原本白鹿山是有一處上古封印,經那一動像是被解開了。」

「上古封印?白鹿山的上古封印就只一處,便是上古白於神尊,此封怕已有十萬年之久,白於神尊身份尊貴,此刻突然解封怕是有妖魔作祟,還望陛下派我前去一探究竟。」一旁一仙人出聲說道。

「白於神尊乃天地之尊,十萬年前,不知為何自己將自己封印在了糜山即如今的白鹿山,神尊的封印豈是一般神魔能解除的,你且速去查看。」

「是。」那仙人領命離去。

白鹿村。

此刻天色已是全黑,仙鹿隱身停在了白鹿家上空。

敏銳的嗅覺,讓他聞到了從屋中傳出的血腥味,其中夾雜着一股似曾相識的氣味。

仙鹿停在院中,依舊隱身。

白鹿從仙鹿背上下來,剛一離開,仙鹿便沒了身影。

白鹿以為仙鹿是走了,有些失落對着隱身的仙鹿說了聲謝謝,便躡手躡腳的往屋裡走去。

心中奇怪家中為何如此安靜。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