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黎木陳昊《長夜行2:人間惡繪》在線資源

黎木陳昊《長夜行2:人間惡繪》在線資源

2022-05-06 16:29 作者:格照

章節介紹

眼睛,是觀察者最習慣審查的角度,所以,你要學會偽裝自己的眼睛——黎木 繼長夜行續作,第二季,人間惡繪!

在線試讀

第3章 陰鬱的城市

很多人都有個錯覺,明明以前的夜空,是星空,而如今,卻很少見到星星了。

其實,大家都知道,星星一直存在,只是,光污染遮住了它們的光芒。

就像許多人,本來心善溫柔,卻因為別人的不理解而背負罵名。

距離達爾斯山莊不遠處的一棟臨海別墅內。

小魚池,假山噴泉,富貴竹,到處懸掛的名畫,酒柜上陳列着各種名酒與茶葉,大廳一副古木茶几,幾張墊着毛毯的木椅。

精緻小巧的香爐里不斷飄出絲絲清香,吸入肺腑時,讓人頓覺溫暖舒適。

一名女孩低頭端坐在茶几前,凌亂的頭髮遮住了她的容顏,蒼白的臉上,一條紅線尤為明顯!

沉默不語,面無表情地呆坐着,偶爾身體還微微顫抖,她這幅模樣,叫人看了心疼。

「你就是林曉羨?」蕭吉脫下身上的外套,輕輕地披在她身上。

來到她面前坐下,姜文宇立刻替他斟上茶,又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蕭吉身上。

「我跟黎木認識,他是我師兄。」

林曉羨依然不為所動。

「我在兩年前,就知道了他的計劃。」蕭吉自言自語地說著,像是在吐露心事,完全不在意是否有人會搭理他。

「我跟師兄之間是有交易的。」

「剛剛闖進去救你的,是師兄的門徒。」

「即使只是他的門徒,都能領悟到我們窮盡一生也無法掌握的技術!」

「是天賦,還是名師高徒?我不知道。」蕭吉沮喪地低下頭。

「說起來,我甚至不明白,為什麼不是師兄親自去救你。」

抬起頭時,他笑了,笑容很無力,也很虛弱,「這就是差距么?」

「唉…」蕭吉輕嘆一聲,端起茶杯,小抿一口,「這招是叫棄車保將么?」

放下杯子,蕭吉閉上眼,後仰背靠着,「這就是鴻溝么?」

「不過,呵呵…」蕭吉抬起手掌附在額上,語氣中儘是悲傷,「那個在我心目中堪比神明的男人,終究,也只是凡人。」

「他會來與你相見的,你這段時間,就在這裡休養等候吧。」說完,蕭吉站起身吩咐保姆,「照顧好她。」

結束了自言自語的尷尬,就在蕭吉剛走到門口的時候。

林曉羨終於開口說話了,「已經註定了么?」

聞言,蕭吉腳步一頓,深吸一口氣再緩緩吐出,語氣中滿是同情與不忍,「你不該回來的,對不起…」

沒有再停留,蕭吉帶着姜文宇離開了臨海別墅。

終究,她還是低估了他一直以來面對的世界…

此刻,林曉羨再也沒忍住,眼淚開始不斷地滴落下來。

昏暗的房間里,氣氛越來越壓抑,雖然看不清他的模樣,但姜文宇能深切感覺到自家少爺的心情。

忽然,蕭吉低沉的聲音打破了寂靜,「小宇子,你說,我是不是已經到極限了?」

「少爺能力出眾,極限遠遠未到。」深怕自家少爺深陷泥潭,姜文宇立刻出言安撫。

「他跟我說過,一個有天賦的人,剛開始,就已經站在了別人十年後才能到達的地方。」

「天賦如果沒有方向,也走不遠,少爺,您只是迷失了方向而已。」

「呵呵…」黑暗中的蕭吉苦笑一聲,舉起杯子將杯子里的酒一飲而盡。

酒精的醇香濃郁,諾大的房間都瀰漫著濃濃的香味。

「少爺,您說過,酒精會損傷大腦,影響思考能力,還是少喝點吧。」姜文宇知道他的情緒低落,但喝醉的感覺又太難受,只能規勸他少喝酒。

「一個人,僅僅一個人,沒接受過嚴格訓練,還是一個剛入門的人!」蕭吉說著,又將杯子倒滿酒,「僅僅是個門徒,就能突圍而出!」

「具體還不清楚,但黎木先生可能還有其他的幫手吧。」

「你明天,把他的那個幫手找出來!」酒精的影響,讓蕭吉說話的聲音都提高了不少。

「好的,少爺。」

「我要知道他所有的底牌,要知道他的下一步,我不允許自己被當成棋子,我要當執棋者!」兩杯酒下肚,蕭吉的內心已經臨近崩潰。

「少爺,您會是最後贏家的。」

「林曉羨要死,曾天謝要死,莫小希要死,就算是他黎木,也要死!他們都要死!!!」蕭吉突然笑了,聲音裡帶着無限的癲狂,「我一定要拿到他的筆錄,成為站在頂峰的人!」

「少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蕭吉的笑聲持續很久才停下來。

「少爺?」

沒有得到回復,姜文宇靜靜等候了一會兒,上前查看,才發現,他已經睡著了。

抱他到床上,輕輕替他蓋上被子,看着他那緊皺的眉頭。

姜文宇不禁感嘆心理學世界的恐怖,竟能令只懂吃喝玩樂,享受紙醉金迷生活的人,改變這麼大,沉迷到這種程度!

或許,少爺只是找到了他人生中的意義吧?姜文宇不知道。

不過,姜文宇覺得,這樣的人生,似乎,也挺好…

藍鑽大廈

花伯倫調整攝像頭的轉向,確認**已經全部撤離後,脫下保安服,重新穿上了西裝。

抬腳架在另一張椅子上,他拉起褲腳,雪白的腿上覆蓋著一片淤黑。

接入實時監控,花伯倫看到了各樓層走廊上躺着的人,他們身上都鮮紅一片。

拿起對講機,花伯倫按着通話鍵吼道,「發生了什麼事,還沒死的人都給我滾下來!」

沒有任何回應!

這詭異的現象,讓花伯倫心裏慌了,聲音也開始從憤怒變成了關心,「阿偉,你在哪?」

等了一會兒,對講機里終於傳來了聲音,「阿偉已經死了…」

「發生了什麼事?」忍着腿上傳來的疼痛,花伯倫拿着對講機慢慢向電梯走去。

「我們被襲擊了。」

很快,電梯門打開,頂樓到了。

每一步,都能感受到被撞傷的腿傳來的疼痛,但花伯倫卻顧不上,腳步越走越快,跨過數名倒地的手下,他來到了大廳。

濃重的血腥味撲面而來,即使是經常見到殺人畫面的花伯倫,也禁不住頭皮發麻。

大廳里,沙發旁邊跪着幾個人,而剛剛跟自己通話的人正坐在沙發上抽煙,那,正是因為昏迷倒地而逃過一劫的阿坤。

每一步,都踩在粘稠液體上,花伯倫有些顫抖地走向屋內。

橫七豎八躺在地上的人,臉色灰暗,已經沒有了生氣,而在沙發後面,阿偉也躺在了那裡。

一把雙刃匕首插在他的喉嚨上,他圓瞪的眼睛裏還殘留着恐懼以及…不甘。

花伯倫忍着疼痛蹲下去看着跟着自己多年的隊伍,悲傷與憤怒油然而生,「是誰?」

「照片中的人,曾天謝。」阿坤低着頭,不敢看向這邊。

「一個人?」

「是的。」

「怎麼混進來的!」花伯倫起身向阿坤走來,伸手抓着他的領口,在看到他腹部的傷口時,鬆開了手。

「不知道…他是從窗外進來的。」阿坤似乎想起了什麼,怕得身體直打哆嗦。

還有三個跪在地上,一個側躺蜷縮在地上,活着的人。

只是,他們都雙目無神,身體還一直顫抖的。

這詭異的情況,讓花伯倫意識到事情恐怕沒有那麼簡單,「他們幾個怎麼回事?」

「不知道,我中刀以後,摔倒砸到頭,暈了過去,醒過來就這樣了。」好不容易鎮定下來的阿坤,在花伯倫的到來後,身體顫抖得更厲害了。

緩了口氣之後,花伯倫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老爺。」

「這邊也出事了,老爺。」

「嗯,少爺沒事就好。」

「好的,老爺,您先安排一輛貨車過來吧。」

「嗯,我處理完就回去。」

掛了電話,花伯倫從口袋裡抽出一根煙,又遞給阿坤一根。

思緒不同的兩人,眼前一堆屍體,還有幾個精神狀態不好的人。

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各自面臨著自己的困境,各自抽着煙,彷彿房間又恢復了那種死亡的氣息……

「老闆,你來了。」

黎木一臉疲態,似乎這次出門,讓他的身體,大腦,都受到了重創。

而他的身後,跟着的正是處於精神恍惚狀態下,被催眠了之後的龐大。

「嗯,都準備好了么?」黎木向前走兩步,龐達也跟着走兩步。

「是的。」小白站的筆直,目睹了今夜黎木的所為,讓他的態度更加的恭敬謹慎。

「嗯。」黎木應一聲,就直接帶着龐達向小白很早以前就開始準備的,『工作室』走去。

走到一個高大的木質十字架前,黎木停下腳步,轉而自己動手移動着龐達所站的位置。

直到將龐達鎖定在十字架上後,黎木才打了個響指對他發出最後指令,「陷入沉睡,直到再次聽到我的聲音。」

龐達那一直半睜半合的眼睛終於閉上,不再睜開,片刻間竟打起了呼嚕!

「我先去洗個澡。」說完,黎木就拖着疲憊的身體回房間了。

對於自己任務的失誤,導致阿謝生死下落不明,即使黎木這邊的計劃很成功。

但心懷愧疚的小白也是高興不起來,轉身到咖啡屋裡坐着,等待着黎木出來。

二十五分鐘後,黎木來到了咖啡屋,看到了正在發獃的小白。

黎木明白,他是受到了輕微的反移情影響,頓時覺得有些愧疚,明明,他們都是關心自己的人。

調整好心態,黎木臉上揚起笑容,語氣柔和,「小白。」

「對不起,老闆。」小白看了一眼黎木,立刻低下了他。

「不用道歉啊,你沒有對我不起。」黎木笑着伸手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跟我說說,那邊發生了什麼?」

「我看到阿謝臉上,身上都是血…」還沒說完,小白就哽咽落淚了,「我…,我…,我還看到…有人…有人朝他開了一槍。」

「他倒下之後…我就控制車撞那個人,等我把視線轉移到阿謝那邊的時候,他已經…已經不…不見了。」

黎木笑着摸摸他的頭,安慰道,「嗯,他不會出事的,你信我。」

「同一時間,你這邊,他那邊,我顧及不過來,還有那個女孩,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小白一直哭,越哭越大聲,不停的道歉。

聽到小白提及阿羨的時候,黎木的心終於再也堅持不住,終於卸下了偽裝的堅強。

收回手,黎木來到小白面前坐下,緩緩開口,「她…還好吧?」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