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最新章節重生之道侶追來後小說免費資源

最新章節重生之道侶追來後小說免費資源

2022-05-06 16:29 作者:憶點光

章節介紹

【玄幻修真,無女主,互寵,1v1】 臨月仙君沈瀟遠一朝重生玉衡,生來母故,前塵忘盡,還被囚養在一落小院中,十幾年如一日,猶如困籠之獸 直到一日,有個自稱是他道侶的男人觸不及防地闖入他的世界,不但讓他大仇得報,就連生活也有了天翻覆地的變化……

在線試讀

第1章 緣起緣落

精彩節選

夜深曉月,涼風陣陣。

某府邸偏僻的小院里,倏然傳出幾聲凄凄的笑聲,在空寥靜謐的小院顯得格外滲人。

房門外的守衛聽了,臉上頓時浮起厭煩之色,繼而罵罵咧咧起來。

「媽的,真晦氣!都奄奄一息了還笑個鬼,嚇得老子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另一個高瘦點的守衛接話:「估計熬不了幾個月了。」

「喂,聽說她有了,你說是不是家主的?」

「我怎麼知道。」

「肯定是家主的私生子,要不然夫人怎麼老是趁家主不在的時候來這,出來時的臉色還那麼難看,還不許咱們告訴家主。」這話音量壓低了不少,說完還嘖嘖了兩聲。

「主子的事豈是我們這等小人可非議的,小心隔牆有耳,讓你吃不了兜着走。」

「知道了……」

他們在門外嘀嘀咕咕,可房中的女子卻恍若未聞地跪坐在床上。

她低垂着腦袋,三千青絲如瀑布一般披散着,擋住了她的臉,讓人看不清她的相貌。

良久,她才幽幽抬起頭。

那是一張毫無血色的小臉,五官精緻卻眉眼無神,像個沒有靈魂的瓷娃娃,可即便如此,依舊遮不住她曾是個美人的風采。

蘭曦澄聾了,也瞎了。

她漆黑的瞳孔里倒映着朦朦朧朧的燭光,瘦骨嶙峋的手在輕輕地撫摸着已經微凸起的腹部,一臉愁容。

漸漸的,她眼皮子越來越來沉。

在墜入黑暗前,蘭曦澄回顧了自己短暫的一生。

前半生她在無憂無慮中長大,後半生她告別族人,離開家園去追尋自己的道。

如今想來,當初那個初入凡塵誓必仗劍走天涯卻不懂世俗的自己,是多麼的傲嬌與無畏。

她在外面遇到很多有有趣的人,有趣的事,也有幸遇到了他,那個溫文爾雅即使身處逆境也會奮不顧身保護的男子。

蘭曦澄以為他們會一直幸福下去,直到她看到昔日的好姐妹像個打勝利的仗一樣,居高臨下地藐視着她時,一切美好都被無情地打破了。

時至今日,她都無法忘記她在她耳邊歇斯底里的咆哮。

「為什麼?哈!當然是因為你擋我的路了!蘭曦澄,憑什麼他們選擇的永遠都是你!」

哪怕時已過遷,蘭曦澄仍覺得她那眼神就像一把冰冷的利刃,在她的心上捅了好幾個窟窿。

人心叵測啊。

蘭曦澄自嘲,她終究為自己的自以為是買單。

如今,她的身體為了躲避追捕早已千瘡百孔,但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還不能放棄。

上蒼像聽到她祈禱似的,小腹突然傳來幾下震動。

寶寶踢她了!

蘭曦澄心間一顫,手感受着腹部傳來的跳動,終日蒼白的臉上終於浮現出溫柔的笑意。

三個多月後,玉衡東域的日耀大國,天聚變。

先是烏雲壓頂,電閃雷鳴,欲風雨聚來,最終卻一反常態,只見紫霞染了整片蒼穹,似有霧龍騰空飛舞,又似火鳳唳九天。

沈家的兩處院落中,產婆們在房裡都忙成一團,直到一個房裡傳出一道響亮的哭啼聲,天邊的異象才慢慢散去。

這時,沈家大長老沈宏天匆匆跑進沈家北苑,他神情凝重,額頭上還冒着汗珠,語速飛快對正作畫的男人彙報。

「家主,蘭姑娘她生了,是個小子,只是大血崩……恐已無力回天。」

沈宏天微抬眼偷窺他的臉色,果然見他表情瞬變,執筆之手一頓,一滴朱紅的墨汁順着筆尖滴落在宣紙上。

沈墨鵾聽了他的話,心臟頓時像是被一隻大手揪住,一陣巨疼。

他目光渙散,任由墨汁在宣紙上慢慢暈開,瞬間那張無臉美人圖廢了。

沉默半晌,沈墨鵾才擱下手中的筆,低低道:「她如願了。」

聲音沙啞至極,像是艱難地擠出喉嚨一樣。

沈宏天眸色一凝,垂頭不語。

一時間房中陷入死寂。

只是這壓抑的氛圍沒維持多久,就被突然闖進來的沈家二長老沈浪打破了,他一臉喜色,嗓音里滿是激動。

「家主,夫人誕下了小少爺,母子平安,吾觀今日天象,龍鳳呈祥,此子日後定當不凡!」

「恭喜家主,喜得麟子。」沈宏天立即賀喜道。

「如此甚好,辛苦夫人了。」

沈墨鵾語氣低啞,沉浸在喜悅之中的沈浪並沒發現不對勁,以為他只是過於感動而已。

「天降吉兆,乃大喜,可設宴……」

沈墨鵾的話音未落,一隻信鴿就從窗戶竄進來,三人不約而同抬頭看去,一眼就認出這是他們安排在皇室專用的信鴿。

沈墨鵾抬起左手,信鴿下一刻就飛到了他的手背上,任由他取下小腳上綁着的紙筒。

取出信紙打開一看,沈墨鵾頓時眉頭間蹙成一個「川」字。

沈浪見他神情不對,上前詢問:「家主,那頭可是發生了什麼事?」

沈宏天也直視着沈墨鵾,等他明言。

沈墨鵾轉向他們,「舒皇后在一刻前也平安誕下皇子,國師卜卦,祥瑞之兆,皇上大喜,赦免天下百姓。」

「這麼巧。」沈浪皺眉。

玉衡東域,主要劃分成兩大區,分別是人族的日耀和靈族的新月,長期的較量使兩大種族相互牽制。

在日耀,皇室主要管束境內的普通百姓,與三大家族並立。

其中,他們沈家與皇室有隙,一直以來都是明爭暗鬥,針鋒相對。

沈宏天神色凝重,既然他們已經得到宮裡的消息,估計對方也了解到他們這邊的情況。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皇室狼子野心,他們想禍害沈家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不得不防。

「看來得多派些人去看着夫人和小少爺了。」

沈墨鵾點頭,轉向沈浪:「二長老,這事就交給你去安排。」

「好,我這就去。」沈浪是個急性子,說完就火急火燎地走了。

他一走,房中又只剩下沈墨鵾和沈宏天兩人。

不出意外,房間再次陷入寂靜之中。

也許是因為沈浪的打岔,沈墨鵾這次很快恢復過來,他冷漠地掃了無臉美人圖一眼。

「走吧,去送她最後一程。」說完廣袖一甩,就朝關禁着蘭曦澄的小院走去。

沈宏天看了他背影一眼,跟了上去。

沈家西院。

屋內,香爐飄出裊裊清香也掩蓋不住那股濃郁的血腥味,接生的產婆早已離去,房中只有蘭曦澄和新生的嬰兒。

蘭曦澄無力的躺在床上,她半瞌着眼,微喘着氣,額間的髮絲已被汗珠浸濕,凌亂地貼在上面。

而嬰兒則被布料簡單包裹着,放在床邊上。

他的個頭小小的、醜醜的,和平常剛出生的嬰兒不太一樣,不哭也不鬧,就靜靜地躺在那裡。

好濃的血腥味……這是哪裡?

刺鼻的血腥味和模糊的光線讓他想睜開眼睛看看周圍的環境。

就在這時,他聽到一道沙啞的女聲從邊上傳來。

「瀟遠,你以後叫沈瀟遠。」蘭曦澄說完輕咳幾聲,知道自己不行了。

但是在臨走前,她想摸一摸自己的孩子,和他說說話兒。

於是她忍着痛楚,從被裡探出一隻手顫巍巍地在床上摸索一通,好不容易摸到屬於嬰兒的柔軟和溫暖。

「以後阿娘不能陪着你了……瀟兒放心,一切有阿娘……瀟兒一定會平安長大的,日後……若有機會見到你爹爹……不要怪他。」

說時,一滴滾燙的淚珠順着蘭曦澄的眼角滑落,沾**枕頭一角。

她是在和我說話嗎?沈瀟遠……是我的名字嗎?

嬰兒聽着那斷斷續續像綿綿細雨一般溫柔的聲音,心中莫名升起一股哀傷。

他知道,她要走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