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主角叫姜子言僵一的小說叫什麼?

主角叫姜子言僵一的小說叫什麼?

2022-05-06 16:29 作者:僵一

章節介紹

開局紅眼屍王,體驗人生 從九叔系列一步一步走到僵約… 九叔:子言,文才…麻煩你了…… 將臣:你和我很像,你知道我是誰嗎? 馬丹娜:你是將臣?

在線試讀

第4章 焚香祭拜

任發與九叔商討一陣後, 服務生便走了過來附耳對着任發說了幾句。

隨後,任發便向九叔幾人打了個招呼,吩咐服務生拿來蛋撻,隨後起身離開。

任發離開後,九叔與姜子言又聊了起來。

在任婷婷眼裡,九叔與姜子言年紀相差近二十歲,卻聊得十分投緣,並且都是一些自己聽不懂的話題。

心中對姜子言愈發的好奇。

沒過多久,任發便返了回來,與九叔又聊了起來,敲定起棺細節。

這期間,任婷婷也一直坐在一旁,並未出去購買胭脂,目光時不時好奇的看向姜子言。

一旁的文才,目光也一直在任婷婷身上,見到任婷婷時不時的朝自己這邊偷看,對着姜子言小聲問道。

「子言兄弟,你說婷婷是不是看上我了?」

正聽着九叔與任發對話的姜子言聽到這,尷尬的看了一下文才……

「呃…或許是的……」

聽着姜子言的回答,文才騷包的對着任婷婷撩了撩頭髮,帶着自信的微笑挑了挑眉。

而任婷婷也剛好看了過來,見到文才的動作頓時打了一個冷顫,連忙嫌棄的將目光移開……

不多時,兩人也敲定了起棺的細節,九叔便帶着姜子言與文才起身告辭。

於是,在任婷婷欲言又止的目光下,看着姜子言與九叔離開。

見到自己女兒的目光,任發會心一笑。

「婷婷?」

「你覺得這位姜公子如何?」

聽到任發所問,任婷婷頓時俏臉一紅,抿着嘴撒嬌道。

「哎呀爸爸…」

「好好好。」

「不急,不急,年輕人嘛,有的是機會多溝通溝通,交流交流。」見到任婷婷這般模樣,任發心中也大致猜到了自己女兒的心思。

男子見到膚白貌美,衣着時尚的女人會有所心動。

女子也同樣。

不過,任發作為生意人,實則是想攀上省城這趟車。

任婷婷聽到任發所說後,害羞的跺了跺腳。

「哎呀爸爸~」

「我只是比較好奇而已!」

「不和你說了,我買胭脂水粉去了!!」

「哼!」

見此,任發掛着一臉笑容,望着任婷婷的背影搖了搖頭。

……

走出茶樓後,九叔帶着姜子言,文才兩人一路朝着義莊返回。

路過一個路口時,文才想要去找秋生,對此,九叔也只是吩咐了一句,晚飯前回來做飯就行。

文才一臉歡喜的點了點頭,穿梭在熱鬧的人群中。

「我這徒弟,哪裡都好,就是悟性太低。」見到文才的背影,九叔嘆氣道。

見此,姜子言掛着微笑回答道。

「一切自有定數,我相信文才會成長起來的。」

聽到姜子言所說後,九叔再次嘆氣搖了搖頭,操碎了心…

…………

三日後。

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灑向大地,坐在床上的姜子言也緩緩睜開雙眼,雙眼閃過一絲紅光,吐了吐濁氣。

「呼~」

「看來想要晉級紅眼中期…還需要一些時日……」

這時,門外也響起九叔的聲音。

「子言,起床了。」

「咱們準備出發了。」

「好的,九叔。」聞言,姜子言立即回應了九叔一句,隨後穿好外套,走出房門。

簡單的洗漱完畢之後,文才也做好了早飯。

白粥配鹹菜。

幾人草草的對付了一口,便拿着東西朝着墓園走去。

九叔一身黃色道袍,頭戴法冠,神采奕奕,文才與秋生則是各自拿着一些東西,姜子言打着空手……

一開始文才想讓姜子言拿點東西,可被九叔眼神一瞪,嚇得縮了回去,老老實實的扛着東西走在後面。

任老太爺的墓穴,葬在任家鎮外一處墓山上,周圍也都是墓地。

剛走到墓前,姜子言很明顯的能感受到任老太爺墓穴里傳來的絲絲屍氣。

又看了看四周。

發現,這個墓穴,彷彿有意無意的在吸收周圍墓地的陰氣與煞氣。

聚煞陣?

這時,一隊人馬也走了過來。

幾人回頭望去,正是任發一家子,當然,還有四眼隊長,啊威。

與電影中一樣的身材,戴着眼鏡,穿着一身制服,腰間別著槍,臉上布滿了神氣。

這時,文才與秋生也返了回來。

「師父,法壇準備好了。」

聞言,九叔只是點了點頭。

這時,任發幾人也走了上來,對着九叔打着招呼。

九叔簡單的回應了之後,皺着眉頭打量着四周,似乎察覺到了些什麼。

看着這一幕的姜子言暗自疑惑。

難道九叔開土起棺之前就知道任老太爺會變殭屍?

按理說,此刻還未開始屍變,九叔應該察覺不出來才對。

疑惑之際,九叔走了回來,帶領眾人到法壇前焚香祭拜,眾人祭拜之後,姜子言拿着香,目光看着眼前的墓穴,將香**壇內。

香剛插入時,棺材中的任老太爺畏懼得顫抖了起來,只見姜子言祭拜的那株香在壇中一陣騷動。

姜子言雙眼紅光一閃,頓時又恢復了平靜。

怎麼我沒露出殭屍真身,他也能感應到我?

對此姜子言有些困惑,按道理說,盤古族人,不露出戰鬥形態,也就是殭屍形態,是不會被任何人察覺,除非是同脈殭屍。

隱藏屍氣,就是將臣殭屍的一大秘法。

「九叔,當年看風水的說,這塊墳地是很難找的,是一塊好穴。」

「不錯,這塊穴,是叫蜻蜓點水穴,穴長三丈四隻有四尺能用,闊一丈三,只有三尺能用。」

「所以棺材不可以平葬,一定要法葬。」只見九叔一邊背負着雙手走着,一邊回答道。

聽到九叔的分析,任發雙眼一亮,豎起了大拇指。

「了不起!九叔!」

這時,文才疑惑的走了過來。

「法葬?師父,什麼是法葬啊,是不是法國式葬禮呀?」

「多嘴。」九叔瞪了一眼文才後,又朝着另一邊走去,繼續觀察地形。

這時,被請來破土起棺的工人對着九叔說道。

「九叔,已經全部祭拜完畢了,可以動土了嗎?」

九叔點了點頭。

「可以了。」

這時秋生也疑惑的問道。

「師父,到底什麼是法葬啊?」

焚香祭拜完畢的姜子言帶着淺淺的微笑,走了過來,說道。

「法葬。」

「就是豎著葬。」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