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人在原神,是萬事屋老闆》全本免費閱讀江浩(´∇ノ`*)ノ服了

《人在原神,是萬事屋老闆》全本免費閱讀江浩(´∇ノ`*)ノ服了

2022-05-06 16:29 作者:(´∇ノ`*)ノ服了

章節介紹

在提瓦特風雲人物的問卷中有這樣一道題: 請問你覺得江浩是個什麼樣的人? 他樂於助人、待人大方、英俊瀟洒、玉樹臨風......(省略5000字) 片刻後 眾人放下填寫個人印象表的筆 看了一眼槍尖對着他們的七元素槍,對着一旁的青年強顏歡笑道:江爺,您看這樣寫行不?

在線試讀

第4章 無妄坡

」接,當然要接,這接任務多是一件美事啊。「

」說說吧,你要解決誰,要幾分活?需不需要幫忙處理後事?「

身為一個良心的萬事屋老闆,江浩的宗旨是儘力滿足委託人的一切要求,在事後江浩每次問他們對於他的服務是否滿意,他們都滿臉笑意的連連點頭,就是回頭客比較少。

對此江浩還曾經多次了自己的處理事情的方法,但不知道為什麼客人似乎變得更少了,明明他們都很滿意啊。

」不是收拾誰啦!我想讓你跟我一起去出殯,再說了處理後事也是我的工作好不好……「

聽到江浩想要搶自己的工作時胡堂主直接宣誓主權,後面意識到話題好像被帶歪了馬上糾正過來問道:

」這個委託你接嗎?「

江浩攤手回答道:

」跟你出殯倒是沒問題,但是我需要做什麼,陽間活我倒是擅長,但是陰間的活我還沒想好怎麼接。「

」誰讓你去整活了?你的工作就是代替鍾離念送別詞。「

胡桃此時明顯被江浩的腦迴路整的有些無語了。

」好吧,但是鍾離先生去哪了?「

江浩自從上次完成了鍾離的委託後就再也沒見過他了,這讓江浩的薅羊毛計劃一直得不到順利實施,正好藉著這個機會問一下。

」鍾離啊,我也不知道他去哪了,自從上次從你那回來後他就一直在思考着什麼問題,嘴裏還一直說著怎麼死的體面一點。神神叨叨的,之後我也沒見過他了。「

「哎呀,反正鍾離平常也是這樣,明明是個年輕人,卻像個老頭子一樣古板。」

胡桃輕鬆繼續地說道:

聽此,江浩猜測鍾離估計是去準備明年請仙典儀退休的事了,想來蒙德那邊的劇情也快開始了,到時候可以去一趟拓寬業務範圍。

在心裏暗自誇了自己可真是一個會賺錢的好男人後江浩問道:

」也好,那我們什麼時候出發?「

」就今天晚上吧,我先回去準備材料了,亥時我們就在這裡集合。「

聽到江浩答應,胡桃顯得很是開心,急急忙忙地跟江浩交代了晚上出發的時間就回去準備材料了。

距離江浩吃完早點也就經歷了跟刻晴去了一趟審訊室一件事,這其中也沒有耗費太多的時間,現在也沒有新的委託,江浩也就繼續像一個黑澀會大哥一樣在四處遊盪。

時間很快就到了亥時,江浩吃完晚飯後就在約定地點等候,看着天色,江浩想着時間差不多了果不其然就聽到了一個古靈精怪的聲音:

「江浩,很準時嘛。」

來人正是胡桃,只見她依舊穿着白天那套衣服,只不過手裡還多了一把又紅又粗的玩意,江浩仔細一看,哇!金色…..咳咳。

護摩之杖!

這把槍可謂是帝君用了都說好的神器啊,就是控不好血容易暴斃。

江浩把目光從護摩之杖身上移開發現在胡桃後面陸續來了一些穿着白色孝服的人和穿着往生堂工作服的人,想來是死者的子女和往生堂的員工了。江浩在他們後面江浩發現了一副棺材,應該就是死者了。

但不知為何,江浩覺得這副棺材有點問題,他在其中發現了一絲不祥的氣息。

只不過這股氣息只存在一瞬便消失了,一般人只會認為自己出現了幻覺,但江浩不同。

自從獲得岩之心和摩拉克斯控制岩元素的一部分經驗後,在江浩的控制下岩之心一直在飛速地改造江浩的身體,現在江浩的身體早已與仙人之體無二,除了戰鬥經驗的欠缺外,江浩本身的江浩的生命本質比起一般的仙人都不逞多讓,憑藉仙人一般的感官和帝君的經驗,江浩堅信棺材一定有問題。

不過現在這股氣息的消失讓江浩並沒有第一時間就上前揭穿,畢竟人家兒女還在這,當著人家子女的面隨意掀人家的棺材板?江浩自認做不出來,他打算隨機應變,想要看看這股氣息的來源到底是什麼。

見人都到齊了,胡桃小手一揮,對於負責抬棺材的往生堂員工說了一聲:

」起「

眾人就像排練過很多回一樣有序地站在自己的位置上各司其職,等到出了璃月港後隊伍就開始一陣敲鑼打鼓,哭喪,撒紙錢,江浩知道自己的工作就是念念送別詞,所以就跟在大部隊的旁邊,只不過他的目光時刻緊盯着那副棺材,防止其發生什麼異變。

整個過程中胡桃也收起來大大咧咧的樣子,小臉上帶着嚴肅,一直到達了此行的目的地:無妄坡。

這個地方在游戲裏不覺得如何,但是在現在看來屬實陰間的很,一整天都是陰氣森森的,草木都因為缺少陽光的照耀顯得有些頹態,有些甚至出現了畸變;時不時還有藍色火焰在空中燃燒,要不是江浩現在與之前大不相同恐怕還是會嚇得冷汗直冒;至於現在那就是藝高人膽大。

江浩看了一眼其他人,他們也許是因為經常來此地,所以臉上倒沒有太多的驚恐,只不過那幾位死者的子女確是嚇得不輕,其中一個有些姿色的妹子更是冷汗直冒,興許是看到江浩一臉平靜身體不由得向江浩靠近了幾分。

江浩撇了她一眼也沒有再管她。

」落!「

隨着胡堂主的一聲令下,眾人停止了原本的工作,全部挺直腰桿的看向棺材方向,臉上帶着肅穆。

在眾人的注視下,抬棺手們緩緩放下了棺材並自覺得散開,胡桃在此時也拿着護摩之杖上前,手中的護摩之杖閃着妖異的紅光,配合著胡桃的一身黑色,在這陰暗的環境中顯得十分詭異。

隨後胡桃轉頭看了一眼江浩,江浩知道該自己上場了。

江浩走上前去,等待胡桃開館後就輪到江浩對着死者念祝福詞了,但江浩心中總有着不好的預感。

果不其然,就在胡桃打開棺材板的一瞬間江浩大喊一聲小心,只見從棺材的縫隙中猛然穿出來一團黑色的奇異能量,普通人光是看着就有可能會出事,來不及多想江浩極速上前把胡桃抱在懷裡並同時動用岩元素之盾阻擋了這股能量的攻擊。

胡桃也是沒有反應過來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中,她來不及多想發生了什麼隨即她就被眼前的一幕嚇住了。

只見棺材中冒出的黑色能量不斷湧出,如果說剛剛那道攻擊所蘊含的能量是一條小河,那現在不斷湧出的似黑幕一般的能量潮汐就像大海一般讓人望不到盡頭,在能量宣洩的同時裏面的所蘊含的負面情緒還在不斷泄露出來影響着周邊的普通人,很多人都出現了雙目通紅,手上青筋暴露,帶着殺意的目光看向四周的同伴,顯然是被影響到了心智。

」固若金湯「

隨着江浩將雙臂展開,在場眾人身上都纏繞了一層岩元素的玉璋護盾,金黃的玉璋之壁將那些負面能量隔絕在外,沒了這些負面能量的干擾,眾人的情緒也恢復了穩定。

眾人都聚在江浩身邊,滿臉的驚魂未定,就連胡桃也是花了不少時間才恢復冷靜。

反觀棺材這邊,能量不斷湧出後卻沒有擴散而是又全部又鑽進棺材裏,江浩看到這幕並沒有大意,反而是肌肉繃緊,目光緊緊盯着前方,胡桃見狀也是右手持杖,進入了備戰狀態。

突然從周圍傳來眾多如同野獸般的嘶吼聲

隨着聲音越來越近,眾人在月光下終於看清來者:是丘丘人大軍!

只不過它們身上還有着黑色能量溢出,渾身帶着如嗜血般的瘋狂。

江浩終於確認這些黑色能量是什麼,應該是魔神殘骸,作為一個老玩家,江浩對於劇情還是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雖然不敢說無所不知但對於這些由魔神死後所化成的怨念還是略有耳聞。

而在這時,四周靠近的丘丘人卻停了下來,一個個都朝着棺材的方向跪了下來,低下了頭,然後一絲紅線從它們身上連至棺材處,隨後就見它們的身體逐漸乾癟直至化為黑色殘渣。

隨着最後一隻丘丘人消失,棺材檐上突然伸出來一隻乾癟的手,然後兩隻,之後整個人都從棺材上坐了起來,頭上的頭髮也掉的差不多,放在鬼屋裡也是王牌選手。

整個身體似乎就剩一絲皮肉連着骨頭,上半身骨架清晰可見。

嗯,這很骨感美。

看到這一幕的死者子女也驚住了,他們父親不是得病死了嗎?怎麼還活着,而且還變成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

不過即使滿腔疑惑他們也不敢上去問,畢竟此時他們父親的形象實在是太恐怖了,指不定當眾就表演大義滅親。

整個人如同骷髏一般彷彿一碰就能散架,身上不斷有黑氣冒出,眼睛血紅帶着殺意的看着眼前的眾人好像在看什麼美味的食物一般。

」看來是想吃了我,不介意我跟他講講道理吧?「

江浩轉頭對着死者子女道:

」當然,您請便。「

看着抖成篩糠似的幾人,江浩再次轉頭對着胡桃說道:

「你在這裡防範其他魔物的侵襲。」

胡桃雖然也想跟着江浩並肩作戰,但是看着身後面露懼色的眾人,轉頭對着江浩回復道:

」我明白了,你小心點。「

江浩點了點頭,然後重新抬頭盯着面前的死者啊不現在應該叫魔物。

此時它已經從棺材中站起來,它似乎也能感覺到江浩的威脅,對着江浩吼了幾聲就沖了上去。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