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完整版李非棠歸不惹《將軍住我家》

完整版李非棠歸不惹《將軍住我家》

2022-05-06 16:31 作者:十三眠

章節介紹

成親前 他說:小公子下次換上女裝,定能驚艷眾人 她心裏疑惑:他怎麼知道我女扮男裝? 成親後 她說:將軍如此黏人,是時候給他收幾房妾室了 他看到郡主府新進來的一批美人,目瞪口呆:這是要把我當種馬養啊! 他說:李非棠,你就是把這全天下所有的美人都收進郡主府,我也只…

在線試讀

第7章 風流邪魅

歸不惹伸出手一把握住了蘇千念的手腕,斜勾着一邊的唇角,聲音低沉又魅惑,「怎麼,光天化日之下小公子就迫不及待同在下調起情來了。」

蘇千念微眯着雙眼,緊抿着嘴唇,復又笑出了聲,看着自己被握緊的手腕,斜睨了歸不惹一眼,冷哼一聲,抬起腳朝歸不惹的腳背上用力踩去。

歸不惹吃痛放開手,看着蘇千念對自己做了個鬼臉,轉身離去,顧不得腳上的酸疼,倒是覺得心裏痒痒的,似乎被撓了一下,說不上來的感覺。

好在今日宴會,府上的人大半都在前院伺候,小半的人在廚房忙活,前頭的人並不知道後院發生的事情,蘇千念暗自舒了一口氣,斂了神色,鎮定自若的走到蘇千晴身邊。

正同王家的二小姐王櫻妙聊天的蘇千晴看到走過來的人,上去一把拉過來,剛想開口,又有些欲言又止,上下掃了一眼蘇千念的打扮,這才緩緩開口道:「這是我表弟,我舅父家的,叫……」

蘇千念趕忙順着話拱手道:「白念見過二小姐。」

兩個人相視一笑,好在沒有露餡兒,王櫻妙也打量了一番蘇千念,身量纖纖,容貌俊朗不凡,只是個頭有些矮小,不然只怕是要把那幾個世家的公子哥給比下去了。

「不必多禮,今日宴席可用好了?」

蘇千念又想到方才自己醉酒在後院那些稀里糊塗的事情,有些慍怒又不免尷尬,輕咳了幾下,卻未表現出來,堆着笑道:「勞二小姐掛心,用的很好,想必夫人同小姐勞心勞力了,宴會結束也該好好歇上一段日子才是。」

王櫻妙眼前一亮,倒覺得她很是知禮,嘴巴又甜,還未開口,便聽到身後一個嬌嫩的聲音響起,「阿姊。」

回頭去看,才發現是王詠妙,換了一身顏色**的曳地紗裙,真是襯得人比花嬌了,蘇千念衝著她報以禮貌的微笑,若非剛才她替自己說話,只怕還未等到母親來替自己解圍,就已經讓王家的下人給綁了去,當作了偷兒了。

「方才還未向三小姐好好的道謝呢!」

王詠妙摟過王櫻妙的手臂,歪着頭靠在王櫻妙的肩膀上,露出嬌羞的笑容,搖搖頭,「小白公子不必多禮,若非你護着我,只怕我今日不能出來見客,要在床上躺着了。」

彼時蘇千念對男女之事還欠些了解,並未看出王詠妙對自己芳心暗許,只是規矩有禮的閑聊,心裏還惦記着回去後少不了的一頓責罰,後背跟着微微的冒着冷汗。

只是散席回去後,蘇千念並沒有被罰跪,白氏一反常態的什麼都沒說,只吩咐不許再有下一次,若再發現她逃跑,屆時只能請家規進祠堂了。

可是蘇千念覺得,白氏只是嘴硬心軟,話雖說的狠厲,但事情做的卻留有餘地,她從前也曾罰跪,可終究算不得什麼厲害的責罰。

跪完不能下地的那些日,白氏還是會心疼的日日守在床邊照顧自己,蘇千念怎會不知,或許是如今瞧着她進到那喧鬧的地方,也並未發病,興許是這隱疾自己就沒了,所以才作罷。

只是外頭的傳聞倒是讓蘇千念有些頭疼,秋霜宴結束後沒幾天,上京城裡說蘇夫人的娘家侄兒長的像長沐王的傳聞不脛而走,近些日在上京城鬧得沸沸揚揚的。

為著此事,父親已經好幾日從衙門回來都不和自己說話了,覺得都是因為自己不守規矩亂跑,才會鬧出這風言風語來,攀扯上長沐王府不說,白白累得蘇家一向清白的名聲也跟着受損。

蘇千念只得在家老老實實的,更不用想着跑出去玩了,不過緊跟着來的便是蘇千晴的婚事,之前在秋霜宴上那王夫人對蘇千晴青眼有加,臨散席時還同白氏密切交談了一番。

只是現在還不曾聽蘇千晴自己說過,到底對這門親事是如何看待的,雖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可到底日子還是自己過,若不能得自己的心意,這日子也實在無趣。

這日蘇千晴到蘇千念的兮嵐苑來聊天,兩人泡了一壺素心蘭,飄着淡淡蘭花的香味,沁人心脾,蘇千念拈了一塊千釀酥,咬了一小口,去看蘇千晴的神色。

「阿姊,你對那王公子,到底是個什麼看法?」

「那日同他略作一番交談,覺得此人有些木訥,無趣的很。」

蘇千念莫名想到了歸不惹那張風流邪魅的臉,雖說有些口無遮攔,多少有些下流行徑,可也該是有個有趣的人吧,想到這裡,不免心裏猛地一顫,怎會在這時想到此人,趕緊甩了甩頭,想把那些畫面都丟掉。

蘇千晴疑惑地看着身邊的人,放下手中的茶盞,推了推她的手臂,「阿念,你怎麼了?」

蘇千念被嚇了一跳,連手裡的茶盞都摔了,瓷片碎了一地,剛好一片飛濺到了門口,那裡立着一個人,抬頭去看,是蘇千川。

「什麼事嚇成這樣,杯子都摔了。」

蘇千川聲音淡淡,沒什麼起伏,詩意看到來人,忙搬了一把椅子放在榻前,又重新拿了兩個盞子放在几上。

藉著這個機會趕快轉移話題,生怕被人發現自己的小心思,倒了一杯茶遞給蘇千川,「我同阿姊在說那王家的公子,不是說王夫人瞧上了阿姊要議親的。」

蘇千川點點頭,接過茶,浮了一蓋,「那你是怎麼想的呢?」

這個問題又回到了蘇千晴的身上,她搖搖頭,似乎不大滿意的樣子,「可是我的意見也不重要,如果母親覺得可以,或許就沒什麼餘地了。」

只是白氏還未表態,蘇橋也沒再提過此事,蘇千晴心裏有些打鼓,雖然她覺得王爭懷有些呆悶,可如果這門親事就這樣定下了,想必以她一貫溫順的性子,多半也是不會反對的。

只是那日同王家的二小姐三小姐也有了一番淺談,按說王家教出來的孩子應是不錯的,只看王櫻妙和王詠妙的言談舉止,也知道是知書達理的,那日她雖未和王公子說上話,可瞧着也是儒雅的樣子。

「許是有什麼誤會也未可知,我同他聊過幾句,不像你口中的木訥之人,大抵因為今年的秋霜宴在他家辦,他想必也跟着勞累了一番,沒準兒你同他說話的時候,大抵沒休息好也是有的,你若不好意思開口,我自會替你向母親詢問一番。」

聽了兄長這番話,蘇千晴也只好點頭,蘇千念看到露出一臉擔憂之色的姐姐,生出些心疼來,伸出手去握住蘇千晴的手,「阿姊不必擔憂,母親一向最疼愛阿姊,想必定會為阿姊尋一門頂好的親事。」

蘇千念的笑滿是濃郁的甜,彷彿吃了一口蜜糖一般,甜到了心口,蘇千晴一掃之前的陰霾,跟着笑起來,只是蘇千川看向她時,不經意的眼神中除了有些兄長對妹妹的寵溺之外,還多了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