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蘇洛洛慕宴寒小說叫什麼庭前春全本免費閱讀

蘇洛洛慕宴寒小說叫什麼庭前春全本免費閱讀

2022-05-06 16:34 作者:淺嘗也可

章節介紹

蘇盛客,你能不能告訴我,我姐姐在哪兒....她還活着嗎? 你這麼想知道...... 取悅我,只要你能取悅我,我就告訴你你姐姐和她那個孩子在哪兒 不好了,不好了,夫人變成蝴蝶飛走了....... 什麼......人怎麼可能變成蝴蝶...... 司洛寒,很好,你總…

在線試讀

第9章 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連幾日,蘇盛客在宜州城裡找遍了大街小巷。自從那日分別後,司洛這個人就好像從人間蒸發了一樣,沒留下任何的蹤跡。

蘇盛客想過會不會是被韓墨等人帶走了,但是派出去的探子竟然連韓墨都沒有找到。

蘇盛客氣得都快發瘋了,這麼個大活人,怎麼就能在這人世間消失了呢。

葉笙勸了蘇盛客好多次,但是此時的蘇盛客已經走火入魔了,每天不斷地派人去找司洛,自己就關在書房裡喝悶酒。

韓墨將司洛帶回了靖王府。

司洛,不對,此時應該叫她真正的名字,司洛寒。

司洛寒跟隨韓墨來到了靖王府的大廳,靖王早已等在那裡了。

司洛寒走進大廳,一眼就看見了坐在大廳正位上的靖王爺,雖然靖王爺的年齡也不大,但可能是常年的征戰與操勞,頭髮上白髮甚多,看起來就如同司洛寒父親的年歲。

司洛寒上前幾步,跪倒在地,「洛寒拜見王爺,多年未見,王爺身體可好?」

靖王爺也走到司洛寒身邊,虛扶了她一下,「小寒你可回來,本王很是想念你呢。」

「小寒,這次你主動請纓去了榮府這麼久,可有帶回本王想要的東西啊?」靖王爺問。

「幸不辱命。」司洛寒只有這四個字來回答自己這三年的生活。

韓墨將司洛寒前幾天交給自己的藏寶圖呈交給靖王爺,王爺很高興,捧着藏寶圖左看看右看看。

「哎呀,這就是世人傳說的藏寶圖啊,還真是個絕世珍品啊。」

「恭喜王爺得償所願。」韓墨在一旁附和着。

司洛寒想到了三年前自己跟靖王爺的約定,於是問道,

「王爺,不知我姐姐現在如何?」

「啊,你姐姐啊」,靖王爺的語氣有些不自然,這讓司洛寒更加的生疑。

她出言提醒王爺有關當年的約定,「王爺,洛寒記得當初離府的時候,王爺曾與洛寒有過約定,若洛寒能將藏寶圖帶回來,王爺就允許洛寒帶姐姐離開王府。」

司洛寒頓了頓,「不知姐姐現下何處,我這就帶姐姐離開。」

靖王爺看了看司洛寒,用眼神示意韓墨。

韓墨會意,上前跟司洛寒解釋說,「小寒,你姐姐是王爺貴妾,不是想走就能走的。」

「可是當初王爺已經答應了的。」司洛寒激動地直接站了起來。

「王爺是答應了你們姐妹可以離開,但是現在情況有變,」

「什麼意思?」司洛寒意識到事情有變,

「你可以帶你的姐姐離開王府,但是你不能帶未來的世子離開。」韓墨繼續解釋。

司洛寒一臉的震驚,她不可思議地看着韓墨,想從他臉上看出什麼,但是韓墨堅定的神情,讓司洛寒意識到他沒有說謊,她的姐姐,懷孕了。

「多久了?」司洛寒顫抖着聲音問。

「三個月了,太醫院那邊已經來人問過了,皇室那邊也做了備案。」這次是靖王爺直接回答了她。

三個月,胎位還不穩固,但是一旦在皇室備案,就不能輕易地帶走了,好深的謀算啊。

司洛寒有些腳步虛浮,她晃晃悠悠地走出來了大廳,走向姐姐的寢殿。

韓墨擔心地看着她的背影,在她出去後,請示過王爺後,也追了出去。

韓墨跟在司洛寒的身後,伸手想扶她,被司洛寒躲開了。

「你早就知道了,所以宜州城的時候怎麼都不肯告訴我。」

「王爺不讓我告訴你。」

「呵,三個月,也就是說在我給你傳遞消息的時候,你們就已經打算這麼做了?」

這次韓墨沒有回答。

「為什麼啊?」司洛寒停下腳步,對視着韓墨,

「為什麼王爺就不能放我們離開呢,我費了多大的力氣才替他拿到藏寶圖啊?」司洛寒不明白,她的眼睛裏已經有淚水在打轉了。

「你真不明白嗎?」韓墨卻反問她。

一句話讓司洛如墜冰窟,那段不堪回首的過往再次湧現在心頭。

她冷靜下來,回答韓墨說,「都那麼長時間以前的事情,他還在記仇嗎?」

「是不是記仇不知道,但是王爺他不願意就此放手卻是真的。」

司洛寒閉上眼睛,任由淚水滑落,她抽噎了一下,

「總活在過去的人是無法看見未來的。」

「在這件事情上王爺並沒有你看的通透。」

來到芙蓉居的入口,司洛寒抹了一把臉上的淚水,

「我到了,你走吧。」

「小寒,我就是想讓你知道我也一直都在原地。」韓墨衝著司洛寒的背影說。

司洛寒聽到了,但是腳步未停,留給韓墨的仍然是那個消瘦卻堅毅的背影。

司洛寒走進芙蓉居,才慢慢地觀察起來,這裡跟自己走得時候沒有什麼不同,只是花越來越多了。

院子中有一處涼亭,涼亭內有一個婦人和兩個丫鬟正在乘涼。司洛寒走了過去,向那婦人拜了拜,

「姐姐,我回來了。」

這婦人就是司洛寒的姐姐,司洛錦。

司洛錦見到眼前的人,又聽到她叫自己,才認出眼前的人兒就是自己三年未見的妹妹。

她起身上前抓住司洛寒的手,顫抖着聲音,

「小寒,你終於回來了,你知道我,你走的這幾年,我日夜為你擔心啊。」

司洛寒見到姐姐的瞬間也是淚流滿面,過去三年里所有的委屈和傷心在見面的這一刻煙消雲散。

兩姐妹互相攙扶着坐到涼亭里,姐姐司洛錦用手絹抹了抹眼淚,才想起來問妹妹,

「小寒,你怎麼回來了,是你的事情辦完了嗎?」

「嗯,我已經拿回了藏寶圖」

「那王爺一定很高興了。」司洛錦高興地說。

但是司洛寒的態度卻突然變得很平靜,「姐姐怎麼突然懷孕了?」

聽到她這麼問,司洛錦有些害怕,「那個,那個,我也不知道,就是最近王爺突然來的勤了些。」說完還有些羞澀地低下了頭。

一想到自己姐妹倆這麼被算計,司洛寒的氣就不打一出來,她深吸了一口氣,壓抑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淡淡地問,「姐姐,這個孩子你想要嗎?」

司洛錦不解的看着司洛寒。

「如果,如果現在我們就能離開王府,你願意嗎?」司洛寒小心翼翼地問。

「離開王府啊,」司洛錦的語氣開始猶豫了。

「姐姐,你還記得你之前跟我說過什麼嗎?」司洛寒看着司洛錦的眼睛說,「你說你想過自由自在的生活,你說你不想被束縛,不想做籠中鳥。」

「小寒,你怎麼了?」

「姐姐現在是不想走了,是嗎?」司洛寒咄咄逼人的氣勢讓司洛錦有些害怕。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