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在線閱讀極品小農民在哪裡看?

在線閱讀極品小農民在哪裡看?

2022-05-06 16:37 作者:慧慧

章節介紹

魔都混不下去的蒼海在一番奇遇之後,回到西部荒蕪的老家面對滿目的黃土,延綿的丘陵,打井種地,把原本只見黃土不見綠的荒原一步步打造成世外桃源一條黃狗,一頭毛驢,種幾傾瓜,門前幾塊菜地,屋旁山下再來幾畝亂種的果樹,四季有果,歲歲有花,每日清茶農家飯,下棋看書,悠然自…

在線試讀

第9章 集市

  早上起了床,蒼海吃了點兒早飯便出門閑逛,向嬸子問明了鎮上摩托車行的位置,一個個轉轉悠悠的往那邊去。

  走了一會兒便發現,今天鎮子比昨兒要熱鬧太多了,昨天晚上還沒有的路邊攤,今早像是初春的小苗兒似的冒了出來,一個個攤主站在攤子旁邊攏着手,抗着冬日的小寒風,時不時的還跺一下腳熱呼一下身體。

  問了一下,蒼海便知道,趕情今兒正好輪到小鎮逢大集。

  逢大集可能城裡的孩子不明白,其實就是鄉下隔上一段時間,大家把家裡產出了東西拿到鎮上交換,這一天周圍的鎮子上擺攤設點的,做點兒小本買賣的都會集中到一個鎮子上交易,所以特別的熱鬧。

  更別說眼看着再有兩月就要過年了,所以這集也就越發的顯得熱鬧了一些。

  快十年沒有趕過大集的蒼海頓時便來了興緻,把買摩托的事情忘到了腦後,開始逛起了大集來,沒有一會兒蒼海的手裡便多了一串糖葫蘆,五六串烤羊肉,一邊擼着一邊伸着腦袋東瞅西瞧起來。

  轉着轉着,蒼海便來無意間轉到了騾馬市。

  所謂的騾馬市也不光是賣騾馬的,更沒有什麼大棚之類的東西,完全就是一個露大的空地,東一堆西一堆的人圍着各自中意的騾馬開始討價還價,如果你不熟悉的話,還可以雇一些騾馬經濟,二三十塊或者一包好煙什麼的,就能讓這些人幫你挑一匹好的騾馬。

  除了騾馬之處,這裡還有賣雞羊鵝的,也有賣狗的,這麼說吧只要是活物家禽家畜這裡幾乎就沒有不賣的。

  蒼海這邊反正也不趕時間,既然是轉到了這裡也就順道看看唄,於是一邊趕緊的把手中的肉串兒給擼完了,這才踏進了帶着牲口尿騷味的騾馬市中。

  走了幾步,便看到一幫子賣狗的聚在了一起,以前這兒賣的都是土狗、菜狗,但是十年後蒼海再一見的時候,這裡已經多出了很多洋狗,像是什麼金毛啦、哈士奇啦之類的,幾乎佔了狗市的一大半江山,可見現在養洋狗的風潮已經從沿海都市吹進了小鄉村。

  就在蒼海準備轉身的時候,突然聽到旁邊有人聲響了起來。

  「你這老漢,莫不是坑人不成,人家的土狗也就三五十塊錢一條,你這一條居然要兩百……」。

  蒼海無意間一轉頭,發現說話的人對面蹲着一個六十來歲的老漢,老漢穿着舊中山裝,洗的都有點兒發白了,中山裝的外面還套了一件羊皮的坎肩,下身老棉褲老棉鞋,嘴裏叼着一桿旱煙袋,一臉不想搭理對面中年漢子的表情,自顧自的吧嗒吧嗒吸着自己的旱煙。

  在老漢的面前擺着一個藤糞箕,這東西可能很多人沒有見過,三邊有圍子一邊敞着口,有點兒像是簸箕不過多了一個丁字形的幾十公分高的把手,鄉下用來拾牲口糞的東西,一般都是藤條編的。

  現在老漢面前的糞箕中放着兩條小狗,看樣子剛滿月,毛絨絨的一黑一黃看起來十分可愛。

  看到這兩條小狗,蒼海不由的走了過去,伸着腦袋仔細的看起了這兩條小狗。黑狗看起來十分活潑,現在正張着小嘴啃着糞箕的藤條,一副精力十足的樣子,黃色的小狗則是趴在糞箕中看樣子在打着盹。

  兩條小土狗和一般的土狗長相有點兒區別,一般的土狗尾巴是卷的,這兩條尾巴垂着,細且直,而且尾部也不像一般小土狗那麼尖長,這兩隻小土狗的尾短而且寬嘴上也不是通常的黑色,而是一水兒的隨着身上的毛走,兩隻耳朵也寬,並且分的略顯得有些開。

  看了一下蒼海便知道,這兩條小狗並不是一般的土狗,而是老家特有的看家獵犬:虎頭黃!

  蹲了下來,蒼海抓住了糞箕中的黃色小狗,翻起了身一看發現是條小公狗,然後又仔細觀察了一下,這才把小狗又放回到了糞箕中。

  漢子這邊還在絮叨着呢:「我說老漢,你做生意怎麼這樣中,半天了你也不吭一聲,我是真心的想買你這狗,這麼著吧,別的小土狗三十,我給你八十行了吧?」

  「不賣!」

  老漢抬起了頭看了一眼蹲在對面已經半大的漢子。

  「嘿你個老漢!這是成心準備賣不出去拿回家吧?」中年漢子這邊張口說道。

  老漢沒有搭理他,繼續吧嗒吧嗒的抽着自己的煙。

  聽口音,蒼海便知道蹲下的這漢子不是本地人。

  「老漢,這狗怎麼賣?」蒼海伸手指了一下趴在糞箕中一動不動的黃毛小狗。

  兩隻小狗學名不知道,但是蒼海知道老家的人管它們叫虎頭黃,是一種特別稀有的本土大獵犬。

  雖然名字叫虎頭黃,但是其實狗有兩種顏色,要不純黃要不純黑,不可能有別的顏色,也不可能有雜色,也不可能出現四眼和卷尾的情況,所有雜色的都是串子,這狗一串就不行了,極難有純種時候的靈機與勇氣。

  當然了,一般養虎頭黃的人也不可能去串這個狗。

  養一隻虎頭黃那是蒼海小時候的一個夢,不過可惜的是以前他自己活的都艱難哪裡還有多餘的飯餵養一條狗,但是現在有錢了,再一看到了正兒八經的虎頭黃,頓時便生出了買條狗的心思。

  話又說回來,都準備回鄉了,家裡怎麼能缺一條狗呢。

  「二百!」

  老漢看到蒼海這邊問價,扔下了一句,便又一聲不吭的吸起了自己的煙。吸了兩口發現煙已經抽完了,老漢這邊又自顧自的磕煙灰裝煙絲。

  中年漢子看到又有人準備買狗,並且相中的還不是自己要的黑狗,於是便衝著蒼海說道:「小兄弟,你說這老漢犟不犟,人家一條小土狗也不過三五十的,他這邊賣兩百,這不是成心拿咱們當冤大頭么!」

  蒼海聽了笑了笑,伸出了手仔細把小黃狗抓到了手上看了看,這次主要看狗嘴還有狗肛,同時看看身上有沒有什麼問題,仔細看了一遍,蒼海覺得這小黃狗體格健壯,沒什麼大問題,於是便伸手從口袋裡掏出了錢包。

  抽出了兩百塊交到了老漢的手中,蒼海便拿起了狗準備走人。

  「我說大兄弟,你這……」

  中年漢子一看,這年青的後生是不傻,二百買一條土狗居然看了幾眼匯了錢就準備走人!

  蒼海知道他想說什麼,反正正好沒事,於是蒼海笑着說道:「這是土狗不假,不過這土狗也分的,這狗可不是一般的土狗,如果你要是會養的話,這狗可比那些洋狗好太多了」。

  中年漢子望着蒼海,愣了一會兒,突然問道:「好在哪裡?」

  中年漢子是準備買條土狗回去養的,不過他養土狗並不是因為他喜歡,而是為了顯示自己與眾不同,當別人都養洋狗的時候他養土狗,顯得自己特立獨行,時不時的準備吹上兩句咱中國人就該養中國狗什麼的。

  蒼海說道:「這可是正兒八經的獵犬,而且還是大獵犬,成年後可以長的和金毛一樣大小,放出去三隻就可以斗野豬,就算是你不喂,半大的狗崽子也會自己出去覓食,至於看家守院那更是一等一的,別的狗凶一點遇到陌生人還會傷人,這種狗可以識人心,只傷惡人不傷陌生人……」。

  老漢聽到了蒼海這麼一說,不由的抬起了頭來,把自己嘴裏的煙袋抽了出來,翁聲翁氣的來了一句:「你這後生還有點兒眼力勁兒!」

  也不知老頭是誇蒼海呢,還是損蒼海,反正就這麼一句話之後,老漢又開始一言不吭的吸起了自己的煙。

  中年漢子看了一下蒼海手中的傻乎乎的小黃狗,再看一眼仍在糞箕中撒着歡的小黑狗,不解的問道:「為什麼你選這隻蔫巴的黃狗,而不是這隻黑狗?」

  蒼海笑了笑說道:「黃狗更好!」

  獵犬在的是性子穩重,過於歡實了其實並不好,像是打獵的話,這隻過於歡實的黑狗肯定不會成為狗群中的首領,因為狗也像是人一樣,過於歡實的一般來說都只能當小弟,成了不老大。

  而小黃狗明顯就不同了,不叫不咬並不是因為它傻,而是因為這狗生下來性子便冷靜。

  「有沒有你說了那麼懸乎吖?」中年漢子一臉的懷疑。

  「最重要是這狗極少生病,好餵養無論是剩飯剩菜就可以養活,而且大了的時候身體看起來也壯實,活脫脫就像一個小牛犢子似的,好看。就算你是進了老森林,只要帶着它,迷了路它也能把你完整的給帶出來!最主要是這狗夠凶,以前的地主老財,上街帶着它,只要把錢搭鏈往它的脖子上一掛,哪怕是人挨着人,也沒有小偷敢把手伸到這狗的脖子上偷搭鏈里的錢財!」蒼海又道。

  講了一大通,蒼海沒有取得中年漢子的信任,反而是讓中年漢子提高的警覺,在中年漢子的眼中,怎麼看怎麼覺得蒼海像個狗托兒。

  見這人不信,蒼海也就不再多言了,一隻抱着自己剛買來的虎頭黃一邊滿懷心喜的離開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