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哪裡可以看免費的漢魂小說?

哪裡可以看免費的漢魂小說?

2022-05-06 16:39 作者:陳必達

章節介紹

2015年西安發現了一個古墓,古墓中只有一幅畫卷,畫中是一個女子的畫像畫卷右側用隸書寫着一首詩:「君心似大海,妾心如明月大海深且廣,明月唯皎潔願做比翼鳥,願為連理枝天地有時盡,此情無絕期」

在線試讀

第一章 前世姻緣

精彩節選

2015年西安發現了一個大型古墓,考古專家們仔細清查了古墓。令人驚奇的是,偌大的一個古墓里陪葬品卻只有一幅畫。展開捲軸,呈現在考古人員面前的是一位女子的畫像。該女子端莊秀雅,清新脫俗,身着西漢服飾,是位典型的古代美女。就算從今天的審美角度來看,她都可稱得上是極品的美女。畫卷右側用隸書寫着一首詩:「君心似大海,妾心如明月。大海深且廣,明月唯皎潔。願做比翼鳥,願為連理枝。天地有時盡,此情無絕期。」落款是征和二年正月**公主贈夫君漢司隸校尉陳必達,公主前面有兩個字由於年代久遠模糊了,無法分辨清楚。

「陳必達?」通過愛奇藝正在觀看現場直播的一個青年人叫了起來,然後趕快看看周圍的同事,還好大家都在忙自己的工作,沒有人注意到他。他的名字就叫陳必達。剛才趁着公司領導不在,他偷偷地通過網絡觀看了考古大發現的現場直播。

結果使陳必達無語了,兩千多年前的古墓中出土的文物里,竟然有自己的名字。當然了重名的事情是很正常的,但這事真發生在自己身上,他還是有些吃驚。他突然很想知道這個和自己重名的大漢司隸校尉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人?而他和他的妻子也就是那位不知名公主之間又有着什麼樣的故事呢?這些疑問考古專家肯定是無法解答的,看來歷史有太多的謎團是我們現代人所不知道的,而這些謎團又需要我們去解開。

就在他的思想插上了翅膀開始起飛之際,腦袋被人用筆狠狠地敲了一下,他頓時從中華上下五千年中清醒了過來。轉頭一看,原來是銷售部主管劉菲菲,正滿臉怒氣地看着自己,凶神惡煞般地說道:「陳必達,你上班時間上網衝浪,很悠閑嘛,你很閑是不是?扣你半個月**!下次再犯,直接開除。」

這個劉菲菲是銷售部的主管,也就是陳必達的頂頭上司。剛24歲,大學畢業沒多久就被公司高層任命為銷售部主管,這讓在銷售部辛苦工作了十多年的陳必達目瞪口呆。而陳必達自從大學畢業,到今天已經十多年了,他的大學同學陞官的陞官,發財的發財,而這些年來,他依然在公司原地踏步。而且他踏步的步伐越來越堅定了,因為陞官對他來說已經無望了,發財也別想了,一股寒流穿過了他的心臟。已經三十多歲了,整天被這個小丫頭訓的像孫子似的,當初大學畢業時的豪情早就拋到九霄雲外了。

有句話說的沒錯,理想太豐滿,現實太骨感,什麼是骨感?在陳必達看來,骨感就是殘酷,現實的殘酷真的使他感到喘不過氣來。如今他只有夾着尾巴,天天像供祖宗似的供着這個小丫頭片子。到今天如果要進行總結,只有兩個字:失敗,而且是徹底地失敗。至於原因,他不會說話,不會辦事,不會討領導歡心等等很多原因。用李白的話來說,就是「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使我不得開心顏。」可問題是陳必達是想摧眉折腰來着,但排隊的人太多了,實在輪不到他。

所以這些年來,陳必達一直踏踏實實地做着報表數據的統計工作,不求有功,但求無過。但劉菲菲還是有事沒事地找他的麻煩,抓他的小辮子。這不,今天又被她抓住了。從管理規定上講,上班時間上網衝浪是不對的,但大家誰不是抽空到網上轉轉看看新聞,女同事有的還去逛逛某寶,只要不被領導抓住,就一切安好。

其實劉菲菲以前也看到過幾個女下屬上班期間上網購物,她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也就過去了。但這事發生在陳必達身上,就一定是小事化大,非得被明正典刑不可。所以陳必達背后里,偷偷地說劉菲菲是「對人馬克思主義,對己自由主義。」

公司這幾年的業務蒸蒸日上,形勢一片大好,所以陳必達也就少有休息的時間,他一直是兩點一線,在辦公室和宿舍之間來回穿梭,這大概就是他的生活吧。但是今天,頂頭上司劉菲菲的心情明顯不太好,抓住他的小辮子狠狠地教訓了他一頓,搞得陳必達心情很鬱悶。看着眼前的這一堆統計數字,他突然感覺腦子有點亂,於是站起身,去沖了一杯咖啡,想提提神。

就在這時,電話響了,他忙不迭地接起了電話,冷不防電話線颳倒了他的杯子,滿滿一杯咖啡灑在了鍵盤上。還沒等到陳必達開始懊惱,一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的電腦顯示器開始出現亂碼,並且亂碼不停地滾動,並最終組合成了一幅圖。這是一個什麼圖呢?陳必達有點發懵,正待仔細查看時,突然感到了一陣眩暈,正在查看的圖越來越模糊,直到一片漆黑……

不知道過了多久,陳必達慢慢醒了過來,但周圍的一切使他感到困惑。他應該是在辦公室里的,此刻他卻躺在一條街道上,被許多人圍着看。這些人都是古裝打扮,正在圍着他議論紛紛。「這裡是哪兒啊?同事們呢?真是太奇怪了。」陳必達腦子裡湧出了一連串的疑問,他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西裝,自忖:「這裡不會是橫店吧,正在拍古裝戲?我是怎麼到這裡來的,怎麼一點印象也沒有了。不行,得找個人問問。」

他來到了一家店前,抬頭一看,上面用隸書寫着兩個大字:「酒肆」。一個店小二迎了出來,笑着說道:「這位客官,請問你是吃飯還是住店啊?」陳必達又一次無語了,說道:「兄弟,還在拍戲么?我又不知道台詞。麻煩你告訴我這裡是什麼地方?」店小二把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轉身就回去了,嘴裏嘟囔道:「大白天來了個瘋子,自己在長安還要到處問。」

「長安」陳必達感到震驚,他是真的震驚了,因為在他昏倒前他還是在北京,在公司的辦公室里上班。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到了這裡,身邊是一群穿着古裝的人,他感到頭非常的疼,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天色漸漸地黑了下來,陳必達的肚子也早就咕咕叫了。但是他沒有銀子,好幾家酒肆都把他趕了出來。他感到有點灰心,現在真的是叫天天不應,呼地地不靈。

就在走投無路的時候,一輛馬車突然從背後沖了出來,把他撞飛了出去。這一撞可是非同小可,陳必達的身體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本來想自己站起來,但感到十分困難。很顯然,他傷的不輕。馬車上的帘子被人撩開了,一個容貌秀麗的姑娘從車裡出來,來到了陳必達的身旁。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