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辣手小醫妃:這個王爺不經撩小說叫什麼(辣手小醫妃:這個王爺不經撩免費閱讀)

辣手小醫妃:這個王爺不經撩小說叫什麼(辣手小醫妃:這個王爺不經撩免費閱讀)

2022-05-06 16:39 作者:慕簡

章節介紹

一朝穿越,醒來成了落魄王妃,楊初雪看着眼前那個男人,拳頭都硬了有這麼對自己老婆的嗎?可惜她人在屋檐下……好生氣,但還是要保持微笑直到她掌握了一門茶藝……看着不知好歹,要對自己動手的女人,楊初雪趕緊躲到王爺身邊,委屈哭訴:「都怪我,惹了妹妹生氣,也惹得王爺不高興…

在線試讀

第5章 誰怕了

  夜裡,楊初雪剛準備吹滅一旁的燭火,院落里便傳來一陣有條不紊的腳步聲。

  楊初雪輕輕坐正身體,靜靜聽着那人的腳步聲靠近,一邊拿起案几上的幾枚繡花針,作為防身武器。

  門扉被推開,入目的竟然是宋廷捷。

  她沒想到宋廷捷會去而復返,十分詫異。

  他坐在她的塌前,瞧着一地被她扔的亂七八糟的衣服,揚起一個笑來。

  「雪兒這是要準備歇息了嗎?」

  楊初雪對他有所防範,眼神里充滿了戒備,宋廷捷卻勾起一個溫柔的笑來,伸手摸了摸她的臉頰。

  楊初雪撇過臉去,冷冷問道:「王爺怎麼不去新娘子的房間,跑我這裡來了?」

  宋廷捷的手頓了頓,將身上的外衣脫了下來,隻身穿一身裡衣,掀開被褥,看似是要和她同床。

  楊初雪驚了驚,身子坐得更正,說話也不由自主的提高了音量。

  「你這是幹什麼?」

  宋廷捷的手附在楊初雪拿着針的那隻手上,看似安撫道:「雪兒以往都是和本王共寢的,今日怎會如此抗拒?」

  他明明是在胡說,楊芸已經言明楊雪和宋廷捷從未同寢過。

  宋廷捷這是在試探她。

  楊初雪故作惱怒得抽回自己的手,翻身躺下,「賀雲珞是你的王妃,你應該去陪她,我一身的癆病,是個不祥之人,請王爺離我遠一些。」

  楊初雪對原主和宋廷捷的情況並不了解,不好多爭執關於留宿的事情,只好用新娘子做擋箭牌。

  可宋廷捷像是毫不在意一般,湊近了楊初雪,把被子掖得嚴嚴實實,說道:「雲珞是賀家要求父皇賜婚定下來的王妃,但雪兒才是我得良人,那年杏花初雨,本王還記得雪兒與我初見時的情景,雪兒可還記得當年的誓言?」

  楊初雪側過身子,背着他躺下,眉頭皺得很緊,她不確定這是試探,還是確有其事。

  她有些不耐道:「我困了。」

  不論如何,宋廷捷這個人心思縝密,她只能小心對待。

  隨後背對他躺下。

  宋廷捷蓋滅了油燈,復躺了下來,楊初雪悄悄挪遠了身體,和他保持了一隻手寬的距離。

  不知道是不是原主的身體太過虛弱,沒多久楊初雪就放鬆了戒備,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朦朦朧朧間,她似乎聽到遠處飄來鬼魅般飄忽的聲音。

  像是被什麼吸力影響一樣,她的身體輕飄飄的向著高空飄去,像是一片沒有終點的羽毛。

  睜開雙眼,只能發覺面前就像蒙了一層水霧,看不清周圍的環境。

  很快,楊初雪又聽到一聲呼喊,等面前的視線清晰後,身體也不再飄蕩,她才發現自己似乎躺在雪華院的院子里,猛的坐起身,身體卻輕的厲害。

  楊初雪轉過頭,卻看到了原主的身影,她嘴裏念叨着什麼,坐在鞦韆上晃蕩着。

  楊初雪輕飄飄的游到原主的面前,看她雙目充滿悲憫的神色,面色憔悴。

  楊初雪喚了她一聲,「楊雪?」

  原主像是沒有聽到這話,似恨似怨道:「……我真是傻的可憐……」

  楊初雪皺了皺眉,還未發話,原主便突然將落在地面的目光轉移到了她的臉上,雙目帶着痛苦和悲哀。

  「我不會忘記所有人帶給我的一切……你要幫我……你一定要幫我……」

  楊初雪注視着她的臉道:「如果你想生還,現在就可以趁着機會回去,去見你想見的人,去報你的仇。」

  楊初雪不過只是個過客罷了,這身體本來就是原主的,現在既然相見,就應該把命還給她才對。

  可楊雪聽到這句話堅決的搖起了頭。

  「不……我不要,我不要回去,我恨他,我恨他們!」

  原主看着楊初雪,抓住她的手,一字一頓道:「不要相信他們任何人,我會看着你,一直在你身邊,你要幫我殺了他們所有人……」

  原主雙眼泛着血絲,一副恨意不絕的樣子,楊初雪回握她的雙手,問道:「你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楊雪雙目陰沉,臉色慘白的笑了,如同暗夜中的鬼魅。

  原主似乎還要說什麼,可突然眼前的她卻化成了一陣飛霧,散了開來。

  她迷迷糊糊之中,腦子裡突然進入了一段記憶。

  她彷彿剛醒一樣,入目看到的便是深紅色的雕花床沿,還有一個正光着上身坐在床邊,準備套着褲子的男人。

  那男人背對着自己,嘴裏嘀嘀咕咕似乎是在咒罵著什麼,方才她就是被這種吵鬧聲驚住。

  「媽的,還沒玩就死了,真他媽晦氣!待會表妹要來驗人,出了人命要怎麼交代……」

  楊初雪抬手,摸了摸濕潤的後腦,隨意看了看,卻發現那片濕潤竟然是一片鮮紅的血跡。

  「靠!」楊初雪在心裏罵了句髒話。

  她懷疑自己中了夢魘,或者無意中破壞了穿越空間的平衡,跑到哪個奇怪的劇情里了。

  就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原主朦朦朧朧霧狀的靈魂飄了過來,臉上帶着晦暗不明的表情,楊初雪渾身不禁發起寒意。

  原來,這就是原主死前的場景。

  一陣輕微的刺痛從手上傳來,楊初雪睜開雙眼,入目的是男人寬厚矯健的胸膛。

  她的臉正緊緊貼在男人的胸膛上面。

  楊初雪的腦子恍惚了片刻,似乎不知自己身在何處。

  等到思緒慢慢理順以後,她挪開了自己的腦袋,將手中作為防身用,卻扎到自己手心裏的繡花針拔了出來,扔到了床外的地面上。

  「叮」的一聲,那針落在地上只發出輕微的細響,幾乎微不可聞,身旁男人的眼睫卻輕顫着醒了過來。

  宋廷捷睜開眼,目光不帶一絲感情的看着楊初雪,或許是因為初醒,他還不曾偽裝自己的情緒,眼中此時除了漠然,並沒有平日的那些溫柔。

  「雪兒,你做噩夢了?」

  楊初雪想爬起來,手上一股大力傳來,宋廷捷已經把她拉到了床上,接着,一個濃烈的吻侵襲而來。

  楊初雪被親懵了,瞪大了雙眼像是被嚇到了。

  宋廷捷看到她的反應,笑了。

  「雪兒,你是不是怕了。」(15)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