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新婚夜,斷腿老公哭的比我大聲)

小說(新婚夜,斷腿老公哭的比我大聲)

2022-05-06 16:40 作者:水凌霄

章節介紹

帝都人人皆知陸家太子爺陸景南,是個雙腿殘疾,心理有病的大魔頭 只有柳小念不知道 新婚夜她坐在床邊哭的梨花帶雨,在男人掌心寫字,「先生,你是個大好人我被人騙了,你能借我一百塊,我買張火車票回家嗎?」 這個小啞巴可真煩,一百塊的事情還要來找他,明明他最不缺的就是錢…

在線試讀

第9章 你臉紅什麼

柳小念被他突然湊近嚇得朝後仰,眼睛更是瞪圓了看着他。

這個男人怎麼這樣。

隨後有些不好意思的臉紅了,主要是他好好看,皮膚白皙乾淨,眉眼深邃。

那雙眼睛和人壓近的時候真的太有霸道感了,讓人不敢和他對視,面紅耳赤的,小心臟都跳的快了些。

柳小念下意識手捂了一下心口,覺得心臟跳的這麼不正常的快,肯定是被他嚇的。

陸景南頗有意味的看着柳小念一張臉由白變紅,他甚至故意說她,「你臉紅什麼?沒被男人盯着看過?」

柳小念反應過來才朝後退了一步,她的確是沒有被這麼失禮的看過,眼神直白的就像是要吃人,哪有男人會這樣盯着她看。

柳小念不由得抿起了唇,顯得有些小脾氣了。

陸景南卻跟逗弄小貓一樣愉悅,「你怎麼不說話?」

柳小念:「……..」

她是啞巴怎麼說話?

這男人又開始欺負啞巴了。

他真壞。

柳小念轉過身不理他了,她不跟欺負啞巴的壞人玩。

陸景南也沒有再逗他,而是叫了助理進來,他雖然沒有親自聯繫,但是交給了助理。

助理聽完吩咐,就站在柳小念身旁,拿出手機,「太太,您父母的電話號是多少。」

他把手機遞給柳小念,讓柳小念撥號。

柳小念看了助理一眼,有些詫異,他不知道是陸景南的吩咐,還以為是助理幫她。

不由得有些感激,打了個手語說謝謝,然後又怕助理看不懂。

乖巧的在紙張上寫下了一個謝謝,然後才小心翼翼去按號碼,小心的像是生怕弄壞了眼前這台手機。

按完號碼她又核對了一下,最後點了點頭。

助理撥了過去,蹲在柳小念身旁按了免提,保持着合適的距離。

陸景南坐在一旁,手中拿着一本書,他像是漠不關心,只垂眸看書。

那邊很快就有人接通了,是柳小念父親柳學習的聲音,一口不是很標準的普通話,帶着地方特色口音,粗獷又響亮,「喂,是誰啊?」

陸景南抬眸朝這邊看了一眼,隨後視線放在柳小念身上。

他可能是無法想像,看上去乖巧柔軟的柳小念,說起話來,可能也帶着這樣一種地方口音。

這樣一看,不會說話就顯得可人多了。

助理很有禮貌也很客氣,「大叔您好,您女兒柳小念找您,她不能說話,讓我幫忙轉告您幾句。」

柳學習可能是被這幾句話繞的暈頭了,反應了好一會才知道是啥意思。

於是又說,大嗓門慣了聽起來一時有些炸耳朵,「小念啊,她見到她表哥了嗎?她要說啥子啊,你快點睡,電話費挺貴的吧?!」

助理點了下頭,習慣性的動作,隨後才說,「事情是這樣的…….」

助理把柳小念的事情,以及柳小念的表哥騙彩禮的事情,一起都說給柳學習聽了。

為了不難理解,他刻意說的很大白話那種。

柳學習一開始不相信,覺得是騙子,助理也沒有多解釋。

有時候越解釋越亂,反而有一種秀才遇上兵,有理說不清的感覺,叫他直接去問柳小念表哥的父母。

還說,如果有什麼問題,可以隨時打這個號碼,會有人接。

柳小念一直在旁邊看着助理點頭,眼中都是崇拜,主要是助理的口才她真的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助理掛了電話,和她對視了一眼:「……..」

這樣的姑娘誰不喜歡呢,在一塊真是優越感爆棚,話說哪個男人受得了女人的崇拜呢?

助理不敢逾越的跟柳小念解釋了一句,「是陸總…….是陸先生讓我這樣說的。」

太太啊,要崇拜就崇拜自己老公吧,崇拜他是不行的。

要是崇拜他,他就危已。

助理跟陸景南彙報了一下,離開了。

柳小念才回頭去看陸景南,只見那男人低頭看書,連一個眼神也沒有給她。

相比起助理的溫和,柳小念覺得陸景南這樣的性格,着實難以相處。

她一時想不起怎麼形容,最後只好用小時候看過的動畫片里的惡魔來形容陸景南。

他很壞。

這個時候惡魔開口了,他扔了一本書給她,「看這個。」

柳小念撿起那本書,是個古文叫《浮生六記》,有注釋有原文,但對於柳小念的文化水平來說,讀起來還是很生澀拗口。

柳小念看的直撓頭,特別是古文,好多字他都不認識。

但是柳小念還挺喜歡看書的,看着看着漸漸也就看進去了,捧着書坐在地毯上,看的如痴如醉。

彷彿她去到了書中的世界,跟主人公感同身受。

連自己身處在哪裡都不知道了,更別提身旁還有個讓她覺得害怕的男人了。

早都忘的沒影了。

以至於等她回神的時候,陸景南已經來到她面前,坐在輪椅上居高臨下用那雙冷眸瞧着她好一會了。

柳小念被嚇了一跳,蔥白的手指瞬間攥緊了正在看的手指,眼中和他對視一會就露出了怯意。

陸景南撐着下巴瞧她,「你什麼學歷?」

他每次都這樣,來問她話,卻不給她拿紙和筆,他又看不懂手語。

好在柳小念的老鼠膽子又大了一點,她站起身,去桌子上拿了紙筆。

然後趴下認認真真的寫,「我上的是特殊學校。」

男人薄唇微啟,「大學?」

柳小念搖了搖頭。

隨後她覺得,如果他說個高中的話,她就點點頭。

她覺得自己應該是有的。

卻沒有想到陸景南直接就說,「那就是睜眼瞎,沒有上過學,也沒學歷。」

柳小念一整個驚呆住了。

什麼啊。

怎麼就沒有上過學了,怎麼就睜眼瞎了,她是上過學的,她會寫字好嗎?

這個男人怎麼這樣說啊,怎麼這麼壞啊,要這樣說他。

柳小念的小嘴瞬間就憋了下去,她指着紙張上的字,急於證明給陸景南看。

你看,你看啊,我會寫字的,我上過學。

可陸景南直接把輪椅一轉,背對着柳小念,隨後說,「我知道了。」

知道什麼就知道了啊。

柳小念氣壞了,一下子就站起來,三兩步要繞到陸景南身前,她要質問陸景南是不是瞎,沒看到她會寫字嗎。

卻沒有想到陸景南的輪椅正在朝前走,一下子撞在了她身上。

柳小念一整個沒有防備,直接朝前撲,她慌亂低頭扶着陸景南的手,掌心一把抓在他手上。

又慌亂無措的去抬頭,卻剛好撞上男人微涼的薄唇。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