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盛夏沈紀年穿越主角在線資源

盛夏沈紀年穿越主角在線資源

2022-05-08 16:07 作者:許與

章節介紹

【救贖/偏執/甜寵】 「遇夏,你別放棄我」 - 遇夏年少時失去雙親,內心深處自我保護,應激創傷刺激下,忘記了一些人,一些她應該去恨的人 「爸,媽,你們會怪我嗎?我記不得那個人的模樣,查不到關於他的消息」 她能做的只有恨,恨那個父母用命換回來的少年,可偏偏她不記…

在線試讀

第2章 口舌之快,明早領證

這會腰正了,遇夏也舒坦了,這才問。

「公司不忙嗎?」

沈辭年是電影演員出道,前前後後參演的話劇電視劇,讓他也拿了不少獎項。

卻在聲望久居不下時,退出幕前。

開始接手家裡的生意。

不得不說,優秀的人做什麼都是優秀的。

遇夏幾乎沒見他失利過,說實話,有點小羨慕。

沈辭年輕捏着她的腰,緩緩開口:「嗯,忙完就過來了。」

駕駛座上從總裁特助淪為司機的齊堯,忍不住小聲嘀咕。

「明明就是推了手頭上工作過來的。」

齊堯是個活潑的性子,不過辦起公事也沉穩得力,私下和沈辭年關係還不錯,所以才敢說這些。

雖然聲音不大,可畢竟是封閉空間,遇夏還是聽到了。

齊堯從後視鏡清清楚楚看到沈總瞥了他一眼,那眼神……

他有本事這麼看遇夏去!

而此時遇夏正幽怨地盯着沈辭年。

「又因為我耽誤工作了?」

她最擔心的就是因為自己給他造成負擔。

沈辭年不忍她亂想。

「見你最重要,再說,也沒耽誤。」

齊堯:讓你瞪我,哄老婆去吧。

「明天晚上有個家宴,跟我一起回去。」

沈辭年的話讓遇夏沉默了。

沈家世代經商,家族龐大,她去了,證明什麼不言而喻。

沈辭年是打定主意要帶她回家的。

「我……」

「答辯結束了,明天還能有什麼事?」

話被堵回去的同時,路也堵死了一條。

「可是……」

「你之前說實習公司入職是二十一號。」

好樣的,又斷一條。

「就是……」

「陪誰有陪我重要?」

他的眼神彷彿在說,你要是真說出來誰的名字,這事就沒那麼簡單能過去了。

遇夏撇了撇嘴,不說了,年紀比她大上三歲,講話也不知道讓着點,總是讓她無路可走。

沈辭年湊過去親了一下她的軟唇。

「乖,只是吃頓飯。」柔聲安撫她的心情。

遇夏沒轍了,重新摟着他的脖頸,趴在肩上,認命似的說:「你家裡人要是欺負我,你要幫我。」

沈辭年忍不住失笑,不幫她還能幫誰,更何況他在,沒人敢欺負她。

「我是你的人,永遠站在你這邊。」

沈辭年的話確實起到了安撫作用。

遇夏之所以會說這樣的話,是因為她了解過沈家的家庭結構。

外人看來十分和善,可內部的明爭暗鬥他們是看不見的。

沈辭年的父親沈肅,家中排行第一,是長子,比後面的一個弟弟和一個妹妹都有能力。

更得沈老爺子喜歡,自然而然接手家中產業。

可那位老二,就是沈辭年的二叔,是個不安分的,惦記着龐大的家族產業。

而沈辭年雖不是沈老爺子第一個孫子,在他這一輩中,排行第二,上面有一位堂哥,下面兩位龍鳳胎堂弟堂妹。

雖是如此,可也更得沈老爺子青睞,學識、能力、相貌,都是能被沈老爺子幾次三番拿出來炫耀的。

遇夏因為要去見家長,不免緊張,自從父母走後,她幾乎沒和長輩相處過,沈家這些人,她不知道怎麼應付。

所以這一天,她打退堂鼓了。

早飯時沈辭年喂她吃飯,幾次都被拒絕。

扒好殼的雞蛋到了嘴邊也是搖搖頭。

沈辭年不解,更多的是心疼,她身子弱,不吃早飯算怎麼回事。

「你才吃了幾口?再吃點。」

說著又舀起一勺粥餵給她。

遇夏糾結再三,還是選擇告訴他,推開了他喂飯的手。

「我不想去了。」

沈辭年沒想到她竟是因為這個食不下咽。

眼底的失落藏不住。

再開口,語氣淡淡:「你答應過的,畢業了就結婚。」

好吧,又是她沒理了。

「我知道……」可是一定要見家長嗎?

她真的緊張。

一想到和長輩相處,她沒由來的心慌。

「吃了飯我就帶你回家,好不好?」

沈辭年再次放低了聲音,語氣能聽出帶着點懇求。

遇夏閉了閉眼,在考慮。

起初車裡是答應好了,這會卻臨陣脫逃也實在說不過去。

她心裏也明白,這頓飯可能是非吃不可了。

咬咬牙,克服一下心裏的壓力。

「我……」去。

話還沒說完,就聽見沈辭年比她快一步摸着她的頭道:「不想去就不去了。」

遇夏明白,他再一次為了她妥協。

沈辭年的家庭教育比較注重禮法,即使到了這個年紀,早有了自己的思考方式,也認同婚前該是和父母見一面這個說法。

倒不是一定要讓父母見過,是他私心想把遇夏介紹給家裡人。

而遇夏,那麼小父母離開她,她也已經不熟悉與長輩相處。

既然如此,不想讓她難受。

遇夏看着沒事人一樣繼續給她喂飯的沈辭年,呆愣地張嘴喝下那口粥。

「我去。」

聲音很輕,她做了很久的心理建設。

沈辭年聽到這話臉上沒什麼表情。

「依着你,不見也沒事。」

遇夏忍不住了,她好不容易做的決定。

着急之下,口不擇言。

「那婚也不結了。」

不是聽我的話嗎?再答應一次看看。

她一直看着沈辭年的反應,清楚看到他眼底的暖意盡失。

準備繼續喂粥的手也緩緩下落。

她知道,她完了。

身體往後靠了靠,尷尬地笑了兩聲:「我說著玩的,當不得真。」

現在哄還來得及嗎?

拜託了啊,她怎麼腦子抽了拿這事開玩笑。

她微抿着唇,雙手乖巧地交疊,看得出是無措。

沈辭年抬眸看她。

「晚上去吃飯,明早去民政局。」

「……」

她這是自己親手把未婚的日子整整縮短了半年?

之前說她生日才去領證,現在……

有什麼辦法,誰讓她呈口舌之快呢。

「好。」

她答應的乾脆,沈辭年臉色這才好看一點。

伸手扶着她的腦袋,按向自己,這臭丫頭,寵的是越來越膽大,什麼都敢說了。

帶着極少的慍怒,纏綿的吻結束時,咬了一下她的唇。

「嗯!」

遇夏吃痛,皺眉想把人推開。

沈辭年放開她的一瞬又啄了一下。

「疼……」

剛開始多難融化的小姑娘,現在對他撒嬌是信手拈來了。

「再說不結婚的話,比這還疼。」

說是這麼說,身體還是誠實的湊過去,看她的唇。

距離唇角有一處確實是有些紅腫。

沈辭年走去冰箱前取了冰塊,用手帕包着拿來給她冷敷。

「很疼嗎?」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